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小跟班,過來!

小廢物點心

  (31+)

宮允烈舉起杯子,仰頭一飲而盡,接著又倒滿了一杯酒。

看他坐在那兒,一個勁的悶不吭聲地喝酒,上官凌司挪揄的問了句:

“還不打算找個女朋友啊?”

“你都還沒找,替我操心什麼?”

宮允烈睨他一眼,反問。

上官凌司聳聳肩,他是有喜歡的,只不過人家有男朋友了啊!

宮允烈坐在那兒,一杯接著一杯地喝。

遲歌過會兒坐回到沙發上,千伊炫也回來坐下了。

唱歌沒意思,於是他就吆喝著打檯球。

此話一出,宮允烈第一個站起身,直接走向了檯球桌。

“遲歌,給你個報仇的機會,去跟阿烈打球去。”

千伊炫朝遲歌遞了個眼色。

遲歌連忙搖頭,她又不是不知道宮允烈這人有多變態。

籃球都玩得那麼好,檯球一定也不例外。

“哎呀,你怕什麼?你沒看他現在喝多了嗎?”千伊炫繼續慫恿遲歌。

但遲歌不為所動,直到宮允烈吼了一聲;

“小跟班,過來!”

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命令她。

遲歌心想我不要面子的啊!

她不情不願地起身走過去,聽見宮允烈問:“會玩檯球嗎?”

遲歌連忙搖頭。

她會也故意說不會,和他打球有什麼意思?純粹是找虐的。

誰知,宮允烈竟然說:“不會正好,我教你。”

“……”

遲歌默然。

她剛才是不是應該說會的?

就在遲歌還杵在那兒發呆的時候,宮允烈已經一把將她給拽了過去。

遲歌整個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他圈在了懷裡。

她嚇得一激靈,反應就像是要被流氓調戲了的小姑娘一樣。

但他絲毫都沒覺得不妥,還緩緩地俯下了身……

她的後背抵在他的胸膛上,他壓著她,一手握住了她的手,教她如何去持杆。

遲歌頓時感覺一股電流從腳底竄上來,她反射性地去掙扎,要從宮允烈懷裡出來。

可他力氣很大,死死地將她困在他的範圍裡,怎麼都出不去。

遲歌欲哭無淚。

這要是一男一女還正常,可現在在別人看來,是兩個男的啊!

宮大少爺,您難道就不會覺得不合適嗎?

上官凌司看到這樣一幕,流裡流氣地吹了聲口哨。

遲歌尷尬極了。

雖然他把她當男的,可事實上,她是個女的啊!

兩個人這麼親近,他整個人都壓在了她的身上,如此親密的姿態,真的令她很不適應啊!

尤其是他喝了酒,那濃濃的酒氣伴隨著他身上清涼的薄荷氣息,隨著男性的荷爾蒙一起往她鼻子裡鑽。

遲歌的臉很白,這下,她感覺自己一定紅得跟熟透的蘋果一樣了。

千伊炫來到兩個人面前,挪愉了遲歌一句,“阿烈手把手教你,夠榮幸啊!”

榮幸個毛線!

她一點兒也不這麼覺得好嗎?

“專心。”

宮允烈突然在她耳邊吐出來兩個字。

低喃的話語混著溼熱的氣息噴在敏感的耳邊,如同羽毛拂過一般細緻溫柔。

在他強大的氣場壓迫下,遲歌努力深呼吸,讓注意力完全集中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