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一件急事

白麪黑廝

  

..難得齊一鳴也能從繁忙的事務中脫出身來,找一點自己的時間。近階段除了搞一樁又一樁的軍火銷售案子,要麼就是協調pla內部的諸多軍事換裝的計劃。柬埔寨內戰的干涉計劃被平太宗叫停,齊一鳴多少有些心灰意懶。交代的什麼關於商業經理人培養,制定更多關於現代企業改革等等,齊一鳴看來沒什麼挑戰性,因為大部分的經驗都是已知的,隨手整理就出爐了。

北海公園,齊一鳴跟小女友江華燕少見地一起出門,像一對普通的年輕情侶一樣,租一隻小船,在初夏的和輝中,享受一個靜謐的下午。

“這樣真好,平時都見不到你的人,想要說說話都不行,你最近連簡訊的時間都沒有了。”江華燕有點幽怨地抱怨自己的男朋友。

齊一鳴也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確實很不負責任。當時一時腦熱,看見嬌豔欲滴的小花朵就把人家給採摘了,最後覺得小女生不錯,就嘗試跟人家處物件。如同傳統的女性一樣,江華燕默默地儘可能照顧齊一鳴的生活,短暫的見面機會要麼是為他煮一鍋養身體的雞湯,要麼是跑到他的小屋收拾打掃。最起碼齊一鳴穿越前的女人絕對沒有一人做到這種程度。

面前的江華燕一身m&q的今夏新裝,顯得嫵媚迷人。一件小t恤外加吊帶牛仔七分褲,將她青春無敵的氣質襯得十分得當。她白皙幼嫩的面板在夏日的陽光下如同白瓷的釉質一樣,閃著亮眼的光澤。一泓水汪汪的秋水剪眸在幽怨間放射的氣場,讓人不自覺就會產生愛憐。她清秀靚麗的面容,也愈加有幾分傾國傾城的意思了。而q版t恤下一對高聳入雲的聖女峰,不斷地吸引著雄性動物的眼球。

就這麼一剎那,齊一鳴還真的有一些沉迷於僅僅是欣賞這個尤物的絕麗身姿中了。他絲毫不否認自己喜歡上這丫頭的最多部分,就是她遠勝群儕的容貌,呃,另外奶控的齊一鳴還痴迷於掌握她那對雄偉的大寶貝。

似乎小女友很早就察覺到,自己的男友其實是愛慕自己的容顏和身段多過別的,不過能夠吸引住齊一鳴這樣出色的男人,本身江華燕就覺得十分自傲。她沒什麼顯赫出身,更有些嫌貧愛富的小情節,當初對齊一鳴的欲拒還迎,就是抱著那種嫁入豪門的僥倖。

還好齊一鳴還真的是人品ok的男人,現自己要了姑娘的初次,就打算硬著頭皮負責任了。他前世加今世其實對於愛情和婚姻都沒有特殊的期許,甚至還有些邪惡地認為結婚就是一個合理合法地為自己解決生理需求以及傳宗接代的過程。真正的愛情不存在於他的意識中,即便是他會對自己的女人呵護和關愛。

“我的錯,我的錯,哈哈,好了,以後咱們多像這樣出來玩,沒別人,就咱倆。”一個廉價又沒有什麼營養的承諾就足以讓單細胞的漂亮姑娘欣喜過望,她傾傾身在正在划船的齊一鳴臉頰上吻了一下。

只是小船太小,她的動作引起了小船的搖搖晃晃,齊一鳴連忙扶好她:“呃,雖然是夏天,我可不想到湖水裡遊一圈。”

江華燕輕輕打了他的胳膊一下,“你討厭啦。”

齊一鳴哈哈笑著,抓了抓女朋友細嫩的小手,一時覺得心旌動搖,他也大概能夠理解年輕男女們是為何沉浸其中的,那種繾綣確實**蝕骨。

“一會兒晚上了,咱們去吃點什麼,全聚德?”

江華燕搖搖頭道:“不要啦,上一次就是去吃的烤鴨,好吃是好吃,油膩膩的。”

“嘿,你還老跟個林黛玉一樣,真難伺候啊。”齊一鳴開玩笑道。

江華燕嬌氣地迴應:“誰家的林黛玉天天給你收拾屋子,給你端茶倒水啊。”

“好好好,我家的林黛玉最能幹。”齊一鳴偷偷用指尖搔了搔江華燕的手掌心,弄得美麗的女孩一陣銀鈴般的嬌笑。

江華燕想了一小會兒,然後興致勃勃地提議道:“不如咱們去菜市場買菜,回家自己做一頓吧,你也是天天在外面跑來跑去,吃不到什麼家常菜,我最近又跟我媽學了幾個拿手菜,你要不要嚐嚐。”

“誒,女朋友大人做的愛心晚餐那是一定要好好享受的了,走吧,咱們這就去買菜。”說罷齊一鳴就划著船靠岸,跟江華燕上了自己的車。這又是一輛紅旗,只不過不是加長禮賓車,而是一款顯得厚重大氣的三廂豪華轎車。市面上這款車也在出售,賣價35萬人民幣,廣交會的時候外國客商也曾訂購走一些,不過價格卻提到了1o萬美元。

