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同居定義

浪漫青春 弦珂

  点燃一根香烟,食指和中指夹住尾端,放入口中,深深地吸上一口,尼古丁麻迷的烟旋在口腔和鼻腔间,缓缓地吐出烟圈,留下香烟的独特味道,填满着那嗅觉,味觉和触觉。像是所有的回忆袭来,又轻轻地带走,留下经过的痕迹。

只有抽过烟的人才懂,那是一种逃避,释放,解脱。

他站在落地窗前,早上的阳光透进来晃着他的眼,却点亮他迷茫的思绪。

又是一根香烟被点燃,酒醒的小茜走近他,从没见过他抽烟,也不知道他有抽烟的习惯。她开始忘记醒来时发现衣服被他换过的不自在,忘记昨晚醉酒的丑态。

现在,她更在意校长在想什么。

小茜慢慢的来到他的面前,没有对那香烟的讨厌,主动环住他精瘦的腰身,抬头看着他,“有烦心事,对吗?”

她清澈明亮的双眸,好像是他的糖果,甜柔,美丽。至少此时什么烦恼都化解了。

校长掐断这颗烟,加深这个拥抱,闻着她发丝干净清香的味道,声音有些沙哑,“现在,没有了。”因为你。

“昨晚,不好意思,我失态了,没有发生奇怪的事吧。”

“什么是奇怪的事?我帮你换衣服算吗?”

她的手抓紧他的衬衫,弱弱的说,“您什么都看到了……”

“嗯,都看到了,你的身材和我想象的一样好,你害羞什么,迟早都会看到的。”

“我没有害羞。”

校长喜欢看她在自己面前小女人娇羞的样子,“好,小茜,今天有什么安排?”

“有五个小时的兼职,还有晚上,我想给您做菜。”

“我很期待,晚上我尽量早点回来。”

“我等您,我该去换衣服了。”

“不急,你先跟我过来下。”校长牵起她的手,带她来到衣帽间。

外面是木制的雕花双拉门,其貌不扬,当校长拉开,仿佛是来到了商场的服装店,全部都是校长的衣服,中间还有两个玻璃柜,都是手表和领带。

小茜向里面走去,站在一个衣柜前,不禁感叹,“哇,这些白衬衫都是一样的吗?”

“材质不同。”

所有的衣服都是分类摆放,颜色从深至浅,长度从长到短。所有的细节都很完美,甚至是衣架,统一都是楠木制的,规格也一样。

“所以,您是有强迫症吗?”

“没有,因为这里缺少了我爱的女人的衣服。”所以,显得那么整齐单一。

校长拉着她来到最里面的衣柜,里面摆放着的是这个季节的女装,大到羊毛大衣,小到绒袜打底裤。

“喜欢吗?”

校长的眼光自然是很好,所有的东西都是今年最潮流的,小茜也和所有女生一样,喜欢漂亮新鲜的衣服。

“都很漂亮,但是我不需要那么多。”

“喜欢哪件就要哪件,剩下的无所谓。”

“谢谢,那今天我就穿这件大衣。”

“很适合你,有一天,我很希望看到这里有你一年四季的衣服。”

他们站在穿衣镜前,他从她背后环住她的肩膀,看着镜中的彼此。

如果可以,不是一年四季,而是一生一世。从现在的职业装,生活装到婚纱,老年装甚至是丧服。

小茜转过身,看着他,问,“您说我们这样是不是同居?”

“你知道真正的同居是什么吗?情侣之间有性生活,我们显然不是。”

“那个,校长,我该走了,晚上见。”

小茜再回家的时候,因为第一次给男朋友做饭脑子里一直想着各种菜,但是她回家打开冰箱却发现,除了鸡蛋,牛奶和挂面,什么也没有!再看时间,校长也要回来了。

恐怕不能实现让他回来的时候就吃上热腾腾的饭了。

她急匆匆随便裹了件毛衣外套便无奈地下楼去菜市场买菜。

幸好菜市场离这里不远,刚刚走到菜市场,雪花便翩翩起舞,开始下起了小雪。

小茜打开手机看日历,今天刚好是立冬。

老人们都说过了这个日子,就会更冷了,再加穿得太少,北方的冷风一直往她的脖子和肚子里钻。

但是,她现在只想着快点买好菜,回去给校长做饭。

“这个白菜怎么卖的?”

