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上官嵐兒

瀾滄

  “不過你可要當心哦,這次就算了,幸好冰月姐姐不在家,如果讓她知道你不但吃了她的佳佳姐,還對我有非份之想,她肯定會殺了你的。”

說到這裡,上官嵐兒不住輕掩小嘴,偷笑不已。

冰月姐姐?難道說蘇佳佳跟兩個女人一起同居?而且聽小妮子話語間的意思是,這個叫做冰月的對蘇佳佳和上官嵐兒都有點那個……難不成她們是傳說中的拉拉……

恩,肯定是這樣的了,要不然蘇佳佳怎麼會放著好好的千金大小姐不做而要出來住受這樣的罪?沒想到啊沒想到,居然那麼重口味……

肖灑這樣想著間,眼睛卻是一眨不眨,因為此時隨著上官嵐兒嬌笑,只見她胸前一抖一抖的,寵然大物若隱若現,肖灑直看的口乾舌燥。

“你好色哦,一直盯著人家那裡看,不過昨晚你可真厲害,昨晚居然整到了天亮,我可一直在外面偷聽呢!”

肖灑那個巨汗,滿臉愕然地看著上官嵐兒,她竟然……偷聽自己那啥?

我去,絕對的重口味啊……這些人怎麼一個個都……

“喂色狼哥,你快點跟我說說你們那啥時候佳佳姐是怎麼樣子的?”

上官嵐兒一下抓住了林動的手臂,雙眼冒光地看著他,一副興致很大的樣子。

“……”肖灑滿臉愕然地看著她,使勁兒吞了口唾沫!

我草尼瑪的,有沒有搞錯!肖灑很想告訴她,你想知道的話,自己試試好了,肖灑剛想張口,卻一下閉嘴了,因為他突然瞧到臉色不好的蘇佳佳突然在了上官嵐兒身後!

“喂,你快點說啊,別不好意思了,放心,我不會告訴佳佳姐的。”

上官嵐兒還在不住地催促,肖灑就輕咳了一聲,示意上官嵐兒不要再說了,可是上官嵐兒卻會錯了意,繼續道,“你不知道,平時佳佳姐淑女的很,在我和冰月姐面前一直裝矜持,我就想看看她浪起來是什麼樣子的,嘻嘻~~”

“是嗎?要不要我現在就浪給你看?”

突然一聲怒喝在上官嵐兒耳邊響了起來,她驚轉過頭的時候,卻是看到了一張冷若寒霜的臉。

“啊?佳佳姐,你怎麼……”

上官嵐兒先是驚詫,繼而有些埋怨地瞪了肖灑一眼,“我說色狼哥,你偷看我洗澡我都不說,佳佳姐來了你都不說一聲,太不夠意思了,好在我沒說佳佳姐什麼壞話,雖然我知道她平時也有看那種片子的……”

肖灑看著她,心裡那個鬱悶,他有暗示她了啊!

“你這個小色女,在這裡胡說八道什麼!”蘇佳佳很生氣。

“我沒說你壞話啊佳佳姐,昨晚雖然你們動作很大,但我發誓我真的沒有把你和色狼哥拍出來……”

“我殺了你!”蘇佳佳一聲大喝,就撲向了上官嵐兒,而後者卻早先一步衝了出去,只一瞬間兩人便跑的沒影了。

看著突然間遠去的二人,肖灑長長吁了口氣,資訊量太大,他有些消化不了。

這裡住的到底是什麼人啊?上官嵐兒,絕對是一個整死人不償命的主兒,還有那個什麼冰月,相信也不是什麼善與之輩,蘇佳佳嘛,暫時看不出來,不過應該也不是什麼好鳥!

肖灑感覺這裡太過於危險,就想腳底抹油,溜之大吉之時,沒想到蘇佳佳卻突然間去而復返,一下橫在了門口,將去路給堵死了。

“你想去哪裡?”蘇佳佳面無表情地看著肖灑。

肖灑心裡咯噔一下,臉上推著笑容,“我瞧你們姐妹聊的很嗨,我也插不上嘴,正好上班時間到了,老闆我還得回去上班呢,呵呵……”

“是嗎?”蘇佳佳卻是冷笑了一聲,突然間憤怒地看著肖灑,厲聲喝道,“吃乾了抹盡了,你就想一走了之嗎!”

