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我們結婚吧(大結局)

葉櫺

  

玉棺持續下陷,眾人還沒有真正接受這事實,卻已無力迴天。

敦子和戲子仍然緊拉著那根繩子,金文傑的兒子金龍,卻也沒有放手落下去。

人心都是肉長的,我想無論金文傑和金龍與邱浩到底有怎樣的以往,到了這個時候,過去的也就過去了,畢竟金文傑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救下了自己的兒子。

金龍不用別人幫忙,拉著繩子幾次倒手,自己就跳了上來。

現在倖存的只剩下八個人,分別是:我、張海嬌、敦子、戲子、來寶、阿武、林玉鳳,還有那唯一不屬於我們這方的奇人-金龍。

死了的就已經死了,可是活著的,依然要活著……

敦子和戲子仍然沒有放鬆警惕,金龍上來以後,他二人立刻舉槍戒備,只要金龍有一絲對我們不利的表現,敦子和戲子肯定會毫不猶豫的開槍。

可是金龍,仍然面無表情看著持續下陷的珠寶池,完全沒有任何舉動。

林玉鳳醒了,她沒有再傷心哭泣,也和我們一樣,只是看著珠寶池發呆。

大殿依然在晃動,時不時就有沙塵石塊落下來,這就意味著這個大殿即將要塌陷,而我們這些人必須要趕快離開,如若不然,也會被永生埋在這裡。

我不知道別人都想些什麼?我只知道我和張海嬌,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

敦子和戲子見金龍根本就沒有攻擊我們的意思。也就把槍放了下來。

而那金龍,雖然與我們之前是對立,可是此時。我卻覺得這個人肯定不會與我們為敵,之前的經歷,我覺得金龍也是個苦命的人,無論他心裡是怎麼想的,就憑他能夠誓死保全邱浩,必定是一條好漢。

敦子最現實,朝林玉鳳喊道:“玉鳳姐。咋地,走不走啊?”

林玉鳳抹了一把被淚水弄花的臉。深吸一口氣,回道:“走,我們要活著。”

所有人都心如刀割般的最後看了一眼珠寶池,張海嬌還要哭。我卻趕忙摟住了她的肩膀,由戲子和敦子打頭,朝著我們上來時的方向開始逃命。

遠遠的,我就發現大殿的入口處,竟然真的有一個非常刺眼的光圈。

到現在為止,我依然無法接受這個大殿存在的玄幻色彩。

不過這一切都已經不再重要,我七叔他們已經釋然的離開,而我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現在我們只要活下去。就是對他們最大的報答。

沒人廢話也沒人耽擱,包括金龍在內八人,用最快的速度跳進那光圈當中。

我就覺得頭暈眼花。身體一震折磨的異樣,再後來……我們就落了地。

頭頂大殿的轟隆聲不絕入耳,隨時都會塌陷成廢墟。

讓我意外的是,大殿外面的這處草原,竟然神奇的又變成了“白天”。

可以看得很清楚,草原的盡頭就是那片海底森林。或許之前是一種蠱惑之法,才讓我們覺得草原無比巨大。而現在不用任何輔助,我們都知道該往哪跑。

這個金殿畢竟太過於龐大,我們離著近了都可能會有危險。

林玉鳳現在是我們的主心骨,這個女人又恢復了一臉的幹練,朝著草原盡頭的森林一指,大聲叫道:“快走,我覺得這空間也在變化。”

我聽得渾身一驚,站在原地仔細感應,卻發現不僅是大殿在塌陷,而我們所處的這個巨大的地下世界,卻也好似隱隱約約晃動著。

“跑啊……”敦子大叫一聲,率先帶頭狂奔了起來。

我與張海嬌並排前行,在草原上奔跑本來就灑脫,我們也無需顧忌丟失人,敦子在最前,那金龍在最後,大家玩命的全力奔跑……

或許是逃生的*,眾人好似忘記了疲憊一般,持續向前毫無停頓。

就連我這以往總是拖累別人的選手,現在跑起來,也沒有落下別人幾步。

“都別回頭,就快成功了!”林玉鳳奔跑中大聲的叮囑。

身後傳來巨大的坍塌聲,不用去看,我們都知道是那金殿徹底塌陷了。

試想此時無論是巨多的金銀珠寶,還是那幾十條血肉之軀,都將永不存在!

