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國產車

白麪黑廝

  

..除了各省有著各自的展廳之外,幾個產業單獨弄了展廳,向來訪者進行營銷活動。最為引人注目的莫過於國產汽車品牌的展示。也許百分之九十九的平行位面,汽車產業都是我天朝的弱勢企業,但是因為齊一鳴的強勢插入,國產汽車行業有了驚天地泣鬼神程度的進步。

齊一鳴本身集團也轄有兩個汽車公司,而且定位十分明確。江淮汽車是勝華集團中主營小型家用汽車為主的公司,品牌特徵是價位可接受、油耗低、環境友好、造型新潮,而紅旗汽車則是被定位為豪華高檔車,主要是經典的加長版limo一類禮賓車,還有較為昂貴的公務車。另外紅旗品牌下還有一個副牌,這是齊一鳴自己的原創了,名叫“汗血”,主要生產裝逼專用的運動型跑車。

在當前的社會環境下,也只有紅旗和汗血兩個品牌是主打高階市場的,而其餘公司出品的汽車大都是走得中低端經濟適用性的路線:一汽下屬的奔騰和吉林,二汽下屬的東風和風神,上汽下屬的榮威,長安汽車的金盃,都沒有過五十萬人民幣的車。

齊一鳴置身在汽車展館中,都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這裡彷彿是二十年後中國方興未艾的車展殿堂,車的造型也不跟這個時代的方方正正類似,大都有著很親和的流線,而車展小姐們也都基本上是保守的旗袍或者晚禮服,總之最多看到個白嫩手臂,想看深v露點是沒有。

“其實這些汽車才是真的時代的產品哩。”齊一鳴心裡嘀咕著,這些車型大部分是後世已經存在的車型,只不過提前了一二十年出現,放到今天自然顯得格外引人注目。相信汽車展館也是整屆廣交會最吸引眼球的一部分。

當然,這些車型不都是來自後世天朝的國產品牌的,比如榮威的某款車型赫然就是2oo4版帕薩特,廣汽的某款車居然是o6版的本田雅閣。齊一鳴倒是知道除了外形像,裡面的東西完全不一樣,大部分零件和規格都是來自於基地的資料庫的,都是標準的“新中國體系”。

沿襲紅警版國產航空動機的特點,國產汽車動機在現時世界同行業所處的水平絕對是領先狀態。國產汽車動機基本上都是這樣幾個特點:油耗低的驚人,比如江淮汽車自產的某款1。3排量的家用兩廂車,百公里油耗僅六個油左右。而榮威、風神等“高檔車”,則是在不算特別高的排量上,保持強勁的動力。另外無論是低排量還是大排量,所有汽車動機的排放標準都比較高。這其實是齊一鳴強加給各汽車公司的要求,到了以後中國必定是一個汽車大國,汽車尾氣的汙染比起鋼鐵、化工或者玻璃之類低一些,可是集合在一起也是很可怕,從開始就追求比較高的環保標準,也算是對社會負責。

於是在這些汽車的廣告上,都是以環保作為噱頭進行營銷的。八十年代的西方達國家的環保意識正在抬頭,國產車正好可以搭上這股風潮。

周予同跟在齊一鳴的後面解釋道:“比起家電企業來說,汽車企業稍微難過一點,買私家車還沒有成為這時候的風尚,少數富起來的人的購買量也太小。現在主要還是看各級政府和國有企業的公務車的需求,不過這一塊就不小。體改委還是鼓勵我國的汽車產業走出去的,他們做過調研,認為我國汽車相比還是很有優勢的。”

齊一鳴在這些國產品牌的展區附近轉了幾圈,他也算懂點汽車,隨後評價道:“做工上有一些還是粗糙了一點,唔,不過這也是剛開始,估計過一段時間就能跟得上了,什麼工業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搞好的。看來主打省油、經濟、整體性好、沒多少小毛病這樣的特點應該是正確路線,誒,這怎麼瞧著是日本車的路線。”

周予同負責過江淮汽車的有關工作,說道:“還是有所不同的,國產車在動力和操控上要比豐田、尼桑之類的車要好不少,而且我們的車都很注重個性化,再者排放上我們更環保。”

齊一鳴點點頭,隨即他陰陰笑道:“不過這樣也不錯,跟日本車有同質化的特徵,能夠作為他們最直接的競爭對手,蠶食他們的市場,打壓日本汽車工業,真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轉了一會兒,齊一鳴和周予同找到了這個展廳的官方負責人,亮出身份來詢問他們的銷售情況。

