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全身而退

白麪黑廝

  

..“回收陣型,所有艦艇回收陣型!那艘潛艇就在我們的附近,抓住她!”佩德森已經完全顧不了形象地大叫著。

“通訊軍官,我們的聲納呢,已經這麼近了,我們能夠抓住她!”佩德森聲調都有些變了,他根本沒想到近十艘艦艇一齊出擊,居然會被一艘潛艇戲耍成這個樣子,他現在堅信一點,那就是敵人還沒有完成任務——擊沉兩艘商船,如果中國潛艇的艦長不要命了,採取自殺式攻擊,是能夠完成任務的,但333艇本身就不可能生還了,他只能寄希望於中國人沒有這種捨生取義的精神。

參謀無奈地迴應道:“因為我們中彈了,所以導演部判定我們的聲納系統無法正常使用,所以只有靠友艦現敵人了。”

佩德森表情扭曲地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他根本沒想過,與中國人的演習會演變成這個地步,自己居然出了這麼大一個醜。如果演習的詳細情況被登到報紙上,他一定會遭受巨大的壓力,試想一整支自由世界的艦隊無法抵抗一艘小小的中國潛艇,那麼美國拿什麼去跟更加龐大的蘇聯對抗呢?

原本撒在艦隊外圍的驅護艦們立即開始收縮陣型,因為航母嚴重受損,但敵人尚在,他們必須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找到那艘絕對不會逃得太遠的中國潛艇,不許她攻擊那兩艘中國戰艦扮演的商船。

英國艦長李皮特此刻滿臉的嘲諷:“弱智的美國佬,以為實力強大就能掌握海軍的真髓了嗎?還不是被中國人搞得如此狼狽,除了給北約丟臉,美國人還能幹什麼。”

緊接著這位艦長下令:“壓縮反潛直升機的巡邏範圍,重心在以遊騎兵號為圓心,半徑1o公里的地方,中國潛艇絕對沒有逃出去,而是又潛伏下來了!”

雄心壯志的英國艦長有著老辣的眼光,中國人一開始就打定了主意用這種躲、打複合戰術,敲掉有價值的目標,用前面的行動為後面的行動創造空間。說白了這就是一盤中國的圍棋,也符合典型的中國人傳統的軍事戰術。李皮特在達特茅斯皇家海軍學院上學時,曾經看過包括《孫子兵法》、《三十六計》等一系列中國古典兵家著述,沒想到有一天竟然能夠真的用得上。

這盤以海洋為棋盤的博弈,歸根究底是空間的爭奪。包括從一開始調開達爾文號,用水雷的方式將其消滅,到現在重創核心艦艇,強迫其他驅護艦收縮力量,縮小包圍圈,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玩空間的把戲,如同圍棋中的“氣”,得之則勝,失之則敗。

“他想要用這個機會壓縮艦隊的活動空間,從而為自己的逃命創造機會!”從戰術上來講,雖然李皮特跟佩德森一樣都輕敵了,但是李皮特不像是佩德森那麼慌亂,他也從第一時間就覺了中國潛艇的真正意圖。

“那麼他們想要放棄攻擊目標?”李皮特搖搖頭,覺得這個可能不存在,雖然剛才第一輪的潛伏攻擊中,中國潛艇沒有選擇商船,而是選擇了重創遊騎兵號航母,錯失了一次機會。但是中國潛艇從開始就沒打算當烈士,而是要功成身退,那麼中國潛艇會選用什麼樣的方式完成擊沉商船的目標呢?

很快,答案揭曉了。

當整個艦隊小心翼翼地開始聚攏的時候,突然導演部再度電:“一號商船觸磁性水雷,二號商船觸定深遙控水雷,保護任務失敗。”

李皮特恍然大悟——又是水雷,這艘中國潛艇再度釋放了水雷如果他沒猜錯的話,中國潛艇一定是在遊騎兵號的船底下躲著呢。失去了聲納和已經大破的遊騎兵實際上成了一個完美的保護傘,用她的水聲訊號完全可以遮蓋住偷襲的中國潛艇,所以躲在這艘航母的柔軟腹部,就算是其他艦艇收縮了陣型,也無法現她。

李皮特的臉上已經有了嚴肅之情,毫無疑問自己的對手靠聰明已經贏得了尊重。

但李皮特不想認輸,他的腦筋快開動起來:“我們左翼的三艘艦因為剛才跑得遠了,所以無疑是空檔最大的地方,而向內收縮無疑對外圈就是去了控制力,那裡就是這艘潛艇的‘氣’,就是她的活路!那麼左前方的位置就是最便於她突破的方位了,在這裡堵住她!”

