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買衣風波

瀾滄

  等肖灑將保時捷卡燕開過來後,發現蘇佳佳已經在樓下等著了,肖灑麻利地將車子一個倒尾,順溜地停在了她的身邊,將車戶玻璃搖了下來,衝著等候在仙的蘇佳佳吹了一聲口哨,這才道:“美女,去哪啊?哥載你一程啊?”

看著吊而郎當,不住衝自己擠眉弄眼的肖灑,蘇佳佳真想掐死這不要臉的二溜子,不過想起今晚的派對,她還是忍著沒有發作,板著臉拉開了車門鑽了進去。

這個情侶派對極其的重要,不過主辦方卻推遲了幾天,蘇佳佳總感覺是陳天朋在背後搞鬼,不過蘇佳佳卻不得不硬著頭皮去赴會。

“美女坐穩咧,開車羅!”

肖灑又吹了一聲口哨,然後車子便如同離弦之箭飛了出去,空中只留下一串齷蹉的笑聲。

正好有幾個經過的農民工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都在不住地咒罵著,“呸!這譁了狗的社會,有錢了不起麼?”

“牛哥,有錢真的了不起啊,你看那美女多正點啊,還不是上了那渣男的車了?哎,可惜,今個兒又一顆好白菜又讓豬給拱了!”

……

肖灑自然不知道他們的評論了,看著後視鏡中一臉憤憤的蘇佳佳道:“蘇總我們去哪?”

“不該問的別問!”

蘇佳佳正在氣頭上。

“明白。”肖灑打了一個手勢,然後下一秒……

蘇佳佳啊地叫了一聲,“肖灑,你這混蛋怎麼把車開到沙灘上了?快倒回來!”

“你不是叫我不要多問嗎?我看你火氣那麼大,還以為你想去衝一下水,澆澆火呢。”

蘇佳佳恨的牙癢癢,半響恨恨地道:“掉轉車頭,去南城商場!”

南城商場是雲海市有名的步行街,裡面匯聚了世界各國的奢侈品服飾。

肖灑熟練地掉著車頭,嘿嘿笑道:“這就對了嘛,你也應該多去買衣服了,不要整天包的跟個棕子似的,你身材那麼好,如果不穿超短裙真是浪費了,不過我建議你不要穿低胸吊帶裝,因為你後背處有一個心形胎記,昨天晚上小小心我看到的……”

“閉嘴!”蘇佳佳憤怒地吼道,“不許再提昨天晚上的事情!”

蘇佳佳發誓,這貨肯定是故意看的!

肖灑卻是切了一聲,“還害什麼羞嘛?反正那層窗戶紙我們都已經捅破了,我們應該……”

“閉嘴!再多說一個字馬上給我下車!”

蘇佳佳快受不子了。

只是她話聲剛落下,突聽一聲‘戛吱’一聲,肖灑踩了急剎車,車子發出了一聲刺耳的聲響,然後就那樣毫無徵兆地停在了馬路中間。

“你做什麼?”蘇佳佳嚇了一跳,看著後面不斷嗚著喇叭呼嘯超車的車子,她感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

肖灑卻是更加吃驚地看著她,“你不是叫我停車嗎?我可是堅持貫徹你的指示啊!”

蘇佳佳連死的心都有了,這什麼人啊?拿生命在開玩笑嗎?他要死自己死去,自己可不奉陪。

當下強壓怒氣道:“開車!”

“這就對了嘛,蘇總你現在可是我的寶,我是那麼地愛你,你的任何命令我都會堅持執行,所以以後你可千萬不要亂髮號施令,避免不必要的誤會……”

聽著肖灑嘴裡那肉麻的話,蘇佳佳真的好想一腳將這恬不知恥的傢伙給躥下去,可是想到今晚的派對……好吧,忍了……

“好,既然你說你會聽我的話,那麼我有一個任務交給你,一會出席一個情侶派對,你就假裝做我男朋友,有沒有問題?”蘇佳佳問道。

肖灑眼睛一亮,脫口道:“做你男朋友能牽手不?能kiss不?能一起做羞羞的事情不?”

望向蘇佳佳的眼神裡充滿了熾熱,哈喇油子幾乎都快要流出來了。

蘇佳佳只感覺一陣的反胃,想也沒想便道:“不能!”

“那我不幹,誰愛去誰去。”

肖灑想也沒想便拒絕了。

“你……”蘇佳佳氣的想要吐血,剛才誰還口口聲聲說要為自己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果然男人的話都靠不住!