負責人一見是領導,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汽車產品還是沒有家電和輕工紡織品賣得好,很多國家的商務代表都是想試試水,所以一買數量不大,幾百輛幾千輛的,不過企業們還算滿足,短時間內他們也無法滿足太大量的需求。倒是有幾家印度、智利、巴西等國的企業想要跟我們技術合作,甚至義大利、瑞典這樣的達國家,企業們也不好直接說答應或者不答應。”

齊一鳴嗯了一聲,說白了這些技術企業本身沒有處理權,給誰不給誰還是齊一鳴說的算。他想了想,暗道:“這麼快就搞技術輸出可不是聰明的選擇,有些地方工業基礎比我們好,吸收了我們領先十年的技術搞出來的東西說不得比我們更好,那樣就是給自己找麻煩了。看來散件可以出,比如說動機、車駕底盤這類東西可以出口,整車或者整體技術那是想也別想。”

他回頭跟周予同交代了一聲,等企業們問過來的時候,直接跟他們解釋就好。相信企業也都不傻,能自己生產賣錢,為什麼要把自己的技術給別人。

展廳負責人又向齊一鳴介紹道:“小汽車的銷售雖然不溫不火的,但是大型客車、重型卡車這類車輛銷售成績還是很亮眼的,甚至日本一個外商在大金龍訂購了4o輛大型旅遊巴士,一些第三世界國家對於東風產的重卡都很有興趣,成交量也不少了。”

齊一鳴對此絲毫不意外,按照他所認知的歷史,在展中國家經濟起飛之前,小汽車市場其實份額有限,而功用類的汽車市場則一直都是處於常青狀態。他很先見之明地在去年就分出去一批特種汽車的生產技術,到現在展區這裡的什麼救火車、押運車、製冷貨車、衛星訊號車之類都出現了。家用車大都還是要看消費者的意願,經銷商們才可能決定,而專用車使用者則不會有這樣的顧慮,覺得不錯,價格也合理,就會下單購買,反而豪爽得多。

過了半晌,有一個勝華集團的參展人員跑了過來,帶著振奮向齊一鳴彙報道:“齊董,我們的汗血車已經有了八輛客戶定製了,最高的一輛總價一百零八萬美元,是香港富商訂購的,他本人想要見見集團董事長您。”

齊一鳴第一反應是拒絕,自己再怎麼說也不是個普通人士了,特別是韓國事件之後,他對於這樣的活動都持謹慎態度,不過想想做生意不能服務態度太差,再說多認識幾個富豪對於以後擴充套件勝華的地盤還是有幫助的。

他隨口問道:“那人是誰啊?”

“好像叫李仁的。”

齊一鳴愣了一下,然後又笑了,道:“這個人可必須得見見了。”

走到後面的辦公室中,齊一鳴看到了日後頗帶有傳奇色彩的華人富,這個時候的李仁還顯得年輕許多,身上的那股氣質倒是一般無二。

“齊生,你好。”看上去其貌不揚的老頭用一口潮州口音很濃的普通話說道。

齊一鳴與他握了握手,操著一口也不算多麼標準的粵語道:“李先生,久仰久仰。”

現齊一鳴會講粵語,李仁倒是很意外,不過也鬆了口氣,他普通話不怎麼樣,還是用粵語說話比較容易些。

“久仰的應該是我才對,齊先生年紀輕輕掌管龐大的集團公司,還做成了那麼大一筆軍火貿易,真是讓人佩服。”

花花轎子人抬人,齊一鳴也謙遜一番,也恭維道:“李先生的從商經歷才是值得我們後輩好好學習。”

一番沒太多營養的寒暄和互相恭維結束後,李仁露出了自己花一百多萬美元為了見齊一鳴的原因:“近兩年內地展迅,去年國民產值增長五分之一,真是令人震驚,今年看樣子也不會少。這屆廣交會上,恐怕成交個近百億美元都不成問題,內地製造業展現出來的水平,令我華人自豪不已。特別是一些高新科技領域,內地走在前沿,不少都蘊含巨大商機。”

“哦?不知道李先生覺得那些行業會賺錢呢?”齊一鳴笑問。

“齊先生麾下安通通訊掌握無線通訊的技術和國際網際網路的技術,我認為這都是指向未來的新興產業將來可能都會成為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潛力最大的。”李仁毫不掩飾地道。

齊一鳴心中暗歎,人家在三十年後攢下近四百億美元,可不是大風颳出來的,這種洞察力就不是普通人能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