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你們兩個什麼關係

小廢物點心

  (31+)

宮允烈喝了酒以後,比之前竟然溫柔耐心了許多。

還真的是手把手在教她。

儘管,他說了什麼,遲歌一句都沒有聽進去。

她只希望這一切快點結束。

在他的帶動下,遲歌漂亮的進了第一個球。

接著,宮允烈就放開了她,說:“你自己來。”

遲歌忙不迭點頭,她一俯身,就有股氣場瀰漫。

眼睛微微眯起,遲歌瞄準一顆藍色的球就擊了白球,最終果然是漂亮進洞。

“小歌兒,你這不是會玩嗎?一看也不像是新手啊!”

聽千伊炫這麼說,遲歌只是笑了笑沒有接話。

“你們先玩,我去趟洗手間。”

說完以後,遲歌就趕緊放下了球杆,轉身出去了。

她現在有必要快點出去透一透氣,不然在這個環境裡,待得要悶死了。

上官凌司看到遲歌出去,眼眸裡閃過一絲光。

他不著痕跡地悄悄跟在遲歌后邊出去了。

宮允烈注意到兩個人的動作眼底掠過精光,卻依舊不動聲色。

……

遲歌來到走廊,循著箭頭的指示往洗手間的方向而去。

結果剛一來到洗手池前,就從鏡子裡看到後邊尾隨的身影。

“上官少爺很閒啊?跟我屁股後頭幹嘛?”

“不幹嘛,就想看看你到底在玩什麼花樣。”

上官凌司的語氣很輕佻,上翹的眼尾透露出一絲風情。

他是標準的桃花眼,很招女孩子喜歡,這點遲歌早就知道了,只是她一直無感。

“不管我要做什麼,對你肯定是沒有任何影響的,所以你也不必操心了。”

“呵。”

上官凌司輕笑了聲,繼而問她,“你該不會是對阿烈有意思,想追他吧?”

聽到這個問題,遲歌差點噴了。

就宮允烈那種暴躁無比的性格,她能看上?別開玩笑了!

嗤了一聲,遲歌鄙夷地說:“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絕了,我也不可能看得上宮允烈好麼?”

“那你的目的是什麼?”

“是不是我不告訴你的話,你就要把我的身份說出去?”遲歌反問他。

上官凌司聳了聳肩膀,“你未免把我想得太卑鄙了。”

“既然你不卑鄙,那我更不會告訴你了。”

“你”

上官凌司活生生被她給懟死。

遲歌洗了下手,轉身衝他施施然微笑一下,接著就要邁步離開。

可就在她拐過彎的時候,赫然發現,宮允烈竟然站在那兒。

小心臟“咯噔”一下,遲歌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誰能告訴她,宮允烈是什麼時候過來的?他都聽到了什麼?

遲歌的臉上不免浮現出心虛的表情。

但很快就被她給壓下去了。

淡定自若地看著宮允烈,她懶洋洋地開口說:“這年頭上廁所都趕著一塊啊!”

說完以後,遲歌就要繞過他過去,可宮允烈卻一把攥住了她的胳膊。

上官凌司上完洗手間,拐過彎就看到這樣一幕。

呃……

他好像有股不祥的預感。

“你們兩個……什麼關係?”

宮允烈冷冷地出聲問,沒有看他們,但依舊讓人覺得不寒而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