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美國人要租潛艇

白麪黑廝

  

..商務部的一個班子外加體改委的一個班子很快聚集在了齊一鳴的身旁。雖然齊一鳴穿越僅一年多,但也算是“身經百戰”了。對於較大規模或者比較重要的經貿談判,齊一鳴比這個時代的官僚還是有本事的。國際慣例和相關技巧都是比較熟稔,若是放在二十年後,齊一鳴這樣的水平也就是個普通打雜的,但奈何八十年代人才缺乏,有聰明人但是對於國外瞭解還是有限,所以商務部很習慣在重大經貿談判的時候拉上齊一鳴一起。

這次的經貿談判的重頭戲還是跟美國人,自從去年齊一鳴訪美達成意向性的協議後,雙方開始互減關稅,中國也開放了一批美資進入進行投資和合資,總體來說商業和經貿上的合作比起兩國在政治領域和軍事領域的合作要深入得多。

這個時候還沒什麼侵犯智慧財產權的或者賽博攻擊的問題,不少美國企業削減了腦袋想進入中國,也不少美國企業想把大批勞動密集型的產業轉移到中國。

產業轉移那回事不歸齊一鳴管,總體來說就是歡迎進入,區別對待。紡織、食品加工、文體用品之類多多益善,產生汙染不多,解決就業,自然是最好不過。什麼玻璃、造紙、化工、鋼鐵等一系列容易造成嚴重汙染的,不達到環保標準不讓進來。

試想齊一鳴給自己國家佈置的企業都是按照最高的環境標準建設的,雖然慢了一點,可能成本還高一點,但是不缺德,不至於以後霧霾變天,大批河流被汙染。

於是乎,國內的企業集中展迅的基本集中於輕工產業和少部分重工業。鋼鐵、化工之流增長也有,但是沒有其他產業那麼迅。這也造成了一個落差,很多企業對於鋼鐵、塑化產品等多種材料有著旺盛需求,比如說汽車的地盤、車駕,家電的外殼,都需要這些玩意,可是本國的工業滿足不了這麼多。尤其是在一些優勢產業接了大批出口訂單還有國內龐大市場的鯨吞,根本無法造出那麼多的產品。

所以為了確保這些優勢產品的生產,在用環保標準壓著高汙染企業的展度的當下,中國不得不向美國這世界第一大工業大國進口所需要的鋼鐵、塑料之類的初級工業製成品和原材料。

所幸現在中國造的東西不是完全沒人要,美國也有興趣購買中國生產的一部分產品,這樣雙方就能避免在中國外匯仍舊不足的情況下,通過易貨交易滿足各自的需求,兩邊政府用各自的貨幣結算,而各自企業拿到想要的產品,又是雙贏局面。

商貿部的一個幹事如同上拳擊場前給選手準備的助手,給齊一鳴解釋道:“現在主要糾結在美方想要通過大批量地進入和原材料輸入的挾持,壓縮我們工業製成品的價格。我們認為我們給出的價格已經足夠優惠了,至少比世界同類產品優惠二成,而且像是積體電路、個人計算機、vcd機等一系列產品,也是我們自己的智慧財產權。”

齊一鳴喝口茶漱漱口,笑道:“所以雙方各自都有優勢,看誰妥協得比較大一些就是。”

進入談判的會議室,仍舊是按照慣例,兩邊人要麼討價還價,要麼在翻資料,反正不怎麼顯得安生,齊一鳴也進入了戰鬥模式,開始聽取見解,快分析。這場西裝革履下不啻於菜市場真刀真槍地砍價的會議,最終還是讓齊一鳴精疲力竭,雖然結果並不是完全符合他的最終設想,但是也不算吃虧。

中國將以大批的積體電路、pc機、汽車、輕工紡織品、加工食品外加一部分手工藝品,換取美國的數十萬噸農產品、化肥、鋼材及其他合金材料、初級形狀塑料等產品。整個貿易合約大約有四十多億美元,對於雙方來書都是一個不錯的經濟刺激。

大批的美國農產品如果隨意地進入中國的流通市場,固然很有助於解決中國糧食短缺的局面,可是對於生產水平相對落後的國內農民是巨大打擊,所以除有限量投入市場外,大部分會被加工成各種副食品,有些甚至還會在加工後再度出口,大部分可能成為薯片蝦條之類的零食,再回返美國。

而中國則得到了美國強勢的基礎工業提供的大量原材料,可以進一步運用在存在技術優勢的汽車、造船、航空、機械等高附加值的產業上,主要滿足國內需求,一部分也可以出口創匯。七十年代後美國的傳統工業已經慢慢走向沒落,是靠著電子工業的騰飛才穩固住了自己工業大國的位置,也贏得了創新大國的頭銜。

