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小廢物點心

  (31+)

童綿綿點點頭,飛快地溜了。

當她拐過彎以後,才敢停住腳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媽媽咪呀,真是流了一身的冷汗,嚇死寶寶了。

真正和宮少爺面對面,才能感受到那強大的氣場。

……

下午放學,遲歌聽到有同學議論說,警察叔叔來了學校,把隔壁班的張凌還有孟千里給帶走了。

聽到這個訊息,遲歌揚起脣。

兩個蠢貨,故意誘使她把拳頭往牆上打還真挺好,要不然警察叔叔也不會覺得事態嚴重。

昨天晚上,她故意跟警察叔叔說那是被他們打的,她把當時的情況添油加醋的描繪得十分慘烈,也因此才引起了警察叔叔的重視。

宮允烈也聽到了這個訊息,眸光一閃,他不動聲色地走出教室後,拿出手機撥出一個電話:

“查下張凌還有孟千里被哪家警局給帶走了,然後告訴他們局長,最少拘留他們一個月。”

說完後,宮允烈就結束通話了電話。

欺負他的人?

他還真不允許!

“哎,你給誰打電話呢?”

千伊炫從後邊過來,搭上了宮允烈的肩膀。

宮允烈低頭,眸光不著痕跡地一掃,嚇得他頓時縮回了手。

切,不就是攬下肩膀嗎?

至於這麼小氣?

“今天晚上,上官凌司那傢伙從英國回來了,請我們去繆蘇酒吧,去不去?”

“去。”

宮允烈淡淡地吐出一個字。

正巧這個時候,遲歌從旁邊經過,他順勢就叫住了她。

“小跟班。”

聽到他喊自己,遲歌十分無奈地皺眉。

真是的,她已經儘量讓自己充當一個透明人了,怎麼還是被他給看到了!

早知道剛才一放學她就走了,不該留下來聽那群女生講學校八卦的。

“什麼事啊?大哥!”

遲歌悲憤的喊了一聲,那表情豈一個慘烈能形容。

宮允烈卻對她臉上這樣的表情視若不見,淡淡地說道:“今晚跟我去酒吧喝酒。”

“啊!我不會喝酒的,我酒量很差……”

遲歌這話還沒說完,就被千伊炫給無情的戳穿了。

“小歌兒,你少騙人了,那天我還見你端著啤酒大口大口地喝呢。”

遲歌聽他這麼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這人,話不那麼多能死啊?

“小跟班,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宮允烈俯下身,對她呵氣如蘭地講完這一句後,拉著她就朝前走了。

遲歌要甩,卻甩不開,只能憤然地瞪了千伊炫一眼。

都怪這個人多嘴!

--------

來到繆斯酒吧。

這個地兒是本市出了名的銷金窟,據說人均消費一次能達到上萬。

遲歌來過這兒,就是她躲避高利貸追擊的那一次。

也就是在這個地方,她丟了她的戒指,想想就覺得十分懊惱。

所以,遲歌對這個地方,有憤怒也有遺憾。

當然,宮允烈和千伊炫是沒注意到她臉上這些細微變化的。

兩個人進去後,就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徑直上了二樓。

遲歌默默跟在他們的身後,如果能逃的話,她早就逃了。

可惜,宮允烈反應太快,身手太敏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