“我要半斤。”

小茜刚接过买到的白菜,手机便响起,是校长打来的。

“喂,我回家了,你去哪里了?”

听着他的声音有点焦急,她马上解释,“喂,校长,我在菜市场买菜呢,家里什么食材都没有了。”

“你等我,我马上就过去。”

小茜刚想回他,不用着急,电话就挂了。

外面的小雪依然飘着,没有停的意思,反倒有点急了。

菜市场的道路本来就不干净,这样雪化在地上就更加泥泞湿滑。

小茜买好了所有东西,两只手都挂满了东西,大大小小的塑料口袋,走到市场的插口,便听到校长喊她的名字。

早上小茜走得急,没有见到今天校长穿了这件藏蓝色格子西装,卓越的精致剪裁,配着深灰色领带和天蓝色的方巾,双手都插在裤兜里,左腕露出纯皮手表。这么远远地看过去显得他更加笔直绅士,他近乎完美的身材比例,更凸显了西装的优雅魅力。此刻,这个男人成熟英俊的样子无疑是致命的。

小茜的确被他迷倒了,很快走近他,泛着花痴眼,带着些许傻笑,“您今天真帅。我喜欢这件西服。”

校长并没有因为小茜的夸奖而高兴,他还是面无表情,淡淡的讲,“这么冷怎么就穿这么少就下来,不知道等我回来吗?”

他立刻把她手上的所有东西都接过来,小茜明白他有些不高兴,不再迷恋他的样貌,“对不起,我只想着你回来的时候能吃上热饭。”

“快点上车吧。”

小茜注意到他昂贵的皮鞋上蹭上了菜市场的泥泞,便说,“下回不要来这里接我了,这里的地面很脏,您的鞋都踩脏了。”

他为了接她自然完全不在乎自己西装革履的出现在这里,更不在乎鞋子会不会脏。

这句话让校长真是对她又恼又爱。

校长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掐她脸上的肉肉,“傻丫头,鞋有什么重要,你冻到了我才心疼,快点上车。”

小茜坐下,收了收自己的外套,把冻红的双手缩起来放在嘴边,呼了呼热气。

校长立刻把热风打到最大,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她身上,抓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双手中来回搓,“下回要买什么跟我讲,即使要自己去,也要多穿衣服。”

“嗯嗯,我听您的。”

她很快把手抽回来,这个动作让校长看出了异样,校长推起她的衣袖,“过来,让我看看。”

果然,有状况,是下午的烫伤。

“今天下午我们免费分发生姜水,好多人过来挤,不小心碰洒了。不过,伤口处理过了。”

接着,她又讲了下午发生的事,“我们和记者一起去探访孤寡老人,在市中心,繁华的外表,里面却有格格不入的生活,高楼大厦旁有几处从外面看会以为是废弃的房屋,谁又会想到里面住着孤寡老人。若不是社区的主任带着大家走进房屋间的胡同,来到地下的一处房屋,谁会知道这样的地方也可以住人。同时我也见到了社会的底层,随后我们在长途客运中心,那里的旅客争抢着来喝这里免费发放的水,甚至有用空矿泉水瓶子来接滚烫的热水。”

“这就是这个社会的样子,下次问清楚要在哪里工作,尽量不要去人群杂乱的地方了。”

“没关系,我觉得见见这个社会的多面性挺好的,这样我更加清楚现在的生活多么的幸福。而且,我今天也想了很多,我要更加理解我的妈妈,我一直不去干涉她找男人是对的,毕竟我和她总会分开。她需要一个男人。”

