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真對他有意思吧?

小廢物點心

  (31+)

遲歌假裝疑惑地皺了下眉,故意去問宮允烈:“宮少爺好像對我太過分關心了吧?難不成您老人家性取向有問題?”

一聽到這話,宮允烈瞬間被噁心得鬆開了手。

喉嚨裡,不耐煩的溢位了一個“滾”字。

看到他這樣的態度,遲歌鬆了口氣。

看樣子,他應該是沒聽見她和上官凌司的對話,就算聽,也就只聽見了一點。

“好嘞,我這就滾。”

遲歌說完,就飛快地溜了。

宮允烈輕抬眼簾,視線從上官凌司身上掠過。

上官凌司最怕宮允烈這麼看他,總覺得自己像被扒光一樣,什麼都被他給看透了。

“喂,你可什麼都別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上官凌司說完這話就想溜,可宮允烈卻一把攥住了他的衣領。

上官大少爺在心底欲哭無淚。

憑啥你抓遲歌的時候就是拉人家小手手,到我這兒就揪我衣服了?

讓人家很沒面子的好不好!

“你跟他……到底什麼關係?”

宮允烈的語氣裡已經充滿了相當不耐煩的意味。

似乎上官凌司不好好回答的話,他就要對他不客氣了。

上官凌司心想我士可殺不可辱,你威脅我難不成我就得怕你?

心底冷哼了一聲,他挺直腰桿,作出很有氣勢的樣子

“哥,咱先放手成不?”

誰知道開口竟是這麼慫的一句。

“說。”

“我……”

上官凌司想了想,覺得還是不能出賣遲歌。

宮允烈要是從別人那兒知道了她的身份,那不關他的事兒,反正他剛才答應了她,就不能那麼卑鄙。

“我和遲歌之前在一次賽車比賽上認識的。”

“他還會玩賽車?”

“嗯,而且還是超牛叉的那種。”

上官凌司說完這話,又弱弱地問宮允烈:“那個,你該不會真對他有意思吧?”

這真不是上官凌司思想歪曲,實在是宮允烈這麼多年的表現實在太讓人匪夷所思了啊!

你看身邊這一個個的朋友,哪個不情竇初開,唯獨只有他,視女人為蛇蠍。

當然,這也有可能跟他的家庭有關係,畢竟他母親……

上官凌司正想著,忽然頭頂被人猛地拍了一巴掌。

“你再胡言亂語,小心你舌頭。”

他冷冰冰的威脅完這一句就走了。

上官凌司鬆口氣,趕緊拍了拍自己受到驚嚇的小胸口。

還好他沒繼續往下追問,否則他還真不知道該拿什麼藉口來糊弄了。

-------

宮允烈回到包廂以後,發現遲歌根本沒回來。

該死,他一定是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偷溜了。

坐到沙發上,宮允烈拿起自己的杯子,悶悶地灌了口酒。

上官凌司的話還在耳畔迴響

“你該不會真對他有意思吧?”

真是天大的笑話。

他一個正常男性,怎麼可能會喜歡一個男生?

之所以愛找他麻煩,不過是看他有意思好欺負罷了。

遲歌不在,宮允烈也沒什麼喝酒的心思了,放下酒杯以後,他就走出了包廂。

千伊炫看著他的背影,奇怪地蹙眉。

這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