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章 殘魂

馳漠

  

滿目的白骨,好像在眼裡已經融不過了,要溢位去一般。

不知哪裡冒出的一腔怒火,悟塵長天嘶叫!

他的面目猙獰,雙眼血紅。面對茫茫骨海,他臉上劃過幾道血淚。這些淚,是不由自主的流出的,並不是因為他的情緒所致。

悟塵像失了魂一般,在茫骨海之中奔跑起來。腳下不斷傳來“咯咯”的聲響,好像一首來自九幽地獄的幽曲。

用盡最後的一分力量,悟塵跌跪在地。幾根骨刺穿過悟塵的大腿,他沒哼一聲,面sè如土。

他沒有發現,這方天地之中,充斥著一種無sè無味的氣體。

這些氣體,乃是以前那些戰死的神族與仙人所散發出的憤恨與怨念。那些人的憤恨與怨念都是一部分神識所化,他們戰死之後,這些負面神識發生了異變,能影響別人的心智,而且極難察覺。

“戰,戰,戰!”

悟塵突然站了起來,手中抓著斬邪劍,一招招劍訣不斷飛出,將白骨轟成了粉碎。他的身上好像有使不完的力量,如同猛獸一般咆哮著。

就在此時,遠處白影閃動,飛快朝悟塵衝去。

五具巨大的骨架將悟塵圍了起來,他們那空洞的眼光閃著綠sè的幽光,嘴中不斷髮出“咔咔”的聲響,讓人毛骨聳然。

悟塵發出一嘶吼,仗劍衝向了其中一個。

“嗆”一聲清響,火星從劍鋒飛濺而出,那骨人竟然毫絲無損。一隻骨手劃過一道虛影,直接洞穿了悟塵的腹部。

強烈的疼痛讓悟塵腦中一片清明,恢復了神智。

看著那雙穿過自己身體的骨手,一陣恐懼之意湧上心頭。但,這並不是悟塵內心產生的,似乎是由骨人傳導給自己的。

“轟!”一道藍光從悟塵腰間飛出,擊在骨人身上,將它震飛出去。只是,那隻骨手卻還留在悟塵身上。

如果這是他自己的身體,一定血如泉湧。只是,這是一具已經死一斷時間的屍體,血液早就乾枯了。也正因為這樣,悟塵才沒有在那足以致命的一擊下而倒地。

緊握著斷劍,悟塵掃了一眼。四具骨人慢慢向他***近,那綠sè的眼睛似乎要將悟塵的神魂從這具身體中抽離出來。

一道銀光慢慢圍上悟塵,將他的面板鍍成了銀sè。那隻骨手慢慢碎裂,落在地上化成了一團白塵。

悟塵沒有想到,逆道金身竟然救了他一命。

這逆道金身果然強悍,不論受了多大的傷,總是在第一時間復元,而且受的傷越多,對逆道金身越是有利。

這,本是逆道金身必須經過的一道坎,原本是要引天雷來轟自己的,現在卻在這裡成就了。

悟塵不管自己身上的傷,任由骨人破壞,破壞的越多,他便越開心。

“嗷!”

四具骨人長嘯一聲,朝悟塵飛撲而去。

想閃,卻已經晚了。

四具骨人結結實實的撞上了自己,五隻骨手擊向自己,好像要把自己撕碎一般。

經過洗理後的逆道金身,讓悟塵的身體韌xìng變得格外強,好像怎麼拉也拉不斷,怎麼扯也扯不掉,怎麼撕也撕不碎。

原本,那些骨手是可以穿過自己的身體的。現在,只能留下一個凹陷,根本無法穿過去。

不過,悟塵也不是那麼好受,畢竟那些鋒利的骨手也是有穿過自己的皮肉,身身分像要散架了一般,處處傳來絞心之痛,讓他冒出些許冷汗來。

這些骨人,本是那些大羅金仙與神族的至高強者死後屍骨所化,極為強橫,加上經過萬年又通了些許靈智,故而實力已經接近虛心那樣的地步。

他們遇到悟塵,把悟塵當成了外族,生前的戰意爆發出來,都將悟塵當成了死敵,所以才會發動攻擊。

越來越多的骨人朝著這個方向彙集過來,他們在這個殘片世界之中沉寂了太久了,難得遇到了一個“敵人”,紛紛激發了他們身前的遺志,擊倒敵人。

想必,就算當時的仙人與神族都沒有想到,他們死後的屍骨竟然彙集在一起,成為了同夥。

這是可笑,還是可悲呢?

