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再勝

白麪黑廝

  

..美國海軍的主力戰艦、第一代的宙斯盾巡洋艦,堪稱美國在公海大洋上對抗蘇聯和維持世界霸權僅次於航空母艦的支柱,居然以這樣的方式被中國人的遠端反艦導彈直接敲掉了。

似乎連導演部美國海軍自己的人員都想要火上澆油,那邊傳來戰情演繹道:“爆炸引起的燃燒對cg-49的鋁製上層建築造成了嚴重火災,艦橋內主要人員被火情所包圍,艦長喬治吉上校陣亡,指揮權由xo接過。”

喬治吉滿臉難以置信的表情,這到底是有多大的仇恨啊,你丫演習居然讓老子堂堂一個宙斯盾艦長陣亡於現場,這讓他以後還怎麼在同行之中抬起頭。實際上他並不清楚,導演部裡也不是僅有美國人的,其他各國的參謀和軍官也都參與其中,而說鋁製上層建築在面對火災的時候會造成更強負面效果的恰恰就是中國人。

然後中國人還輕巧地道:“就當讓美國同行練一練損管作業吧。”

文森尼斯號上的執行軍官接過了喬治吉的指揮權,而且稍稍有些較真的這位執行軍官還真的切實在搞後續的演練,因為這位他的副手下的第一條命令就是——把艦長大人的“屍體”抬下去,務必要把艦長的屍體給送出去。

喬治吉鐵青著臉被自己的水兵們抬上擔架,嘴裡喃喃地道唸叨著麥克阿瑟曾經在菲律賓念過的話:“i-sha11-return!”

在另一邊,八枚反艦導彈收割了比自己噸位更大、戰力更強悍的宙斯盾的中國驅逐艦一方,盧俊甫和他的士兵們就差開香檳慶祝了。

盧俊甫雙手下壓,讓水兵們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激動,然後說道:“不要著急,我們的敵人還沒有被完全消滅,不是我們自滿和得意的時候,來吧,夥計們,讓我們給這些資本主義的海軍最後的致命一擊吧!”

“共和國海軍萬歲!”

“烏拉,打敗人民的蛀蟲、可恥的資本家!”這個被帶跑偏了,可能瞬時讓毛熊給附體了。

……

十多分鐘後,藍軍一方的水面艦艇中,文森尼斯號、庫特尼號被擊沉,伯克利號驅逐艦被重創,只剩下那艘洛杉磯級核潛艇外加好運氣的英國皇家海軍亞馬遜號護衛艦還保持戰力。

亞馬遜號的艦橋中,李皮特滿臉通紅地不斷叫罵著:“可惡的中國人,操蛋的美國佬,你們把自由世界海軍的臉面全特麼丟掉了!給我轉向,轉向!撤離這片海區,我們全身而退就是勝利!”

李皮特的這個命令引起了艦上其他軍官和水兵的不滿,水手長道:“艦長閣下,我們現在退出戰場,豈不是跟那些美國人一樣,是懦夫的行為了嗎?”

李皮特哼的一聲道:“懦夫?我看你是無謀的莽夫才對!紅方艦隊現在毫無損,而我們最主要的戰力已經消亡殆盡,如果這是真正的戰場,你會為國家保留最後一絲反擊力量,還是憑藉一時血勇,跟敵人同歸於盡?”

艦長的話引人深思,英國皇家海軍注重傳統,但也絕對不是冥頑不靈的。相反,即便現在他們的力量衰弱得厲害,可是仍舊有著很多別人不具備的意識和能力。就他這個艦長來說,在這個時候的第一判斷,絕不可能是一命換一命,為自己這一方奪取一點掩蓋尷尬結局的戰果,而是儲存實力,讓敵人不可能把自己一方全軍覆沒。

亞馬遜號立即高轉向,護衛艦在平靜的太平洋海面上劃出了一道美麗的浪花,開始飛朝著後面逃去,只要能撐到演習的時間結束,那麼對李皮特本人來說就不是完全的失敗。

……

海自驅逐艦初雪號之上,艦長深水豐彥和他的水兵們顯得沉默得多。局勢正在朝有利他們一方的方向展,可是他們日本海自並沒有在這次攻擊中,貢獻出什麼力量。而中國海軍展現出的強大火力,以及對於新裝備巧用的詭思,卻讓對於中國人一支保持了快一個世紀心理和物質優勢的日本人,感到壓力山大。

不僅僅是艦長深水豐彥本人,就連他的船上軍銜最低的水兵,絕對都看不出什麼歡欣的神色。這些人即便再年輕,也對於往日的大日本帝國海軍的雄風有一些基本的認知,那個時候他們是世界上舉足輕重的力量,與美國人在太平洋上爭霸,雖然失敗了,但是卻留下了不少可歌可泣的故事。直到如今,即便人們唾棄日本法西斯,也沒有人不承認那時候的日本海軍是強悍而令人生畏的。