護航任務雖然失敗,但只要擊沉這艘中國潛艇,李皮特就不能算完全的輸,海軍人有著海軍的固執,對於李皮特來說,只有獵殺這艘中國潛艇,才是最有意義的事情。

“反潛直升機,注意密集搜尋9點鐘到12點鐘方向!”李皮特不敢絲毫大意,自己的對手像是一隻狡詐的狐狸,而空曠的海洋就是她的草場,只有全力以赴才能遏制對手的勝勢。

可是還沒等他接到反潛直升機傳來的喜訊,突然耳邊導演部再度來的訊息:“ff-1o71狼獾號被魚雷命中,水線下嚴重破損,失去戰鬥能力。”

李皮特當即大震,“這不可能!”

他腦中迅出現了一套模擬的沙盤,狼獾號是位於商船的六點鐘方向,也就是整個艦隊的尾部,沒有理由中國潛艇想要向左上方突圍卻攻擊了處於最尾部的狼獾號——那麼結論很簡單,中國潛艇根本就不是想在左上方相對薄弱和空檔大開的地方突圍,而是要在後方突圍。

很快李皮特又不得不認可,從後方突圍也是很好的選擇,因為剛才佩德森的分兵致使前方和後方都比較薄弱,前面是英國的海狸號護衛艦,後方是美國的狼獾號護衛艦,從這裡突圍的話,還能順手再收割一個戰果,混亂的航母和商船被襲的水域,掩蓋了藏在水下的大膽潛艇,當狼獾號如臨大敵地現前面商船被係數炸燬時,卻沒現有個傢伙已經倒車從自己船身下面滑了過去,而這艘潛艇毫不客氣地向前射了魚雷,收割掉了自己的第五個戰果。

此時李皮特已經知道如果這艘中國潛艇不犯錯誤,他們不可能再抓住她了,後面的海域已經空門大開,這艘潛艇一直保持在水下,很快就能逃離危險的區域,如果他們船上還有自航式水聲誘餌的話,那麼撤退將會變得更加保險。

李皮特慨嘆道:“這是一個戰術天才,從佈局到掌控節奏,整個艦隊的每一個細小變化,度的加減、行動的方位他都必須嚴密計算,一個微弱的瑕疵都可能導致滿盤皆輸,可是這樣他都能完成任務目標,順帶擊沉兩艘護衛艦,重創一艘航母,安然離去,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奇蹟!”

————

333艇上,一眾水兵互相擁抱,他們鼓掌,他們唱歌和歡呼著,要不是空間過於狹窄,艦長李淳都要被他們拋上天玩人體衝浪了。

年輕的潛艇艦長李淳今年只有二十七歲,但是因為他出色的專業能力而被破格提拔為333艇的艦長。他也是第一批接觸o39a型絕氣推進潛艇的人,當他踏上潛艇的那一頭,他就知道自己一輩子都會跟這東西打交道了。

效能出色的o39a成了這個天資縱橫的青年最好的施展平臺,大量來自紅警基地的詳細資料他徹夜研究,帶著他的士兵們一個月有過二十天漂在大海上,研究自己的長處,籌劃自己的戰法,並且學習敵人的弱點。333艇上除了少數紅警士兵,大多數都是普通人,他們沒有潛艇作戰的經驗,跟沒有實戰經歷,可是他們的艦長卻能帶著這群人走出一條耀眼的金光大道。

李皮特之前想得不錯,李淳就是一個天生的戰術專家,一個富有活力的潛艇戰達人。

已經被“擊沉”了的“商船”深圳號上,連艦長盧俊甫也都是興奮得直哆嗦,這場演習中,以一己之力硬抗近1o艘主戰艦艇,通過用心的觀察、精巧的佈局和細緻的計算,李淳代表的中國海軍為那些自詡資深的西方同行們好好的上了一課。作為戰友,盧俊甫怎能不感到心中振奮。

而且從年紀不大的李淳身上,盧俊甫看到了海軍的未來。擁有了出色地作戰平臺,更好的後勤供應,開放的管理思路後,一部分天資聰慧的苗子已經初露崢嶸。共和國海權的明天,就係在李淳一樣的年輕人的手中了。

而收到導演部指令,宣告演習結束的遊騎兵號艦長佩德森,臉色像是黑得像是鍋底,仍舊不承認自己的失敗,反覆對電話裡的太平洋艦隊司令海耶斯解釋道:“真正的護航艦隊裡,一定會有核潛艇的,我們的核潛艇會輕易地摧毀敵人。”

海耶斯反駁道:“那麼敵人不會使用更多的潛艇或者其他模式進行支援麼?失敗了就是失敗了,美國海軍應該有足夠的氣度承認失敗,並在失敗中汲取營養。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這場演習沒有任何實戰意義,因為其過程幾乎是不可複製的,而我們的敵人不可能每一次都是中國潛艇艦長那樣的怪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