悟塵的斬煞劍騰起陣陣罡風,似乎受了這些骨人的威壓而發出抵抗的聲音一般。

悟塵抖了抖斬煞,好像明白了它的心思一般。

得到了悟塵的安慰,斬煞慢慢安靜了下來。

悟塵並沒有害怕,也沒有擔心。

這些骨魔,靈智並不高,悟塵如果逃遁了他們一時半會也極難找到自己。不過,他並不想走。

實戰,是提高自己的最好辦法,同樣也是檢驗自己實力的好方法。這樣的機會,悟塵顯然不想錯過。

斬煞一提,消失的無影無蹤。

下一刻,兩柄一模一樣的斬邪出現在悟塵的面前。

“來吧,讓我感受你一下你們曾經的氣概!”明知道這些骨人聽不懂自己在說什麼,悟塵卻給了足夠的尊重。

這些骨人,不管是仙人還是神族,都是頂級強者。面對強者,理應該尊重。

那些骨人嘴中不斷髮怪叫,將悟塵圍在圈中。

十隻骨人,率先發動了攻勢。他的骨手,就是最鋒利的兵器。

悟塵的身子如鬼魅一般,在骨人之間來回穿梭,斬邪不斷的將骨人的骨頭斬斷,讓他們倒在地上。

悟塵並沒有一招制命,因為他的真元不允許過大的消耗。

外圍的骨人,沒有一千也有五百。

“在這個戰場,學學那些上古神族,諸天神仙似乎也是一種光榮。”悟塵用劍支撐著,緩緩站了起來。那些拳雨落在他身上,隨時都可以將他打翻。

他咬了咬牙,又站了起來。

身上的傷雖然對他xìng命沒有多大影響,卻大大讓他的作動減緩,反應變慢。所以,傷口越來越多,逆道金身也越來越加完美。

原本,骨人的指甲還有進入自己身體一寸之深,現在半寸都達不到了。

按這樣下去,將這些骨人消滅完,他的逆道金身也大成了。

斬殺了近百個骨人,悟塵體力不支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不過,他並沒有放棄,又一次站了起來,胸口燃燒著濃濃的戰意。那一刻,他好像置身於萬年之前的戰場之中。

舉劍!

揮擊!

每一個動作,都讓悟塵的神魂酣暢淋漓。

不知不覺間,悟塵的劍法之中融入了毒仙經。斬煞,帶著淡淡的藍光,在空氣之中流下一道道藍sè的流光。

[咔]

[咔]

[咔]

不知道碎了多少骨頭,也不知道自己揮了多少劍。他的眼中,只有骨影閃動。

有些骨人,下半身被毀去之後,上半身在骨海之中爬著,還想要靠近悟塵,想將他撕成碎片。

突然間,一道白光閃過。

胸口傳來一陣巨痛,一隻骨手竟然穿過了自己的身體,抓住了自己的心臟。

忍痛,揮劍,斬去了那隻骨手。

“嘶!”吸著冷氣,任冷汗從自己的身上劃落。

如果再晚了一會,自己的心都要被掏出來了。

悟塵看到了被骨人護在中間的一個小骨人,個子不高,比悟塵還要矮上半個頭。可就是他,斷了一截骨手,在骨人之中緊緊的眼著悟塵。

這麼一個骨人,他的強橫超過了所有的骨人。因為,之前很長一段時間,已經難有骨人能將自己的手插入息的身體之內。

而這麼一個斷手的骨人,竟然穿過了自己的身體,直取心口。

這一切說明,它非常不簡單,知道悟塵的心是一個弱點。

雖然失去心,悟塵一時半會死不了,但絕對會因為這一點而被骨人慢慢耗死。

不能再拖了,速戰速絕。

悟塵任由鮮血順著那骨手處流下,催動真元,準備一口氣將這些骨人斬殺。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那個矮小的骨人也動了。

