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你敢再吼他一句試試!

浪漫青春 沐月無聲

  被撩到那些壮汉,其中有几个力气特别大,或者是练过这么几下子,伤了不少老弱妇孺的壮汉,更是直接被绯沫薇给折断了手脚,再不让他们有伤人的机会。

山寨里那些老弱妇孺,就算是再弱,却也都是有脑子的,一个个都聪明伶俐的,趁着那些愚昧之人还不了手,赶紧都给五花大绑了起来。

然后紧握那些原本属于对方的武器,死死的守着他们。

而李雪儿在李岩松的搀扶下,还双双翘首期盼的看着河面,等待刘小千的归来。

“哈!”

一冒出河面,蔚璇玑就不断的大喘气,贪婪的吸取空气中的氧分,短时间内连续两次窒息的感觉,还真是让她有些受不住。

绯沫薇内力深厚,目力自然也是超人一等,一看到蔚璇玑露头,他立刻就迎了上去。

蔚璇玑此刻的状况看起来很糟糕,脸色惨白之中泛着些青,除了紧紧抱住刘小千的那只手之外,其他四肢浮水的动作都异常的无力,似乎只能勉强保持在河里的平衡而已。

绯沫薇见状也来不及说什么感谢的话,立刻就伸手去接刘小千,想为即将支持不住的蔚璇玑减轻一些负担。

然而绯沫薇的手还没有伸到,就直接被蔚璇玑阻止了,声音万分疲惫沙哑的道。

“不行,这孩子的心脉,现在全部由我的内力支持着,我一旦撤掉内力,她就只剩下死路一条了,就算你接的再快,也来不及的。”

绯沫薇顿时明白,刘小千的性命现在只靠着蔚璇玑的内力吊着了,就算内力一直输送不断,上岸之后,如果找不到一个能起死回生的大夫,怕是这口气也撑不了多久了。

但是这内力但凡一断,不需要须臾之间,刘小千与李雪儿这对母女,就连互相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

蔚璇玑如此的费力坚持,怕是也不过是为了让她们见彼此最后一面吧。

这样的一个女子,就算是真的愚昧无知,也必定是个心地纯良,与人为善的人,并非是死有余辜的。

等此事了结了之后,自己必须要和她好好谈谈,纠正她那些愚昧的观念。

绯沫薇一边心里这么打算着,一边已经暂时不计前嫌的,直接伸手贴上了蔚璇玑的后心,把自己的内力朝她体内输送了过去。

蔚璇玑虚软无力的身体,顿时就涌进了一股力气,只不过……

蔚璇玑现在浑身都湿透了,原本的衣衫都紧紧贴着皮肉,虽然是寒冬腊月,穿的尤为不少,并透视不出什么身体曲线来。

但是绯沫薇那紧贴在蔚璇玑后心的手掌,好像暖炉一样,正源源不断的从她的后背心渗透进去炽热的温暖,让她的身子下意识的打了个颤。

轻颤间,差点就断了内力的输送,吓得蔚璇玑立刻慌忙收敛起了心神,心中那一瞬的惊慌失措,却是久久不曾散去。

明明自己在寒冷刺骨的河水里泡了这么久,身子都没有冻得发抖哪怕下啊,怎么就这么经不起身后这个男人的碰触呢?

啊,肯定是因为自己的身子太冷,那个男人的手太热了,所以受刺激的,恩,是这样,一定是这样的。

“你没事吧?是不是很冷?再坚持一下,等上去就好了。”

绯沫薇一边说着,一边加大了内力的输送量,不仅为绯沫薇补充着体内消耗的气力和内力,还想直接通过这个,为她暖一暖身子。

然而蔚璇玑本来是在内心不断平复自己的恐慌的,忽然之间,绯沫薇的关怀话语又传了过来,而且还是一下子温柔了好几个度的嗓音,惊得蔚璇玑差点又要手抖了。

“谢……谢谢,我……我没事,你其实不必给我输送内力的,没……没事,真的没事……”

觉得自己很丢脸的蔚璇玑,顿时羞的小脸一红,惴惴不安的开始想拒绝绯沫薇的好意了。

毕竟现在自己是一身女装啊,以女儿身示人,要遵循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蔚璇玑还是很懂的。

不过绯沫薇显然没有遵循这个套路来行事。

绯沫薇男扮女装太久,以女儿家的身份与后宅那些女子也相处的太久了,所以即使恢复男人身份有一阵子了,依旧会时常忘记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特别是没时间过脑子的时候。

“举手之劳,不碍事,赶紧养足了力气,就赶紧游上岸吧,小千的娘亲和舅舅,还等着再见她最后一面呢。”

蔚璇玑原本很想怼回去,不碍你的事,可是很碍我的事好吗,你手这么热烫的紧贴着我的后心,我手脚都快不知道怎么摆动了啊。

然而蔚璇玑的那一声咆哮还没有出口,就在绯沫薇的后半句话里,瞬间烟消云散了去。

蔚璇玑有些惭愧的看了看臂弯里依旧昏迷不醒的刘小千,在心中止不住的斥责自己。

是啊,人家的娘亲和舅舅还等着见她最后一面呢。

说不定一面之后,就是永远的天人永隔了,她怎么还能有时间想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教条呢?

