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女流氓

瀾滄

  肖灑手中一絲絲清涼傳入了蘇佳佳靈臺之內,讓她恢復了一點意識,嘴上含糊著回答,“我沒事……”

可這說話的功夫,手卻又下意識地爬上了肖灑的脖子。

“蘇總,你堅持住,馬上就到家了!”

肖灑知道蘇佳佳頂不了多久,必須儘快給她配製解藥!

當下猛踩油門,將速度開到了最大,幸好蘇佳佳住的也不算遠,沒兩三下功夫便已經到了她指定的地址。

肖灑從車上飛奔而下,一下將蘇佳佳整個橫抱了起來,便往她的房間衝去。

如果是在平時,肖灑敢這樣佔蘇佳佳便宜的話,她肯定會大呼小叫了,可是現在蘇佳佳非但沒有反抗,反而主動挽著肖灑的脖子,嘴裡不住吐著熱氣,身子更是滾燙滾燙的。

尼瑪,抱著這樣一個唾手可得的美人,要說肖灑沒半點想法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現在美人還在他懷裡踏來踏去的,撫摸著他的身體,親親真是要了人命了!

好不容易將她帶到臥室,肖灑剛將蘇佳佳放下,蘇佳佳便已經開始撕扯起她的衣服起來。

肖灑看的狂吞口水不止,“我說蘇總,不要脫了啊。”

雖然他意志力很強,可是也禁不起這樣的誘惑啊。

哎,還是專心配解藥吧……可是肖灑仔細檢查了之後,卻愕然地發現,蘇佳佳居然中的是失傳已久的奇淫合歡散!

他一下就苦了臉,他雖然精通醫術,可是遇到這麼烈的chun藥,在短時間之內,也不可能配的出來啊。

“這下醜大了。”肖灑不禁苦笑,自己到底還是太自信了啊,真是小看陳天朋那狗日的了。

“好熱……”蘇佳佳嘴巴發出了含糊不清的話語,然後就是衣服亂飛。

肖灑轉過了頭去,眼睛一下瞪的老大!

因為蘇佳佳動作實在是太大……

肖灑心就怦怦跳了起來,他可不是什麼正人君子,盯著那一片醉人眼睛再也轉不開了,喉嚨湧動狂吞了口唾沫,哭喪著臉道:“蘇總,別再挑戰我的意志了啊,我可會把持不住的……”

“好熱!”

蘇佳佳卻哪裡聽的進肖灑的話,繼續撕扯著她本來就少的可憐的衣服,眼看著衣服越來越少……

肖灑一眨不眨地看著,心中憤恨難平,太欺負人了吧?真當自己是柳下惠了啊?

吃,還是不吃?這是一個問題……

死死盯著眼前這一具美如天仙的酮體,肖灑竟有些猶豫,他雖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可也不至於趁人之危,雖說現在是蘇佳佳主動,就算自己吃了她,事後算賬也算不到自己頭上去,可是這樣未免有些不光彩,不是他的行事風格……

“我……我好難受……”

蘇佳佳嘴裡發出了痛苦的呢哺,身體蠕動著,下意識地抱住了肖灑,還一個勁兒往他懷裡鑽。

這一下可不得了,那就是乾柴碰上了烈火,火星撞上了地球啊!

肖灑那團慾火直接就被點燒了,而且越燒越旺!

不過他尚存的一絲理智,如果現在吃了她,那與禽獸何異?

可是肖灑準備推開蘇佳佳之時,卻看到了她迷離的雙眼,還有脖子根處的一片耀眼紅葷!

肖灑心中一驚,這不是因為亢奮,面是藥效已經發作!

現在已經不是吃不吃的問題了,而是隻有吃了她,才能夠救她!

肖灑訊速就作出了決定,眼神也變的無比堅定起來,放開了心神,自己也褪去了衣服……

**似夢,美若良辰。

這一次,肖灑不是再做夢了,而是真真實實地跟美女總裁睡在了一起……

直到第二天中午,肖灑才從床上爬了起來,抽了一根菸慢點上,看著床上玲瓏曼妙的蘇佳佳,回想著昨晚上的瘋狂,肖灑嘴巴就揚了起來。

沒想到自己小小的一個保安,竟然能夠跟美女總裁一親芳澤,說起來還要感謝陳天朋那個人渣呢!

