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結局

上官花

  

我正想著的時候,忽然薛方的視線就看向了我,被他這麼一看我嚇了一跳,但是他已經喊了我一聲:“蕭木。”

他這聲音出口的時候,和薛方的聲音不一樣,我愣了一下,就覺得這事不對勁,正想著要不要回應他的時候,忽然只聽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我看見薛方和鄒先生正從後面趕著過來。神情慌張,但是當薛方看見有和他一模一樣的一個人站在鐵門口的時候他也驚住了,不過很快他就鎮靜了下來,而是冷冷地看著鐵門口的人說:“你是誰?”

這個薛方也看著趕來的兩個人,同樣用冷冷的聲音迴應他們,但是他的聲音比起真正的薛方要低沉那麼一些,我聽見他說:“我是七秒之前的你。”

薛方愣了一下,然後就看著他身後的鐵門:“你是從裡面出來的,難道……”

但是鐵門口的這個人並沒有回答他,而是看向了我藏身的地方。似乎早就直到我在那裡,於是朝我說:“蕭木,出來吧,你該回去了。”

我這才極不情願地從藏身的石頭後面出來,但是我卻遠離了這個鐵門,而是走到了薛方和鄒先生身邊,警惕地看著鐵門前的這個人,我說:“回去哪裡,我的家在外面。”

他和我說:“那不是你。”

我卻說:“可這也不是我想要的自己。”

他就眯起了眼睛看著我,我覺得只要我跟著他進了這扇門。或許就永遠不能出來了,但是在我猶豫的時候,他說:“你知道會發生什麼的。”

說著他就看著我,我看見門後面似乎還站著一個人,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好像是鄒先生,我看見鄒先生忽然出現在門裡的時候,猛地驚了一下,馬上就就明白他說的是什麼,我於是看著他說:“你想幹什麼?”

他說:“任何擅自闖入這裡並知曉了這裡祕密的人都不能離開,他們兩個也不例外,你難道不想知道那些闖入這裡的人的結局嗎?就在門裡面,你只要進來就能看到。”

我看著薛方和鄒先生,一時間竟然動搖了,如果要我看著他們兩個人去死,那麼我做不到,而鄒先生和薛方又是多麼聰明的人,他們也已經聽出了他話裡的意思,薛方說:“木頭,不要信他的話,即便你照著他說的做了,我和鄒先生也無法離開這裡,他們是不會讓我們帶著這個祕密離開的。”

我看著薛方,他急切地看著我,我在他的眼睛裡看見了真誠,我選擇相信他。於是我說:“我不會看著你們死在這裡。”

說完我又看向門前的兩個人,然後說:“你拿什麼給我保證?”

他說:“你要什麼保證。”

我說:“你和我一起送他們離開這裡,直到他們離開我就跟你回去,否則絕無可能。”

鐵門後的這個人想了想說:“好。”

他回答的很乾脆,得了這個答案的同時。薛方說:“木頭不要,我們一定還有別的辦法的。”

我卻看向薛方說:“這是唯一的法子,而且我已經回不去了,我沒有家,我的父母都知道我不是蕭木。他們都想殺了我,在他們眼裡,包括在你們面前,我就是個怪物。”

薛方就不說話了,最後我們一直送他們離開這裡,為了防止混淆,我讓這個薛方跟著我走在前面,薛方和鄒先生走在後面,一直到了我們來時候的入口處,他才說:“不能再往前了。”

我才看向薛方和鄒先生說:“你們出去吧。”

薛方看了我。忽然他抱住我說:“木頭,你要活著。”

在他抱住我的時候,我在他耳邊悄聲說:“放心,我有辦法離開。”

在得了我這句話之後,他和鄒先生就順著這裡離開了。直到鄒先生和薛方已經離開這裡了,他才說:“我們走吧。”

我於是才和他一起回到鐵門前,在臨要進去鐵門的時候,我深吸了一口氣,終於踏了進去。

在進入鐵門裡之後。我看見裡面掛著密密麻麻的紙人,只見無數個黑色的紙人在空中搖擺著,風一吹來就隨風擺動,像是一群提線木偶一般,我看向身邊的這個人。問他說;“這是什麼?”

他說:“它們被稱為地支邪,是用來尋找遊離於世間像你這樣的人的,當你能看見它出現在你身邊甚至是接近你的時候,就說明到了要回來的時候了。”

我看了看天上的這些黑色紙人,我問說:“那麼白色的呢?”

