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高升

瀾滄

  經理辦公室,肖灑正好整以暇地坐在經理轉椅上,雙腿搭在茶几之上,手裡端著一杯剛泡好的茶,嘴裡哼著不知名的曲兒,快活好似神仙。

突然間‘啪’地一聲脆響,有人重重拍了拍案几,接道一道清麗的怒喝聲在肖灑耳邊響了起來,“肖灑,你就是這樣反思的嗎?”

說話的正是剛從外面走進來的陸夢瑤,她本來就是想叫肖灑過來好好檢討一下自己,昨晚居然敢關機,讓她一頓好找,幸好沒出什麼么蛾子,如果公司真出了什麼亂子,這個責任誰來負責?

她在訓斥肖灑的時候,突然間臨時有事出事處理了一下,回來的時候,卻是看到肖灑這副**樣,這讓她氣不打一處來,這哪有半點悔改的意思?

“陸經理,人生苦短,應該及時行樂,多一點笑容才對嘛!你也長的不難看,為什麼整天都板著一張臉整的誰欠你錢不還的呢?有事沒事多穿一些超短裙啊低胸啥的,保證馬上增加回頭率!”

說著肖灑又深深看了陸夢瑤一眼。

陸夢瑤大怒,雙手叉腰,“增加你這種色狼的回頭率是嗎?我呸!我老實告訴你,剛才蘇總把我叫過去,讓我列印你的辭職報告!”

說著她便甩了一疊檔案出來,上面是有印有蘇佳佳簽字。

肖灑掃了一眼,什麼辭職報告,分明就是開除宣告,不過他卻早做好了心理準備,當下只是哦了一聲,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事實上,從他被蘇佳佳掃地出門那一刻開始,他就已經預料到有此一遭了。

“肖灑,你就是這樣的態度嗎?害我還為你在蘇總面前爭取,真是浪費了我的一片苦心……”

咦?有門!

肖灑不眼睛一亮,盯著陸夢瑤,“陸經理,你是不是捨不得我啊?”

“呸!狗嘴吐不出象牙!”陸夢瑤不禁老臉一紅,被肖灑這樣盯著,還真不習慣,她知道不能再跟肖灑這樣扯下去了,不然他又要滿嘴跑火車了,便道,“不過你已經不適合現在的職務了,公司安排你到蘇總身邊做保衛工作,只負責蘇總一個人的安全,算是便宜你小子了。”

說這話的時候,陸夢瑤語氣竟然有些酸溜溜的,她實在是想不通,為什麼蘇總會突然間安排他來做這樣的職務?百思不得其解。

“啊?保衛工作?負責蘇總一人的安全?那豈不是貼身保鏢了?是不是連睡覺洗澡也要貼身的那種?”

肖灑突然間眼睛亮了起來,難道是自己跟她那啥了,她就對自己產生了依賴,所以才會找個由頭把自己調在她身邊?哈哈,真是沒想到啊,幸福來的太突然了……

“你想的美!是祕書,你可不要想歪了!”

“知道知道,不就是‘有事祕書幹,沒事幹祕書’的祕書嗎?我還當多大事呢,我一定可以勝任這份工作的!”

肖灑信誓旦旦。

“你!”陸夢瑤看著肖灑氣的想吐血。

肖灑突然間湊了上來,在她耳邊低聲道:“如果你需要,我也可以做你的祕書哦!雖然你包的跟個木乃伊似的,不過我不會嫌棄你的~~嘿嘿!”

說完之後,肖灑便奸笑著走了,直把個陸夢瑤給氣的一佛出世,二佛生煙。

同時心中把個肖灑給恨的牙癢癢,自己穿的真有那麼保守嗎?

對著落地鏡子照了照,反正左右無人,她悄悄解下了第一個領口的扣子,露出一道迷人的風光來,她小臉突然沒來由地紅了起來,別說,這樣還真嫵媚了許多……

肖灑突然間成了總裁的專屬保鏢,這訊息像是長了翅膀似的不脛而走,在公司裡鬧的沸沸揚揚的。

幾個嫩模蹲著點兒,瞧見了肖灑走入公司裡,就圍上來問東問西。

“瀟灑哥,我聽說你馬上就要去給蘇總做保鏢啦?好羨慕你哦,可以直接跟總裁做事,平步青雲呀!”

“瀟灑哥真是厲害,連總裁都對他芳心暗許,要不怎麼會突然間找瀟灑哥,我猜啊肯定是想留著自己吃,嘻嘻,瀟灑哥,你可得把握住哦~~”

“是呀是呀,蘇蘇總可是我們雲海十大美女之一哦,傍上這個富婆,你下輩子就不用愁啦!”