不過蘇佳佳真是極品啊,別看平時那麼高冷,那啥卻那麼瘋狂,自己差一點就要繳械投降了……

咦?肖灑抬眼間瞥到了床蹋的一抹鮮紅,他用手指粘了粘,接著他眼睛一下睜的老大。

不是吧?居然是處?

長的這麼漂亮的妹子,居然還是一個處?自己不會運氣那麼好,天上掉餡餅的事情也被自己給碰到了吧?

肖灑嘴裡的笑意就更濃了,看來是自己人品爆發啊,這貨還在粘粘自喜,全無半分愧意……

“今兒個老百姓,真呀真高興。”

肖灑感覺心裡美美噠,在模特公司做保安,果然是一份很有前途的職業,這麼快就把美女總裁給睡了,而且還是個處……額,自己不能驕傲……

肖灑站了起來,直往衛生間走去,剛才手指弄髒了,先去洗下手吧。

蘇佳佳住的是一處普通的套房,三房一廳,佈置的很簡潔。

肖灑感覺有些意外,這麼有錢的的千金大小姐,居然會住在這裡?看來蘇佳佳很節儉嘛。

這樣想著,肖灑便已經走到了衛生間,想也沒想便直接推開了房門。

只是開啟房門的一瞬間,肖灑再一次愣住了。

因為此時站在他眼前的,是一個婀娜多姿的美女,重要的是,她竟然一絲不掛!雖然是背對著自己,可是光從這個背影,便可判斷出這絕對是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禍水紅顏!

就這會功夫,那美女似乎也發覺了不對勁,猛地轉過了頭來,當看到突然間有一個男人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她先是一驚,接著本能地張大了嘴巴,“啊……”

沒有任何懸念的,一聲高分貝尖叫聲響起,震的肖灑隔膜翁翁作響,肖灑心頭髮麻,說時遲那時快,肖灑在她還沒造成聲波攻擊的時候,先手一步一下捂住了她的嘴巴,扳著臉聲色俱厲地道:“你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對我是不是圖謀不軌?說!”

不給那女子任何的機會,連珠炮似的,肖灑一連問了三個問題。

而本來正慌亂的那個女子,此刻卻忽然奇蹟般地安靜了下來,眨吧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上下不停地看著肖灑。

呃……

肖灑反而被弄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不禁老臉一紅,好吧,自己惡人先告狀,自己承認,自己是心虛了點兒,不過誰叫現在的情形那麼地尷尬啊……別說這小蘿莉還真漂亮啊,人雖然不大,不過某個部位卻大的出奇,肖灑不禁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

“我叫上官嵐兒,這裡是我家,當然在這裡洗澡啦!你就是佳佳姐帶回來的那個男人吧?長的真帥啊,你不用這麼害羞的,如果你想看我可以直接說啊,人家又不會不讓你看,你長的這麼帥,又有腹肌,你有什麼要求,人家都會答應你的喲!”

小蘿莉說著便伸出了她的纖纖玉手,在肖灑胸口摸了一把,看向肖灑的時候,眼睛賊亮賊亮的。

肖灑沒來由地感覺到身子一陣的惡寒,這妮子……也太雷人了吧?

居然反過來調戲自己?我去!看她看向自己的那個眼神,恨不得要吃了自己……

我的天啊,居然遇到了一個女流氓?肖灑憤憤地看了她那高高鼓起的胸脯一眼,有心想摸回去,不過到底沒敢。

肖灑當下乾笑了一聲,“這個……那個……”

尼瑪,他突然發覺,自己竟然不知道說什麼好!

“解釋就是掩飾,你不用說了,男人嘛,好色是正常的,我可以理解。”

小蘿莉擺了擺手,滿不在乎地說道。

知音啊!肖灑差點就肉牛滿面了,這話簡直說到他心坎上去了,多麼善解人意的小姑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