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打成豬頭

瀾滄

  就連陳天朋也是怨恨地看著肖灑,這小子一而再再而三壞自己好事,不會是故意的吧?

將眾人表情一一看在了眼裡,肖灑嘆了口氣,道:“這杯灑有問題,蘇總你不能喝。”

本來正怒氣衝衝的蘇佳佳卻是愣了一下,然後疑惑地看著陳天朋,陳天朋卻一下跳了起來,拍著桌子怒道:“酒能有什麼問題?你意思是說我在酒裡下毒?蘇總,你的這個員工怎麼回事?是不是根本不想跟我們公司合作?你必須給我一個合理解釋!”

“陳總息怒息怒。”蘇佳佳連連給陳天朋道歉,不住給肖灑使眼色,然後舉起了手中酒杯道,“這樣吧,這杯算我敬你的,我的員工不懂事,請陳總見諒。”

說完之後,也不管肖灑如何,一仰脖一杯酒直接給幹了。

肖灑有心想阻止,可是看到蘇佳佳這樣,乾脆退了回去,不作聲了。

一杯酒落肚,嗆的蘇佳佳眼淚都流了出來,不過還好只是一杯紅酒,也算不得什麼了。

喝完後,她便想告辭,可是在站起來的一瞬間,一陣暈眩突然襲來,蘇佳佳差點就摔了下來。

陳天朋一把扶住她胳膊,關切地道:“佳佳,你怎麼了?”

“沒事。”蘇佳佳連忙推開了陳天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陣陣疼痛傳來,讓她幾欲站不穩,她心中十分地疑惑,自己不就是喝了一杯紅酒面已嗎?就算自己酒量不行,也不至於這麼大反應吧?

沒想到陳天朋卻是死死扣住了她的胳膊,笑道:“佳佳,你喝醉了,醉了就去休息一下吧,別逞強了。”

蘇佳佳惱怒,“放開我!”

可她卻驚駭地發現,她雙手突然使不上力氣了,瞧到了旁邊詭異笑容的陳天朋,突然心裡一驚,“陳天朋,你……你在酒裡下藥了?”

看到被發現,陳天朋非但沒有驚慌,反而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哈哈佳佳,這是你逼我的,你乖乖接受我的表白多好,非要我用這樣的損招,不過我是愛你的,我保證會很溫柔的,哈哈,來吧!”

說著便迫不及待地向著蘇佳佳胸前伸出了他那罪惡的爪子……

“不!”蘇佳佳奮力反抗,竟然被她掙出了陳天朋的魔爪,不過陳天朋似乎十分享受這種老鷹抓小雞的感覺,獰笑著一步步朝蘇佳佳走去,而蘇佳佳則不住後退著,腦袋暈暈沉沉的,旁邊那個陪襯的李總則是雙手抱胸一副看好戲的樣子,根本就沒上來幫忙的意思,而門口處全是陳天朋帶來的保鏢……

終於退到了牆邊,退無可退,蘇佳佳無比的絕望,她好恨……

陳天朋哈哈大笑,“佳佳,你就從了我吧,我會好好疼你的,嘿嘿……”

陳天朋狂吞了口唾沫,便想要不顧一切地撲上去!

可就在這時候,身後傳來了一聲輕咳,然後一個有些鬱悶的聲音響就起來,“我說哥們,我這麼大個活人還在這裡,你是不是應該考慮一下我的感受?”

蘇佳佳只感覺眼前人影一閃,一道影子已經出現在了她的跟前,左手拿著一個托盤,右手拿著一根羊腿,正一邊啃著羊腿,一邊鬱悶地往這邊看來,手上嘴上滿是油渣……

雖然看著還是那樣的邋遢,可是這時候蘇佳佳卻感覺特別的驚喜,一下抓住了肖灑的胳膊,躲在了他的後,身子都在不住地發抖……

陳天朋看到是那個小保安,不禁哈哈大笑起來,“小子,識相的你趕緊滾,否則一會把你打成豬頭可就不好了。”

陳天朋壓根就沒把肖灑當一回事,說完之後就又向蘇佳佳伸出了鹹豬手,蘇佳佳驚叫著不住後退,這更加刺激了陳天朋,他感覺這樣更加帶感。

可是在他那肥胖的鹹豬手準備要碰到蘇佳佳身體的時候,耳邊卻傳來了啪地一聲,他被人甩了一巴掌,趄趔了數步!

