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囂張的英國人

白麪黑廝

  

..當初同意出售香格里拉號給中國的一個重要條件就是中國參與由美帝主導的紅旗軍演和環太軍演。不過平太宗等高層害怕這樣會給蘇聯釋放出一個強烈的惡意訊號,所以推掉了年初紅旗軍演,而決意參加五月份開始的環太平洋軍演。

在毛熊家還沒倒之前,環太軍演是一年舉辦一次的,說白了就是一種美妖的耀武揚威。環太平洋軍演其實就是美帝國主義在太平洋地區顯示自己的主導權的方式,而每年那麼多國家參與其中,基本上就是一種站隊表現,也側面反應支援或者默許美國製定的遊戲規則和世界秩序。

如果跟歷史對照一下,特別像是春秋戰國時期的霸主國會盟,以此看美國是霸權主義國家,是一點爭議都沒有。

還沒有等環太軍演開始,大小美國媒體就已經在宣揚美國偉大的外交勝利,中國加入西方陣營。雖然中國的態度仍舊是比較曖昧的,但是一些釋放出來的訊號都比較積極,貌似中國正在放棄毛時代制定的一些綱略,開始積極參與國際事務。

劉華青沒有親自出面這次軍演,但是副司令卻去了一個。兵力的派遣左右權衡之後,選定了一艘o52a驅逐艦深圳號,一艘o54a護衛艦嘉興號,一艘o39a柴電潛艇,另外海航還額外派遣了四架殲-8v賊鷗戰機奔赴夏威夷。比起後世兩年一次,動輒四五十艘船,二三十個國家參與的大型軍演,七八十年代的環太軍演規模還是有限的。

參演主力除了美國東道主和新丁中國以外,還有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紐西蘭和日本等家。在所有的演訓科目安排中,中國海軍選擇了反潛作戰、兩棲登6、反艦作戰和海上運補四個科目。

中國艦隊從入港的那一天起就倍受人矚目,先是因為一個共產國家參與“自由世界”的軍演怎麼看都跟冷戰的格調不相稱,再就是中國的戰艦的艦況和水準意外地好。

英國護衛艦亞馬遜號的艦長李皮特跟加拿大皇家海軍庫特尼號驅逐艦的艦長麥爾維爾站在泊地,帶著一絲絲豔羨的目光看著那艘龐大而優雅的戰艦。

“不可否認,中國人的戰艦可真漂亮。”麥爾維爾驚歎道。

李皮特酸酸地道:“就算漂亮,中國這個國家在海上幾乎沒有打贏過誰,海軍可不是一個靠泥腿子用人命堆就能打贏的兵種。”

加拿大人理解這個母國的海軍中校所擁有的自豪感,即便是日不落帝國的餘暉都已經快抓不住了,但這位紳士仍舊鄙視著大海上一切打著海軍旗的對手們,彷彿大英帝國仍舊保持在擊敗無敵艦隊的那個年代。

“呵呵,再跟他們打一次鴉片戰爭也許就能見分曉了。”麥爾維爾用一種特別的方式調侃並諷刺道。

這時候不遠處一位美國的海軍上校費奧雷走了過來,因為李皮特是護衛艦艦長,軍銜為中校,所以按照國際禮儀還要向費奧雷敬禮。費奧雷早就聽到了這兩個傢伙的對話,帶著笑容接道:“不要大意啊,夥計,聽說中國人在這個美人兒身上裝了十六枚射程四百公里的反艦導彈,這樣的一枚打在一艘四五千噸的驅逐艦身上,嘖嘖,一定比飛魚效果更好。”

凡是在場的人都露出了你知我知的笑,只有英國人李皮特臉色脹紅,想要反駁卻說不出什麼話來。費奧雷剛才是暗諷英國人在馬島戰爭中的無能,雖然英國取得了勝利,也擊沉了阿根廷的巡洋艦,奪回了福克蘭群島,但他們核心的戰艦謝菲爾德號卻被突防的級軍旗用飛魚導彈給擊沉了,兩艘護衛艦也被擊沉,還正是李皮特轄下亞馬遜號的同級21型護衛艦。

距離馬島戰爭才過去了四年,英國皇家海軍還對那場戰爭帶來的教訓記憶猶新,可就是有人哪壺不開提哪壺,以揭別人的傷疤為樂。

加拿大艦長麥爾維爾稱奇道:“射程4oo公里的反艦導彈,天啊,是蘇聯人的技術嗎?美國又是怎麼知道的?”

費奧雷笑道:“應該不是蘇聯人的技術,應該是中國人自己研究出來的,他們最近搞出了不少東西,其實這東西更像艦載版的戰斧啊,只不過個頭小了一些,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至於情報來源,是他們國內公開刊物上的,我們大使館的武官現後翻譯了傳回了海軍協會。”

澳大利亞艦長本特利介面道:“公開渠道的資訊?我們澳洲的外交官真是失職!”

