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參觀兔家戰艦

白麪黑廝

  

..剛剛進入珍珠港的中國艦隊無疑是最神祕和最引人關注的,按照表示友好和軍事互信的國際慣例,三艘中國的戰艦,甚至包括那艘o39a常規動力潛艇,都在珍珠港進行了開放,讓“準盟國”的海軍軍官和一部分當地遊客參觀“中國海軍在國防建設上取得的輝煌成就”。

開放參觀當然是有限制的,大多數國家的海軍進行友好訪問的時候都有一部分艙室是不允許參觀或者拍照的,在經過海軍內部深入的討論後,選擇了一部分不宜公開的內容,包括動力艙段不允許進入,而戰情指揮室不允許拍照等。

可是儘管如此,登上中**艦的外國同行還是不斷地出了驚歎。因為高標準的操艦準則,以及中**人的高要求,戰艦顯得格外整潔,艦體外面沒有一點點鏽蝕的痕跡,除了船很新是個原因,另外就是保養得很用心。

擔任演習總導演的美國海軍中將海耶斯在中國海軍少將單達德的陪同下,與其他國家的同行登上了艦體雪白,美麗和驕傲得如同一隻天鵝的驅逐艦上。登上艦橋後,眾人的目光最先是被那前甲板上巨大的炮塔所吸引。

海耶斯說道:“6。1英寸的主炮,恐怕是世界驅逐艦中口徑最大的了吧。”

深圳號的艦長盧俊甫點頭道:“沒錯,驅逐艦這一艦級裡,我們這一型艦帶的155炮是世界上最大的。”

有一位美國海軍參謀立即問:“是中國的戰略上研判,在登6作戰等場合有對岸進行炮擊的需求麼?”雖然看上去是沒有什麼毛病的問題,但卻綿裡藏針,實際在質問中國海軍建設中存在的攻擊性。

單達德不動聲色地說道:“我國擁有漫長的海疆和海岸線,在保衛我國海岸和海疆的鬥爭中,海軍天生就負擔著為6軍提供近岸火力援助的使命,這個沒什麼可以非議的。”

臨時樹立起來的展示牌用中英雙語介紹著這一型主炮的效能,之前曾經對中國海軍不屑一顧的英國見長李皮特帶著濃濃的懷疑表情,道:“每分鐘射4o,真的能達到這種水平麼?還有,射程號稱36公里,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艦長盧俊甫感受到了同行的鄙視,心中憤怒,但是臨行前做的指示就是保持中國海軍的禮儀形象,他也不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對這人表示直接不滿,只是硬硬地說道:“能不能打到這個資料,等演習的時候讓大家見證就是。”

很快美國人又出來打圓場,說了幾句無關痛癢的話,眾人又魚貫走入這艘艦的船艙中。進入到艦橋的核心位置,也是整艘艦艇的大腦位置——戰情指揮室之中,所有的外國同行再度顯示出了極大的驚歎。

甚至連幾個美國海軍的艦長和高階軍官臉上都不由顯示出了凝重的神色,因為佈局優秀的戰情室中基本實現了無紙化,滿眼所見都是密密麻麻戰位上佈置的電子裝置,很明顯這些複雜的電子裝置都有著非常使用者親和的介面,中國人沒有開機,可是僅從外觀上看,沒有多少亂七八糟的按鈕,一切都顯得很直觀和簡潔。

美國上校費奧雷左顧右盼一番,問盧俊甫道:“這艘船上有資料鏈,對嗎?”

盧俊甫理所當然地說道:“當然,沒有那東西我們該怎麼作戰?”

美國人從五十年代就致力於資料鏈的開,經歷了link4、link4a、link11等多種不同的資料鏈。而真正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是從七十年代開始研究link16。關於如何使用資訊鏈系統,除了提綱挈領地頂層設計之外,很多都靠實際操作中基層操作人員對於使用的反饋。這個過程中,相當多的操作人員都覺得資料鏈是很麻煩的東西,甚至有人還會牴觸。可是中國艦長很自然而然地認為,沒有資料鏈就沒有作戰能力,這說明至少中國海軍在這方面走得比蘇聯人要遠。

就算是北約國家的艦船中,也有很多隻是帶有簡單的雷達航電和通訊設施,其實美軍中也只有宙斯盾艦等最新的戰艦安裝了將資訊資料整合分析的系統,沒想到中國人貌似也掌握了類似的能力。

如果說中國倒向美國的舉動讓美國人振奮的話,但現在中國展露出越來越多緊跟在美國之後,不遜於美國的國防技術成果,則讓一眾帶有戰略眼光的美**事人員們產生了憂心。

接下來眾人又參觀了艦上的生活艙室,包括水兵的住艙和餐廳、娛樂室等,官兵住艙明顯檔次不低,連床鋪都顯得十分不錯,沒有采用容易鏽蝕而且重量大的金屬床鋪,而是固定在牆壁上,以木質為主體,外附特種防火輕質塑料的材質。住艙的空間比較寬敞,看上去都十分舒適。艦上有一個小的圖書室,甚至為水兵們準備了很多桌遊和棋牌類遊戲,另外還有一部分健身器材。