沒人停、也沒人回頭,因為此時我們跑動的這草原,也狂顛的厲害。

待我大汗淋漓之時,隊伍終於穿過了草原來到了那片奇異的森林當中。

舉頭望去,天空飛著無數的奇蟲異鳥,不過它們都顯得異常慌亂,根本沒心思攻擊我們,卻好像和我們一樣,也在急著逃命。

隊伍僅僅停頓了幾秒,林玉鳳這一代女梟雄一馬當先,帶著大家繼續狂奔。

沒跑出多遠,我的臉和衣服以及手臂,就被周圍的樹枝劃出了許多口子,可是我卻一點都沒覺得疼痛,仍然與張海嬌並肩前行,依然沒有被隊伍落下。

敦子和戲子更是熱血,便跑邊嗷嗷大叫,就像是生命最後的衝刺一般,惹得我們也跟著亂喊,這場面我倒是看不清,不過心裡卻覺得異常的讓人振奮。

跨過那條河,撥開樹枝繼續向前,漸漸的,終於看到了那巨大的石門。

目測相隔還有幾十米的時候,由於空間晃動的太過於劇烈,眾人無法再直立前行,最終陸續摔倒在地,不過我們並沒有停下來,仍然爬動著向前而行。

那巨大的石門,也不知是機關效應還是這空間要塌陷的原因,竟在緩緩關閉。

這是生命的最後關頭,到了這個時候,求生的*使得眾人不敢停留。

手指都抓出了血。膝蓋都磨破了皮,可是我們依然努力,終於來到巨門旁邊。

每個穿過巨門的人。都同樣先是抬頭看了一眼巨門,之後又回頭看一眼畫面混亂的海下世界,接著便吃力的爬了過去,回到了屬於我們的世界。

我們沿著臺階向上去的時候,巨門也在緩緩關閉。

與生命賽跑,是一種無比熱血的事情!

過了臺階就爬鐵鏈,無論受傷沒受傷。誰都不需要別人幫忙,大家幾乎一口氣就爬到了頂端。到現在我才知道。自己在關鍵時刻,體能也會發揮的異常強大。

回到了巨大客輪,仍然沒有停頓,輾轉反則。到達了進來的入口處。

不用去找我們藏起來的潛水衣,因為後期進來了許多的人,潛水裝置扔的滿地都是,大家隨便找件合身的佩戴完畢,接下來就是尋找出口。

我們進來的時候,不知道這出入口是如何形成的。

可到了現在,或許有人破解了這個裝置,再往前沒多遠,就是一個巨大的水潭。水潭中正在朝裡湧動著水流,不用想都知道,這個水潭肯定可以通往大海。

眾人噼裡啪啦跳將進去。跟著戲子和敦子的身影,持續向下、向前遊動。

張海嬌和林玉鳳架著我的雙臂,到了這個時候,她們仍沒有忘記我水性不佳!

雖然水流比較強烈,可是我們仍然拼了命潛游,水花中也幾乎分不清方向。可是憑著感覺又堅持了一段時間,我們最終成功進入了真實的大海……

八個人剛剛會合。身後被珊瑚覆蓋的巨大客輪,竟然也在朝下陷動。

仍然不敢停留,大家繼續向上而去……

有潛水裝置的情況下,向上倒是輕快了一些,只是大家都已經筋疲力盡,到了最後,全憑自身的浮力向上而去,天不亡我們……我們浮了上來。

我睜開眼貼著水面轉了一圈,瞬間就看到了我們的鐵船。

達叔那老傢伙,竟然破天荒的沒有離開,他站在甲板上看到我們,就如同見了鬼一般,立刻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或許他做夢也想不到我們能活著回來。

沿著繩梯向上,大家陸續爬上船之後,隨著敦子那句“馬上開船”之後大家全如爛泥般攤在甲板上,相互之間痴痴地笑著,卻再也說不出話來。

達叔沒有一句廢話,立刻把“金剛號”開動起來,噗噗聲中離開此海域。

也不知過了多久,就聽達叔喊道:“我的天,幸好走的及時,大漩渦啊……”

緩和過來的人們,紛紛起身朝後看去。

就見我們出來的那片海域,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每個人心中都有數,那是海底世界以及那巨大客輪沉沒並毀滅所造成的,不過之前的一切,我想每個人都會當成一個夢,永遠不會再提起……

……

幾天之後,我們集體回到了首都。

至於金龍,他半路就離開了,至於他去了哪裡?這一切都不在與我們有關。

而我們之前所有經歷的一切,即便還有許多事情不清不楚,可是我想我已經得到了答案,即便還不知道的,也不想再知道了!

在首都酒店休息了一個禮拜,一天早晨,有人敲響了我們的房門。

敦子罵罵咧咧開門一看,門外站著的,竟然是張海嬌、戲子,林玉鳳、來寶、阿武、還有七叔的乾女兒玲瓏,而多日不見的宋教授和他兒子也一併都在。

我和敦子一臉茫然,立刻把大家讓進屋,先和長輩打過招呼,然後年輕的便開始嬉笑打鬧,而阿武和來寶這倆木頭疙瘩,也破天荒的笑了起來。

鬧夠了,我問他們為什麼會聚在一起?