齊一鳴促進這樣的貿易,實際上是在壓縮美國新興產業的展,即便不能打死電子科技產業,也要弱化他們,最起碼把圓晶產業這些上游鏈條集中在自己的手中,而在成品市場上也進行激烈競爭。最起碼現在美國出售的電腦,肯定是沒有國產電腦的技術水平高的。中國產品還具有價格優勢,自然能讓這些公司很難過。而且此時這些產業還沒有形成一個穩固的利益集團,很難像鋼鐵、能源企業一樣具有足夠的政治地位影響政府決策。

即便是面對了反傾銷調查這樣的事情,齊一鳴也能夠調動資源跟這些美國本土的新興產業集團好好對一對。

完成了商務談判的齊一鳴正準備離開廣交會,卻沒想到又一個美國客商攔住了他。

“齊先生您好,我是詹姆斯頓,來自五角大樓……”

齊一鳴先是一愣,然後問道:“請問你私下接觸我,有何貴幹?”

這位美國五角大樓的代表邀請他道:“如果可能,請賞光參加我們舉行的晚宴,也許那裡會是一個比較恰當的場合談話。”

“好吧,我會參加晚宴的。”齊一鳴摸不透這人的來意,承諾後先行離開。他很快就找到了公司商業情報部的人員進行詢問,不過一無所獲,不得已只能打電話給廖懷仁問他相關情況。

廖懷仁接了電話之後也不含糊,告知他道:“美國人想要跟咱們做一筆軍火上的生意。”

軍工產業強大的美國不是沒有外購武器的先例,其實大量的內部零件都來自於自己的盟國。齊一鳴就問:“他們想買什麼?”

“不是要買,他們是想要租用兩艘咱們的o39a潛艇,作為訓練之用。嗯,你肯定也知道了,海軍有一個叫李淳的艦長,在環太平洋聯合軍事演習中大殺四方,以一艘潛艇連續幹掉了好幾艘船,甚至還重創了一艘航母,不單單是美國人,什麼澳大利亞、加拿大甚至小日本都對我們的這艘潛艇有興趣。美國人是最先提出來的,他們是搞全核動力潛艇的路子,弄常規動力潛艇跟海軍展戰略也不符合。一方面是想當假想敵用,肯定另一方面就是要學咱們的aip技術,真是不知廉恥。”

齊一鳴點點頭,對此一點都不奇怪。實際上原本的位面歷史中,第一艘成軍的aip潛艇是瑞典人使用斯特林動機制造的哥特蘭號,而美國人就用相同的辦法租了這艘aip潛艇三年時間。瑞典這一國家自然沒有能力抗拒北約領頭人的要求,所以也不得不把這艘潛艇給了美國人研究三年。瑞典人之後搞了維斯比級隱身輕護艦,美國人又有了不少興趣。這樣的事情屢屢生,美國有不少技術絕對不是正經來路。

哥特蘭號的月租金是15o萬美元,租了三年就五千多萬了,其實這筆錢不少,如果不考慮技術外洩的情況的話。

齊一鳴撇了撇嘴,單純租給美國人這種事對他來說太不划算了,而且把自己現役的艦船租給美國,齊一鳴還沒有這麼信任美帝。他想了想又問廖懷仁道:“有沒有什麼國家通過正式渠道想要購買潛艇了?”

“聽說加拿大有比較濃厚的興趣,他們本身只有兩艘潛艇在役,而且都是六十年代英國造的舊貨,戰鬥力很差,我們的o39a展示出的能力讓他們很希望得到她,估計現在他們正在討論以什麼樣的方式獲得,技術轉讓應該是一部分。”廖懷仁對齊一鳴道。

齊一鳴笑了道:“這可沒門,一時半會我是不打算將aip的技術擴散出去的。o39a是咱們自用的傢伙什,對於別的國家來說可能大一點了,我們倒是有兩千多噸潛航排水量的s2o外貿型潛艇,效能比o39a自然有差距,但是比起同類產品還是先進很多的。”

廖懷仁又問:“那你打算怎麼回覆美國?”

齊一鳴臉上帶著一絲詭笑,道:“願意租去租別人家的,我打算設計一個合同,賣給加拿大兩艘s2o,美國可以選擇去租加拿大的潛艇嘛。”

“這倒是個辦法,不至於我們自己的現役艦艇技術洩露出去,而且加拿大是美國最為親密的跟班,被美國人窺去了也不要緊。倒是你不怕技術洩密給美國嗎?”

齊一鳴道:“多少有點,不過美國看了去就是學會了也不可能去造,造出柴電潛艇來,對於海軍的全核潛艇的佈局有影響。而且我們這也不是最好的aip技術,後續我們也會有更新更好的技術出來。更何況,咱們的主力潛艇也是核潛艇部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