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聞見魯峯心尤動,龍門祕術歸原主(大結局)

豆葉黃

  

說起來可能諸位看官會覺得這是什麼嘛,未免太巧了些吧,其實我倒想說,正所謂無巧不成書,也正是因為這巧合才有了後來的種種,仔細想想,人生也是這樣的,回想起來自己所經歷過的一幕幕,幾乎所有的人都會覺得這太巧了啊,倘若這事情這樣或者那樣發展,那麼結局也會大不相同啊,其實人生在世,一飲一啄皆為天定,有些時候,自己說了並不算的。

因緣際會的在船上認識了魯峰的兩個子女,我們談的很投機,就魯英說,一向少言寡語,性格內斂的魯雄,同老葉喝了兩杯之後,很快也是哥哥兄弟的叫起來了,知道了我們是來送龍門祕術歸還龍門派的時候,兩兄妹更是把我們奉為上賓,紛紛感嘆著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酒館三巡,菜過五味,知道我們不是一般人,幾個莊稼漢子識趣的退出了甲板上,留下我們五個人在那裡談論著,儘管說我們知道有魯峰這麼個人物,但是對這魯峰還真不太瞭解,不過從魯英和魯雄的言談舉止當中還是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兩個對魯峰是相當的推崇,似乎魯峰便是大英雄一般了。

原來魯峰細算起來是鬆峰五道的師侄一輩了,只因為鬆峰五道早年便出來尋找三教法卷,因而對這位師侄輩的魯峰掌門並不算太瞭解,據魯英說,魯峰曾經給他們講過自己的悲慘的遭遇,魯峰今年五十有七了,出生於同治十三年,也便是1874年,早年飽讀詩書,溫文爾雅,也曾參加過1898年的戊戌變法中的公車上書,後來慈禧太后發動政變,魯峰等最早一批主張維新變法的人被捕,鋃鐺入獄,在監獄之中飽受折磨,但是卻僥倖逃過一死,在監獄中苦苦的熬了十年,誰也不知道這十年是如何挺過來的,在入獄之後的第五年,識得同獄之中的一個老者,老者與魯峰相處非常不錯,轉年,老者知道自己一輩子恐怕就要交代在監牢裡了,同時悔恨自己一身的本事卻保不住自己的國家,便叫來魯峰道;“將來若是你有機會逃出生天,希望你能夠運用我教會你的本事好好的報效國家”。

正當這魯峰不名所以的時候,老者緩緩的解釋出了原因,原來這老者是是當代龍門派的掌門人,叫王濟庭,也是個愛國愛民的義士,只可惜生不逢時,一身本事無處施展,更被奸人陷害入獄,一入獄中,已經是抱了必死之念,正感嘆自身本領就要失傳的同時,趕上的魯峰的出現。

自此王濟庭利用自己剩餘的時間,每天偷偷的教授魯峰龍門派的武學和道法,只可惜的是,龍門派完整的道術,武學體系裡面,少了一部龍門祕術,王濟庭這才告訴魯峰,自己還有五位師兄弟當年拿走了這一本龍門祕術,日後若是有機會,要討要回來。

不出魯峰所料,幾個月後,王濟庭身故,魯峰繼續的保守獄中折磨,知道1908年,熬了整整十年的魯峰,終於聽到了一個大快人心的訊息,慈禧太后死了,魯峰等人也被釋放出獄,此時的魯峰已經是三十多歲的人了,魯峰按著王濟庭的指示,來到了山東威海龍門派,接任掌門人一職,此時的龍門派人丁興旺,早就說過,清末民初的時候,天下大亂,妖魔四起,正是這些個陰陽先生髮展的黃金時期,他們走遍大江南北,幫助人家打理紅白喜事,驅鬼破煞,是一個受世人尊敬的職業。

當時龍門派幾百號人物,還有幾位和鬆峰五道,王濟庭一輩兒的老人兒,不用疑問,魯峰自然又是受盡了排擠,然而魯峰並不在意這些,憑著自己的寬巨集大量,和幾次捨身救人,終於贏得了龍門派上下一致認可。魯峰接任掌門之後,責令龍門派全體成員走出山東,行於大江南北之上,一來保家衛國,二來也算得上是為了修道之人積累些功德罷。

