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作繭自縛

瀾滄

  “當然最好是什麼也不要擋了……”

肖灑嚥了口唾沫說道。

“色狼哥哥,你是不是很想看啊?想的話你過來我給你看。”

上官嵐兒突然間嫵媚地衝肖灑一笑。

肖灑立時感覺整顆心都酥麻了,我的乖乖,真是謎死人不償命啊!

下意識地肖灑就想往前一步,既然人家小女孩都邀請了,自己總不能慫吧?

可是在他將要有所行動的時候,突然間瞥到了屋頂一個類似針孔的東西……

眼皮子猛地一跳,心中瞬間一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

因為那類似針孔的東西,赫然正是針孔**!

雖然隱藏的很隱蔽,可是肖灑還是一眼便發現了,心中暗暗咒罵著這小妮子太歹毒了,自己差點著了她的道。

當下正襟危坐,一本正經地道:“上官姑娘,男女授受不親,我是一個很有原則的人,請你以後不要再這樣了。”

說完之後,肖灑便站了起來,避開了那**的錄製範圍。

上官嵐兒瞪大了眼睛看著肖灑,眼裡充滿了驚異,似乎對肖灑這個舉動非常地不理解,不過看到肖灑有意有意往那針孔**看去,心中便明白了七八分,當下笑道:“這是冰月姐姐安裝的,可不關我的事,色狼哥哥,不要生氣嘛。”

上官嵐兒連忙跟著站起,不住搖著肖灑胳膊,用甜的能膩死人的聲音說道。

上官嵐兒動作有點大,無限春光隨處可見,肖灑差點就要繳械投降了,這小妮子太危險了!

不過同時,肖灑心中暗暗生了警覺,這小妮子今天舉止有點反常啊……

正這樣想著間,突然聽到身後傳來動靜聲響,蘇佳佳已經換好衣服走了出來,看到上官嵐兒和肖灑正糾纏在一起,愣了一下,疑惑地道:“你們……”

還沒等肖灑反應過來,剛才本來還溫柔可人的上官嵐兒,突然間一下撲到蘇佳佳懷裡,哭道:“佳佳姐,他欺負我,嗚嗚……”

肖灑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上官嵐兒,小妮子臉上梨花帶淚,顯的楚楚可憐,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樣。

蘇佳佳一聽,立時火了,瞪著肖灑怒喝道:“到底怎麼回事?你對嵐兒做了什麼?”

“我……沒有啊……”

肖灑一個頭兩個大。

“沒有?沒有嵐兒會哭的這麼傷心?難不成你認為是嵐兒冤枉你不成!”

蘇佳佳怒氣衝衝地道。

“……”肖灑好一陣無語,接著對上官嵐兒劈頭蓋臉問道,“上官嵐兒,你搞什麼啊?趕緊解釋呵。”

這可關係到自己的清白啊。

“佳佳姐,你看他還凶人家,嗚嗚……”

讓肖灑崩潰的是,上官嵐兒非但沒有解釋,反而哭的越發大聲了,那受傷委屈的樣子,真是見者傷心,聞者落淚。

“肖灑,你看你做的好事!以後別再進我家裡了,出去外面等我!”

蘇佳佳不斷地安慰著上官嵐兒,看到肖灑還想反駁,喝道,“還不出去!”

肖灑便立時住了嘴,得,今天陰溝裡翻船,自己認了,上官嵐兒,你好樣的。

恨恨地看了上官嵐兒一眼,肖灑便走了出去,抽出了一根菸,長長吐出心中一口積氣,不禁苦笑了起來。

想他這個曾經的兵王之兵,對敵無數,沒有倒在敵人的長槍大炮之下,倒被這個手無寸鐵的小妮子給耍的團團轉,報應,真是報應啊。

肖灑正感慨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了異響,接著一道發嗲的聲音傳了過來:“色狼哥哥,你站在這裡幹嘛呢?”

肖灑身子一緊,本能地後退了一步,警惕地看著突然出現的上官嵐兒,雖然還是一樣的漂亮迷人,可是肖灑已經不敢起什麼非份之想了。

上官嵐兒楚楚可憐地看著肖灑,“色狼哥哥,你幹嘛這樣對人家?人家有那麼討厭嗎?”