毫無疑問。這個骨人有法術。

難怪他可以穿透自己的身體,原來他有法術,靈智極高了。

想到這裡,悟塵不得不小心起來。

這個骨人,肯定是這群骨人之中殺傷力最強的,也是最聰明的一個。而且,那麼多骨人,似乎都聽從他的號召。

逆道真元湧出,慢慢形成一條龍一般的罡氣,將悟塵保護了起來。逆道真元不斷滋潤著悟塵的身體,讓他的傷口快速癒合。

悟塵看了一眼胸口的斷手,發起狠來,所xìng將其生生拔了出來。留在身上總是個害處,說不定還會被那小骨人利用。

看著那骨手帶著血肉一點點抽出自己的身體,悟塵沒有皺半個眉頭。

就在這時,那小骨人爆起了,指揮著餘下的百具骨人瘋一般的朝著悟塵飛來。

一道道狂爆的力量擊在他身上,讓他感覺自己就像好海中的孤船一般,隨時被海浪推來推去。

悟塵的斬煞劍殺氣沖天,摧枯拉朽的將幾十具骨人都斬成了碎沫。但是,這樣的舉動並沒有那餘下的骨人停下,他們反而更加瘋狂起來。

以拳為兵器,以腿為兵器,以身體為兵器,全都轟向了悟塵,好想真的要將他轟成肉泥,撕成肉沫一般。

悟塵豈能讓他們如願,大喝一聲,身體的面板蠕動了一下,將那些插入自己身體的骨手慢慢給擠了出去。

“逆道星辰,落!”

隨著這一聲大吼,天空之中好像出現了無數的星辰,紛紛落下。

天上,好像有無數的火星,匯成了一片火海。

厲風呼嘯,悟塵的身子早就閃出了戰圈,站在遠去。

原先他所站的地方,已經變成了坑坑窪窪,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當然,也沒有一個能站著的骨人了。

逆道星辰,是以逆道訣的至高法門擬化的星辰,雖然比不得真正的星辰,但也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

因為這一招,悟塵幾乎耗盡了自己的所有真元,能動用的也只有毒仙經的僵毒了。

嘴角掛著血跡,悟塵並沒有去擦,歪嘴笑了笑,悟塵捏了捏鼻子。

半響,悟塵才將目光投向遠處。

在擬化星辰消失的紫光之中,一座由深青sè巨石搭建起的祭臺落在悟塵眼中。祭臺呈八面金字塔狀,每面都有臺階,共九十九級。

祭臺之上,立著八根巨柱,柱頂之上擺著一方巨鼎。

身上傳來絲絲巨痛,***迫悟塵收回目光。

一道紅光沖天而起,騰到空中,突然又調轉方向,朝著悟塵襲來。

還沒來得急做出任何反應,悟塵只覺身上一痛,好像千刀萬剮一般。

他身上的衣物已經殘破無比,一具殘破的身體暴露在空氣之中。骨頭寸斷,再也沒有站起來的可能。

悟塵感覺,自己的神魂隨時會從這身體脫離而出。如果這樣,那麼悟塵便會魂飛魄散。

自嘲的笑了笑,悟塵自言自語道:“沒有想到,還是難逃一死。”

“嗡嗡嗡!”悟塵身後的斬煞劍突然低鳴了起來,不停的顫抖著。

悟塵根本沒法回頭,也不知道身後有什麼東西在低鳴,何況他現在已是將死之人,也沒有心情理會這麼多了。

悟塵合上了沉重的眼皮,等【m.】著最後的時刻。

“噗哧”一件劍器洞穿了悟塵的身體,睜眼一看,正是自己的斬煞。

悟塵沒有想到,自己死的這麼不安生,臨死前竟然捱了自己的愛劍一劍。

不過,那斬煞劍並沒有停止,而是帶著悟塵騰空而起,直衝那祭臺而去。

悟塵歪著頭,看著那瑩白閃閃的大地,將那些美印在了心中。不由的想道:或許,這種驚心動魄,永生難忘的美只有死亡之前能有享受的福氣吧!

