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公司的祕密

瀾滄

  肖灑發現了公司的一個祕密,就是每天六點公司嫩模都會集體換衣服!

六點整,肖灑準時地守在了更衣室門口,架起了一個望遠鏡……雖然這麼做有點不道德,不過公司那些嫩模太美了,肖灑在國外憋的太久,看一下又不會少一塊肉……

果然,六點一到,外面便傳來了一陣鶯鶯燕燕之聲……肖灑嘿嘿地笑,瞪大了眼睛瞅……

可是突然間感覺眼前一黑,望遠鏡居然被人給堵住了!

“肖灑你在做什麼!”一道冷喝聲在肖灑耳邊響起,肖灑抬頭一看,不由一呆,竟然是公司第一嫩模陸夢瑤!

“這是什麼?望遠鏡?真是不要臉!”

抓著肖灑的手裡的東西,陸夢瑤氣的渾身發抖,怒道,“肖灑,你平時上班玩忽職守也就算了,居然還做出這麼齷蹉的事情出來,我們公司不需要這樣的人渣,我宣佈你被開除了!”

肖灑愣了一下,“陸經理,你不會是來大姨媽了吧?不就看一下嗎?我又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至於開除嗎?何況你的那麼大看一下又不會變小……哎,你別拿掃把啊……”

肖灑話還沒說完便很狼狽地跑了,路過的幾個嫩模都指指點點的。

陸夢瑤拿著掃把氣呼呼的停了下來,她恨的咬牙切齒,她早想看肖灑不順眼,正事不做,成天就知道圍在女人堆裡,背地裡居然叫她大屁股……這樣的人絕對不能留!

可就在這時候,她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臉色不由一變,“蘇總好……什麼?慶典發生狀況馬上派人過去?恩,好的沒問題……”

掛完電話後,陸夢瑤心裡那個鬱悶,對著肖灑道:“肖灑你回來,慶典發生了點狀況,你去處理一下。”

“哦?發生了狀況?”肖灑忽然現出了一副為難的神色,“我也想去啊,可我已經被開除了啊。”

陸夢瑤俏臉抽了抽,接著陰晴不定,不過最終還是道:“算我錯了,我收回剛才的話……你繼續回來公司上班吧……”

“這怎麼行呢?你讓我走就走,讓我來就來,你當我肖灑是什麼人了?”肖灑正色道。

“那你要怎麼樣才肯去?”咬著牙,陸夢瑤盯著肖灑問道。

陸夢瑤殺人一樣的眼神著肖灑。

“嘿嘿,你回答我一個問題就行了,就是你們模特是不是都要被潛規則?就說你吧……哎,那麼凶做什麼?就算你真被潛規則過,我也不會往外說的……”

“我殺了你!”

肖灑話還沒有問完,突聽一聲大喝,一道人影便朝他衝了過來,肖灑看勢不對,腳下一溜煙,跑了。

……

肖灑快速趕到倉庫前,開了一輛商務車,拉了一車的模特往慶典那便開了過去。

他是佳佳模特公司唯一一個男職員,身兼數職,而且他為人熱情,誰有困難他都會幫忙,比如幫助空虛嫩模緩解心理壓力啊,去她房間給她講講人生大道理啊……

“瀟灑哥,你好壞哦,居然偷看我們換衣服!”

路上很無聊,車上嫩模們不住向肖灑撒嬌。

肖灑看了那嫩模一眼,笑嘻嘻地道:“小麗,你屁股又大了不少,將來準能生兒子!”

“哎呀,瀟灑哥,你壞死了啦!”

那個嫩模掐了肖灑胳膊一下,似嗔還迎,突然在肖灑耳朵根上吹了一口氣。

肖灑心神不穩差點沒撞上前面那顆大樹,而車上幾個鶯鶯燕燕,卻是不時放出了浪笑聲來,聽的肖灑心裡毛毛的。

在準備到慶典地點門口的時候,卻意外地堵車了,肖灑不得不放慢了車速下來。

“哇塞,好豪華的車隊啊!”

“哇,好浪漫啊!”