“你能这样想,她会感到欣慰的。不管你喜不喜欢那个人,你要尊重她的选择。”

“所以我一直没有在他们的面前表现出我喜欢与否。您也是吧,面对很多人都要不得已的装出喜欢对方。”

校长笑了,揉她的头发,“现在我可不是,除非他们不想要工资了。”

小茜拍了下搭在自己脑顶上的手,虚着眼,顺着他的意讲,“是是是,柳校长威武。但是,您这个年龄,以后可不要成孤寡老人了。”

“那我可要把你栓牢了。”

校长在她的手上落了个吻,才启动车子。

刚回到家,小茜直奔厨房,准备大展厨艺。

小茜执意不让校长过来,放下手上准备处理的胡萝卜,关上厨房门,“校长,您不要踏入厨房重地,去换件衣服,洗澡,然后就可以出来吃饭了。”

“确定不用我帮忙?”

她摇头,“相信我的手艺,您快去吧。”

因为之前都是自己生活,她做饭的速度和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当他洗好澡,她果然做好了三菜一汤。

“我第一次自己做这么多菜,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吃一盘菜。”

“那我家丫头要是不辛苦的话,我们就经常在家吃,吃你亲手做的菜。”

“当然不麻烦,我很喜欢有人吃我做的饭,尤其是想做给您吃。”

“那我先来尝尝这个汤。”

“怎么样?不会太淡吧?”

“正好,很好喝。”

“那就好,我不敢放太多调料,所有都少油清淡,您要吃得健康,才不会犯胃病。”她不但要做得好吃,还要做得营养健康,她知道第一次见面时他晕倒的事。一直心有余悸。

其实,校长之所以会得胃病,和许多成功人士一样,忙起来就什么都抛在脑后,最重要的是校长一个人都是随便应付,普通人大概会选择方便面什么的,但是他却非常挑剔,一定要吃到自己喜欢的,否则他宁愿什么都不吃。

常年这样,再强壮的人也会搞垮了身体。

“如果那天您要是晕倒在别的女人面前怎么办?”

“别的女人?你的小脑袋里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快点吃饭。”

小茜拿起筷子,给他夹菜,“校长,您再尝尝这个,别看卖相不是很好啊,我刚才差点被自己做出的这道美味迷倒。”

他调皮的张开嘴,“啊......”

小茜故意夹了好大一块肉,说,“啊......”

那块牛肉眼看就到嘴边了,她的电话响起,她吓了一跳,筷子上的肉直接掉到了桌子上。

小茜很快接起电话,“喂?”

“是我。”

“哦,郭叔叔。”

“听你妈妈说,最近你都在家没出去,一会儿我去你家,接你去吃晚饭。”

“不用了,我正准备吃呢。”她一边接电话,一边朝校长摇头皱眉。

“我马上就到了,你快点收拾一下。”

虽然她的妈妈不回家,但是她的妈妈经常会让叔叔来看看她过得如何,也会让他过来送点吃的什么的,或是带她出去吃饭。

小茜猛地站起来,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抓着外套,单手穿上,“等等,叔叔,你现在到哪里了?”

“在这边立交桥,他妈的,这边又堵了。我大概还得20分钟才到。”

“好,我知道了,再见。”

她放下电话,将单肩包搭在肩上,“怎么办,怎么办,校长,我得赶快回家,他要来我家。”

“谁来?”

“是那个叔叔。我现在赶去还来得及吗?”

“别急,我送你回去。”

“哎呀,他干嘛这个时候来,他有我家的钥匙,万一他进去看到没有人在,怎么办。”

“别紧张,把衣服扣好。”

校长很快穿好外套,拿上钥匙,她已经在门口准备等电梯了。

小茜站在电梯前着急得反复看手机的时间,“校长,看来今晚您要一个人吃饭了,晚上,我就在自己家睡了。”

“你确定他走了以后,告诉我,我来接你回来,”

“您明天还要上班,就别来回折腾了。”

“晚上你要是不在我这里睡,我明天更会没有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