眼淚汪汪的,讓人忍不住想要去呵護。

肖灑心中卻是冷笑一聲,裝,繼續給我裝!

他吃過一次虧,怎麼還會再一次上當?

當下沒好氣地道:“別裝了,我不吃你那一套。”

“色狼哥哥,你真生氣啦?”上官嵐兒想往前一步,肖灑卻退後一步,上官嵐兒淚眼汪汪地道,“剛才我也不想的啊,是冰月姐姐要我這麼做的,她知道了你和佳佳姐的事情,她很生氣,她讓我先抓到你的把倆,等她回來再找你算賬,我也不想的,色狼哥哥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肖灑被上官嵐兒的話驚住了,上官嵐兒趁機躥了上來,又抓著肖灑胳膊搖啊搖的,讓肖灑有氣也發不出來。

“是那個什麼冰月讓你這麼做的?”肖灑有些吃驚地道。

“恩恩,不然人家那麼善良,怎麼會做那樣不光彩的事情?”上官嵐兒連忙點頭。

我去!肖灑真的好想罵娘,平白無故的,遭人算計,這算什麼啊?李冰月,你等著,別落在老子手裡中,哼哼!

“色狼哥哥,不要生人家的氣好不好?大不了人家讓你摸一摸好了。”

看肖灑不時往自己高高聳起的胸脯看,小丫頭也不害臊,索性一挺胸脯,很大方地說道。

肖灑差點沒噴出來,“真的?”

“恩恩,摸一下又不會和一塊肉,來吧。”上官嵐兒似乎比肖灑還要心急。

這看的肖灑真是心癢難耐啊,不過他的鹹豬手在伸準備跟她接觸的時候,卻突然間停了下來,然後肖灑便嘿嘿笑道:“你認為我可能會中同樣的套路嗎?”

肖灑有些玩味有看著上官嵐兒,小樣,跟我鬥,你還嫩了點兒。

上官嵐兒見又被肖灑識破,不禁有些尷尬,不過卻還嘴硬地道:“哪有?我這次是真心誠意的……”

“哎,既然你那麼有誠意,那我就勉為其難地摸一摸吧。”

說完之後,在小妮子驚詫的目光注視之下,肖灑正兒八經地在她那高高鼓起的地方捏了捏,“恩不錯不錯,手感十足。”

說完後還在上面彈了彈,這才戀戀不捨地收回了手去。

上官嵐兒徹底呆住了,她怎麼也沒想到肖灑竟然真的敢這麼對自己,天啊,他的鹹豬手竟然摸了自己那裡……

“肖灑,你這個臭流氓,我要殺了你,啊!”

上官嵐兒徹底暴露了本性,尖叫了一聲,然後衝著後面大叫,“佳佳姐快來啊,有人又耍流氓!”

肖灑早料到她會有些一著,卻是不慌不忙地拿出了手機,“你想清楚再叫,你剛才說的話我全部都錄下來了,也是你求我摸你的,相信蘇佳佳一定很願意欣賞吧?再者說了,摸一下又不會少一塊肉,是不是”

肖灑嘿嘿笑著,然後便按了播放鍵,上面是剛才上官嵐兒和自己的對話。

上官嵐兒臉色一變,她沒想到肖灑居然會錄影,這傳出去,丟臉的可就是自己啊……

看著她臉上陰晴不定的神情,肖灑感覺爽的很,平白吃了她的豆腐,還讓她有苦說不出,總算是出了一口惡氣了,嘿嘿!

蘇佳佳聞聲趕了過來,看到肖灑又跟上官嵐兒在一起,不禁怒道:“肖灑,你這個人渣,到底想怎麼樣?嵐兒你不用怕,他對你做了什麼?告訴佳佳姐,今天我要辦了這個禽獸!”

蘇佳佳怒不可遏,這貨剛剛禍害了自己,現在又要對嵐兒下手嗎?

“佳佳姐,他……他沒欺負我……”

上官嵐兒瞪了肖灑一眼,有些艱難地說道。

“沒欺負你?”蘇佳佳狐疑地看著上官嵐兒,眼裡充滿了不信。

沒欺負你那你鬼叫什麼?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在說謊!

“哎呀,沒有就是沒有了,不跟你說了啦!”

上官嵐兒剁了剁腳,氣乎乎地跑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