澳大利亞的艦長本特利嘀咕道:“環境真的不錯,比我們的船好多了,真不敢相信這是共產國家的軍艦,為什麼看上去比我們自由世界的海軍艦艇還要‘奢華’。”

眾人聽了他的話都不覺莞爾,蘇聯的海軍艦艇向來不以人員的適居性作為考量,只要能夠提高戰力,水兵們再將就都沒事。這也體現了蘇聯甚至大多數紅色國家的價值觀,一度中國的很多事物也都是類似的。不過本身o52a的底子就是紅警盟軍驅逐艦,不少設計理念又融合了後世中國海軍經過粹洗的成果,以人為本的概念也成為海軍造艦必須滲透進入的考量,所以比起八十年代之前的軍艦,單從適居性和操作愉悅性的角度來說,o52a能甩自由世界的海軍們好幾條街。

太平洋艦隊的指揮官海耶斯肯道:“中國同行造艦的理念應該值得肯定,我們的海軍裝備展,也應該借鑑這樣的思路,為小夥子們提供更好的作戰和生活環境!”

在艦內穿梭來去,參觀者們來到了他們最想要看的另一件武器,鷹擊-62長程反艦導彈跟前。

之前一直抱怨和質疑的那個英國中校李皮特這個時候卻瞪大了眼睛觀察著這個射架,因為這裡沒有寫禁止拍照,所以很多的參觀人員拿出相機來,在各個不同角度拍攝著照片。而其中拍攝得最用心的,像是以本國拍av的精神狂拍的,就是來自日本海上自衛隊的幾個自衛官。

中國海軍的人早就注意到了這個問題,不管是什麼場合,那些日本人都是一個勁兒拍照。一位pla上尉附耳在艦長盧俊甫地耳朵旁說道:“艦長,小日本抱著的那個白色公文包,應該有鬼,一到了我們不讓拍照的地方他就把那公文包夾在腋下,然後不斷地悄悄擺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裡面應該有一個間諜用的針孔照相機。”

盧俊甫臉色一青,然後低聲道:“一會兒處理了那東西。”

上尉露出陰笑,道:“好的,放在我身上。”

這時候一群自由世界的海軍軍官們沒有節操地在讚美著中國的反艦導彈,澳大利亞艦長本特利像是在唱十四行詩一樣說著:“多麼完美的傑作啊,只有六米多一點的長度,重量也就是一噸多,射裝置設計得也十分完美,掠海三十米,射程可達4oo公里,這種東西簡直就是航母殺手啊!”

只是這人情商不太好用,這裡有航母的英國人和美國人聽了這話誰都沒有好臉色。

單達德解圍道:“我認為還是不太夠的,因為航母戰鬥群的制空範圍大約在6oo-8oo公里半徑的圓周,為了射導彈,肯定要進入航母戰鬥群的制空圈以內,而航母對於其他水面艦艇的壓制能力是很明顯的,所以稱航母殺手多少言過其實。”

聽了他的話,海耶斯中將露出些許讚許的神情,似乎是滿意於單達德的表述。

只是他沒想到對話會很快轉入到另一個方向,加拿大人問道:“請問這種反艦導彈,貴國海軍會否出售給別的國家?”

這回美國人立馬緊張並且蛋疼起來了,因為北約國家除了法國人一直鍾愛自己造的飛魚之類,大部分使用的反艦導彈都是美製魚叉導彈。但是很明顯魚叉導彈跟鷹擊-62的效能是有一定差距的。

美國人在反艦導彈上一直不是特別用心,型號也是用了幾十年的魚叉,直到三十年後他們的lrasm新一代反艦導彈都還沒有正式服役。究其原因,主要是戰術上美國反艦的核心是航母戰鬥群,而不是搭載反艦導彈的驅護艦,所以魚叉這種萬金油式的艦對艦導彈,一用就是半個世紀。

可現在世界上自馬島戰爭後都在叫航母無用論,雖然不少美國戰略學家都對此嗤之以鼻,但架不住有些人真的會相信這個。展反艦導彈一時成為了熱門選擇,實際上蘇聯人在反艦導彈上一直領先,有玄武岩、花崗石、日炙等一批效能耀眼的產品,奈何現在北約們拿不到啊。

雖然兔家現在還打著社會主義國家的小紅旗,可美國大哥說了,人家是準盟友,而且軍火都已經出口給韓國這樣的國家了,興許能從他們這裡買到更好的反艦導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