沒人回答,不過他們卻突然變得嚴肅,各自指著自己的衣服。

我和敦子面面相覷,這時候才發現,來的人無論男女,都穿著整齊的黑西裝。

林玉鳳摸了一把我的頭,淡笑道:“玲瓏知道你父親的墓地在哪裡,這兩天我也已經為你七叔和華宇叔、以及鬼婆婆安置好了墓地,他們都在一起。”

我立刻恍然大悟,極力控制,眼淚還是留了下來……

我活了近三十年。終於在我父親的墓碑上,見到了他久違的容顏!照片上的他很慈祥,長著和我一個型別的臉龐。只是比我要帥許多。

倖存的十個人站在一起,陸續為我們的親人鞠躬獻花,那一刻,無人哭泣……

……

首都某五星級酒店,一間豪華的大包房內,坐著男女老少十個人。

桌子上,擺滿了各色各樣的美味佳餚。

這一次聚餐。所有人喝的都是酒,推杯換盞之後。不再有人沉悶,全都瘋狂的談笑起來,不會有人再提起往事,不會有人再提起傷心事……

宋教授滿臉通紅。大聲笑道:“來來來,你們都說說,今後想要幹些什麼?”

他兒子第一個開口,這小子不善言談,悶悶的說了句:“我想去旅遊,想去多走走多看看,父親,這回你不會再管我了吧?”

宋教授拍著兒子的肩膀,笑道:“走吧走吧。想去哪去哪,記得回來就行。”

林玉鳳摟著張海嬌,淡笑道:“我哪也不去了。以後就當個家庭主婦,伺候著把俺家海嬌嫁了,我也就沒有任何掛念了,以後陪著宋老下下棋溜溜鳥。”

“誰說我要嫁了?”張海嬌立刻反駁。

宋教授燦燦的發笑,又朝來寶和阿武問道:“你們倆呢,打算乾點什麼?”

來寶和阿武這倆木頭疙瘩。好似相見恨晚一般興奮!來寶說道:“我們哥倆參加了海嬌的國際探險隊,以後各個國家跑。或許還能為人民做些貢獻。”

“不錯不錯!”宋教授又轉頭問戲子:“大兄弟你呢?”

戲子朗朗大笑道:“我探險探夠了,走也走夠了,打算留在首都做生意。”

敦子一聽,立刻大聲叫道:“那你帶著我唄,雖然我沒你有錢,不過投資個幾百萬還是可以的,這兩年下來,哥們也算讚了點票子。”

“沒問題,只要你願意,一分錢不用拿,直接當副總。”

“好兄弟,乾一杯!”敦子簡直就樂抽了,摟著戲子連幹了三杯。

一直沒說話的小丫頭-玲瓏,卻是不滿道:“那我呢,我可怎麼辦?”

敦子立刻一臉賤笑,在玲瓏肩膀上蹭了蹭,說道:“你就不用打算了,我是副總了,那你就是副總夫人啊,哥哥當年答應讓你吃好喝好,咋樣沒忽悠你吧?”

“美的你呢?”玲瓏一臉的幸福,卻又害羞的低下了頭。

現在就剩下我和張海嬌沒有表態,我等著宋教授問,可這老頭卻一臉怪笑。

我剛準備代替宋教授去問張海嬌,她卻毫無預兆的自己喝了一杯酒!之後俏臉微紅的盯著我,突然說道:“葉櫺,我們結婚吧!”

“啥?”我險些沒摔進桌子底下!

“切,不願意就算了。”張海嬌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

“誰誰誰說不願意了,老子特孃的求之不得。”

“葉櫺我警告你,以後你要再這樣滿嘴髒話,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沒問題,我特麼保證乖乖的……”

“你還敢說?”

“我……”

敦子一拍桌子,起身非常不樂意的說道:“你們倆幹特麼啥啊,欺負誰沒物件咋地?我警告你們啊,秀恩愛是可恥滴。”

張海嬌毫不示弱,回道:“就你髒話最多,都是你把我家葉櫺帶壞的。”

“哎呀,這叫什麼話?”玲瓏卻也嘟著小嘴站了起來,朝著張海嬌不服的叫道:“你說你們家葉櫺行,憑什麼說我家敦子,各自管好自己的就行了唄。”

“擦!”

戲子大喝一聲也站了起來,從包裡摸出一沓錢,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

見我們都愣了,戲子一臉嘚瑟的朝著我們四個大聲喝道:“沒聽過秀恩愛死得快啊,這特孃的是公共場合!別說哥們不仗義,拿著這沓錢,上樓開房吧!”

“擦,你特麼找死……”

“戲子,有種你別跑……”

ps:這就是大結局!“完本感言”寫在“作品相關”,有興趣可以去讀一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