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014章

浪漫青春 純白曦雅

  第014章

刘秀红会这么担心一点儿也不为过。

事实上,早在多日前,她大姐就曾回过一趟娘家,同娘家爹妈是了她不愿意改嫁一事。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后来托主任大娘帮着捎带的那封信。

而之所以刘家的人一直没过来,也是因为正好赶上了一年到头最忙碌的时候。

尤其,前些日子,不光是东海渔业队分配到了新船,业绩稍逊一筹的峡口渔业队也是如此,新船的数量是没他们这边多,可就因为数量少了,麻烦事儿才更多了。

峡口渔业队也进行了船员选拔,同时因为渔民的人数略少,他们还将几艘又破又小的旧渔船转手卖给了另外一个精穷精穷的小渔业队。光为了这些个事儿,前后就折腾了很长一段时间,哪儿还有精力过来找刘秀红?

当然,其实也不光是因为忙,还有其他的原因。

算算日子,离中秋节也没多长时间了,出嫁的闺女们只要不是离得极远的,一般都会回娘家一趟。刘家人也觉得上门去劝闺女改嫁不地道,还不如坐等闺女回娘家时,再同她仔细分说一二。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刘母比刘帅红经历的事情多了,考虑问题也会更全面一些。

这刘秀红新近才死了男人,哪怕如今是新社会了,不讲究守节那一套了,可也不能连丁点儿日子都捱不住,前脚刚办完丧事,后脚立马回娘家改嫁。甭管怎么说,最最起码也该过了百日。

抱着这样的想法,刘母倒是比她那急性子的大闺女刘帅红淡定多了,一面掰着手指头算日子,一面还能仔细盘算到时候该怎么劝小闺女。

末了,她还叮嘱家里的两个儿媳妇。

“老大媳妇、老二媳妇,等过中秋时,秀红带孩子过来了,你俩可得帮衬我一把。劝人的事儿就不用你们操心了,你们就把俩孩子哄过去,好叫我单独跟秀红说说话。我到底是她妈,她心里是个啥想法,总该同我偷偷底。”

“秀红这孩子啊,打小看着是性子柔顺的,可实际上就是个倔驴脾气。我就想着,先一步步来,哄着她松了口,再慢慢叫她把孩子送回她老婆婆那儿去。回头等她心里好受些了,再问问她想找个啥样儿的。”

“我琢磨着,上回找了渔业队的,这回找农业队的也成啊。日子是没咱们过得好,可最起码没风险啊!”

像他们这样的渔业队和农业队并存的生产队,哪怕没有明着说,但其实暗地里却是魏晋分明的。

通常情况下,两边是很少通婚的,渔民的孩子跟渔民的孩子通婚,农民的亦如此。倒也谈不上是谁嫌弃谁,而是因为会的活儿不同。

刘家祖祖辈辈都是渔民,家里人各个都会织网补网,也擅长做一些熏鱼腌鱼,杀鱼剥虾也熟练得很。刘家三姐妹嫁的也全都是渔民,只因她们从小到大就没学过丁点儿农活,甚至连养鸡喂鸭都没接触过。

反观农家也是如此。

因此,两边极少有结亲的,很多人家宁可将女儿嫁到更偏远的小渔村去,也不会嫁给同村的农家。穷是一方面,这活儿样样不会,嫁人后还要从头学起,图什么呢?

不过,事有例外,哪怕概率再小,还是会发生的不是吗?

刘母盘算来盘算去,琢磨着让小闺女改嫁给农家也不错的。最好是找那种家里壮劳力多的人家,横竖她小闺女家务活儿还是拿得出手的,养鸡喂鸭瞧着也不算难。只要别让干地里的苦活累活,哪怕日子过得不如从前,也还算凑合。

“你们觉得咋样啊?”刘母琢磨了半晌,又跟儿媳妇们讨主意。

“妈,我倒是觉得,这事儿还是要问问秀红。她到底不是十来岁的小姑娘了,心里有主见呢。不过我认为,嫁到咱们队上不错,起码离得近了,多少有个照应。”

“对对,这次不能叫她嫁远了,尤其不能让她在东海渔业队里找了。妈你想想,她要是留在那头,离她前婆家也太近了,俩孩子日日在她跟前晃着,你说她这日子能过得安心?回头找的那家心里也不舒坦呢。”

刘母边听边点头:“是这个理儿。”

道理是这样的,可谁也没规定人一定要跟着理儿走吧?

……

一晃眼,中秋节到了。

刘秀红提前用半斤粮票换了几块月饼,就中秋节的前一日,背上小儿子,领着大儿子,搭上了小舢板往峡口那头去。

也是赶了巧了,小舢板上还搭了主任大娘的大儿子,也就是渔业队的大队长韩远征。

比起刘秀红那寒酸的半斤月饼,韩远征拎的东西就多了,光是月饼就提了两斤,背篓里还装了两瓶酒,糖块糕点也备下了,还有主任大娘特地托人从城里买来的“的确良”。

撑小舢板的老大爷乐呵呵的同韩远征搭话:“这是要去老丈人家?”