只見前面不遠外,幾十輛賓士寶馬緩緩向前行駛著,中間是兩輛法利利,上面還有一條橫幅:蘇佳佳我愛你……

蘇佳佳此時感覺滿臉的尷尬,因為今天公司慶典,有著雲海四少之一的陳天朋陳大少跑來捧場,作為重要客戶,蘇佳佳自然要笑臉相對,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陳天朋竟然會藉此機會,向她當眾表白,這讓她有些措手不及。

“佳佳,你真是太美了。”一道深情款款的聲音在蘇佳佳耳邊響起,一個身穿白色西裝的男子突然單膝跪在了蘇佳佳跟前,看著她含情脈脈地道,“從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被你深深地迷住了,我確定你就是我今生地唯一,佳佳,我愛你,嫁給我吧!”

說完之後,當眾打開了手中那個盒子,一陣耀眼藍光閃過,眾人不由驚呼一聲,竟然是藍寶石鑽戒!

蘇佳佳被這一手給弄的有些手足無措起來,就在她發懵的時候,突然間頭頂上一陣隆隆的聲音響了起來,她抬頭間,竟然是兩架直升機!

空中突然放出了一道超長橫幅,蘇佳佳我愛你!

然後不斷從兩側機翼上灑下漫天的玫瑰,只不一會兒,地上便鋪了厚厚一層,最讓人神奇的是,那些玫瑰落在地上,竟然組成了一個超大的心形!

就在這時候,旁邊不知道誰放響了結婚進行曲,整個場面無比的浪漫,一些花痴居然感動的哭了。

“真是太浪漫了,我感動的想哭……”

“是啊,陳少真是好有魄力啊,蘇總真是太幸福了……”

麵包車上幾個花痴嫩模更是眼冒星星。

……

陳天朋得意地看著這一切,自己請了婚慶公司精心佈置的場景果然收到了奇效,嘿嘿,蘇佳佳,這回看你還往哪裡跑!

於是他拿起了那個藍色鑽戒,深情地看著有些茫然的蘇佳佳,“佳佳,我是真心的,嫁給我好嗎?我會讓你成為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在一起!”

“在一起!”

不知誰叫了這麼一句,然後聲音響徹底天地。

陳天朋很滿意這種效果,看蘇佳佳果然被自己震住了,他便上前一步,想要強行給她戴鑽戒,可就在這時候,突然一道極不和諧的鴨公嗓叫了起來,“喂,我說前面的,你們擋道了,趕緊給老子讓開!真是一點素質都沒有!”

叫完之後,那輛破舊的五菱面色車便撞上了前面的法拉利,直接給撞開了一道口子,然後一路向著這邊駛了過來,就連那個超大的玫瑰心形圖案,也被它無情地碾壓而過!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一幕,陳天朋更是冒火地指著從面色車上跳下來的肖灑,“你……你居然……”

還沒等他把話說完,肖灑便罵罵咧咧地道:“也不知道誰叫了這麼多車擋道,還隨地亂丟垃圾……咦?陳大少?你怎麼會在這裡?”

肖灑似乎才看到面前的陳天朋似的,滿臉驚訝地看著他。

陳天朋臉上一陣抽搐,尼瑪,自己辛辛苦苦花巨資擺下了心形玫瑰圖案竟然被他說是亂丟垃圾……

蘇佳佳心裡一陣好笑,強勢著笑意,一本正經地道:“肖灑,你來的正好,我馬上要去恰談合作,你負責一下現場秩序。”

說著她便轉身往裡間走了進去,肖灑答應了一聲,指著身後,“那個誰誰誰,把這些地上的垃圾都給我掃了,不知道我們在搞慶典嘛?還丟這麼多垃圾,真是的,陳大少你怎麼了?臉色怎麼那麼差?不會是感冒了吧?”

肖灑很關切地問。

陳天朋想殺人!哪裡冒出來的小子居然敢壞自己好事?不過看到正遠去的蘇佳佳,陳天朋也沒心思跟肖灑計較,當即冷哼了一聲,也朝著她的方向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