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地產稅

白麪黑廝

  

..齊一鳴的那個時間線中,這位李仁的產業有相當大一部分集中於港島的通訊產業,他的二兒子經營的電訊盈科更是東亞地區屈一指的大型通訊服務商之一。安通通訊早十幾年開始向世界提供無線通訊和網際網路服務的裝置,李仁自然一眼看中其中醞釀的巨大價值,親自前來接觸齊一鳴。

李仁端坐在那裡,看著這個年紀絕對不滿三十歲的年輕人,心中也是存在著各種疑問。他從一些特殊渠道得來訊息,這個齊一鳴是黨內具有一定影響力的人物,甚至據說去年內地大刀闊斧的經濟改革路線圖制定,也有這個人的痕跡。能夠面見最高領導,以弱冠之年統領國內第一大國防工業集團,怎麼看都讓人無法琢磨透。

“香港方面想要建設自身的無線通訊網路,我們自然是歡迎的。呵呵,畢竟咱們內地和香港是一家人,價格什麼的都好商量。只不過這裡得給您打個招呼,中移動這幾年肯定忙著構建內地的通訊網路,等幹得差不多了,香港也迴歸了,一定會進入香港市場的。”

李仁笑道:“那也是距今十年以後的事情了,先到後到還是有很大競爭區別的,再說我李某人也不害怕競爭,我們會靠優質和貼心的服務贏得自己的客戶。”

齊一鳴讚許地點點頭,至少這種理念在現在的內地還是沒多少從商的人懂得的,這也是他為什麼把開設職業經理人培訓班當作不亞於技術投入的重大工作去做的原因。

兩人又聊了幾句,李仁再度問及一個問題:“齊生,我見去年一年加今年,內地的基建產業越來越大,不少地方都跟不上腳步,如今經濟環境不錯,政策也都放開了,請問我們長江基建有沒有機會能夠進入大6市場,幫助內地同胞建設城市呢?”

這位後世華人富的產業相當核心的一部分就是基建和地產,而此時整個內地特別是沿海地區的經濟展已經展露出了洶湧的勢頭,一棟棟高樓被鋪下地基,高公路開始修建,各種通訊設施需要的塔臺基站之類也都是準備上路。現在僅僅指望國內中鐵這樣的國有大型基建公司,絕對無法達到需求,而很多私人看中這個市場,卻缺少資金和技術支援。

齊一鳴也是連續組建了多個隸屬於勝華集團的建築公司,光是打點公司內部的一些建築問題就已經夠頭疼了,而其他產業或者城市,更是麻煩。

現在的李仁當然沒有三十年後有錢,但是對於內地來說仍舊是一個商界鉅子,對於他有意進軍內地的基建市場,齊一鳴還是抱著樂觀其成的態度的,既然自己一口吃不下,讓給別人一點,最終有利的還是內地的基礎設施建設。

“我是原則上支援李先生的雄心的,確實大6需要這些基礎設施建設上面的幫助,尤其是工程技術領域。不過我還有幾點需要與李先生明確一下的,希望李先生以長江基建為在內地服務的商業主體,以投資或者合資的方式進行操作,除了重要工程技術人員外,主要招收我們內地的勞工,並且儘量處理好勞資關係,工會必須存在,勞工的利益也都需要被保障。”齊一鳴嚴肅地指示道。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當領導太久,身上不自覺就有了一股頤指氣使的味道,只是他一個年輕人的樣子,威儀還是有些缺乏。

李仁則不敢怠慢,他打聽到的資訊說明這個齊靖仁是有資格跟他擺譜的,只是他有些奇怪,往往內地對於保護勞工權益之類的事情並不在乎,齊一鳴卻要拿出來單獨跟他講。

齊一鳴又道:“主要的合同形式,還是以勞務工程合同為主,一項工程我們把建築工作委任給長江基建,完成後長江基建獲得酬金。”

李仁眼珠一轉:“我們公司可以接受比較靈活的支付手段的,比如說一部分地產……”

這就是狐狸尾巴了,齊一鳴可是明白現在國內的地不值錢,等二十年後一線二線城市的土地全都是天價,現在覺得用土地支付很划算,以後就會覺得虧死了。

齊一鳴笑笑道:“這個事情我說了不算,主要還跟地方政府有關,不過我可以提前跟您說一聲,從明年開始,國家會執行遞進式的地產稅,手裡拿地太多,也不是好事。”

