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深海潛航

白麪黑廝

  

..幽靜但又顯得陰森的水底世界,一艘巨大的潛艇以4節的度緩緩在水下行進著。她就是pla海軍的o39a型絕氣推進潛艇,在這次的環太平洋聯合軍演的反潛作戰科目中,扮演著那艘被視為“敵”的潛艇。

即便是參與了rimpac的演習,中國參與的專案沒有體現出多少友盟的態度,反而幾乎除了海上運補的專案以外,其他都帶有明確的對抗性。這也體現了西方國家對於中國仍舊有著強烈的不信任感,可能更重要的因素是想獲知中國海軍到底戰力幾何,並寄希望於通過與蘇聯多有淵源的中國合練,掌握更多可以對付蘇聯紅海軍的手段。

所以這艘o39a潛艇實際上在扮演著蘇聯新近服役沒有多久的基洛級常規動力潛艇。被稱作大洋黑洞的基洛級是蘇聯在潛艇上取得的一次重大進步,據說跟日本偷偷出售給蘇聯巴統禁運的加工裝置有關,之前爆的沃克洩密案也展現出了蘇聯利用偷取美國的情報在自身的裝備上獲取突破。

不論基洛級是怎麼來的,這東西在近岸沿海地區會令美國人和他的盟友們覺得相當頭疼,既可以作為保護蘇聯戰略核潛艇的水下侍衛,又可以在真正大戰爆後通過效能和數量的優勢,嚴重破壞北約集團的海上運補線。

o39a無疑比基洛級更bt,如果o39a都可以對付了,美國們就不用擔心以後基洛級搗亂的事情了。

天光晴好的海面上,福萊斯特級航空母艦cv-61遊騎兵號的艦長佩德森站在艦橋中用望遠鏡掃視著壯麗無垠的海面,這位艦長此刻相當的放鬆,就像是進行一次野營一樣。遊騎兵號處於艦隊的前段部分,這一支盛大的艦隊由近十艘盟國的軍艦組成,而遊騎兵號正是其核心。艦隊的正中央是兩艘塗裝明顯更白的戰艦——深圳號和嘉興號,她們扮演重要的商船。該科目的想定是模擬一整支艦隊在護送兩艘特別重要物資的商船,而這一海域則是蘇聯常規動力潛艇的嘉年華獵場。

兩艘英國的護衛艦亞馬遜號和海狸號位於艦隊的正前方,一左一右,她們正用自己的球鼻聲納為艦隊掃開一條航道。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的艦艇在左側,幾公里的位置,右側則是加拿大和日本的反潛驅逐艦,後方是美國的大型驅逐艦。在佩德森艦長看來,這就是一個固若金湯的鐵桶陣。

6o公里以外的天空中,從遊騎兵號上起飛的s-3固定翼艦載反潛機是最外層的防線,然後是居於外側的驅逐艦自身放飛的sh-6o海鷹等反潛直升機,隨後各艦艇都自備有反潛聲納,甚至美軍的亞當斯級驅逐艦後還拖著一根線列陣聲納。用費奧雷艦長的話來說:“就算是海里掉了一根針,我們也會現。”

正在這個時候,佩德森接到了澳大利亞護衛艦達爾文號傳來的訊息,他們的反潛直升機投放的聲納浮標,現了一個不明的聲源訊號,正在朝外側遊弋,似乎想要逃離艦隊的反潛大網。

佩德森臉上帶笑,說道:“雖然中國人的潛艇可以很久不需要上浮換氣,但是在這麼侷促地反潛陣型中,想要躲過我們這麼密集地搜捕,摧毀目標商船,那是絕對不容易的事情,也許他們可能選擇定深在一個位置,然後埋伏我們,可航道的選擇最終還是我們說的算的!”

他下令道:“命令達爾文號立即進入作戰模式,將她打掉!”

得到命令的達爾文號追尋著那一似乎已經察覺自己暴露得潛艇,驚慌失措地一直朝前突圍。

“好機會!”艦長本特利眼中精光大盛,可是因為對方度不慢,而他們的反潛機遲遲無法鎖定對方,達爾文號立即前出脫離編隊,朝著那艘潛艇逃逸的方向追了過去。

佩德森對於達爾文號脫隊並無異議,打算僅憑一架sh-6o就打掉中國人的先進潛艇是不現實的事情,而且如果海鷹的魚雷全部落空,那麼專業的反潛護衛艦達爾文號則可以為其補刀。

果然連續射了兩枚mk46魚雷但都沒有命中那艘高逃逸的艦艇,本特利在達爾文號上也嘆道:“中國人的潛艇,度倒是很不錯,不知道我們是否也能向中國求購他們的動力系統,打造澳洲自己的aip潛艇。”

可是他這個思緒還沒進行完,突然感覺自己的戰艦晃動了幾下,航海長高叫道:“小心衝擊!”

