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天降彗星?

白麪黑廝

  

..直到下車後,齊一鳴才現這裡根本就不是什麼總參大樓。他也算是經常跟軍方打交道的人了,京師哪裡是軍方的窩點他門清得很,這裡卻是他並不怎麼清楚地地點。

倒是齊一鳴在門口見了一位熟人,心情頓時變得五味雜陳起來。那位頭花白又凌亂,跟愛因斯坦有的一拼的,一身標誌性的白大褂,看起來有些憨厚溫和——正是當初用他那個根本就不成熟的空間儀器把齊一鳴跟紅警基地車給“召喚”出來的趙院士。

“小齊,好久不見。”趙院士與齊一鳴握手道。

“嗯,您好,趙院士。”齊一鳴微笑迴應道。從達裡諾爾基地落成後不久,趙院士就跟他的科研班子被撤走了,齊一鳴還問過他們去做什麼了,不過也沒有得到迴應。

在齊一鳴的眼裡,這個把自己搞到這裡來的“罪魁禍”,簡直就是本國天字第一號黑科技大拿,雖然他搞的那個平行空間橋門在自己被穿越之後再沒有試驗過,但經過多番瞭解,齊一鳴也知道,這是一個在眾多科學領域有集大成者之風的怪才科學家。

可恰恰因為趙院士太怪了,或者說太天才了,所以一直難以像錢學森、王淦昌、鄧稼先等功勳科學家相媲美。所謂領先半步是天才,領先一步是瘋子。齊一鳴覺得這位院士的各種奇思妙想,領先世界的可不止一步,那用瘋子形容可能還不夠格了。

趙院士興致很高地談道:“呵呵,一年沒見我也知道你搞出了很多的大事情啊,為國家和人民做出了不少貢獻,我老頭子也搞了一些東西,比如說我研究了一下你基地外面的那種合金材料,最終搞出了……”

旁邊立即就有一個氣質跟廖懷仁一般無二的傢伙走上來,拉了一下趙院士,道:“咳咳,趙院士,注意保密原則。”

趙院士拍拍額頭,道:“對,對,忘了,哈哈,等小齊你的許可權解密了我再給你講吧。”

齊一鳴沒聽全,但是也猜了個大概,自己基地車外圍包裹的那層防禦裝甲看上去柔弱得像鋁合金一樣,實際上125mm炮都不一定打得穿,是真正的黑科技,但就是基地不給自己如何造的技術,類似的東西還有很多,包括齊一鳴不能理解的那些建造能力。

不過他再看趙院士,也覺得這個人真的不是普通天才科學家能比。如果資金足夠,不斷地資助這個老頭去搞那些黑科技,說不定真的能搞出什麼厲害的東西。而且他的科研團隊也基本上都是找的全國那樣跟他類似怪異的、特殊的科學家,扎堆在一起搞黑科技。

當然,這樣做必然是存在風險的。齊一鳴就是風險的產物……

趙院士引領齊一鳴進入那個建立在郊外的建築,很顯然這裡就是趙院士最近的工作場所了。他一邊走,一邊介紹道:“我最近被院裡交代了搞一些有關航天和宇宙學的課題,嗯,雖然不是多麼有興趣,但是也沒辦法,命令高於一切嘛。今天找你來,也不是跟我工作的專案有關,而是一個意外的現。三週之前,我們的一個研究生意外地通過望遠鏡現了一個渾身裹著詭異白光的彗星類物體朝向我們的地球高飛來。

隨即我們將其作為一個可能的威脅,並進行了計算和實驗模擬,最終得出這個大小的彗星即便是砸到地表,也不會造成什麼太大傷害,呃,不砸到人就沒傷害。不過,就在我們認為不會存在什麼問題的時候,昨天,我們又突然現,這枚彗星居然自主開始了降,這個降是均勻的,所以我們判斷這根本就不是一顆彗星,而是一個具有智慧生命駕駛的,或者至少有預設程式控制的宇宙空間飛行載具,也就是通稱的飛船。”

齊一鳴當即就是一呆,很快反應過來:“宇宙飛船?”

背後傳來一個女聲:“沒錯,就是一艘宇宙飛船,數量應該只有一艘,體積也不是特別的大,尚無法判斷是有敵意還是其他,不過若是存在風險性,我們覺得還是應該讓你知道,並且做一些準備。”

齊一鳴回頭一看,現是許久沒見過的趙院士女徒弟,在科學家裡絕對算是鳳毛麟角的美女的孫靜女。這位有些毒舌、性格很剛硬的女科學家一開始還能經常在基地看到,但趙院士撤走後,她也無聲無息的離開了,當時齊一鳴還多少有些惋惜。

“孫小姐,你好。”齊一鳴伸出手,但是孫靜女卻沒有絲毫打算跟他握手,一翻白眼,傲嬌得讓人尷尬。

走到了這個科研中心的觀測室,齊一鳴倒是現不少的實驗儀器都是自己那邊出產的,他本身也不掌握基地出產的機械裝置以及實驗儀器都去了什麼地方,甚至也不清楚基地到底提供了多少這些東西。

孫靜女在一面等離子螢幕上為齊一鳴展示了數張拼在一起的影象,有幾張拍得比較清楚,看到像是一顆彗星的東西,確如趙院士所說在白光籠罩中,看不到裡面到底有什麼。

齊一鳴也漸漸凝重起來,問:“還有多久到達地球?”