在京城開這麼一輛車絕對是相當招眼的,不過京師公務車前段日子換了一批新的國產車,加上有錢人也開始購置自己的汽車,所以雖然齊一鳴的紅旗也沒有過度被羨慕嫉妒恨。倒是這年頭的人即便是羨慕嫉妒恨,也沒有學會用劃車或者是放氣來表達心中情緒的。

進入還很市井化的菜市場,齊一鳴和江華燕開始尋找自己的戰利品。只不過齊一鳴從前世就沒怎麼做過這樣的事情,而普通家庭出身的江華燕卻是輕車熟路,跟買菜的小販砍價絲毫沒有囉嗦。

齊一鳴綴在後面看美麗的女友一身新潮服飾在凌亂的菜市場殺價的模樣,一股違和感到處亂竄,不過卻覺得異常的親切。他們兩個在菜市場始終就是異類一樣,即便是現在條件慢慢轉好,但大家的穿著服飾還保留了深刻的八十年代風情。這倆人卻因為齊一鳴的因素,基本上都是穿21世紀以後的服裝,從型到服飾,跟八十年代格格不入。

連江華燕也察覺出了這種代溝感,扯著齊一鳴道:“快買完快回家,感覺大家就像看猴子一樣看咱們倆。”

齊一鳴天生厚臉皮,不怕人看,只是呵呵一笑。

菜市場中的京師大媽大嬸們還有工夫議論一下,“哎呀,瞧這一對兒,長得是真好,穿得恐怕也是什麼國外名牌吧。”

“剛才瞧見那小夥子開車來的,八成是有錢人,大官兒的孩子吧。”

“不能吧,最近官倒那些被抓的抓,被沒收財產的沒收,現在有錢的都是下海的那一批。”

齊一鳴耳朵靈,聽到了人們的議論,也只是付之一笑。而江華燕卻受不了這種西洋鏡了,只挑了幾樣食材,就拖著齊一鳴返回了他們的那間四合院。

逃離了人群,江華燕才鬆了一口氣,又繪聲繪色地開始給齊一鳴形容她將要怎麼整治這些食材。兩人回到家中,齊一鳴也換了一身居家常服,打打下手,小女友換上圍裙開始跟鍋碗瓢盆們奮戰起來。

要說別看江華燕人長得漂亮,做家事的本領也是很不錯的,這時候的年輕女孩還沒有退化到後世年輕女孩一樣完全家務活無能化,只有幹活利索和不利索之分,沒有會幹和不會幹的區別。

忙了一個多小時,江華燕整治出了四菜一湯,齊一鳴也是頗為振奮。這種居家的樂趣是他一直很難享受到的,公事忙得太多,退後一步做一個普通人,也是極有趣味的事情。一臉怡然的小女友擺好碗筷,笑得燦爛,“好啦開始吃吧,嚐嚐我的手藝,剛學的這幾個菜,可能功夫還不到。”

“不會的,你做什麼都好吃,嗯,最起碼比我強。”

齊一鳴剛提起筷子,突然門鈴叮鈴鈴的響了起來。

江華燕道:“你先吃,我去應門。”

齊一鳴夾起一塊肉,放在嘴裡嚼起來,醇香四溢。

“哈哈,打擾你們吃晚飯了,喲,真香!”入門的是廖懷仁,也是少有知道齊一鳴住址的傢伙。

“你可真會趕時候,來來來,坐下一起吧,我開一瓶茅臺來,咱倆嘬幾杯。”

廖懷仁頗為遺憾地道:“不光我吃不了,恐怕你也沒法吃了。走吧,總參大樓,急事。”

齊一鳴一愣,江華燕臉色一白,誰也沒成想好好地一次家宴就被這樣無情破壞了。齊一鳴察覺到了江華燕的異樣,很想說吃完再走。可是他知道以廖懷仁的分量,他親自來請人,還說出了急事二字,那就是絕對不能耽誤的事情。

江華燕也知道自己的這位男友看似普通成功青年,但實際上牽扯國家要務,還是黨內的重要人物,有這樣一個男友既是福氣也是悲哀,她只能故作深明大義地道:“去吧,不要耽誤了大事,我把飯放到這裡,等你回來再吃。”

齊一鳴還不知道會不會又把自己給弄到什麼其他地方去,只能道:“你先吃好啦,我要是回來自己再吃過。唔,現在先一樣嘗一口,我去的6上用簡訊給你打分。”

江華燕被男友逗得一笑,上前溫柔地給他整了整領子:“早去早回,我等你。”

已經深切體會到什麼叫做“最難消受美人恩”的齊一鳴也不在乎旁邊一個大燈泡,輕輕吻了吻江華燕的額頭,道:“嗯,知道了。”

看著齊一鳴和廖懷仁離開的背影,坐在門邊椅子上的江華燕神情終於露出了一絲落寞,長長地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