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無限風光在險峯

奇幻玄幻 二月玲

  那天,在花叹月的房间里,楚燕云不仅将花叹月的手又变了回来,变得如春葱如美玉了,还故意卖弄一般的在她手上变出一片晴空中飘着一朵白云,白云之上露出一轮明月的精美图案。

见了那神韵十足、寓意深刻的图案,尽管嘟着一张嘴的花叹影十二分的不高兴,楚燕云也不肯去抹除。

还像是跟本就没瞧见花叹影的不高兴。

直盯盯看着那图案的花叹月却是神飞天外,想得都有些多了。

因为他那手绝活是在花叹影身子最先显露出来的,作为报酬,楚燕云也许诺给花叹影百分之二十的公司股份。

可见得,楚燕云不是贪财,而是担心股份不够分配,谁叫他遇见的美女如此的多呢?

那天,楚燕云、花叹影、花叹月商量着将公司名敲定为云燕公司,花叹月又把钱转到楚燕云账户上之后,三人还去公证处作了公证。

花满天得知楚燕云、花叹影、花叹月他们要联手开公司,花叹月把钱都给了楚燕云,都恨不得找根锁链把楚燕云这家伙给锁起来了。

在花满天看来,楚燕云完全就是一个骗财骗色的小混蛋,跟他年轻时相比那是过之无不及了,早知道是这样,就不该让他进家门了。

拿到了钱的楚燕云,又带着花叹月、花叹影去跑开办公司所需要的那一套官方流程。

发觉那流程极其繁琐之后,楚燕云干脆将这事托付给佟天。

佟天就是一百个不愿意也不敢拒绝,何况楚燕云还给了他二十万的活动费用。

如此一来,楚燕云他们的云燕公司怕是要到运动会之后才能开张营业了。

于是,楚燕云他们一时间还没起租场地的念头。

照楚燕云的计划,他们的云燕公司也要不了多大的地盘。

一年也就那么几单生意,去花城大酒店租一间大一些的套房就足够了,而且还能省去许多麻烦。

他们以后只要把宣传做到位,把势造足,就不难挣大钱了。

因开办云燕公司这事,楚燕云和花叹月的关系又近了一步。

原本几乎已经水火不容的花叹月、花叹影,又能大大方方的在一起吃吃喝喝了。

将这变化看在眼里的花满天不由暗暗摇着头。

花叹影的妈妈却担心起自己的女儿来了。

花叹月毕竟是有钱的花魁呀!

一日清晨,见天气极好。

在那秋高气爽中一时间还无事可做的楚燕云,便炫耀般的带着花叹月、花叹影去爬青云十三峰了。

那里是花城远道而来的游客必玩的景区。

不过,在那鬼斧神工般的青云十三峰上,那些随团游的大都被导游坑得不成体统。

那些导游,只是赶鸭子一样的带着他们去那些众所周知的景点匆匆拍上几张照,就算玩过大名鼎鼎的青云十三峰了。

也许他们不知道,作为在青峰镇上生长大的花叹月、花叹影,都没敢说自己玩过了青云十三峰呢。

那是一个几乎包罗万象的大景区好不?

看了看那棵大名鼎鼎的虬龙松,望了几眼观音朝南海,在那梦笔生花边站了站,瞅了几眼群峰顶、飞来石、巨蟒出林,有缘分是话还在神仙顶、清凉台上瞄了那么几眼日出胜景,那就能算得上是玩过青云十三峰了?

笑话!

十三峰中,后七峰下还有一个魔幻般的大峡谷,因进出道路过于崎岖凶险,现在都还没开发出来呢。

连生长在青峰镇上的花叹月、花叹影都没去过。

她们姐妹也是从她们老爸的作品中,管中窥豹般的见识过那么一点半点的玄奇。

听他们说要爬十三峰,还要一探那魔幻般的大峡谷,花满天也坐不住了,说是要跟去。

结果遭了花叹影几把白眼,才知道自己跟着人家年轻人疯着实是不合适宜。

不过,作为老司机了的花满天还是给他们不少很专业的装备。

知道楚燕云力大,花满天干脆让他们带上两顶帐篷。

那些干粮呀,跌打损伤药呀,照明用的手电筒呀,一样都不少;甚至连绳索都带上了,搞得楚燕云都怀疑花满天这老家伙是不是在教唆他去山上上吊。

那里离天近些,升天方便。

除此之外便是花满天那极其老道的千叮万嘱。

什么无限风光在险峰,险峰之下多白骨!

什么观景不移步,移步不观景。

什么拍照要站好,不能随便跑。

什么一步走稳,步步走稳。

什么量力而行,切勿逞能!

······

听来听去,搞得原本百无禁忌的楚燕云都觉得有些晦气了,都严重的怀疑这老家伙是别有用心了。

但花满天就是固执的要他们记住了,并且都能重复三遍才放他们走。

为了省得麻烦,出门前不光花叹月带上了墨镜、捂上了口罩,楚燕云和花叹影也有样学样。

那些粉丝的疯狂他们算是领教到了。

······

人,也许真的是猴子变的。

就连花叹月、花叹影这样看起来很娇弱的女子,在那青山绿水中见了那突兀而起的一座座奇秀峰峦,也忍不住欢呼雀跃。

她们姐妹俩还像是商量好了要跟楚燕云作对一般,是不肯乘缆车上山的。

更为可恶的是,原本就背上了一个奇大无比的登山包的楚燕云,半道上还不得不接过花叹月、花叹影原本背着的,只是装着一些零食饮料的小背包。

一路上,那拍照的活计也几乎是被他包揽了。

不过,面对山路上那些男同胞艳慕的目光,楚燕云心里又稍稍好受了些。

当他们沿着崎岖的盘山路往上,越走越高,面对那奇松怪石、摩崖石刻、瀑布飞泉、万丈深渊,和时不时出现的飞鸟走兽,纵使是在大山里生长的楚燕云也忍不住发出一声声惊叹:

“好大呀!”

“好高呀!”

“好怪呀!”

“好长呀!还弯弯曲曲的!”

然而,不管他们叫喊得多么的响亮,都跟那诗歌是搭不上边的。

据说书法还有丑书一说,可供欺世盗名者搏得一时风光,但诗就没有丑诗一说了。

如果某人非要抬杠,叫喊明明还有打油诗嘛!

但其实那打油诗跟顺口溜又有什么区别呢?

莫这么糟践诗歌好不好?

就在他们游兴高涨时,包里揣着个望远镜,一直远远的尾随着他们的两人,时不时的打上一两个电话,显然是在汇报着什么。

在那两人前面,离楚燕云他们不是很远的地方,则是佟天派出的保安在一路相随。

为了装得像个游人,他们还没经过佟天同意,就自作主张的带上了自己的姘头。

就算他们都是花城人,上青云十三峰一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除了这一敌一友两拨人之外,有一拨人已经抢先一步,乘缆车上到了神仙顶,那是青云十三峰中的主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