李仁皺皺眉頭:“這樣不是對房地產進行變相打壓麼?內地的房產還沒有起步就設限,這樣恐怕不好。”

“比以後房價控制不住要好,人大明年立法大致會宣告,土地所有權是國家的,土地使用權是個人的,但是每年需要交付一筆地產稅。普通民眾房產在一定平米之下是免稅的,商業或者工業用土地也會按照不同數量和性質定額,總之確實是一種限制,但是我們是從計劃經濟過渡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國家,一下子全放開了,恐怕會出問題,先試行一下看看吧。”

這個地產稅改革完全是齊一鳴的思路。本質上是取消掉了房產所有權7o年這樣不怎麼討好的設定,但是對於囤房的人,是一個極大的限制。比如現在私人住房1oo平米之下免房產稅,然後再往上開始徵稅,這也是向富人開刀的一種手段。隨著經濟增長,這個1oo平米可以按照實際情況再遞增。工業用地的地產稅也需要細化區分,現階段是基本上一律全免,但是等到了一定地步之後,搞高附加值產業的優惠,但有汙染的、產能過剩的則需要多收,這也是通過稅收調整產業結構的方式。

至於搞房地產開的,大批大批地買地然後等升值、炒樓神馬的,用這個武器就能遏制住一大部分。不開的地砸在手裡,光是稅收就能讓你哭,賣不出去的時間越長你就越賠。越大規模的房地產商,壓力就越大。這算是變相地對房地產進行准入門檻的提高,對於李仁這樣的存在雖然肉疼,但不一定會望而卻步,但是那些小資本就很難承受風險。

而以後齊一鳴為天朝歸化的房地產主力,是以城市小經濟適用房和廉租房為主,這兩類物業會進行比較大幅度的優惠,為了獲得優惠的稅收和土地政策,房地產商必須把大部分的定價權、自主權和管理權交給政府相關部門。這些房子將主要為中層或中層以下市民提供。

這裡面肯定會出現權錢交易的貓膩,為了避免權力尋租,這裡將成為紀委和審計的重點監督區域。

在商品房還沒上路之前就搞這些,本心還是希望讓房地產這個行業更加規範和體制化的。房地產是個好東西,賺錢又多又快,可是特別容易泡沫化。而且這個產業將會嚴重拖累銀行的資金鍊,無論是購房者還是開商,都有大筆的現金流被凍結在那裡,貨幣流轉次數減少,就造成市場的假性貨幣供應量不足,央行就不得不為了促進投資猛抄,丫的再趕上一些沒節操的國家狂印綠紙搞qe,通貨膨脹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齊一鳴經濟學派出身,對這一套東西很熟悉。房地產是他這種左派經濟學人最擔憂而又不能放棄的東西,所以加強控制和監管就是必須的。投資人和購房者的錢沒有被房地產給牽扯住,投資人可以進軍實體產業,至不濟去投資金融,現金流仍然充沛,消費者則可以將錢投向購物市場,靠內需消費拉動經濟。過去的那個時間線中經驗教訓很明確,一味靠投資和外貿拉動式瘸腿的,內需才是經濟穩定的絕對王道。

李仁雖然得到了不太有利的訊息,但是提前半年的時間就能得到政治上層給出的訊息,也是非常具有價值的事情再者齊一鳴也許諾為他介紹幾個專案去做。

對於齊一鳴來說,李仁或者傑奎琳這些人,都是利用物件,不怕他們賺錢,他們賺了錢實際上把社會財富留給了天朝,到底誰賺的便宜多還是另一碼事。他也不怕靠著內地龐大的市場和空間培養幾個億萬富翁出來,餅子是能越做越大的,什麼都想劃拉到自己的鍋裡也不現實。

李仁得了一部分利好,這也跟齊一鳴投桃報李,他願意投資四千萬港幣,在港島建一個國產車的銷售中心,香港雖小,但也有幾百萬人口和不錯的購買力,對於國內汽車產業來說則是個比較不錯的訊號。李仁一口氣願意購買上千輛國產車壓貨,變相是還齊一鳴的人情。要是汽車賣得好,自己也賺錢,到最後大家都有好處。

這種做生意的理念也是齊一鳴很認同的,做什麼事情只有大家都得到好處才能做的長久做得愉快,要是總想著吃獨門生意,大搞壟斷,反而容易把好事搞糟。

送走了李仁,齊一鳴又馬不停蹄地趕到了進口廳,這邊有幾個生意也需要自己拍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