不過想到今晚的派對,最後她還是咬了咬牙,道:“那在必要的場合允許你做一些不出格的舉動,不過必須要徵得我的同意……”

蘇佳佳話還沒有說完,突然間感覺到小手被一隻大手握在了其中,那隻罪惡的鹹豬手還不住地磨啊磨……

“你做什麼?”蘇佳佳大驚。

“牽手啊,男女朋友哪有不牽手的?放心我只是在練習,不會來真的……”

“啊,你的手往哪裡放?不能越界了……你的身子再挪過去一點……誰批准你親我的了……”

……

南城商場,是雲海市有數和奢侈品商場,這裡的一件衣服,據說曾經賣到天價的六百萬,一時受到了業界的追棒,也成了有錢人消費的天堂,當然了窮人只能望而卻步了。

當肖灑出現在南城商場的時候,看著面前琳琅滿目的各色服飾,不禁驚歎出聲,不愧是有錢人的天堂啊,這裡最便宜的一件衣服也得好幾千,他根本想都不敢想。

而蘇佳佳就不同了,一進入這裡,就熟練地走進了一間阿瑪尼專櫃,動作熟練地挑選了起來。

既然知道了蘇佳佳的打算,肖灑也知道,她來南城商場就是來給自己買衣服的,畢竟自己現在可是她的假男友,擋箭牌嘛,自然不能太可慘了。

反正是她出錢,肖灑自然無所謂了,而且出席這樣高階的酒會派對,相信肯定會有不少美女,自己穿帥點說不定還會有什麼豔遇呢,嘿嘿!

這樣想著,肖灑便也抬腿往裡走入,只是在準備走入阿瑪尼專櫃的時候,卻是被一個薄涼眉的女導購給攔了下來,“對不起,先生,這裡是阿瑪尼專櫃,為保障我們vip客戶有一個和諧的購買環境,請閒雜人員不要隨意進入。”

肖灑愣了一下,儘管這個女導購還是對著自己微笑,可是肖灑能夠明顯感覺到她看向自己的時候,眼神裡滿是不屑。

我靠!

肖灑被氣樂了,自己什麼時候成閒雜人員了?不就是一個大品牌的導購嗎?居然這麼勢利?

當下,肖灑沒好氣地道:;“你知道宋師師和西施同為四大美女,為什麼宋師師卻排在西施之後?”

女導購愣了一下,顯然一下子沒反應過來這個問題跟自己不讓他進來有什麼關係。

“看你眼裡只有金錢,也想不出這個問題,我來告訴你吧,宋師師排在四大美女之末,不是因為她美貌不及其它三位美女,而是她的出身,儘管最後只陪皇帝一人睡,可是她說穿了就是一個婊子,婊子就是婊子,哪怕披了再華麗的外表,也改變不了她的本質!”

聽到這裡,女導購臉色開始變的有些難看了,可是肖灑卻仍然繼續道:“導購就是導購,宗旨就是為顧客服務,就算做了大品牌的導購員,顧客一樣還是上帝,你現在居然把你的上帝往外推?你怎麼當導購的?”

肖灑威風凜凜地指著女導購,身上充滿了霸氣。

“好!小夥子說的好!”

“對,現在就應該打擊這樣的不正之風!我給你點贊!”

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圍有幾個人,看著肖灑都給他鼓起了掌來。

這些大品牌的導購太不是人了,自己每次經過的時候,都用著異樣的眼光看自己,就好像買不起就天生被她們蔑視一樣,什麼東西!

那女導購臉上有些掛不住,惱怒地對肖灑道:“你算哪門子上帝?你知道我們這裡最便宜的一雙襪子多少錢嗎?把你身上這身行頭賣了都不夠一個零頭!”

女導購就是吃準了肖灑身上沒錢,敢跟她叫板?她她要讓肖灑自取其辱!

“你說的沒錯,我確實是沒錢,連這裡的一雙襪子都買不起。”肖灑點了點頭道。

周圍那些看熱鬧的人有些擔憂地看著肖灑,而那女導購則是得意洋洋地看著肖灑,“那你還不快滾開!”

“我是買不起,可我女朋友買的起啊,我女朋友說了,她會送我一套店裡最貴的阿瑪尼。”

肖灑卻是咧嘴一笑,衝著女導購露出了森森白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