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馬伯庸著

  

“喂?”我接起電話,話筒裡傳來一個略帶侷促的熟悉聲音。

“我是打撈08號的大副,你還記得嗎?”

“哦哦,記得,記得。”我想起來了。他們這次可被我們連累得很慘,回去之後審查了好長時間。

“我是想跟你說個事兒。”大副有點猶豫,“我覺得你會感興趣。”

我微微一笑,這口氣太熟了,他是想討點好處。我直接道:“您說,如果真有價值,肯定不會虧待您。”

“是這樣,我們在檢修打撈08號的時候,發現少了一條救生艇。”

我想了想,應該是我、藥不是、大副還有兩個船員衝上青鳥丸時用的那一條。當時光顧著登船,那救生艇扔在海里,後來怎麼樣了沒管。但這算什麼?難道他們想要賠償不成?

“不是,不是要賠償,我們報損就是了……”大副怕我誤會,連聲解釋,“那天我接了一個電話,是日本沖繩海事部門打來的。當地有遊客在沙灘上撿到了這條救生艇,上面有我們的船號和聯絡方式,就跟我們聯絡了一下。”

“那就是日本人要賠償嘍?”

大副停頓片刻,方才說道:“不是。沖繩方面檢查過,這條救生艇不是自己漂流到沖繩海灘,上面曾經有過人,在艇裡還找到一件潛水服。日本人想核實一下咱們的乘員名單,畢竟這對他們來說,萬一真有人從那登陸,就算是偷渡入境了。”

不知為何,聽到這個訊息,我沒來由地心頭一跳。

四悔齋的門外,忽有敲門聲傳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