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超視距空戰的殲-10

白麪黑廝

  

..齊一鳴在經濟會議上洋洋灑灑照著體改委的腦袋一頓狂批,簡直是從頭到尾把所有他看不順眼的東西都點明瞭。體改委的大小官員幹部都是怒氣沖天,可是偏偏平老和趙總理等人都對齊一鳴表示支援,並勒令體改委必須嚴格按照齊一鳴同志的指示進行整改。

結果連續三天,齊一鳴就經濟問題出的各種雄辯和奇談高論,讓體改委的記錄員記錄了過十萬字的《齊一鳴同志就經濟展及體制改革方面做出的重大指示》。

趙總理翻了翻這本厚厚的手抄本的《齊指》,不由失笑,對體改委的一名司長交代道:“齊一鳴同志所做出的重要指示,是你們下一階段工作的重點內容,一定要進行集體學習和研究,力求把齊一鳴同志所說的每一個要點都摸透搞懂,並揮到我們的改革建設的事業中。”

司長連連表示知道了,不由滿腦子都是大汗,齊一鳴所做的指示指東打西地,既有大政方針上的東西,還有具體到先要展家電產業、輕工紡織業等重要的生活必需品製造業,擴大農業生產規模,提高農民收入等等之類的小點上。

而且這幾天的會議頭一天平老等人還出席,後面幾天基本上都是齊一鳴坐在主席臺上像是大領導一樣的又是訓斥,又是諄諄教誨,唯一一個管事的趙總理就坐在一旁跟個彌勒佛一樣聽著他講話笑。

這個司長也終於忍不了了,捧著那本《齊指》問趙總理道:“總理,這位齊一鳴同志到底是哪裡的領導啊?”

趙總理呵呵一笑,道:“他是負責9527工程重大專案的負責人,現在已經經過決定,九月份的四中全會要入選中顧委的候補委員的。”

司長一聽,臉上的表情簡直像是開了一個十二色染坊一樣精彩。

齊一鳴充其量就是一個鍵盤政治局,紙上談兵還行,但真到事情上卻少了人情和歷練。他自己明白,若說想法的話,他因為讀過很多書,見過不少世面,出過國,下過鄉,確實比普通人看問題和想問題的本領要強。不過有很多可能是極為一廂情願的,甚至是不合時宜的。想法可能是好的,實現起來又是另一回事。所以齊一鳴把自己的地位就定位在一個顧問上,在一些問題上提出一些見解以備諮詢就好。

不過他這次京城之行還是受到了不少大佬的肯定的,思路清晰,才思敏捷,而且尤其經濟問題很有造詣。加上他是達裡諾爾基地的實際控制人,高層們決定不遺餘力地拉攏這個年輕人,所以直接要把他拔到中顧委的候補委員這樣一個角色上。雖然荒誕不經,但齊一鳴確實還是有點價值的。

齊一鳴趕回達裡諾爾基地並未在京城多留,另外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空軍副司令員王海要趕去達裡諾爾視察即將交付空軍的新型戰機。在今年之後幾個月,這位曾經對一級戰鬥英雄就將接任空軍的大司令員,此時也是為了提前盤點自己的家當。

這一位戰鬥英雄人物也是齊一鳴當年很是敬佩的一個,抗美援朝戰爭時期,他所率的王海大隊擊落美國戰機29架,他本人也擊落了4架戰機、擊傷5架。在革命軍事博物館的南廣場,王海當年駕駛過的功勳飛機米格--15就陳列於此,機身上塗著顯眼的九顆紅星。

對於不同的單位,他們對於9527工程的理解是不一樣的。中科院可能就認為該工程是某重大資料情報站,軍方就認為是祕密的軍事裝備生產中心,也就只有昨日那幾位大佬才掌握著9527工程的全貌。

齊一鳴陪同著王海一起來到了基地的空指部機場,一面為他介紹道:“我們9527工程下屬的現行主要生產任務是安排在殲擊機和殲擊轟炸機上面的,其中殲擊轟炸機正是西飛的殲轟-7專案的改進版,我們也把技術向西飛方面進行轉移,主要工程師也已派駐,西飛那邊據說跟兵器工業部下了軍令狀,號稱年底時一定把殲轟-7給搞明白。”

王海點點頭,帶著他標誌性的山東漢子的爽直笑容,道:“我聽說過了,你們9527工程給6軍搞的坦克,那是槓槓的。想必你們搞戰鬥機也不會差的。不過我們空軍的驗收標準可是很高的,絕對不是6軍那麼容易滿足的。你也知道咱們面對蘇聯空軍的壓力是相當重的,遠東軍區大片轟炸機一出動,我們就要焦頭爛額。所以高空高的截擊能力,我希望應該做到最好。”

天朝空軍兔到底怎麼回事齊一鳴一清二楚,不過他微微一笑道:“王司令你看過我昨天給軍委的有關‘視距空戰’的相關材料吧?”

