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黑心老闆

瀾滄

  一處高檔寬敞的寫字數前,蘇佳佳正坐在椅子上,前傾著身子,攤著雙手對著桌上兩份檔案賣力講解著什麼,而她對面,則坐了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對蘇佳佳的講解只是不時地嗯了幾聲,也不見他有什麼表示,一雙小眼睛卻是時不時地往蘇佳佳身上掃著。

蘇佳佳感覺十分地不適,可又不能發作,當下便強推笑臉道:“李總,您看如果沒什麼異議的話,麻煩您在上面籤個字吧。”

說著將面前合同往前推了推。

“不急不急,老闆還沒有來,蘇總再等等吧。”李總卻是呵呵一笑。

蘇佳佳愣了一下,這話什麼意思?李有華不就是華宇公司的老闆嗎?

就在這時候,身後門突然一下被打開了,蘇佳佳轉過頭去,一下便看到了站在門口處穿著西裝的男子。

她臉色不由一下冷了下來,“陳天朋,你來這裡做什麼?”

只見門口站著的,赫然正是陳天朋!蘇佳佳沒想到,陳天朋居然會追到這裡來,但現在自己正在恰談業務,這是他胡鬧的地方嗎?

正想喝斥幾句,卻看到李總卻突然站了起來,主動迎了上去,對著陳天朋點頭滿臉堆笑道,“老闆,您來了?快請坐,我們等您好久了。”

什麼?老闆?蘇佳佳驚愕地看著陳天朋大馬金馬地坐在了自己的跟前,感覺腦子還是有些轉不過彎來。

看著驚愕莫名的蘇佳佳,陳天朋卻是微微一笑,“佳佳,忘了告訴你,我剛剛出資收購了華宇公司,現在我是他們的老闆了,現在我可是來跟你談業務的。”

言下之意就是說,我現在可不是你的追求者,而是你的合作物件,你想做成這筆生意,就要來巴結我。

蘇佳佳怎麼聽不出他的弦外之音來?只是現在身份換了,是她有求於他的公司……

當下只能強忍著跟他開始恰談起來,開始時候陳有朋還比較正經,可到了後來,就有些心不在焉起來,眼睛一直盯著蘇佳看,就差流口水了,甚至還對蘇佳動手動腳的。

這些蘇佳佳全部忍了下來,畢竟現在是自己在求他,如果這一次得不到這一筆業務的話,佳佳公司很難維持下去了,只是她的退縮和放縱讓陳有朋更加地得寸進尺起來,最後伸出手來竟然想一把將蘇佳佳攬入了懷中來!

“陳天朋,你放尊重點!”

忍無可忍,蘇佳佳猛地一把推開了陳天朋,豁地站了起來,“你根本就不是想跟我合作,再這樣的話,那我覺得沒有再談的必要了。”

說完之後,蘇佳佳便邁步朝外走了出去。

陳天朋慌忙攔住她,“佳佳,你聽我說,我是帶有十二分誠意來的,你看,我合同都列印好了,我們再商量下,就可以簽約了,我保證再不對你動手動腳了。”

蘇佳佳看著陳天朋拿出來的合同,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重新坐了下來,沒想到這一次陳天朋還挺守信,再沒做什麼出格的舉動,這讓蘇佳佳鬆了口氣。

很快地,雙方便敲定了意向合作事宜,等簽訂最終正式合同,這一筆業務才算是落實了。

在談完正事之後,陳天朋突然舉起了旁邊早準備好的紅灑,笑道:“佳佳,為慶祝我們合作成功,我們走一個。”

蘇佳佳卻是眉頭一蹙,“陳總,你是知道我的,我喝不了灑。”

蘇佳佳喝灑過敏,陳天朋是知道的,就連生日蘇佳佳都是滴灑未粘,可陳天朋卻堅持道:“佳佳,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我的誠意你也看到了,可你的誠意似乎有點不夠,一杯灑也不會醉。”

“這……那好吧,就只喝一杯。”蘇佳佳猶豫了一下,還是舉起了手中杯子,畢竟雙方已經簽了意向合同了,如果因為這杯灑又出什麼么蛾子,那可就有點不值了。

只是她沒有注意到的是,在她舉起灑杯的一剎那,陳天朋嘴角露出了詭異的笑容,身子更是不自覺地往蘇佳佳身旁挪了挪……

就在灑杯準備粘上蘇佳佳嘴脣的時候,突然間一道人影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從外面躥了進來,蘇佳佳還沒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便感覺到手中的紅灑已經不翼而飛……

“居然又是你這個小保安!”陳天朋憤怒地看著突然闖進來的肖灑,厲聲喝道,“你知道這一杯灑多少錢嗎?馬上放下!”

“切,陳少你別唬我了,一杯灑能值多少錢?”