“还不是呢。”韩远征苦笑着摇了摇头,依着他原先的想法,即便要送节礼,也是正常的礼数,送两斤月饼不就行了?偏他妈准备了那么厚重的礼物,为了让他松口答应,只差没以死相逼了。

他能怎么办呢?只能捏着鼻子应下来了。

“你家那么实诚,就算现在还不是,以后也是了。对了,你说的是峡口渔业队老张头家的大闺女?这闺女好啊,长得好啊!”

老大爷是个能聊的,哪怕舢板上的刘秀红母子三人一直闭口不言,韩远征也仅仅是应付式的回答一两个字,老大爷一个人就能吧唧完全程。

幸好,峡口离得不算远,过了多会儿工夫,就到了。

刘秀红背着小儿子上了岸,转身要去抱大儿子时,韩远征已经顺手将孩子抱了上来。她谢过了韩远征,领着孩子往娘家去了。

老张家和刘家并不同路,不过因为是在一个渔业队的,刘秀红倒也知道那一家。当然,也仅限于知道而已,毕竟两边的年岁差了蛮多,刘秀红今年都二十三岁了,可老张家的大闺女好像去年才高中毕业,应该跟她小姑子许秋燕差不了多少。

“妈!你看阿婆等着咱们呢!”

小孩子到底忘性大,哪怕豪豪如今依旧会时不时的往滩涂上去,提及他父亲时,也会眼圈泛红,但旁的时候他还是挺乐呵的。尤其平日里刘秀红忙得很,没空领他出来玩,这一年没几次的走亲戚就成了他最高兴的事情了。

刘秀红也看到了站在不远处娘家门口的刘母,索性松开手,由着豪豪连蹦带跳的跑了过去,自己则稍慢了一步才走到刘母跟前:“妈。”

“嗯,来,先进屋喝口水再说。”刘母其实在七月里,许国强刚出事那阵子,就带着俩儿媳妇去看过小闺女了。当然没待太久,当天去当天就回了。因此说起来,她们母女俩也就两个月没见而已。

两个月啊,可仔细瞧瞧,变化还是不小的。

刘母招呼小闺女进屋,又给俩外孙拿好吃的,这时刘家的两位儿媳也出来了。

大儿媳笑着道:“让强强带豪豪去玩吧,上个月前头老孙家开了个小卖部,去瞧瞧有啥爱吃的。”

小儿媳也道:“斌斌也一块儿去,看好弟弟啊!”

刘家人丁兴旺,刘秀红两个哥哥家,每家都有七八个孩子,如今是上课时间,大的都不在家里,只留了俩最小的。不过,就算是最小的,这俩也比豪豪大。

“去吧,别乱跑。”刘秀红没什么好不放心的,横竖豪豪一贯喜欢到处跑,她只将杰杰放下来,接过二嫂递过来的帕子,给孩子擦了擦脸和手。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三个大些的男孩子就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放下帕子,刘秀红笑着道:“一晃眼孩子都那么大了,明年九月,强强和斌斌是不是都要上小学了?”

“强强其实今年就可以上了,可他不愿意去。我想着,索性再搁家里玩一年,明年跟斌斌一块儿去上学,俩孩子还能互相做个伴,省得叫人给欺负了去。”刘母伸手去抱杰杰,“哎哟我的小外孙哟,瞧瞧这一身的肉,小肚皮都鼓出来了,你妈给你吃啥好吃的了?”

杰杰已经完全忘了他外婆,不过这孩子心大,又一直被刘秀红带到晒渔场干活,平常也有人来抱他逗他玩。因此,叫刘母抱着他也完全配合,一点儿都不怕生。

“天天吃大米粥呢,隔几天我还给他整个蛋,他现在胃口大了,常跟他哥讨吃食。”刘秀红随口答着。

刘母见小闺女如今这个样子,的确同刚出事那会儿不一样了,起码精气神是好的,就是看着消瘦了不少。

其实,消瘦那是难免的,她以前上工又不尽兴,心里挂念着小儿子,时常上半天休息半天。加上她男人疼惜她,哪怕每个月都要往老屋那头孝敬一部分钱和粮票,但其实剩下的也是完全够用了的。

正因为先前太幸福了,一听说出了事,她才会在短短几日工夫里,整个人暴瘦了好些斤。哪怕后来她挺过来了,但因为上工辛苦,一时半会儿也养不回来。

“来,杰杰让你二舅妈抱会儿。”刘母逗了小外孙一会儿,很快就将孩子交给了小儿媳,又让大儿媳去准备午饭。

一看这架势,刘秀红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苦笑的同时,又不得不耐着性子听她妈劝她改嫁。

听就听呗,横竖改嫁这个事儿,最终还是得她拍板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