“看到了,美國人其實一直都在致力於搞這東西,不死鳥空空導彈就是這麼回事吧,你們說搞出來了不遜於不死鳥的產品,那麼咱們的國土防空面對蘇聯轟炸機的壓力就大大減少了,只是看不到實物,我這心裡還是不踏實的,畢竟這東西很新,新得連美國人都只是提出一個概念化的構想,具體作戰效果如何,還要打一個大問號的。”

齊一鳴深以為然地點頭,續道:“那今天就請王司令跟我們一起看看這視距空戰該怎麼打吧。”

機場跑道上停了一架戰鬥機,熟悉兔家戰機的都能看出這是一架殲-1o猛龍。可如果真的懂行細看的話,就會現不少似是而非的地方。先,這架殲-1o要比正常殲-1o型號長出一米左右,這樣同時還加大了三角翼的翼展。與殲-1ob女棍一樣採用dsi蚌式進氣道,不過在翼尖卻設定了兩個掛架。如果把這架戰機翻過個來,會暈倒地現,這架戰機有著可怕的17個掛架。其使用的動機是s-1oa,最大推力為132千牛。倒是因為紅警遊戲的優化,壽命提高到了一萬小時,安全維修時間也達到了2ooo小時,推重比也達到了8左右,比通用電氣的f11o-129也要不遑多讓。

這款戰機被齊一鳴命名為級猛龍,顧名思義就是猛龍戰機的大改版本,類似於大黃蜂改黃蜂。這樣的大改動,也從原本設計上存在的不成熟,一些取捨不得不做的較為初級的版本,直接過渡到了一款可靠成熟的第四代戰鬥機。

最初的殲-1o肩負著重要的防空空優任務,講究高空高,近距離纏鬥面對重型機有著不錯的瞬盤、翻滾以及機鼻指向率。不過現在這一款級猛龍在兼顧殲-1o優秀的近距離狗鬥實力的同時,還極大增強了它的多用途能力。

其最大載彈量達到7。4噸,它能夠掛著三個副油箱,外加四枚6oo公斤級的射程2oo公里的反艦導彈,進氣道側四個半埋式掛架可以攜帶主動中距彈或者25o公斤級的制導炸彈,翼尖還可以再攜帶兩枚近距格鬥彈。如果採用一拖三式的複合掛架,在兩個副油箱的兩側還可以再掛四枚中距攔射彈。

以此來看,級猛龍的對地攻擊能力近乎凶殘。

最大空2馬赫,作戰半徑11oo公里,這還是在留出至少2o分鐘作戰時間後的作戰半徑。最大升限18ooo米,最大過載-3g\/+9g。

今天的主角,就是這架殲-1o級猛龍了。

這架戰機由空指部招募的飛行員駕駛,將為來視察的空軍領導們展示其過人的飛行和戰鬥效能。

飛行員是熟手,膽子也很大,起飛的時候還風騷地賣弄了一下自己的爬升能力,飛機剛離地枚多少距離,機頭拉起了近乎一個九十度,看得王海等一眾來考察的空軍將領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見多了七爺八爺,他們從來沒見過能做出這樣動作的戰鬥機,聯想在空戰中的這種爬升,那對敵人來說將會是相當可怕的。

試飛中,這架級猛龍先展示了一下它的橫滾以及盤旋的敏捷性,王海看了頻頻點頭,道:“若是讓殲-7做這樣的動作,估計立即就要進入失尾旋。”

接下來進入打靶的科目,這也是齊一鳴希望展示給王海他們的最主要的能力——視距空戰。已經飛出一百公里遠的殲-1o在用雷達鎖定了一架基地放飛的靶機後,果斷施射了一枚pl-12先進中距彈。這枚pl-12自然也不是原版pl-12了,替換了推力更大、油耗更少的火箭動機,氣動外形經過大修,採用更精巧的電子元器件,使得這枚導彈已經達到了aim-12o-c的體積。

這枚導彈以5馬赫的高,幾乎眨眼間便精準地命中了那架靶機,為了讓王海等人看得清楚,靶機一直都盤旋在基地附近可以看到的地方,而所有人這個時候連射導彈的殲-1o在哪裡都看不到。

一位空軍參謀喃喃地道:“真的是視距啊,這樣連敵人都看不到,被敵人現就被擊落了,豈不是這架飛機帶了多少導彈,就能擊落多少架殲-6、殲-7這樣的飛機嗎?”

王海也心中激動,只要6基雷達能夠現敵人的龐大轟炸機機群,在敵人攻擊不到的距離上,pla空軍就可以點名精確打掉那些威脅更大的轟炸機。而護航的戰鬥機也失去了存在的基本意義,殲-1o以及pl-12的組合,等於長時間懸在中國頭上的達摩利斯之劍,蘇聯的轟炸機群,已經完全夠不成威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