費奧雷又道:“看到沒有,從中國的驅逐艦到護衛艦都是考慮了隱身的因素,說明中國人已經開始注重把握世界海軍展的潮流了,至少這一點上他們比蘇聯人聰明得多,現在那些斯拉夫酒鬼們造出來的船仍舊是傻大黑粗,缺乏美感。”

麥爾維爾說道:“漂亮的戰艦就是好戰艦,這句話一點錯都沒有。”

英國人李皮特立即有道:“據我說知,已經有四艘不同舷號的這種o52a驅逐艦出現過了,滿載排水量68oo噸,設計也都十分前,擁有類似標準導彈的荊棘-1防空導彈,這艘艦艇的戰力幾乎不亞於美國的斯普魯恩斯級,費奧雷上校,難道你們一點威脅感都沒有嗎?”

費奧雷答道:“確實,不少人對於中國不聲不響地展出了那麼多武器表示十分憂慮,所以我們要跟中國人進行更多的軍事層面的來往,增進了解和軍事互信。至少現在中國是站在我們美國的隊伍裡的,遏制蘇聯的願望是雙方共有的,不知道你們注意到沒有,自從去年下半年到現在,基本上凡是中國對涉美的政策表述,只存在正面的和中性的,沒有一句批評和譴責,這說明我們實在正確的軌道上。”

麥爾維爾打圓場道:“和平永遠比戰爭來的討人喜歡,中國人願意友好相處,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

費奧雷又跟澳大利亞艦長本特利開玩笑道:“中國海軍還要向你們寫幾封感謝信才對,沒有你們的墨爾本號,他們可沒有一個核心來構建艦隊。呵呵,不過八成這一次是為了避免讓你們觸景生情,所以沒有把那艘兩棲攻擊艦派過來。”

本特利擺著手道:“還是不派過來好,誰知道她又會腰斬哪一艘船呢。”

眾人聽後哈哈大笑,本特利又補充說:“倒是中國人違反了合同,墨爾本號不能用於軍事用途的,結果他們還是把這艘船給改裝了。不知道我國政府是否會對他們進行追究。”

麥爾維爾則表示:“這說明了中國人是有自己的野心的,他們希望打造一支強大的海上力量。”

李皮特仍舊是負能量滿槽,道:“農民是成為不了水手的。”

費奧雷卻道:“很可惜,我就是德克薩斯鄉下來的。事實證明,搞海軍建設工程,並不擔憂有什麼困難,最關鍵的是投入和決心,很明顯中國人這兩點都有了,所以他們就收穫到了成果。”

李皮特哼了一聲道:“我倒是比較懷疑,在那個貧窮到普通人都會吃不上飯,**壓榨人民到會餓死人的國家,還能擠出錢來建造這麼龐大規模的艦隊,於人道和人權上來講,真是令人感到悲哀。”

諸人也沒有反駁他的話,畢竟誰也不是中國人,而在冷戰時期辱罵任何國家的紅色政黨,都是政治正確的一件事。只不過有幾個人不由腹誹,這可不是你們為了賣毒品而去打仗的時代了,那個時候你們怎麼不懂得人道和人權。

李皮特一看因為自己的話冷了場,摘下自己頭上的海軍帽,仍舊是冷著臉說道:“各位先生,希望大家能夠謹守自己的道德和職業精神,在演習中我們應該給中國佬好好的一個教訓,讓他們知道卑賤的泥腿子,好好待在地裡就好,大海對於懦夫可沒有什麼包容力。”說罷他扭頭就走了。

看著這人大搖大擺地背影,費奧雷咂咂嘴,說道:“他要是美國人,說這種話少不得要被控訴種族歧視的。”

本特利也對這個傲慢的英國人沒有什麼好感,吐槽道:“只會動嘴皮子,上了戰場反而打輸的人,才更讓人覺得可笑。對了,中國海軍參與的專案有跟英國對抗的部分沒,這可是場好戲。”

費奧雷也興趣十足地道:“反潛科目中有中國的一艘潛艇參與,到時候他的亞馬遜號就應該直接跟中國的aip潛艇槓上了,這倒有的看。話說關於艦對艦的操演本來不在計劃中,但是因為中國的加入,所以又列上去了。只不過按照中國人給的引數,他們的驅逐艦戰力太高,我國的亞當斯級也很難正面對抗,所以指揮官海耶斯將軍正在考慮是不是讓她一對多。”

“不會吧,到底強大到什麼地步才會想到一對多,不會是中國人在引數上造假吧。”麥爾維爾咋舌道。

“應該不會造假,因為造假導致失利,反而會被人嘲笑得更厲害,中國人好面子,是不可能把自己放在這樣一個危險的境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