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龍牙

瀾滄

  “你……你不要過來……你放了我,我給你解藥……”

看著肖灑懷裡的蘇佳佳,陳天朋吞了口唾沫。

“特媽的!”肖灑一把上來,對著他兩邊腮邦子便劈劈啪啪地煽了起來,邊打邊罵道,“老子會稀罕你的解藥,草!敢用這種損招對付我看上的女人,打不死你!”

以前做任務時有流血犧牲,肖灑最先學的就是醫術,所以才會一眼便看出那杯酒有問題,不過這種小手段還難不倒他,他有信心自己配出解藥。

沒了顧慮,下手也就不再留情,直把個陳大少打的嗷嗷直叫,兩邊腮邦子更是腫成了一塊,遠遠看去,真的很像豬頭。

“記住了,這是我看上的女人,以後再敢打她主意,可就不是把你打成豬頭那麼簡單了。”

又躥了陳天朋兩腳,肖灑便帶著早已經驚的說不出話來的蘇佳佳走了。

肖灑一走,陳天朋疼的齜牙咧嘴的,用著一雙怨毒的目光盯著肖灑……

直到從慶典出來許久,蘇佳佳腦袋都是暈暈沉沉的,前面不遠處停著一輛嶄新的保時捷卡燕,正是蘇佳佳的愛車,她剛想上車,猛然間才發覺,自己竟然還在肖灑懷裡呢!

她不由得臉兒一紅,一下推開了肖灑,想起剛才自己如同八爪魚一般抱著他的情景,臉上不禁一陣陣的發燙。

肖灑卻是呵呵地笑著,臉上笑容陽光燦爛,人畜無害,心裡早樂開了花,美女總裁的身子可真軟,抱著真舒服……

“肖灑,剛才……謝謝你了……沒想到你那麼厲害……”

為了掩飾尷尬的氣氛,蘇佳佳連忙說道。

肖灑朝她嘿嘿一笑,一下湊到了她耳根前道:“其實我那方面更厲害,蘇總要不要嘗試一下?”

說完後,往蘇佳佳耳根上吹了一口熱氣。

“你!”蘇佳佳又羞又怒,早就聽說公司裡那唯一的男職員是一個色坯,以前沒放在心上,沒想到連自己都敢調戲,真是膽大包天啊。

不過在羞怒之餘,蘇佳佳又有些而紅耳赤心跳加速,她很驚訝,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

看著美女總裁羞怒的樣子,肖灑簡直看呆了,我的乖乖,美人就是美人啊,連生氣起來都那麼美麗,恩……應該說是別有一翻韻味才對……

肖灑正想調戲多幾句的時候,卻聽到一聲怒斥傳來,“小子,敢調戲我家小姐,活的不耐煩了嗎!”

不知道從哪冒出了一個穿著西裝的枯瘦老者,他身後跟著十幾個大漢,呼啦一下便將肖灑給圍住了,一個個摩拳擦掌的,相信老者一聲令下,他們就會將肖灑給搓成肉泥。

“龍叔,住手!”蘇佳佳看眾人馬上就要動手了,連忙出聲喝道,“這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們退下!”

“救命恩人?我看他根本不像什麼好人,小姐你可要當心啊。”

龍叔用極度懷疑的目光看著肖灑,不過還是往後揮了揮手,那些彪形大漢便散開了。

肖灑尷尬地笑了笑,便閃到了一邊自己抽起了煙來,聽這老者喊蘇佳佳做小姐,想必應該是她管家一類的人物吧?

看龍叔隨身帶著這麼多保鏢,想必蘇家來頭不小,只是蘇佳佳為什麼會開這麼一個小公司,苦苦掙扎?

在肖灑疑惑的時候,那邊蘇佳佳和龍叔卻發生了劇烈的爭執。

“小姐,你這又是何苦呢?老爺也是為了你好,何必自己出來那麼辛苦,你還是回去吧……”

龍叔苦口婆心,可話還沒說完卻被蘇佳佳打斷了,冷冷地道,“龍叔,你不用說了,我跟我爸的一年之約還沒有到,你回去告訴他,我會證明給他看的,好了,先這樣了。”

說完之後也不管龍叔叔,直接便拉開了車門,“肖灑,開車!”

肖灑是保安兼司機,聽到蘇佳佳這麼說,趕緊鑽上車子,坐到駕駛座上,這時候龍叔卻跟了過來,“小姐……”

只是他話還沒說完,肖灑卻猛地一踩油門,車子尾氣立即噴出一團黑煙,將龍叔給薰成了非洲黑人,而保時捷卡燕早已經躥了出去……

龍叔嗆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在後面咳嗽不已,大罵肖灑,不過此時肖灑已經走了許遠,也聽不到他的罵聲了。

在後視鏡中看到龍叔那個囧樣,蘇佳佳不禁哈哈大笑起來,剛才的鬱悶一掃而過,她感覺狠狠出了一口氣。

肖灑微笑著看著她,“蘇總,你似乎很反感這個龍叔啊?”

