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回憶那麼傷

同人衍生 科靈魔帝

  杨博恩今年六旬整,虽然双鬓已有白发,但是精神抖擞,对自己的话剧事业仍然热衷。

“杨老师”顾初语看着杨老走了走来,于是也走向杨老,礼貌的低了一下头,打着招呼。小冉则拿着顾初语的东西,静静的在门口等着。

周围的工作人员见到顾初语来了,瞬间炸开了锅,纷纷拥挤过来,拿手机拍着。当着杨老的面,顾初语也不好说什么。但杨老是表演课的老师,怎么会看不出她的尴尬,于是温和的说道:“初语,你先和他们认识一下,他们是今天和你一起排练的参演人员。等到剧本再确认一遍,我们就开始排练。”

长者都发话了,顾初语也只有听的份了,“好,我知道了。”

杨老丢下这一句后,就真的不管顾初语,转身就走了。然后,顾初语想着自己总不能就这样傻站着吧!于是,认真的开始打招呼。工作人员见顾初语这么平易近人,毫无大明星的架子,心中也是挺诧异的。毕竟当初他们不是没有合作过大明星,但是真的很难伺候,像顾初语这样的,他们还真是没有见过。

就在顾初语一一握手的时候,忽然握到了一双温软的大手,对方说:“你好,我叫江远城。”

顾初语抬头,两人四目相对,不仅顾初语有些惊讶,连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很惊讶,这么帅的男人是谁?顾初语低头看着这双紧握的手,往事忽然涌入脑海,顾初语虽然很想淡定的松开,但是昔日往事还是让顾初语匆忙的松开了他的手,转身朝着她进来的门慌张的走了出去。江远城收回手,看着顾初语离去的背影,也陷入了曾经的回忆,

十年前,武侠剧排练当场,经过筛选,顾初语是剧中的女主角,而男主角就是初来乍到的江远城。虽然有同学不满意,但是他是杨博恩老师亲自点的男主角,所以那些同学就算是有抱怨也只能私下里说了。

不过,最重要的是,顾初语和江远城不熟悉,两人对戏时很容易尴尬。他们剩的时间不多,不可能等到他们彼此熟悉了才开始排练。所以,杨博恩便让两人提前半个小时到场,好让他们两个人相互熟悉一下。

记得排练那天,顾初语是第一个到,见周围没有人,于是她就坐在观众席上,背着手中的剧本,而江远城则在顾初语进来后的五分钟走了进来。

当时顾初语只顾着看自己的剧本,没有注意到江远城的到来。江远城走到顾初语面前,见她在认真的看剧本,于是自己就安静的坐在了她的一旁,看着手中的剧本。

顾初语有着长长的黑色头发,柔顺的散落在两肩旁,当它滑落的时候,顾初语抬手将它们别在耳后,也就是这一别,顾初语才发现自己身旁有人。然后顾初语自然的扭头,眼睛看到了自己身旁的江远城,顾初语先是愣了两秒,然后才反应过来,激动的站了起来,“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有一点声音,你是鬼魂吗?脚都不沾地的。”

江远城看着如此如此激动的顾初语,口中还处处是责怪自己的意思,这本不是自己的错,当然要反驳了,“是你自己看的太认真没有听到我走过来,我绅士风度所以不好意思打扰你,你现在自己吓到自己为什么要怪我?”

顾初语瞬间觉得很无语,但是想起等会儿还要合作,两人也不能闹得很僵,所以态度就软了下来。

“既然你绅士风度,我也不是纠缠不休的人。你好,我叫顾初语。”顾初语伸出右手,向江远城表示友好。江远城没想到她态度转变那么快,但是对方已经如此礼貌了,自己也不好意思拒绝,于是便伸出手回握。

“你好,我叫江远城。”

两人四目相对,火花四溅,可是一不小心也许就变成了爱情的火花。

顾初语松开手后,江远城也松开了手。顾初语想和江远城说一些话,好让两人更熟悉一点。可是,她还未开口,在她的身后忽然冲出一个身影,江远城看到那个人影时,瞳孔明显的放大,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个快步跑过来的人。顾初语也听到声音,慢慢的回头,那从顾初语身后冲过来的人因跑的太快,来不及停下,就在快要撞到顾初语的身上,而顾初语扭头也差点看到他时,江远城忽然再次伸出手,握住顾初语的胳膊,将她拉进了怀抱,然后又伸出了右手。

“啊!”

“啊!”

这两声啊分别是顾初语和江远城叫出来的,顾初语之所以叫是因为江远城把她拉到他怀中时,她的鼻梁刚好撞到了江远城的锁骨上,那种疼痛,就像是躺着玩手机忽然一松手就砸到了鼻子上。而江远城叫是因为他伸出另一只手挡住了冲过来的那人,因为那人冲击力太大,江远城的胳膊猛地一痛。

顾初语从江远城的怀抱走出,抬手抚上自己的鼻梁,眉毛都紧皱在了一起。江远城也收回自己的手,用另一只手慢慢的揉着,神情不容恭维。

那人慢慢站立,抬手捂着自己的胸口,用幽怨的目光看向了江远城,“我的心,就这样被你伤了,难道你不该给我一个解释吗?就算我对不起你,至少你该让我知道原因,我哪里对不起你了?”

江远城放下手,没有搭理他,而是问向了顾初语,”你的鼻子还好吗?用不用去医务室看一下?”

顾初语抬手挥了挥示意不用,“没关系,只是有点痛,等会儿就好了。”

“还是去看看吧!万一有事呢?”这句话是方才的那个男生说的。

顾初语认识他,所以见到他也没有多大的意外,但是江远城却不认识。所以,顾初语给他介绍。

“他是我们的同学,郑浩安,他也是这次出演的演员之一。”然后,顾初语向郑浩安介绍江远城,“他是江远城,我们班新来的同学。”

“哦,原来是你啊!空降男主。”郑浩安语意略显嘲讽的对江远城说,江远城轻笑了一声说:“因为我有资格,怎样?”

两人看着似乎就要吵起来了,而顾初语还在用手揉着鼻子,但是她感觉好像有粘稠的液体从她的鼻孔流出了。江远城扭头看向她,却发现她鼻子流血了。江远城心中一急,连忙托着她的头往后仰。

“顾初语,你鼻子流血了,别动。”

方才江远城太用力,现在顾初语感觉她的脖子都快被他扭断了,她想等会儿她不仅要看鼻子,可能还要再要去看一下脖子了。

“我还是去一趟医务室吧!”顾初语将江远城的手拿下,自己仰着头说。

“我陪你去”郑浩安向前一步,扶住顾初语,但顾初语却把他推开了,“没关系,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们等会儿还需要排练,帮我和杨老师说一声。”

然后顾初语便捂着鼻子朝出口走着,剩下的两人面面相觑。郑浩安手双手插在口袋里,一脸的傲气,但是他没有江远城高,所以还垫着脚尖。江远城没有那么小家子气,自然没有多搭理他,转身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