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救援、天堂有點冷

浪漫青春 鳳魚

  废弃的车站中数以百计的卡巴内挤在一起,肩并着肩,脚踩着脚,毫无理智的凭借本能向前技,而在卡巴内群的中心,一圈高达三米的水墙将他们阻拦。

水势无形,没有钢铁的坚硬,却在不断循环交替,流动不息,在运动中卸去了卡巴内的冲击力,在数百卡巴内的包围中屹立不倒。

“果然这个状态合适一些···”

白露一心二用,控制着水阵壁运转,用变身术将自己换了个形态,大概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身穿干练的黑衣。

若是穿上蓝色铠甲、脸上抹红色油彩,活脱脱就是爷爷二代火影千手扉间的模样。

该履行约定了。

白露心中默念,面无表情的望着水阵壁外黑压压一片的卡巴内,双手如穿花蝴蝶,眨眼间变幻数种不同的印记,最后一个印记结成的同时冷喝道:

“水遁·水断波!”

偌大的水阵壁骤然收缩成拳头大的一团,极限压缩的水球浮在白露肩头,随着白露心念一动,对着卡巴内的方向开了一点肉眼不可见的小口子。

嗤嗤——

水线喷射的声音在卡巴内的吼声中低不可闻,水球绕着白露转了一圈,一条晶莹剔透的丝线在卡巴内中若隐若现。

不是原版的水断波,白露不喜欢从嘴巴吐水攻击,但是威力和精细操控程度更甚原版,修炼难度也更高。

接近三立方米的水,压缩到不足成人拳头大小的体积,然后在上面开一个微米级别的小孔,急速喷出的超高压水线能够轻易切金断铁。

人骨还是太脆弱了!

失去水阵壁阻拦的卡巴内还未冲到白露面前一个踉跄。

扑通!

重物倒地的声音响起,似乎是一个信号,同样的声音在车库中连成一片,腥臭浓郁的血腥味在车库中弥漫。

白露瞟了一眼脚边张着嘴巴的青灰色人头,脸色不变,俯身提起地上有些粗笨的贯筒,脚尖轻轻一点,身形化作一道黑影顺着铁轨追了出去。

···

显金驿孤悬海外,骏城行驶供给轨道是单向性的,入口被毁,在岛另一个方向的出口却没有受到损伤,不过甲铁城并不是很走运。

好巧不巧的出现了机械故障,出口的吊桥无法放下,甲铁城被锁死在了轨道上,进退不得,卡巴内已经追上甲铁城,无所畏惧,疯狂的撞击着甲铁城。

甲铁城之前一路上受到的损伤,短短几个小时没来得及修复整备,此时终于出现破绽,冷却水箱的装甲在经过一次剧烈撞击之后出现了细小的裂缝,开始漏水。

冷却水箱是蒸汽机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一旦冷却水全部漏光,蒸汽机车将无法启动,成为显金驿的一具具铁棺材。

白露从车库中追来的时候,就看到甲铁城陷入了卡巴内的冲击中,他不知道冷却水在泄露,但看得到吊桥没有放下来。

控制吊桥的手动拉杆就在铁轨旁。

“水遁·水龙弹!”

空气中的水汽迅速聚集,形成一条龙形水柱从白露头顶俯冲而下,落在地上溃散成一股宽大浑厚的水流,冲走了铁轨附近的所有卡巴内,替白露打开一条通道。

嗡——

机械运转低沉的轰鸣声中,出口的吊桥被缓缓放下。

“吊桥降下来了!”

“得救了!”

车厢中一直提心吊胆关注着外界情况的幸存者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欢呼了起来。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水流冲走了围攻甲铁城的卡巴内,但是他们看到有人推动拉杆,放下了吊桥,他们知道自己得救了。

呜呜呜——

汽笛鸣响,甲铁城微微一震,开始启动,缓缓加速。

“站住,你是什么人?”

“真是不友好的欢迎仪式。”

白露淡然的看着几支指向自己的枪口,解除了变身术,在一众武士警惕和惊愕的目光中恢复了原本的体型,面无表情的道:

“是我。”

“白露!?”

四方川菖蒲惊讶的美眸睁大,小嘴微张,旋即自觉失礼,俏脸微红的素手掩唇。

“你···”

“特别的修炼方式,平时保持小孩子形态,不要大惊小怪。”

千手白露打断了四方川菖蒲的话,他不喜欢说谎,也不擅长说谎,所以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哎?是这样啊···”

四方川菖蒲闻言一怔,居然相信了,相信了!

几个武士扯了扯嘴角,对视一眼,无奈的压低了枪口,代理家主都认同了,他们这些作武士的就没必要较真什么了,而且的确有些传承悠久,底蕴深厚的家族拥有奇特的修炼方式。

以后盯着紧点,区区一个人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这是一种新式贯筒,足以保护贯穿卡巴内心脏的金属薄膜,好好研究吧。”

白露说着将生驹唯一的遗物交给了四方川菖蒲,他会好好履行契约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他在离开之前会全力保护这些人,但是也要留下在他离开之后足够的自保之力。

生驹的贯筒就是非常好的武器,在一定距离内足以穿透卡巴内心脏的金属薄膜。

白露没有管武士们的反应,径直到角落找到了无名,轻轻的摸了摸眼睛,不出预料,顶替了生驹的‘账号’之后,那种想要吞噬的欲望没有再次浮现。

果然如此···

白露暗道一声,同样在角落里盘腿坐下闭目养神的,却不是单纯的睡觉休息,闭着的眼皮下瞳孔已经转化成了万花筒的模样。

精神体进入天堂空间,没有太阳,不知光线从何而来,暖洋洋的,温和而不刺眼,光芒中充满了轻柔圣洁之感。

天空蔚蓝纯净,朵朵白云在天边随风飘荡,远望青山巍峨大气,森林成片郁郁葱葱,丘陵平原草色青青,百花盛开争奇斗艳,山脚下流淌出的溪流穿过平原流向远方,溪水清澈见底,河底的鹅卵石与白沙清晰可见。

待在如此美好的地方,心灵仿佛受到了洗涤,抛弃所有的烦恼,不自觉的放松了下来。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太安静了,安静的有些古板,气氛有些‘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