“我說你這個豬頭,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這副尊容也好意思泡蘇總這樣的美眉?草!”

肖灑將油膩膩的大手往陳天朋臉上那麼一抹,頓時陳天朋就滿面流油起來,加上肖灑剛才那一下用了狠勁,他的臉開始腫了,別說還真像一個豬頭。

“你……你居然敢打我?”陳天朋捂著被打的生疼的臉,氣急敗壞地道,“上,全他媽給我上!給我往死裡打!”

陳天朋樹敵眾多,所以都會有數個保鏢隨行,他這麼一叫喚,守在門外的幾個保鏢便氣勢洶洶地衝了進來,直接就向肖灑撲了上去,就好像是下山猛虎一般。

看到突然間闖進來了這麼多人,蘇佳佳驚的魂飛魄散,腿一軟,直接倒了下去,只是在她身子倒下去的一瞬間,一隻強而有力的臂膀將她穩穩托住,將著她便感受到了一個溫暖男人的懷抱,還有他那強而有力的的心跳……

好有安全感的懷抱啊……蘇佳佳下意識地緊緊抱住了那個懷抱,這一刻她的心靈突然間莫名地安寧了下來。

肖灑一手抱著蘇佳佳,另外一手騰了出來,面對著幾個彪形大漢的攻擊,根本無所畏懼。

“打,給我往死裡打!”陳天朋看著緊緊抱著肖灑的蘇佳佳,眼裡射出了仇恨的光芒。

肖灑卻是冷笑了一聲,不退反進,帶著蘇佳佳一下撞入了人群之中,飛起雙腿,咔咔之聲不斷傳來,不斷有人倒下。

只一輪過後,地下便躺滿了幾個保鏢,再無一人站得起來的了。

“大熊,別再保留實力了,快打死他!”

看到肖灑砍蘿蔔切西瓜一般將自己手下給放倒了,陳天朋真是大吃一驚,連忙對著身後不住喊道,只是聲音都有些變調了。

只見他話聲落下,從他身後緩緩走出了一個五大三粗的肌肉男,塊塊隆起的肌肉隨意地疊在身上,不用想,上面肯定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

“居然連這些退伍的老兵在你手下都走不了一招,小子,你很強,不過可惜,你遇到了我。”大熊慢慢從陰暗中走了出來,雙手關節捏的劈啪作響,盯著肖灑的目光滿是熾熱。

“我說大個,你以為你很帥嗎?要打就快點打,麻煩能不裝b不?”

肖灑有些不耐地看著他,一會他還要回去跟嫩模們交流感情呢,可不能把時間全浪費在這裡了。

“找死!”大熊大怒,他成名以來,哪個見了他不是畢恭畢敬的?

以為學了點三腳貓的功夫就可以目中無人嗎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大喝了一聲,當頭便給了肖灑一記重拳!

大熊渾身都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加上又是含恨出手,如果這一拳打實了,身子單薄的肖灑不得給砸個稱巴爛啊?

肖灑想要逃生只能躲了,可是這一拳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直到拳頭落下肖灑都沒有反應過來……

看到肖灑就要被打成肉餅了,陳天朋哈哈大笑起來,只是下一秒後,笑聲便戛然而止,然後就是陳天朋瞪大了的雙眼,眼珠子幾乎都快要凸出來了,滿臉的不可置信!

因為那一記鐵拳準備落在肖灑身上的時候,肖灑卻是不慌不忙地伸出了他的兩根手指頭,精準無比地嵌住了那隻巨手,居然硬生生擋住了巨手的攻擊,然後一點一點拆斷……

大熊額上已經現出了細密的汗珠,肖灑卻是輕鬆地笑道:“怎麼?就這點能耐嗎?太弱了。”

說完之後,手上一發力,‘咔嚓’一聲,大熊手腕被肖灑硬生生掰斷了!

肖灑再不留情,一腳將他給躥出了數米遠,重重摔在地上,激起了一地的灰塵。

陳天朋早已經是張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看著這一幕,大熊可是他重金請來的高手啊,怎麼……

“陳大少,剛才你說什麼?要把我打成豬頭?”

肖灑拍著手,笑著走向了陳天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