續城之後(免費)

淺淺煙花漸迷離

  

又一次提筆寫完結感言了,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倒沒太多感慨,就是一個挺輕鬆的心情。有人問我,為什麼沒寫陸續和小九結婚?為什麼又不寫他們生孩子?我想了想說:本本都寫,膩不?

是啊,不是每個故事都以結婚為結局,也不是每個故事都要寫到生兒育女。他們兩段生死相隨,今後的生活可能依然豐富精彩,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沒有什麼能將他們分開,無論是生還是死。

現在來提一下文中幾個人物,陸續與小九自不必多說了,從頭至尾滿篇寫得都是他們。提一提幾個配角吧,首先我鍾愛瘋子這個人,對他寫的筆墨也較多,他可以堪當第二男主角了,哈哈。因為實在覺得塑造的這個人物太有趣了,寫著寫著就想笑,如果生活中有這麼一個人,應該增添不少樂趣。看出來了嗎?他脾氣很好,無論是樑哥還是陸續對他打罵,從來都不生氣的。他其實是孤獨的,可憐的朋友圈一共就三個人,其中小九還是後來加的,所以他十分珍惜朋友。要說他形象嘛,雖然沒陸續那麼帥,但是也不是差到哪裡去,就是不修邊幅,而且老往深山裡面跑,嘖嘖,沒看他最後還西裝筆挺了一回嘛。所以,瘋子秦三絕對是未婚姑娘的首選哈。

樑哥這人物,似乎並不太討好,原因是他這人性格陰沉,心機也深。接近陸續那麼多年,也能藏住自己身份。明明這樣的人,該是反角,但我給他按的身份卻是人民警察。所以首先他有一份警察的意識,不至於壞到哪裡去,其次,他對陸續的情緒很複雜,一面防著被他知道後反目,一面又難以控制越來越深的兄弟情。到底出生入死過,到底捨命相救過,哪裡還能說撇清就撇清,所以最後我給他的結局,還是與陸續言歸於好了。

向晚,說起這人物我會有些小得意。開篇的時候,把大家全都給騙過去了,有人以為她是陸續的舊情人,對他情深一片,到死都還惦記著陸續。但其實呢,我一開始設定她就沒死,是藏得最深的人,是這場局的幕後操縱者。至於動機,也很可怕與瘋狂。但一切皆有根源,少年的悲劇,在她的生命中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傷痕,哪怕她從自閉症裡走出來,心靈上的創傷也無法彌補。這就使得她在對陸父與陸續的情感上,有了偏差。她害怕失去,但卻又真的失去,一切她都無能為力,當有一根稻草放在她面前時,她無怨無悔地抓住了,並將永遠抓住,哪怕是死。所以這個人物我並不討厭她,因為她是悲情的,她情有可原。

還有一個比較特殊的人,就是韓冬靈。她從文開頭貫穿始末,似乎她是女配,但其實整個故事與她沾不上邊,在一開始,她就已經出局了。陸續對她,曾經有愛,但也並不純粹,當愛情中摻了雜質時,那麼感情也不可能堅固。所以,與其說陸續對她曾愛過,不如說是因愧疚而生,因朝夕相處而生的情感,所以當各方面都與他合拍的小九出現時,他很難不被吸引,然後漸漸愛上。但他是個自律的人,在當時他依然認為自己愛著韓冬靈時,他不會去腳踏兩隻船。只有當剖析清自己心意時,他才會接受這段感情進入生命。

最後來說說我們的聿哥吧,有沒有覺得他就是這個文裡的男神?無所不能,神一般存在。事實上,他在這群普通人裡,確實就是個神。誰讓他來自兩千年前呢,誰讓他曾是贏勾呢,而他們闖的那個古洞,還是他的呢。回頭去想,若不是咱聿哥的,那麼小九與陸續就算有九條命也不夠死吧,哈哈,聿哥就說到這了,他在小小城裡筆墨很多。反正呀,我好愛好愛這個人物,你們呢?

寫到這裡,也該跟大家說再見了。新文之前有提過,是一個真實的現實愛情故事,寫了太長時間的懸疑推理,腦袋不夠用,也需要蒐羅資料和補充學習,所以暫時放一下,讓大家跟我走入現實生活中來,我們來走一次普通人的愛情歷程,沒有高官富二代的背景,就發生在我們身旁。

記得小芽姑娘曾這麼對我說:我覺得我的幸福就是和他在一起,我的幸福就是我坐在他的車裡啃指甲,他去給我買冰淇淋。

我們生活裡不就是這樣嗎?真的沒有太多的虐戀情深,就是小小的甜蜜,小小的幸福,小小的虐而已。情不知所起,又一往而情深,然後情求不得。

新文的題目已經定下,叫:我愛你,在錦瑟華年

取自《錦瑟》中的詩句: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我們都曾在這樣一個錦瑟華年裡,那麼深愛過一個人,有人分離,有人攜手,謹以此文懷念我們曾經愛過。

文案:我至今仍覺珍貴的感覺

是有一次我一個人賭氣走了長長的路,累得走不動時回過頭,發覺他一直跟在我身後,

那是我被世界捧在手心的時刻。

仍然記得那天他對我說: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我要與你在最美年華十指相扣。

可轉身就做了一場噩夢,夢裡我們爭吵、傷害、互相拋棄......

