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醉臥墳頭(大結局)

冬雪晚晴

  

兩天之後,慕容嫣兒的身體略有好轉,給我留下一份書信,還有那隻翡翠玉蟬,就這麼走了,從此以後,我再也沒有看到過這個女孩子,我問過周蟲,他說蟲鬼只要主人一死,就沒人控制,驅蟲師自幼法子祛除種入體內的蟲鬼,讓我不用擔心那個小丫頭。

我把蝴蝶谷柯先生的遺骸收拾了,就在蝴蝶谷上面的山坡上,找了一個上佳穴位,葬了柯先生。

然後我和袁瘋子、周蟲三人,把蝴蝶谷山洞的入口填死了,裡面那些蟲卵已經復活,一旦衝出來,免不了要害人,不如填死的好。

土狼挖的那個盜洞,最後也被填死了。

我又在周村住了七七四十天,給周蟲調理調理身體,他所學的驅蟲術,實在有些不對勁,這人是一生悲劇。

幸好,他心態還算好,換成普通人,不直接崩潰才怪。

這天傍晚,我拎了一瓶老酒,爬到蝴蝶谷上面的山坡上,在柯先生的墳頭,添了一把土,然後,倒了一些酒在他墳頭上,然後找了一個乾淨的草地,就著亂墳灘,看著遠山染上一層金色的霞光,夕陽西下,晚霞滿天。

我開啟酒瓶,大口大口的把那劣質的酒,灌了下去。

師兄放不下,我也一樣放不下——只是那個詭異的夢……人力豈可勝天?

袁瘋子從不遠處的土墳後面,冒了出來,依然是老樣子,一手抓著招魂幡,亂糟糟的頭髮,披在臉上,咋一看宛如厲鬼。

“這天快要黑了,你可別在墳堆裡亂跑,免得嚇了人。”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袁瘋子一屁股在我身邊坐下,接過我手的酒瓶,灌了一口,然後遞給我道:“你要走了?”

“嗯!”我點點頭,輕輕的嘆氣,這裡不是我的家,我終究要走了,周蟲也沒什麼大礙,將來可以光明正大的生活在陽光之下了。

“周蟲有什麼打算?”我問道。

“他準備把那邊的土地都買下來,種點水果什麼的。”袁瘋子笑笑,“將來,我們又多了一個蹭飯的地方啊。”

我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周蟲這個主意倒是不錯的。我想起了土狼,問道:“為什麼老村長要殺了土狼?”

“他是土系驅蟲師,可以利用五行相剋的法子,用本身蟲寶做代價,開啟那個石門,很顯然的,老村長以前一定騙過別的土系驅蟲師,開過石門進去過,否則,他不會了解這麼詳細的。”袁瘋子說道,想了想,又補充道,“也許,是他的先人?”

“也許吧!”我點點頭,老村長一家在此隱居數代,就是為著羽化篇,他現在可以把風楓和慕容嫣兒等人騙來,也可以和那個鬼臉合作,自然老早他的先人,就做過同樣的事情。想來,當年柯先生也是被他騙來的。

也許,沒有我們這一門人相助,想要讓金棺的鳥人復活,不太容易。只是可憐我這人兩次施展迴天鬼針,都是這樣的結果,真是……讓我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那個柯先生,是你什麼人?”袁瘋子突然問道。

“師門長輩。”我說道,有些事情我實在不想說。

“呵呵……”大概是聽出了我的敷衍,袁瘋子笑笑,轉變話題問道,“你要去哪裡?”

“回家!”我開啟酒瓶,背靠著一座土墳,大大的灌了一口酒,這才說道,“回蒼梧之城,我好久沒有回去了。”

然後,我和袁瘋子就這麼一人一口酒,把一瓶酒全部喝完,說著一些亂七八糟我們自己都不信的鬼話,再然後,我就這麼枕著墳頭睡著了。

等著我第二天醒來,袁瘋子已經蹤影全無,想//最快字更新無彈窗無廣告//來,他再次遁入深山。

我拍拍身上的土,整理了一下子揹包,想著自己居然在亂墳灘睡了一夜,也沒有見過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這依然是一個晴朗的天氣,墳頭青草上,有著晶瑩剔透的露水,東面的天際,朝霞滿天……

正是——醉臥墳頭敘鬼事,閒踏朝霞問歸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