可今時今日,差一點被自己滅國的中國人,在他們自以為優秀一大截的領域內迎頭趕上,並且可以痛揍美國人,這讓日本人覺得迷茫又緊迫。

“日本必須突破和平憲法,必須獲得能夠主宰自己命運的能力!”深水豐彥抿著嘴脣,如果說他在國家層面山悟到什麼東西的話,那就是這個無疑了。

“我們需要加強與世界軍事強國的技術合作,吸取他們的長處,展出我們自己的可靠兵器,甚至如果有必要,我們必須像一千多年前一樣,低頭再度向中國人學習!”深水豐彥打著腹稿,他接下來就要向國家的高層遞交一份報告書,力主日本軍力的復興。

“aip潛艇、長程反艦導彈、隱身艦艇設計等等等等,我們需要學習的東西太多了,希望我們還沒有落後太遠,不過憑藉我們日本人的智商,一定能夠學過來,並且過支那人!”深水豐彥的眼中露出一絲寒光。

此時他大步向前,彷彿已經看到了再崛起之後的日本海軍,他一揮手道:“諸君,絕不能讓中國海軍專美於前,我們日本也是有自我強大之處的,來吧,把米國人的核子潛水艦找出來,證明我們絕對不比中國人差!”

“嗨!”

……

333艇上,艙室內所有人保持著絕對的安靜,各自手頭上的事情也輕手輕腳地去做,這已經成為潛艇兵們的習慣,甚至很多人上了岸之後都快忘了怎樣高聲講話。在一隻深海的大鐵罐子中,掉一支圓珠筆產生的響動,都有可能被敵人的聲納偵知。這絕對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情,李淳接手這艘潛艇後,嚴格按照作戰手冊上的每一套約束自己的士兵們。

戰術上天賦縱橫,而管理上則手腕鐵血。在李淳看來,只有將全艇6o名官兵打造成一個人有機的整體,才能使整艘潛艇像是一個有生命的戰鬥生物,在艦艇上,每一個人都不是一個生命,而是這艘大黑魚的一個器官,那麼李淳本人就是大腦。

“友艦資訊有沒有反饋?”

“報告,並無資訊傳來。”

李淳點點頭,現在唯一一個值得他重視的敵人就是那艘核潛艇了。光憑自己的力量想要捕捉這艘比自己火力還強的核潛艇是不怎麼現實的,何況李淳還有三艘反潛驅護艦在水面上撒下了大網,他也沒必要孤軍奮戰。

333艇跟o52a和o54a都有資料鏈的連結,但是卻沒跟初雪號和達爾文號有直接通訊。這兩艘船都是以先跟嘉興號護衛艦聯絡,再由嘉興號把情報轉給333艇的。這一點上紅方艦隊比藍方有一定弱勢,因為全北約國家的藍方艦隊是有資料鏈將各自艦艇連結起來的,雖然他們的資料鏈水平還很原始。

“那個傢伙應該是擔憂缺乏水面艦艇的保護,已經撤退了吧。嗯,不過絕對不能放鬆,誰知道她會不會反戈一擊呢。”李淳心裡暗道。

就在此時,一架直-2o反潛直升機上傳來了訊息:“找到了,聲音跟打雷似的!”

這絕對是一種捉弄的說法,固然洛杉磯級核潛艇的靜音水平不是特高,但也比早期服役的pla的o91和o92強一些。當然,現役的主力pla海軍潛艇中,o93、o94、o39a沒有一個分貝數會達到洛杉磯級13o分貝這麼高的水平,基本上都要比她低1o分貝左右。

比直-9反潛直升機好的是,直-2o作為一款1o噸級的直升機,在反潛任務時可以同時帶上偵搜裝置和反潛武器,而不會像直-9一樣帶了聲納就帶不了魚雷。

直-2o毫不猶豫地打出了兩枚輕型反潛魚雷,不過攻擊似乎沒有效果,被對手躲避了過去。

李淳嘴角輕輕一扯,道:“輪到我們了!”

水聲訊號已經傳給了他們,333艇也掌握了這艘潛艇的位置,他們很快接近了這艘潛艇,艇上的聲納兵也賣萌似地說:“沒錯,真的跟打雷似的。”

李淳哈哈一笑:“開火!”

o39a潛艇可不是隻帶兩枚輕魚雷的反潛直升機,她的六根魚雷管一瞬之間就打出了一個扇面的533mm魚雷。

其實他們射魚雷和直-2o射都沒有真的射,而是做得模擬,因為真的射了之後很可能擊中這艘潛艇,而導致一些不必要的後果。

如同被鐵網困住的野獸,雖然掙扎劇烈,卻無濟於事,最終導演部還是判定這艘洛杉磯級核潛艇被連續命中,直接進水,魂喪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