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未來旅客

白麪黑廝

  

..“你們不能這樣做,給我最後半小時,我的裝置已經完成了,只要按下按鈕,我這長期以來的工作就算完成了,再給我三十分鐘,三十分鐘就好!”穿著白大褂,佝僂著脊背的老科學家震顫著自己乾澀的喉嚨,對這些穿著軍裝的傢伙們說道。

為的一人還算和氣,對這位老人家道:“趙院士,您已經在這上面耗費了將近十年時間,花費了國家大量的資金還有寶貴的外匯,而且一點成效都看不見,那個什麼平行位面橋門理論對於我們來說太遙遠了,國家現在正在集中力量搞經濟建設,黨和國家正在帶領大家脫貧致富,我們資源有限,不能再投入在這看不到收益的專案上面了。”

老科學家身後一位年紀還挺輕,相貌也很清秀的女研究員站出來,道:“科學研究就是這個樣子的,沒有持之以恆的投入和堅持不懈的精神,最終什麼都搞不出來,要是都像你們這樣眼光短淺,那麼兩彈一星什麼的也都不要搞了。”

這位軍裝男也不生氣,道:“我不懂科學,可是我知道我們的兩彈一星震懾住了美帝蘇修,提高了我國的國際地位,而你們這個東西,就算研究出來了有什麼作用。”

女研究員辯解道:“我們的世界就這麼狹窄,掌握了這種橋門架設的技術,我們就能獲得更多的良田,更多的資源,人民可以生活在更安全的環境中。我們還可能遇到其他的文明生物,進行文化和技術交流,趕英美不在話下。”

軍裝男搖搖頭:“聽聽你自己說的話,小孫同志,跟童話沒有什麼差別。”

老院士嘆了一口氣,道:“我們所有的前期準備都已經完成了,你最起碼給我們按一下按鈕的時間吧,用不了多久,如果這次不成功,你們再把裝置拆掉,行不行?”

軍裝男看到這位太祖主席都曾經親切接見並認可的老院士,知道他從前在國家不少科研專案上功勳卓著,到了晚年不知道犯了什麼邪,投入到了這個奇葩的領域中,荒廢了國家的時間和金錢,也荒廢了他自己的天才。

“好吧,給你們最後三十分鐘的時間,如果沒有什麼成效的話,我們還是會拆除裝置的。”

老院士很激動,點點頭,也不再理這個來自軍委的高階參謀,指揮著自己的學生們和同事們加進行試驗。

“曙光計劃第一次橋門架設試驗,開始——”老院士看著那從外國進口的計算機上的資料,謹慎而激動地出了命令。

女研究員將青蔥玉指按到了那紅色的按鈕上,只見如同兩根相對的鋼叉一樣的部件中出了閃亮的藍色電光,整個實驗室裡的氣氛生了巨大的變化。

“能量提升至4o%——5o%……”

“能量提升至7o%……”

女研究員也觀察著螢幕,不斷地報著資料。

“88%……不行了,裝置已經開始不穩定了,有爆炸的危險,趙教授,請求中止這次試驗,我們失敗了!”一箇中年的酒瓶底眼鏡研究員大驚失色地叫著。

趙院士堅定地搖頭:“不行,絕對不能中止,這是我們唯一一次機會,絕不能放棄。”

女研究員是趙院士的弟子,她也看出了試驗接近臨界值,產生的巨大危險,如果試驗出現亂子,極有可能弄出類似通古斯大爆炸之類的慘劇,她立即拉住趙院士:“老師,咱們先撤離建築物,不關掉儀器,讓它們自己運轉,太危險了!”

軍裝男一聽有爆炸的可能,立即道:“趙院士,這是國家出巨資購買的實驗裝置,你無權將其毀壞,我命令你停下!”

剛才的酒瓶底眼鏡研究員這個時候臉色已經煞白,喃喃道:“停不下了,停下來一準爆炸,不停還有活下來的可能。”

女研究員大聲道:“所有人!撤出建築物!”

然後兩個警衛員急忙架住國家重要人才的趙院士,了瘋的往實驗室外面跑去,其他的研究員也顧不得什麼資料和裝置的問題了,混亂地衝出了這座只有兩層小樓的建築物。

就在所有人跑出建築物的剎那間,一股衝擊波從建築物中迸出來,藍色的光波頓時把所有人掃倒,周邊一公里範圍內所有電子裝置全部損壞,幸虧這一做實驗室建立在內蒙自治區沒有什麼人的達裡諾爾胡附近,除了這個實驗區再無其他重要設施了,連個城鎮都沒有,也沒有太大損壞。

“天啊,你們看!”這時候一個研究員掙扎著從地面上爬起來,指著建築物的方向,一臉驚容。

所有人朝著他指點的方向看去,只見到原本那座簡單的小樓,居然如同放在大夏天的冰淇凌一樣,緩緩地融化開來,而融化到最後,就見到建築物核心處,出現了一道藍色的光門,閃爍著這世間絕未擁有過的綺麗光線。

“好美!”畢竟是女生,趙院士的女弟子看著那光影最神奇的變換,不由沉醉。

趙院士卻掙開了身邊的兩個警衛員,無比激動地手舞足蹈:“成功了,我們成功了,我們打開了一個通往平行位面的橋門,我們找到了新的世界!”