愚昧无知,顽固不化,简直是该死!

“行了,游过去吧。”

蔚璇玑做了个深呼吸,排出了心中所有旁的念头,奋力的一提气,凝聚起力量就赶紧抱着刘小千朝岸边游去。

因为浮水的姿势与动作幅度,蔚璇玑一朝前游去,绯沫薇就自然而然的松开了紧贴在蔚璇玑背心的手。

绯沫薇一路护在蔚璇玑的身旁,随时准备在蔚璇玑体力不支的时候,把刘小千接手过去。

如果说刘小千今日是必死无疑了的话,绯沫薇并不希望,今天死的人,还会再多一个。

蔚璇玑一抱着刘小千靠岸,李雪儿和李岩松就立刻飞扑了过去。

“别抢,她正用内力吊着小千的一口气,一脱手,小千就彻底没命了。”

因为绯沫薇及时的阻拦,他们才没能从已经脱力的蔚璇玑手中,直接把刘小千抢过去,断了她的最后一线生机。

“不……不抢,我不抢……”

李雪儿和李岩松瞬间就被吓住了,满脸慌张的在蔚璇玑身前一步之遥的地方,顿住了脚步。

李雪儿早就伸出想要抱紧女儿的双手,也是不住颤抖的,不敢再去碰触女儿的身子半分。

生怕只要自己一个小小的动作,女儿就会永远离自己而去。

“小千还没死?还……还有救是不是?”

“……恐怕……不太可能了……”

绯沫薇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善意,却不负责任的谎言,而是直接了当的对李雪儿坦了白。

“这里并没有能起死回生的大夫,以她的内力,顶多就是能让小千清醒一炷香的时间,再和你们见最后一面,说最后一次话,你好好想想,还想与她说些什么,怎么能让她去的,别这么痛苦难过吧。”

“什么叫做再见最后一面,再说最后一次话?什么叫做不可能了?什么叫做没有能起死回生的大夫?小千不是还活着吗?不是还活着吗?为什么是最后一次了?为什么?”

随着绯沫薇直白的建议落下,李雪儿的情绪又一次失控了。

整个人状若疯癫,不敢去碰刘小千和蔚璇玑,便是直接朝着绯沫薇扑了过去,死死的抓着他的衣襟,双眼通红的不断质问着。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绯沫薇低下了头,对待这个刚刚得知会失去女儿的噩耗,情绪完全失控了的母亲,除了道歉,他也不知道还能再做什么。

“什么叫做尽力了?你哪里尽力了?我不是一直说,我死无所谓,但是一定要救小千的吗?你为什么不先救她?为什么?”

“如果你先救了她,她怎么会坠河?怎么会死?你为什么不听我的,你为什么不先救她!?为什么!?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女儿偿命,我要你给我女儿偿命!”

崩溃了的李雪儿完全像是个疯子,任何道理都说不通,她只歇斯底里的大吼着,不顾一切的拍打,踢踹在绯沫薇身上。

李岩松护在李雪儿身旁,他知道这件事并不怪绯沫薇,真正丧心病狂害死刘小千的是她最亲的爷爷。

但是李岩松没办法阻止发疯的姐姐,只能一边护着她,一边用极其阴冷的视线,恶狠狠的瞪着刘老爷和刘老夫人。

而此刻被五花大绑的刘老爷一行人,却是都松了一口气,仿佛满足了平生大愿似得,自眼底染上了几分喜色。

李岩松顿时咬牙切齿的在心中发誓。

有朝一日,自己定要为姐姐和小外甥女报仇血恨,把这些灭绝人性的愚昧之人,通通杀了!

“……对不起……”

绯沫薇任由李雪儿打骂,不还手也不还嘴,只是不动声色的朝着蔚璇玑身前走了几步,把她牢牢的护在了身后,让她不会被发疯了的李雪儿伤到分毫。

“够了!吵什么吵?骂什么骂?你再吼一句,再胡乱碰他一下,我立刻弄死你女儿,连最后一面也不让你见,最后一句话也不让你说,全尸都不给你留,你信不信!?”

被李雪儿不分青红皂白的怒骂,吵得脑壳疼的蔚璇玑,终于忍不住发了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