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也能讓人隨便欺負?

小廢物點心

  (31+)

第二天,遲歌不出所然地和童綿綿一起被班主任叫進了辦公室。

不過班主任一聽遲歌遭到了校園暴力,而且再看她手上的傷也沒說謊,更何況還有童綿綿作證,就沒有追究。

遲歌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受傷,有意把傷口藏起來,但有的時候,還是會出於下意識給忘記。

宮允烈看到她手上纏了繃帶,便問了句,“怎麼受的傷?”

遲歌嚼著口香糖,漫不經心地反問:“宮大少爺,你們家還真住海邊啊?”

“下次我問你話直接回答。”

他很討厭跟別人廢話,可遲歌卻從來不肯正面回答他的問題。

“沒什麼,就跟人打了一架啊!”

遲歌懶洋洋地說,心想他肯定特別高興吧,那人替他教訓了她。

“誰打的?”

“你管誰打的幹嘛?”

“我的小跟班,也能讓人隨便欺負?”

“……”

聽聞,遲歌整個怔住。

她還以為他會幸災樂禍呢,可沒想到……

恍惚了一下後,遲歌不在意地笑了笑說:“欺負我的人多了去了,你不也算一個?”

宮允烈被她這話給噎住。

語凝半響道:“我的人,我欺負就罷了。”

遲歌很無語。

簡直就是蠻橫霸道不講理。

她懶得跟他說,反正就算說了,他也不會替她討回什麼公道的。

……

下了課以後,宮允烈見童綿綿走出教室,便跟了出去。

童綿綿正往前走著,突然身後一個聲音響起:

“站住。”

她的腳步反射性停住,轉過頭,沒想到竟然看到了宮允烈。

嘴巴,吃驚地張大。

接著,就見宮允烈用眼神朝她示意什麼。

童綿綿立刻乖乖的跟著他走。

周圍有同學好奇地朝他們望去,心想宮允烈從來不搭理女生的,今兒這是怎麼了?

那個童綿綿老實得不行,平日裡一點兒存在感都沒有。

難道宮允烈會看上這樣的女生?

好奇的小火苗在他們的心底竄動著,令童綿綿感覺如芒在背。

宮允烈進到一條安靜的走廊後就停住了腳步。

童綿綿自覺地跟他保持了五米的距離。

“昨天晚上,你一直跟遲歌在一起?”

聽他這麼問,童綿綿轉了轉眼珠。

他怎麼問她這個啊?

那她要不要說實話?

就在童綿綿糾結的時候,宮允烈不耐煩道:“說話!”

她嚇得肩膀頓時一哆嗦,戰戰兢兢地回答道:“是。”

“那你知道她是怎麼受的傷嗎?”

“我……”

童綿綿不知該說還是不該說。

要說了對遲歌來說是好事的話,她絕對會毫不猶豫地回答的。

就是不知道這宮允烈是什麼目的。

宮允烈見童綿綿磨磨唧唧的態度,真的很想把她從樓上扔下去。

“你到底說不說!”

聽到這冷如冰渣子似的語氣,童綿綿皺著眉回答道:“她是被人給打了。”

“誰打的?”

“就是……隔壁班的張凌和孟千里,他們是因為喜歡安語茜才打的遲歌。”

宮允烈聽完後,一下子就明白了原因。

原來如此啊!

“嗯,我知道了,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