清王朝覆滅,魯峰一直守在山東威海,跑前跑後,戰功赫赫,當上了海軍一名頭目,同時他也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

但凡哪一家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兒,找到這位魯峰魯先生,魯峰便一定會竭盡所能的幫助,所以說,在魯峰所住的地方,十里八村的人,提到魯先生,沒有一個不伸出大拇哥的,紛紛都讚歎這魯先生是個大好人,是個了不得的人物。

就來那魯英和魯雄都是沾了他們老子,魯峰的光兒了,這一次出遠門是到遼寧來找魯峰的,據說魯峰去年便來到遼寧辦事兒,今天九月,魯峰的上司有急事兒要找到魯峰,故而,魯英和魯雄北上遼寧,尋找魯峰,後來聽說魯峰已經比他們前一步回到山東了,他們撲個空,只得再一次折返回山東,不成想遇到了我們這些個來送龍門祕術的人,總不算是沒有收穫了。

我們聽的也是仔細,瞭解了魯峰是個什麼樣的人物,老葉咂咂嘴,感嘆道;“你們兩個的老爹真是挺了不得了,受盡了屈辱也沒有想過要報復社會,反而是以德報怨,真是厲害啊”。

鄭新子聽了老葉的話也是點點頭道;“真的,我越來越佩服這位魯前輩了,心急的真想馬上就見到這位前輩呢”。

魯雄還好些,魯英一聽鄭新子這麼捧自己的父親,更是對鄭新子親密的不得了,姐姐長姐姐短的叫著。甜的很。

我靠在一邊兒,心中暗自感嘆魯峰真的是個人物兒啊,要說民族大義,天下間有幾個人能夠像魯峰這般呢,絕大多數的人可能就會說了,民族大義是對國家的愛,是回報國家得表現。而現在的國家公平嗎?都不能讓我過得好,我怎麼會有民族大義。讓我們付出,付出什麼?付出自己,自己飯都吃不飽讓別人活的更好?會有人領情嗎?有多少人會這麼做?其實,何必要這麼想呢,國家做錯了,自然有人聲討這國家,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倘若天下人人都這這般想法,那社會變成了什麼。

萬般苦楚,行善最樂,人活著要對得住自己的良心,然而天下人都惡,你也不能惡,因為天下人都是別人這樣了,我也這樣,正是因為這個想法,才有了這金錢至上的天下,袁大頭把倫理道德趕到了一個不為人知的犄角旮旯裡,我知道,修道者一旦修為入了元修和尚或者胡風的那個境界是可以過陰的,所謂過陰,便是肉身留在陽間,三魂七魄下到地府遊走,朱先生曾經跟我提過一嘴,同時也告訴我,一旦我有了過陰的實力之後,在陰間看到了什麼都不要說出來,因為萬物有界,陰間是正常人死後去的地方,那不屬於現在就為人所知的世界,所以說但凡有實力過陰的人,對自己在陰間的所聞所見都是絕口不提。

相傳陰間有十八層地獄,專門懲治那些生前十惡不赦的人,我倒是想去看看,那些生前無惡不作之人在陰間到底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會得到這麼樣的報應。

中間有了魯英和魯雄的這個小插曲之後,船已經走了大半天了,萬里無雲的晴空伴隨著海面,及其之上盤旋的海鷗,構成了一副難得的人間美景。

只不過再有幾個小時,我們便到了龍口港,這般美麗的景象也不知何時再能見到了。唉!正當我在這兒感慨的時候,魯雄走上前來跟我道;“剛才我妹妹都跟葉兄弟切磋過啦,我也想....”