可惡,自己守了二十多年的貞潔,就這樣被這個混帳給毀了,混帳!

“喂,我說蘇總,你講點道理好不好?是陳天朋在酒裡做了手腳,我都叫你不要喝你就是不聽,後來你藥效發作,我有什麼辦法?如果我不那樣做,你就會氣絕而亡,我才不得已而為之,說起來,你還是你的救命恩人,你還要感謝我呢!”

肖灑佩佩而淡,雖然他說是確實是這麼回事,可是聽在蘇佳佳耳裡,就是感覺不舒服。

“你明知道陳天朋在酒裡做了手腳,你為什麼不阻止我?你是不是故意的,好等我藥效發作,然後你就有理由趁虛而入?!肖灑,你真卑鄙!”

看著肖灑,蘇佳佳恨的咬牙切齒。

“我……”肖灑鬱悶的想發瘋,可他剛想張口,卻聽蘇佳佳冷冷地道,“你不用說了,我不想見到你!給我滾!!!”

說到最後,幾乎是聲嘶力竭。

肖灑果然轉身便走,他知道現在蘇佳佳正處於崩潰的邊緣,跟她講道理,純粹是閒的蛋疼。

“喂,我說你們兩口子,真是的,床頭吵架床尾和就好啦,幹嘛弄的那麼糟,色狼哥,你還不乖乖地去洗白白了等佳佳姐。”

不知什麼時候,上官嵐兒已經坐在了客廳沙發上,正穿著小拖鞋翹著二郎腿一副悠哉遊哉地往這邊看著,一副興致很高的樣子。

“嵐兒!”蘇佳佳猛地朝那邊看了過來,上官嵐兒嚇的連忙抱住了身邊的熊娃娃,做出一副怕怕的樣子。

肖灑苦笑著無奈地走了出去,只是在經過上官嵐兒身邊的時候,突然間想到了什麼,低下頭去,在她耳邊快速低語道,“如果你知道那啥是那啥,歡迎找我交流探討,我們共同學習成長,我的扣扣是……順便告訴你一個祕密,你佳佳姐咪咪沒你的大,嘿嘿!”

不等小妮子做出反應,肖灑突然間一個加速,一下跑的沒影了。

……

樓下一處極為隱蔽的草叢處,一個穿著穿著夜行衣的女子仁立風中。

儘管只是穿著最普通的夜行衣,可是也難掩其曼妙玲瓏的身段,和傾國傾城的容顏。

只是此時的她,雙眼泛黑,似乎一夜未睡。

看著肖灑從樓上走了下來,然後吹著口哨離去,似乎心情不錯的樣子。

女子突然間感覺到心好疼!

兩行溫熱在臉頰上無聲息地滑落,原來這就是心痛嗎?

她真的好難過,原來他真的有別的女人了,那麼,她可以死心了……

女子眼神突然間堅定,毅然抹去了眼角的淚水,然後,轉身,快速地投入了風中,只留下一道殘影。

……

肖灑當然不知道她曾經來過,此刻的他,感覺愜意無比,腦中回想著跟美女總裁的**一刻,眼角都笑彎了。

他拿出手機開機後,叮呼叮呼的聲音卻是響個不停,肖灑拿起來一看,卻是嚇了一跳。

二十個未接來電!

還有幾十條未讀資訊!

“肖灑,你在哪裡?慶典有緊急情況!”

“快點回話啊,蘇總在等著你呢!”

“肖灑,你活膩了,居然敢關機!”

“肖灑,你不要再讓我看到你!”

資訊全部都是昨晚自己去慶典之前陸夢瑤發來的,想著陸夢瑤叫自己名字咬牙切齒的情形,肖灑就感覺狠狠出了一口惡氣,哼,叫你多管閒事堵我望遠鏡!

……

蘇佳佳一直心神不寧,看著落天窗戶外面的車水馬龍,精神有些恍惚。

突然,房門被人推開了,走進來一個俏影。

“蘇總,您找我有什麼吩咐?”陸夢瑤疑惑地看著蘇佳佳,這個點,真是模特物業最忙的時候,蘇總找自己有什麼事?

蘇佳佳回過了神來,嘴脣張了張,有些艱難地道:“陸經理,你去通知一下昨天那個保安,叫他明天不用來上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