風從悟塵身上吹過,讓他聞到了一股清香。一股曖流往自己身體之中,不知何時,悟塵已落到巨鼎之中。

鼎內,比悟塵想像的要大的多,看似來好像一個小湖。裡面有粘稠的液體,正沖刷著悟塵的身體,讓他慢慢復元。

透過這些綠sè的液體,悟塵看到五塊巨大的晶石躺在鼎的底部。

“靈源之心,好大的靈源之心,靈氣好純淨!”悟塵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激動,大叫起來。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悟塵沒有想到,竟然是斬煞劍跟靈源之心救了自己一命。

悟塵當下坐定,運轉心法,不停的吸收著已化成液體的靈氣。

就在這時,一團如瑩火蟲般的光團從祭臺中間冒了出來,慢慢組成了一個人形來。

他是一個年輕而又英俊的青年,眉如墨畫,星眸流轉,頭頂紫金冠,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風輕輕吹過,他紫金sè的衣服隨風飄動。

悟塵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鬼魂,心中有大多的疑問,卻不知從何問起。

“沒有想到,你竟然能到達此處。”紫衣青年緩緩道來,聲音如晨鐘暮鼓一般,醒人jīng神。

悟塵認真的審認一下這個紫年青年,發現他的眉宇之間竟然有些像女子。星眸之中,似乎一直帶著股威嚴與熱情。他只是隨意往那一站,就讓悟塵心頭生出一種從未有過的崇敬之意,好像他的一個眼神,一句話,自己便可以隨他縱橫沙場,死了也甘願。

“你,我好像在哪裡見過!”悟塵喃喃自語,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這個人,可卻又感覺自己見過一般,著實有些怪異。

“是嗎?”

那雙眼似怒卻含笑,似冷又有情。

“我想起來了,你是仙帝。”悟塵激動的差點要跳出這個巨鼎。

“我不是仙帝,我只是我。”天帝並不承認自己的身份,也不願面對悟塵的這個問題。

悟塵看了一眼滅,還是沒能忍住,問道:“仙帝,你與歸寂那一戰,誰勝了?”

滅看了悟塵一眼,眼中劃過些許惋惜之sè,緩聲道:“無勝無敗,如你所見,只有滿地枯骨。”

悟塵從他眼中讀懂了他的思緒,想問他是不是後悔了,卻沒問出口。

“小傢伙,你與我有些淵源,不要讓我做些不願做的事情!”

瞬間,悟塵陷入了黑暗之中。

他可以感覺到,仙帝那似有似無的殺氣。不過,卻也不是自己能承受的。

好在仙帝並不是真的想殺自己,所以悟塵才偷偷鬆了口氣。

不過,悟塵倒是好奇,自己怎麼跟他有淵源來了?他是高高在上的仙帝,數十萬年前的人物,而自己呢,不過是太清門中一個小小的弟子罷了,不可能存在著什麼淵源。

仙帝看著悟塵,並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那口巨鼎。

這一縷殘魂,也不能說明仙帝是否隕落。像仙帝那樣的強者,就算一縷殘魂也是非常強橫的。

所以,悟塵不敢提出疑問。

“小傢伙,你不用猜了,我只是一縷仙帝不容的真魂!”他,不知為何又對悟塵坦白了身份。他,真的只是一縷真魂,還是不能容忍的真魂。

仙帝,竟然不能容下自己的真魂,這的確讓人有點接受不了。

“他行事厲來乖張,不是你能猜測的。”仙帝的殘魂,好像累了一般,坐在鼎邊,若有所思。

“仙……”悟塵一時不知該叫他什麼,因為他並不是完整的仙帝。

“如果我沒有記錯,我原本有個名字,叫作昊!”他這麼說,是想撇清自己跟仙帝的關係。

兩者,雖然出於同源,但是已經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思想,不能算是同一個人了。仙帝是仙帝,昊是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