一眾鶯鶯燕燕又在拿肖灑開玩笑。

肖灑也是嘻嘻哈哈地跟她們閒佩著,對她們的挖苦和妒忌全不在意,仍然如同往常一樣,恬不知恥地道:“唉,人長的帥就是沒辦法,我就像黑夜裡的營火蟲,走到哪裡哪裡就會發亮,在你們這些狗尾巴樺裡呆了許久,終於是被蘇總髮現了我這朵璀璨的金花,這下你們沒機會了……”

肖灑一副唉聲嘆氣的撣子,惹的幾個模特小粉拳不住打在肖灑身上,還挾雜著嬌嗔聲薄怒聲,肖灑則是一一‘回禮’,鹹豬手一一印在她們身上,歡聲一片。

“上班時間打打鬧鬧,成何體統?肖灑,特別是你,如果再帶頭鬧事,我扣你工資!”

突然間一聲厲喝傳了過來,眾人便看到葉雙雙發完怒之後,便哼了一聲走向了自己的辦公桌。

眾人便不敢再造次了,都在紛紛議論著什麼。

“喂,美女主任這是咋了?她以前可是從來不吼瀟灑哥的。”

“你知道什麼?她對瀟灑哥有意思,可是瀟灑哥卻揣著明白裝糊塗,而且馬上就得高升再也不回這裡了,葉主任能開心嗎?”

她們說話雖小,可肖灑卻是聽到了,他一下站了出來,在那人屁股拍了一下,道:“小翠別瞎說,雙雙姐對我‘情深意重’我怎麼不知道?我還是會時常回來看望大家的。”

肖灑心裡卻是在暗暗腹誹,好不容易才跟這些妹子混熟了,豆腐沒吃幾塊就走了,多可惜呀……

那邊正假裝生氣的葉雙雙,在聽了肖酒這話之後,眼睛一下亮了起來,盯著肖灑喜道:“真的?你真的還會像以前那樣經常來看我們?”

“必須啊,雙雙姐在我心中永遠是最漂亮的,一天不看我就睡不著!”肖灑舔著臉笑。

“就你嘴甜!”

玉指在肖灑額上輕輕一點,葉雙雙心裡美滋滋的,以致於她的纖纖玉手被人反握在手都不知道。

……

肖灑這個奇葩男祕書便正式上崗了,他感覺神氣的很,別看職務不高,可是權力卻很大,這在在古代,那可就是皇帝身邊的太……

額,那個字說不得說不得……

不過肖灑充分發揮出了這個特長,於是便狐假虎威地找各個嫩模談話,經常一談就是好幾個小時……

短短几天時間,公司裡的半數嫩模都被肖灑給找去談話了,這讓肖灑興奮不已,能夠如此近距離跟她們接觸,走進她們內心,幫她們排擾解難,真乃人生樂事也。

只是這天他到公司剛想繼續他的巨集偉大計,卻被蘇佳佳叫去了辦公室。

“肖灑,聽說這幾天你打著我的幌子在公司招搖撞騙,找了許多嫩模談話?你到底想做什麼!”

蘇佳佳冷著一張臉,恨恨地看著肖灑。

“啊?沒有的事!”肖灑一臉的無辜,“天地良心,我可是本著一心為民,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不畏艱難困苦,將同事於水深火熱之中解救出來……”

“閉嘴!”蘇佳佳瞪著肖灑,早就聽說這小子滿嘴跑火車,沒想到那麼能扯。

明明就是自己起了色心,卻說的那麼冠冕堂皇,真是可惡!

算了,自己忍了,等今晚利用完他了看自己怎麼收拾他!

當下面無表情地對肖灑道:“你給我記住了,說好聽點你是我的保鏢,說難聽點你就是我的一個馬子,平時工作就是開車,負責我的安全,對我所有的吩咐必須無條件聽從,但絕對不是祕書!聽明白了沒有!!”

“哦,明白明白,原來是馬子啊。”肖灑看了蘇佳佳一眼睛,大有深意地道,“很榮幸成為蘇總的第一個馬子。”

“哼,知道就好,你去把我的車子開來,今晚我要去出席一個重要的情侶派對。”

肖灑打了一個ok的手勢,然後便曖昧地看了蘇佳佳一眼,走下去了,這個眼神讓蘇佳佳很不舒服。

肖灑走出去後,蘇佳佳突然間才想起了什麼,對著他的背影大喝:“肖灑給我回來,說清楚點什麼叫做第一個馬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