就連前來拆除裝置的那名軍裝男都無比驚駭,如果真的如趙院士所說他的研究成功了的話,那麼即便是這些裝置都毀壞了,也是值得的。

這個時候,藍光的大門突然一陣震動,沒有人理解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只見光門突然擴大,一個像是什麼巨型卡車的頭伸到了這邊。

“那是什麼?”一個小警衛員顫抖著叫道,一邊叫還一邊向腰裡的五四式手槍摸去。

女研究員反應過來,喊道:“快點離開這附近,那個東西太大了,也許是另一個世界的什麼東西,不管什麼,它這樣開出來,會把我們都軋死,快離開。”

軍裝男臉色大變,如果對面世界也存在智慧生命,而且是科技特別達的智慧生命,只要他們有不良的企圖,好事一定就變壞事了。

“趙院士,這東西怎麼關掉?我們不能讓不明身份的人進來!”

趙院士卻神神叨叨地看著那簡直如同一幢高樓的車類物體進入,完全沒了反應。

女研究員急道:“所有儀器和裝置都已經毀掉了,現在橋門已經不受我們控制了,我們也無法關閉它。”

軍裝男更急:“怎麼會這個樣子?”

一群人已經撤退到距離光門幾百米的位置,可那龐大的車類物體居然還在向外延伸,它渾身上下佈滿了各種裝甲,還有外露的一些零件什麼的,看上去極為科幻,有一種鋼鐵時代的味道。

直到一分多鐘後,這龐然大物才完全從光門中出來。而就在那一瞬間,光門突然如脈衝一樣一縮,完全消失在了這巨型車輛的尾巴後面。

“天啊,人民大會堂都不一定比這個東西更大,這到底是什麼?”

“一定是對面世界的什麼移動建築吧,對面的世界科技這麼先進嗎?”

研究員們議論紛紛,此刻這輛巨大的車輛就停在那裡一動不動,也看不出什麼危險的跡象。

“橋門怎麼不見了,怎麼不見了!”趙院士不顧阻攔,衝了上去,他對於那巨車似乎一點也不害怕,反而更在乎自己完成的時空橋門消失不見。

“趙院士,太危險了!”

軍裝男一把抱住趙院士,不讓他接近那巨大的車輛,好在他抱住了趙院士,因為就在他阻攔趙院士的下一秒,這輛巨大的車輛居然急劇變化起來,從車體中伸出來了諸多零件,然後朝著地面打入,幾個研究員看過《變形金剛》,這巨型車輛變身的樣子簡直就像一個汽車人或者霸天虎。

大約半分鐘時間,這輛巨型車輛居然生生在眾人眼前變成了一座巨大的建築物,泛著金屬光澤的大樓,出現了大門以及舷窗似的東西,雖然結構十分詭異,但最起碼有了建築物的樣子。

膽子小的人早就一溜煙地往後面跑了,只有趙院士等幾人還站在距離這金屬色的建築物不遠的地方。大約過了幾分鐘,這東西再無變化,酒瓶底眼鏡的研究員揉了揉自己亂糟糟的頭,小心的問道:“應該沒問題了吧?”

此時軍裝男也知道,如果有危險,他們肯定也無法阻止了,這巨型車輛變出來的巨大建築,完全越了他們這些人的認知。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不如進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院士平復了心情,跟女弟子和軍裝男等人小心翼翼地走入了這座神奇建築物的大門,裡面的裝潢陳設也富有科幻色調,只是吸引他們眼神的並不是那些樓梯走廊和奇怪的命令面板,而是倒在大廳裡的一個年輕人。

“他還活著嗎?”趙院士有些激動,因為這個人一定是從異世界來的,一個活的異世界人類,足以獲取很多知識,他甚至一瞬間都想把這人給切片了。

軍裝男很有膽魄,讓研究人員們靠後,自己和一個警衛員靠了上去:“還活著!脈搏很平穩,像是昏倒了。等等,他的口袋裡有東西。”

他摸出來的居然是一個皮夾子,軍裝男將其開啟,從中抽出來一張卡片,上面的文字他都認識,全是漢字,正面是這人的照片和個人資訊,而背後幾個大字異常刺眼——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身份證。

反過來看他的出生日期——199o年6月29日。

軍裝男愣了,將這身份證遞給趙院士,道:“如果這身份證是真的,這個孩子是五年後才會出生,而看他模樣至少有二十五六歲了。”

女研究員一驚:“他來自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