指紋太淺,命運太強,十指扣得再緊也漸漸鬆開,

當各自窮途末日時,我唯一希望夢醒能聞見陽光裡荷包蛋的味道。

至於內容,暫時文的開頭還沒定下,我這裡擷取一段小劇場的給大家先睹為快

(老子今晚不走了)

那晚他客廳的燈壞了,只有房間裡亮著燈,一屋男人專心在碼長城上,沒人留心我們這邊昏暗處。手被握住,十指交纏,發現他越來越喜歡這樣牽我的手。

突然,臉頰上被他親了一口。

我被驚了一下,驚過之後是羞赧,屋裡還有那許多人呢,江承一真是大膽。不過我想大概在屋子裡的都是他圈子裡的,還是他的好兄弟,所以他也不怕被人知道。

有一就有二,他在一親芳澤得逞後,就得寸進尺地摟了我腰,脣湊過來親在了嘴上,本還是淺嘗輒止就退開,慢慢地越吻越深,兩人氣息都有些不穩了。退開時,他那本黑亮的眼似帶了一層旖旎水汽,與他微紅的臉相互映照,竟多了一絲性感。

他喝了酒,酒精上腦,什麼大膽事都敢,可我是清醒的。在與他親密時全身都緊繃著,餘光直往房間裡飄,生怕被誰瞧到了笑話。終於江承一放開了我,卻是拉了我起身,他揚聲對屋裡的男人喊:“我先送小芽回去。”

只聽表哥笑聲從房裡傳來:“臭小子又泡妞去了。”江承一聞言咧了咧嘴,我則橫了他一眼。從他的出租屋出來,差不多快有十一點了,想想這時候回去倒也不晚,一時間打不到車,我們就牽著手一路走著。

低頭去看兩人的手,又是他喜歡的十指緊扣,我心中一動,脫口而問:“你幹嘛老喜歡這樣拉著我的手?”其實十指相扣的牽手方式並不是太方便,指與指之間的力道重了,還會壓得骨頭有點疼,遠沒有將對方手輕握在掌間舒服,也能給人一種被包容的感覺。

卻見他偏著頭在看我,嘴角的弧度疑似上揚,他突然低低呢喃:“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在最美年華,與你十指相扣。”

我心頭一震,知他在學時成績優異,可認識他這麼多年,從沒聽他這般念著詩詞。可更令我訝異的是,看他低了眼簾這般輕吟,居然毫無違和感。更添了他的一絲書卷味和濃濃的獨屬於他江承一的氣息。

這個夜晚,我也有些醉了,醉在江承一的獨特魅力中。

有計程車停下,兩人上去後,聽他報的地址不是我家,而是......老地方。

我扭頭去瞪他,他則嘻嘻一笑說:“反正你已經訂了房間,現在也退不了,要不浪費,明天週末假期大家還一塊玩,省得你再找藉口上來縣城。”

在這種時候,在剛剛沉醉於他魅力的時候,哪裡還有毅力來堅持,毫無原則就妥協了。加上一想到明天又能跟他在一起一整天,心裡就喜滋滋的。

突聽滴的一聲傳來,我看江承一沒動,推了推他,“好像是你有簡訊進來。”他依舊沒動,半閉著眼說:“知道,沒啥事,就是想讓我去送一趟人。”

聽他這麼說我就不作聲了,在很多事上,他是個老好人,不會拒絕人。自從他買了車子後,他那車就跟公用車似的,而他就是免費司機。鎮上與他相熟的但凡來回,都會打電話給他,讓他去接送人。平時也就不說了,今晚他喝成這樣,哪裡還能去送人。

於是我贊成他不去理會簡訊這件事。

到了老地方後,我從吧檯那邊拿了房卡,想著江承一還有一屋子人要陪,就讓他回去。但他卻說要將我送上樓再走,無奈只好隨他,可在電梯裡時心跳莫名就加速了。

可能是心有所感吧,把門卡一刷,我就閃身入內要去關門,想把江承一給關在門外,哪知他用腳頂住了門硬闖了進來,一個撲騰往床上一趴,特拽特爺們地甩了句:“老子今晚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