他停下來說:“白色的是被馴服的地支邪。有這樣一種遊離的人,他的能力已經到了能將地支邪馴服的能力,地支邪反而成了他的驅策,這樣的人不但不用返回這裡,而且還能控制地支邪為己所用。就像剛剛離開的鄒先生。”

我驚訝道:“你說什麼,鄒先生他……”

然後他說:“他在十年前到了這裡,然後死在了這裡,後來出去的就不是他了,只不過他能力出眾。無法再受地支邪影響,而對於這樣的人,我們也無能為力,可以說他就是那個人不對嗎?”

我沉默下來,本來我覺得薛方和他在一起會有危險,但是聽見這麼一說又平靜下來了,鄒先生既然已經這樣選擇了,那麼就說明他就是鄒先生。

我說:“所以我家出現的煞就是地支邪帶去的,我家的事都是因我而起,可是我不明白。我小叔和這件事又有什麼關係?”

他說:“你小叔和這件事的確沒有關係,他只是替你太爺爺償還了命來,因為你太爺爺欠這裡一條命,所以由你小叔來還。”

我又問:“這裡究竟是一個什麼地方?”

他說:“你跟我來。”

我跟著他一直往裡面走,直到走到盡頭處,只見在這裡的最盡頭有一棵石頭雕刻的樹,非常高大,是漆黑的,我看著這材質不像樹木也不想鐵,就問說:“這是什麼?”

他說:“這是隕樹,是曾經一顆小行星撞擊地球之後留下來的,而它產生了我們,可以說它就是這七秒相隔的來源。”

我說:“時間!”

他說:“這是這裡最大的祕密,任何人都不能知曉,很多人想找到它。但是在時間面前,任何人都無能為力,因為它能控制七秒之前的你,一旦其妙之前的你死了,那麼其妙之後的人也就不存在了,對不對?”

他說的雖然有點複雜,但我還是聽明白了,他說:“我和你一直守著這裡,但是在十二年前你卻因為一個誤闖入這裡的男孩而離開了,此後我就一直在尋找你,因為你和我都是這棵隕樹的一部分,你和我的任務就是在這裡守著這棵隕樹,直到時間盡頭。”

我看著身旁的他,終於明白了這一切,鄒先生說的果真沒錯。所有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而唯一能解決這些事的辦法,就是我的消失,或許這裡就是我的結局。

我看了看身邊這個薛方,於是說:“如果這棵隕樹被毀了會怎麼樣?”

他說:“你我都會消失。”

我在心裡說:“正合我意。”

說完我走近了隕樹一些,然後我看見在旁邊有一尊雕像,我問說:“這尊雕像是什麼?”

他搖頭說:“不清楚,只知道它是在這棵隕樹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存在的了。”

我忽然想起十三的話來,我這才忽然反應過來,根本就沒有什麼十三。十三隻不過是我自己給自己留下的一個訊息,他的出現只不過是我自己給自己返回這裡的一個提醒,我守著這棵隕樹這麼長時間,早就有了離開的念頭,而且一旦離開就再也不想再回到這裡。

我於是伸手摸了摸這尊雕像。然後是盡力氣就將它推倒了,只聽見“轟隆”一聲,雕像倒在地上就砸成了碎片,在雕像被砸碎的時候,我聽見“嘣”的一聲。只見隕樹忽然也跟著倒塌了下來,但是還沒落地,就變成了黑色的煙。

我只聽見他的一聲尖叫:“不要。”

我看著眼前碎裂的一切,終於露出一絲笑容說:“這就是我想要的結局。”

然後我就閉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來臨。

但是我重新睜開了眼睛。我是被一個人給喊過來的,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自己站在村口的橋頭,而鄒先生站在我身旁,正拉住我,我才驚異地發現此時的我還是童年的模樣,我才意識到,這是我八歲的時候,是我被勾著離開家裡的情景。

鄒先生說:“蕭木,你走錯方向了,這不是你家的方向。”

我於是回頭看了看回家的路,就用童稚的聲音問他:“你是誰?”

他說:“給你指路的人,回家去吧,再走就越界了。”

說完他就鬆開了我的手朝外面離開了,我看見他一步步走遠,很快就看見他背上揹著一個白色的紙人,還回過頭來朝我笑,我看見這樣的景象嚇得趕緊拔腿就往家裡跑回去。

自那之後,我再沒遇見過任何怪事,一直到現在。

全書完。

本站訪問地址 任意搜尋引擎內輸入:紫幽閣 即可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