沒有生強烈的爆炸,就像是被情人輕輕地碰了碰,可是艦上所有人臉色難看得要死,因為這是一場演習,所有單位使用的都是模擬彈,如果是真的作戰的話,那麼剛才這幾下輕碰,很可能就能把這艘四千多噸的戰艦掀起到半空中。

本特利黑著臉拿起船上的通訊電話,裡面傳來演習導演部的資訊:“ffgo4達爾文號觸雷,判定重創,退出戰鬥。”

同樣的訊息也傳到了原本自信滿滿的佩德森艦隊長的耳朵裡,他瞪大了眼,連聲道:“那不可能,達爾文號明明收到了敵人的聲頻訊號!”

旁邊的作戰參謀輕咳提醒道:“很有可能是333艇射出的自航式水聲誘餌,中國人造的這東西射程很遠,能出干擾資訊,會被誤認為是潛艇正在航行,蘇聯人之前在這上面也下了不少功夫。”

“該死的!中國人現在可能在任何地方!”

作戰參謀否認道:“不會的,即便是自航式水聲誘餌射程很遠,但也不會過幾公里,中國人就在我們的反潛網中,而且一定在我們的左翼,應該令紐西蘭的艦艇前出,對這一海域再度進行掃查。”

佩德森點點頭道:“一艘不夠,電令英國皇家海軍亞馬遜號、我們的伯克利號向左側轉移,一定要把這隻蚊子給抓出來!”

得到命令後的三**艦立即集合,呈一個y字形的標準反潛編隊,通過自身聲納和反潛直升機的聲納浮標,如同挖地三尺一般在艦隊航行的左側拉開了一張獵潛大網。而富有經驗的這幾艘驅逐艦和護衛艦,採用比較迂迴的行動軌跡,為了避免被近距離突襲的潛艇射的魚雷偷襲得手。

“到底在哪兒?到底在哪兒?”亞馬遜號艦長李皮特可算是憋了一股惡氣,非要把這艘o39a潛艇給抓出來,揭破中國海軍虛弱的本質,證明再好的戰艦給一群農民去開,也改變不了他們戰力可悲的事實。

只是他越著急找到這艘潛艇,就越找不到她。333艇猶如深夜中的刺客,很好的將自己隱蔽在了陰影之中,等待著自己的下一次的出手機會。

二十多分鐘後,三艘反潛艦仍舊沒有找到這艘淘氣的中國潛艇,焦躁之情變得越來越明顯了,他們嘗試用更細密的網子去捕捉333艇,可是卻仍舊一無所獲。

“到底在哪兒?”佩德森此時頭上也出了一頭的汗,很明顯中國的這艘潛艇不僅有著不錯的靜音水平,而且在戰術運用上也完全不像是新手,通過射一枚水聲誘餌吸引達爾文號追逐,將其引入了自己之前就佈置好的水雷陣,反潛艦又不是掃雷艦,自身磁性特徵太明顯,被觸後立即就被大破。

上來就成功幹掉了一艘護航艦艇,使得佩德森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壓力,如同厚厚的烏雲罩在了他們的頭上。

就在他們快要放棄的時候,敵人自己現身了!

四枚反艦導彈突然從水下竄了出來,形成了一個扇面,直接飛掠著從海面上不到1o米的高度衝向了艦隊核心位置的遊騎兵號。

“準備衝擊!”航母上的xo高喊著,因為這四枚反艦導彈幾乎是同時打出來的,而且飛行高度太低,甚至航母上的密集陣還都沒來得及反應,甚至無法瞄準這麼低的反艦導彈。

千鈞一之際,這幾枚導彈突然在空中自爆,但是一枚飛得太近了,爆炸之後一些碎片還是打中了航母的艦體,不過這種衝擊力很小,除了一點刮傷並無大礙。

但這是模擬彈!

“cv-61遊騎兵號被四枚asm命中水線部位,飛行甲板破碎,左舷大量進水,艦體傾斜,失去戰鬥能力,航減至11節。”導演部的人似乎聲音都帶著顫抖,因為他們面前上演的這一幕簡直令人無法相信。一艘孤軍奮戰的潛艇先是佈雷和引誘幹掉了一艘護衛艦,然後居然潛藏在聲納回波的盲區,潛藏自己停在海床上,一直到幾艘反潛艦去得遠了自己才慢慢上浮,跟上艦隊,摸到了離航母這麼近的位置。

佩德森大拍桌子:“混蛋,你們的目標應該是我們後面的商船啊!為什麼攻擊我們?為什麼!?”

不過他的理智還沒有放鬆,他知道剛才因為輕敵讓自己的左翼出現了一個不可挽救的空檔,也給了中國人的潛艇活動的空間,最終中國人完全貼近實戰的選擇了更合適的目標——一艘航空母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