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狠起來不輸男的

小廢物點心

  (31+)

遲歌溜出酒吧以後,也沒敢再作停留,立刻打車前往一個地方。

在車上的時候,她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了自己身上的血跡。

遲歌有點兒傻眼。

這該不會是剛才被她壓著的那個人身上的吧?

她當時還以為他喝多了,所以對悶哼的那一聲沒往心裡去,現在看來,他應該是受了很嚴重的傷啊!

遲歌忽然有點兒過意不去,自己竟然見死不救。

扭頭朝窗外看了眼,遲歌想回去又怕還碰到那群黑衣人,只好作罷。

她現在自身都難保了,要怎麼去救人?

遲歌把心頭的那點兒愧疚給壓了下去,很快來到了目的地。

這是她好閨蜜的住所,目前,也就這兒能讓她暫時躲一躲了。

遲歌來到門口,敲了敲門。

很快,門被開啟,一陽光大男孩看到她,眼睛頓時亮了。

“歌兒,這麼晚你怎麼來了?”

“別提了,被人追殺了,差點沒能活著見你。”

遲歌擺了擺手,說著就走進去,然後熟門熟路地拿杯子倒水。

裴羽然收起臉上的笑容,坐到沙發上,一臉嚴肅地望向她,“發生了什麼事?你身上為什麼還有血?”

“別提了,這事說來話長。”遲歌喝了口水,接著擦下嘴巴道:“我那個繼父欠了一屁股債,跟追債的人說我是他女兒,我有錢,那些人全都一股腦找上我了。”

“靠,那個混蛋怎麼還玩這一套?那些放高利貸的怎麼也不想法弄死他?”

“他欠了人家那麼多錢呢,弄死了找誰去要?”

遲歌歪了歪腦袋。

裴羽然瞧著她這一細節的動作,心臟驀然漏跳一拍。

兩個人玩得太好,加上遲歌性格又大大咧咧,以至於他都要把她當男生看了。

可事實上,這丫頭卻出落得十分清純水靈,大大的眼睛,濃而黑的睫毛,挺直的鼻樑,這樣貌說是傾國傾城也不例外。

再加之,她身高一米七五,擁有一雙讓男人能噴鼻血的大長腿,簡直是活脫脫的尤-物啊!

裴羽然看著看著,眼珠子都要直了,遲歌瞪他一眼,水杯差點丟到他臉上。

“給我找身衣服換上,我今晚暫時在你這兒將就著。”

“呃……那明天呢?你有什麼打算?”

只見遲歌眼眸一眯,臉上浮現出令人捉摸不透的冷笑。

她咬牙,一字一句地說道:“去找我那負心漢的親爹。”

說話間,裴羽然只見她眼中透露出濃濃的殺意,他身子瑟縮一下,趕緊去給她找衣服了。

遲歌雖然是個女孩,可狠起來,卻一點兒不輸他們男的。

隨便找了身自己的衣服,裴羽然遞給遲歌,遲歌接過去,就要進浴室。

忽然想到什麼,她又扭頭說:“快點把你的狗窩收拾收拾。”

話說完,她就一腳進了浴室,踢上了門。

裴羽然不由覺得好笑,頭一回看別人這麼不把自己當客人的,直接鳩佔鵲巢了。

遲歌脫下上衣後,突然發現

她脖子上的項鍊不見了。

手在光滑的脖頸上摸了摸,她向來淡定自若的神情變得很慌。

那項鍊可是她媽媽留給她的遺物,戒指串起來的,怎麼能丟了呢?

遲歌無比懊惱地砸了砸自己的腦袋,知道找回來的可能性很小了。

她今晚跑了那麼多地方,壓根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給弄丟的。

該死!

遲歌簡直要恨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