“哼,他就是我爸的一條走狗,就只會強迫我做我不喜歡的事情,我才不要按照他們說的去做呢!我的路我要自己選!我要自由!”

蘇佳佳越說越激動,握緊小拳頭,“一年,一年時間我一定證明給他看,沒有他我一樣可以!”

肖灑看著自信的蘇佳佳,心裡卻有些古怪,放著好好的千金大小姐不做,非要自己創業開什麼公司?你以為創業那麼好玩啊?今天如果不是自己,她恐怕……

“對了,你和你爸怎麼回事?還有那個一年之約是什麼啊?”肖灑突然想起了剛才龍叔的話,不禁問道。

“就是我爸想逼我嫁給……”蘇佳佳突然警惕地看著肖灑,“我為什麼要告訴你?記住你的身份,不該問別問!開車!”

說到最後,語氣竟然十分的冰冷。

我去,這女人,變臉也變的太快了吧?肖灑苦笑了一聲,怪不得都說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古人果然誠不我欺。

“現在去哪?”肖灑問。

“回家。”蘇佳佳冷冷地答道。

肖灑有些曖昧地看著她,“這大晚上的,回家多麻煩啊,不如我們直接住酒店得了,正好前面有個酒店……”

“閉嘴!再敢亂說一句話我庵了你!”

蘇佳佳憤怒地看著肖灑,後者卻是嘿嘿地笑,不過嘴上把著油,腳下卻不停,車子如同離弦之箭一般穿梭而過。

“叮……”一陣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肖灑毫不猶豫地結束通話了電話,現在可是難得機會跟美女總裁獨處,時間寶貴的很,他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上面。

可是他剛掐斷電話,那個該死的鈴聲又頻繁地響了起來,大有不打通誓不罷休之勢。

肖灑心中咒罵了一句,果斷接通了電話,再想結束通話之際,卻聽得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有些著急的聲音,“隊長別掛,是我!”

“呃?你是……雷子?”聽著這個有些熟悉的聲音,肖灑略有些遲疑地道。

“是啊,隊長,好久不見,我可想死你了……”

“停,打住!”肖灑連忙喊停,想起雷子那五大三粗的個頭,肖灑渾身就不禁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這麼一個大男人說想你誰受的了?

“你小子不在龍牙做任務,打電話給我做什麼?”肖灑奇怪地道。

肖灑又情不自禁想起了那段戰火紛飛的日子,他曾是龍牙的老大,帶領著兄弟們一次次經歷生與死的考驗……不過那已經是很久遠的事情了……

“嘿嘿!”那邊的雷子卻是笑了一聲,“我現在就是在非洲的黑人部落做著任務,這裡鳥不拉西,就連好不容易看到個娘們兒都是黑不溜秋的,所以我抽空打個電話給你,老大我好想你啊……”

我靠!有完沒完了?肖灑感覺一陣的惡寒,不等他說完便道:“到底有事沒事?沒事我可要掛了。”

“別老大。”雷子連忙道,“我想不想你無所謂,不過紫曼姐是真的想你,你離開的這段時間,她都已經瘦了一大圈……”

肖灑突然間沒了聲音,紫曼,是他心中的一個痛!

“老大,你是不是跟紫曼姐有什麼誤會啊?你咋就一聲不吭地走了,紫曼姐她……”

“別說了雷子,還有沒有事?”肖灑深深吸了一口氣。

“哎別掛老大,我想告訴你,紫曼姐她也離開了龍牙,應該是去找你了……”

“什麼?紫曼要來?”肖灑突然間失聲叫了起來,接著心中激盪不已,久久不能平息。

和紫曼的一幕幕又不住浮現在腦海裡,揮之不去,雷子說了什麼,他根本就沒聽清楚。

肖灑深深吸了口氣,慢慢從紛雜的思緒之中回過神來,剛想仔細尋問雷子,卻突然間愣住了,因為他發覺一隻小手正不安坐地在自己懷裡亂蹭……

低頭一看,肖灑徹底呆住了,美女總裁蘇佳佳不知何時已經到了自己懷裡,正媚眼如絲地看著自己,並且一雙要命的小手,正在自己身體裡亂摸……

我的乖乖!肖灑心裡吸了口冷氣,這可是在高速啊,大美女,就算你想要也該找個時候吧……

咦?不對,蘇總剛才還對自己冷言冷語的,怎麼態度一下變的那麼快?

肖灑再看她的眼睛,充滿了妖媚和赤紅,還有她的身子,燙的嚇人……

不好!是那個藥效發作了!

肖灑心中驀然一驚,一邊穩住心神,一邊對著電話道:“雷子我還有事,先這樣。”

也不管電話那頭雷子說了什麼,肖灑直接掛了電話,用手在蘇佳佳太陽穴上按了按,道:“蘇總,你沒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