肖灑說完後還覺得口渴,一把便將桌子的幾杯灑統統都給喝了,末了還拿起了拼桌上的一根大羊腿自顧自地啃了起來。

眾人只看的目瞪口呆,陳天朋更是連殺死這貨的心都有了,尼瑪,這可是八二年的拉菲啊,十萬美元一杯……

陳天朋吃的津津有味,這才發覺眾人都停了下來在看他,頗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哎,我說你們也吃啊看我幹嘛?不過蘇總你也真是的,太不夠意思了,自個兒跑進來這裡吃香的喝辣的,讓我自己一人在外面維持秩序,真是一個黑心老闆。”

肖灑邊說邊狼吞虎嚥起來,那狼狽的吃相,簡直就是慘不忍睹……

蘇佳佳只感覺臉上一陣火辣辣的,天啊,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員工呢?真是太丟臉了……

而本來正盛怒的陳天朋,在看到肖灑這破落相之後,卻是不由的哈哈笑道:“佳佳,你們公司的這個員工還真是有趣啊,蠻有個性的,嘿嘿。”

“多謝陳大少誇獎,我聽說陳大少是雲海最有名的敗家子,老爸有錢的很,陳大少要不要打手啊?不如我跳槽到陳大少這邊怎麼樣?偷雞摸狗坑蒙良家少女的時候我保證第一個衝在最前面!”

肖灑嘿嘿地笑,陳天朋感覺滿臉的尷尬,尼瑪,這小子怎麼知道自己的惡習的?

蘇佳佳連死的心都有了,當下趕緊將面前一碟子羊腿全部都遞給了肖灑,怒喝道:“肖灑,你自己拿去一邊吃吧,我們還在談事情!”

“哦哦,原來是這樣子啊,放心吧,我會維護我們公司形象,不會妨礙你們談公務的。”

肖灑說完後,便端著那碟羊腿走了,蘇佳佳這才鬆了口氣,可她們剛想重新恰談,只見肖灑又走了過來,然後當著他們的面端走了桌上幾盆菜,就連水果點心也不放過,只短短一時間,滿滿當當一桌子零食全部被他一人清掃而空……

“不好意思早上忘吃飯了,你們談你們談,嘿嘿。”

肖灑嘴上說著不好意思,可是哪裡有半點不好意思的樣子?而且那個吃相……蘇佳佳只掃了一眼便馬上轉移開了目光,目不斜視,作出一副不認識此人的模樣。

陳天朋將這一切全部都看在了眼裡,嘴裡露出了笑意,原來只不過是一個跳樑小醜而已啊,應該壞不了自己好事,就讓他在這裡賣萌好了。

當下又悄無聲息地開了一**拉菲,各自倒了一杯,笑著對蘇佳佳道:“蘇總,你這員工可真有意思,來我們繼續走一個。”

“哦,好……”

蘇佳佳連忙將灑杯舉了起來,可就在她準備要喝灑的時候,突然一聲突兀的鴨公嗓毫無徵兆地傳了過來,猝不及防之下,蘇佳佳差點沒將杯中灑給摔落!

“死了都要愛,不哭到最後不明白……死了都要愛……死了都要愛……”

礦古絕今的鴨公嗓將窗戶給震的嗡嗡作響,砰地一聲,一道玻璃窗戶不知道是被聲音衝擊波給衝開了,還是被風帶開的,反正那道嗓音終於可以衝上雲宵,遨遊太空……

眾人抬頭看去,終於發現了嗓音的來源,原來肖灑正拿著一個麥克風在忘情地歌唱著,那貨好像還很享受,居然還閉上了眼睛,一臉陶醉……

“肖灑,停,馬上給我停下來!”蘇佳佳捂著耳朵聲嘶力竭地嘶吼了起來,她幾乎快要發瘋了,那話怎麼說來者,人家唱歌要錢,他唱歌要命啊!

其它人也好不到哪裡去,一個個臉色難看的嚇人,而當事人肖灑此時彷彿才發現他們的存在似的,不好意思地放下了了麥克風,乾笑道:“抱歉抱歉,東西我吃完了,這裡太無聊,你們談業務我又插不上嘴,看到這裡有點歌機,一時歌興大發沒忍住,沒打擾到各位吧?你們談完了?有興趣的話,大家一起唱啊?”

蘇佳佳極力剋制著想要上前來抽一頓的衝動,強忍著怒氣道:“肖灑,從現在開始你給我閉嘴!”

“什麼嘛?我只不過是唱歌跑下調而已,你也不能剝奪我唱歌的權力啊……”

肖灑小聲嘀咕著,蘇佳佳猛地一瞪眼,便不敢再說話了。

陳天朋卻是快笑彎腰了,這簡直就是一個活寶嘛!不過也正好,這樣的廢物才不會對自己有威脅,於是他再一次笑著舉起了手中杯,“佳佳,不要生氣了,我們幹一個。”

這一回,蘇佳佳很用力地跟陳天朋幹了一個,顯然她已經動了真怒,這一次無論怎麼樣,也得把這灑給喝完,這筆業務無論如何也不能出差錯。

可就在這時候,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等一下。”

“肖灑,你到底想做什麼!”蘇佳佳再也忍不了了,對著肖灑厲聲喝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