原來這兩兄妹從不出門,家中除了老爹之外也沒有棋逢對手的人能夠與其切磋,今日見魯英和老葉打的熱鬧,魯雄便也想找我玩玩兒,尚未等我回答,魯雄不知從何處覓來了兩把木劍,一把扔給我道;“出招吧”。我看魯雄盛意拳拳,不好拒絕,便與他切磋切磋也沒壞處。

好在劍術我還是懂一些的,源自奉天法會之時我偷學於武當陳老道同德川秀城比武的好時候,只見魯雄一劍刺到,青光閃閃,發出嗤嗤聲響,內氣之強,實不下於魯英,我左手劍訣斜引,木劍橫過,畫個半圓,平搭在魯雄劍的劍脊之上,勁力傳出,魯雄劍登時一沉。魯雄讚道:“好劍法!”抖腕翻劍,劍尖向他左臂刺到。我回劍圈轉,拍的一聲,雙劍相交,各自飛身而起。魯雄手中的木劍這麼一震,不住顫動,發出嗡嗡之聲,良久不絕。

這時只聽得甲板上嗤嗤之聲大盛,魯雄劍招凌厲狠辣,以極渾厚內氣,使極鋒銳利劍,出極精妙招術,青光盪漾,劍氣瀰漫,我偷自陳道長的一招指南針,總是以圓圈兒破去他凌厲的劍招兒,這路太極劍法只是大大小小、正反斜直各種各樣的圓圈,要說招數,可說只有一招,然而這一招卻永是應付不窮,魯雄左思右想也沒有想出破解的法門,微微一笑,我心一沉,不知他玩兒什麼陰謀詭計。。

正當我跟魯雄打的難分難解的時候,遠些地方傳來了魯英的叫聲道;“喂,你們兩個別打啦,船要到龍口啦,快收拾收拾吧”。‘哈哈”,魯雄聽完了妹妹的話,也不停留,收了木劍朝我一笑道;“嘿嘿,張兄弟,這次我還是略輸一籌啊,想不到你竟然懂得太極劍法,真是佩服,佩服”。我雖然說心急下船,但是也不能簡簡單單的告訴他,我這是偷學來的,只得客客氣氣的說了些個苞米茬子話客套客套,大船一進港口,這幫人蜂擁而出,我根本都沒抬腳,分明就是這些人給我退出來的!嗬,真看出來是思鄉心切了,這傢伙的,一個推一個的。

這時候就看那魯英拉了拉我的衣角,朝著遠處的那一箇中年人,激動的叫道;“快看,那就是我爹,我爹來接我們來了”。

這老者相貌平平,個子不矮,留了一把山羊鬍,尹然一副算命先生的做派啊,剛才還說人家思鄉心切呢,魯英和魯雄見了他們老爹兒之後,拉著我們幾個比剛才那些人還瘋狂,這傢伙,一路橫衝直撞的呀,一溜煙兒的來到這魯峰面前。

眼前老者雖然是比較像算命先生,但是的確氣度非凡,有大將之風,疑惑的望著魯雄道;“這三位是?”老葉不待魯雄回答,上前一步道;“前輩,我們是鬆峰五道的弟子,這次來是歸還龍門祕法來了”。啊?魯峰驚訝的叫了出來,把我們拉到一個小涼亭中,關切的問道;“你們竟然是呂師伯他們的弟子,呂師伯他們還好麼”。

唉!老葉一聽提到自己恩師,略有悲傷的搖了搖頭道;“唉,我五位師長早在三年前,便死在日本人所放的一把火中了,臨終之前,把龍門祕術託付給我,讓我們交還給你”。

而後又刪刪減減的描述一番我們的經歷,聽得魯峰不時的拍腿大罵日本人,魯峰接過老葉遞來的龍門祕術,朝著魯英他們道;“這兩位是我師伯的弟子,與我同輩,你們快叫師叔”。

我強忍著笑,只聽魯英和魯雄尷尬的叫了一聲;“師叔”。.......

嘿嘿,我們尷尬的笑了笑,魯峰道;“呀呀,咱們別站著這兒啊,快跟我走,寒舍雖然簡陋些,勝在夠大,走走走”。

說完,熱情的拉著我們上車,小車朝著威海方向緩緩的開去,然而這看似平靜的山東城,又能夠安穩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