趙院士道:“大約在45個小時之後會進入地球大氣圈。”

“降落地點能夠確定嗎?”

孫靜女一副冷豔表情地道:“這才是我們真正擔心的,我們經過計算這艘疑似的外星人宇宙飛船,將會在蘇聯的阿拉湖和我們新疆境內的艾比湖之間降落,所以不管裡面有什麼,我們和蘇聯人都是第一批要做出反應的。”

齊一鳴側過身問廖懷仁道:“終南海那邊知道了嗎?”

廖懷仁點頭說:“平老已經知曉了,幾位長也都大體清楚了情況。不過他們中還是有人在懷疑真實性,所以只是進行了戰備警戒,並沒有做全面的反應。”

齊一鳴道:“呃,全面反應有可能造成我們臨近國家的驚慌,也有可能造成我們社會的不穩,如果大驚小怪了確實不值得。但是就怕這個真的是什麼外星人入侵,唉,我覺得我自己這事兒已經夠不靠譜的了,怎麼外星人也要摻一腳啊,雖然我兔的征途註定是星辰大海,可是我還沒做好跟外星人開片的準備啊。”他自己吐槽著自己,也多少有一些不知所措。

孫靜女橫了他一眼,道:“數量只有一艘,估計是考察船或者是外交船的可能性更大吧,也不一定就是什麼外星人入侵,你們這些傢伙滿腦子都是打打殺殺的,除了破壞世界和平也沒什麼用處了。”

齊一鳴抬頭看著她,道:“我也想像你這麼思考,可是我做不到。”

他問廖懷仁道:“中央有什麼部署?”

“新疆軍區的四個師已經動員起來,開始向可能的降落的地點進行機動,蘭州軍區的21集團軍也做好了應對突情況的準備。不過這些都是我們的常規力量,我們還需要多做準備,嗯,你就是我們的另一項準備了。”

齊一鳴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我這邊能準備多少,不過放心,我一定會用心應對的。”

廖懷仁嘆息一聲道:“希望你能搞得掂,因為如果做不到,我們已經架起了導彈,真的是大威脅又一時難以控制的話,上面的終極命令是動用核武器。”

“不奇怪,科幻電影上老這麼演。”齊一鳴笑了笑,與趙院士又握握手,轉身離開這棟科研中心,廖懷仁不得不跟上他。

“你上哪兒去啊,火燒屁股的事情。”

齊一鳴擺擺手:“我女朋友給我做了飯,得回家吃飯啊。”

“你還有這個閒情逸致……”

齊一鳴從容一笑:“大家都知道,這事兒要麼能解決,要麼完蛋,出我們的能力,我把我能夠做的東西做好,剩下的聽天由命,擔心那麼多幹什麼?再說,要真的是大條了,我還希望最後能多跟女朋友呆一會兒呢。”

廖懷仁想了想齊一鳴的話,覺得也確實有些道理。

驅車返回到自己的家中,已經是晚上12點鐘,輕手輕腳開啟門,齊一鳴看到小女友江華燕已經倒在了沙上睡著,而電視仍舊開著。

他走過去想要把江華燕抱起來送回床上,卻驚醒了睡不踏實的女友。江華燕看到他回來,揉了揉眼睛,“你回來了啊,我去把菜熱一熱,唉,都好幾個小時了,不知道還有沒有味道。”

齊一鳴心中感動,拍拍她的臉頰:“你上床去睡吧,我自己熱熱吃就好。”

“都醒了,不在乎這一會兒,我給你弄吧,你總是笨手笨腳的。”江華燕起身走向餐廳,卻被齊一鳴一把拉倒在他的懷裡。

“喂,你幹什麼呀。”

齊一鳴從後面摟住豐滿柔軟的女性嬌軀,臉貼著臉道:“不吃飯了,先吃掉你好不好。”

“誒,你討厭啊,老實去吃飯!”

“不給我吃你就不吃飯,”齊一鳴得寸進尺,一對小情侶打打鬧鬧。

關於飛船那事,齊一鳴隻字未提,他臉上仍舊笑得很燦爛,不過心裡也一直揪著。他還遠達不到像他自己說的那麼從容,只不過確實,他能做的都做了,現在就看後續展了。此刻不如多享受一會兒跟女友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