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墜落

白麪黑廝

  

..“還有6小時,不明飛行物將進入大氣層。”趙院士的黑科技中心裡,一面電子鐘精確報時,所有人都希望這不是世界的末日。

廖懷仁側頭看著一邊坐著的齊一鳴,忍不住道:“如果要進行什麼反制措施的話,現在就是好時候了。”

他的意思就是部署導彈部隊,針對將要著6的不明飛行物進行定點清除。國內現在已經裝備了一批紅旗-9導彈營,作為第一線且是最重要的防空反制力量,這些射程2oo公里,射高3o公里的具有戰略性質的防空導彈,除了大部分掌握在空軍手中之外,齊一鳴本身也轄制著一部分。

齊一鳴很堅定地搖頭說:“這事兒上面都沒打算到這一步,如果採取更為激進的手段,反而激起了對方的敵意,到時候就麻煩了。”

他看著廖懷仁頗為緊張的表情,安慰他道:“這種事情,誰也不知道是好是壞,我們做好萬全之策,即便是最後失敗了,也沒什麼好遺憾的。”

廖懷仁忍不住諷刺道:“是啊,沒有什麼好遺憾的,如果真的是什麼外來入侵,千千萬萬的人民就要成為受害者,怎麼可能不覺得擔憂和驚慌。”

齊一鳴撇撇嘴,也沒有回答他。

其實他從一開始就不覺得這一次會是什麼外星人入侵地球的事情,而且從現有的證據來看,甚至無法證明那真的是一艘飛船。如果說是什麼外星人入侵的話,魂淡哪有會以這麼一丁點的小船,像是逃難一樣地衝入地球啊。明明是應該千萬艘宇宙戰艦遮天蔽日的才對。

蘇聯人接受到的特殊訊號,天朝方面並沒有足夠有洞察力的人員現,不過這也不妨礙齊一鳴藉著基地的力量,判斷這一次並不是什麼地球末日,而很有可能是一次十分有利的第三類接觸的機會。

可能是覺得齊一鳴本身就是個“現實”存在,所以上面委任齊一鳴作為這次特殊行動的直接指揮者,當然也可能是老闆們覺得並不會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行動中的軍事力量一共第一線是新疆軍區的四個師,外加齊一鳴調去的直屬於基地的3o9師。雖然齊一鳴是名義上的指揮官,但除了他自己的3o9師屬於他個人排程,新疆軍區內部的四個師以及其他建設兵團的部隊,齊一鳴只有個理論上的建議權,實際還是由他們的直接上級進行指揮的。

這種明明是大家做一件事,卻又有四五個腦袋的情況,齊一鳴直想吐槽,可是他也知道吐槽了也沒用,這種軍事行動還輪不到他全權指揮。

正在此時,一個總參的情報人員給廖懷仁和齊一鳴遞了一份材料,說道:“根據我們的間諜衛星觀察,蘇聯在可能事地點附近,開始了比較大規模的軍事調動,有過一個集團軍的人馬正在朝中蘇邊界湧來。”

廖懷仁臉色整個都變了,而齊一鳴一副意料之中的樣子。他早三個小時就由基地控制的衛星和雷達探知了這件事,只不過沒有在這個場合說出來罷了。

廖懷仁忐忑地望著齊一鳴:“一個蘇聯的集團軍,很有可能是機械化的部隊,我們準備的力量恐怕不足以對付啊。”

齊一鳴則笑道:“這可不一定,我們不算建設兵團已經有四個師在這裡了,人數上可能比毛子少,但是戰力卻不一定差,我記得新疆軍區年初就完成了第四、八師的快反部隊的組建,第六師和第十一師的機械化組建,更不要說我們達裡諾爾出擊的3o9師是一支現代化的數字化合成師。而且這是最快的情況,我不覺得蘇聯人會腦抽風到越境打擊我們,他們主要肯定還是應對這個未知來客造成的威脅。”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廖懷仁念念叨叨。

齊一鳴正色道:“蘭州軍區的兩個集團軍已經整裝待,一旦有不測生,他們能夠快投入到戰鬥當中去,全國的力量也可以在數日之內完成集結,進行反擊,所以不用擔心,密切觀察情況的變化更有用些。”

廖懷仁再嘆了一口氣,沒有繼續說什麼。

“目標1小時內進入大氣層!”就如航天射一樣,黑科技中心的研究員和情報員們都緊張萬分,倒是趙院士這個傢伙也緊張,人家是興奮得緊張。

他拉著自己的女徒弟孫靜女道:“想一想就覺得振奮啊,如果我們能夠成功與掌握星際旅行的高等文明生物進行交流,會對我們的科技有著怎樣巨大的進展啊!”

孫靜女則一副無奈的表情看著老師,道:“怎麼想都能明白,力量懸殊太大隻能導致傾軋才對,就如同幾個世紀前的大航海時代一樣,落後的要被先進的殖民,而這一次我們可能是落後的一方。”

趙院士篤定地道:“如果是壞人的話,小齊會收拾他們的。哦,順便把他們的飛船給當戰利品弄回來。”

孫靜女幾欲抓狂,道:“老師你到底明白不明白啊,人家比我們先進,齊一鳴能頂什麼用,還不是被別人打成齏粉!”

趙院士哈哈笑道:“不會的,不會的,小齊跟我們不一樣,不一樣的。他一定能用自己的力量將邪惡的敵人擊敗的。”

孫靜女卻沒什麼信心,反而揚著自己毒舌女的氣質:“我看他就是最邪惡的那一個了。”

此時,再有負責彙報目標情況的人員緊張地喊道:“目標的度出現紊亂,降的節律被打斷了,啊,目標自體產生強烈的震顫,這,這是不正常的。呃呃,以這樣的度,他們甚至會把地球砸出一個天坑,上面的東西肯定都要完蛋的。”

齊一鳴捏著下巴,看著電腦模擬的畫面,說道:“看來我們的‘朋友’遇到了一點麻煩。”

廖懷仁惡意地說道:“最後是空中解體,然後炸燬了才好。”

似乎知道自己要是這樣撞下去,一定屍骨無存,以高度砸向地球表面這顆不明飛行物,像是做急剎車一樣猛地拉住了自己下墜度,而這樣一個緊急調整之後,它上面籠罩的一層白光漸漸散去,而通過正在軌道上進行偵察的衛星照片眾人終於看清楚了這東西的真面目。

“啊啊,它真美……”孫靜女眼中閃著迷離的光,就連很多男性研究員也被那神祕飛行器的外形給震撼了。這艘飛船從外表上來看,像是一種極具美學特徵的幾何圖形,主體是一種四面體錐形,前後呈收束的圓弧錐形,它拖著三個尾翼一樣的結構,分別在背部和兩側尾部,背部的那個尾翼結構更大,而且如同機械科幻版的鳳凰尾羽。整艘飛船都像是寶石一樣的材質,而沒有絲毫的金屬感,那種鮮麗的顏色調製在一起的樣子,更像是一種現代主義的藝術品,而不是一艘作戰或者探險用的宇宙飛船。

也不知道是不是廖懷仁的詛咒最終生效了,還是地球太過嫉妒這一完美的造物,在一個停頓之後,這艘如同飛翔的寶石飛船一樣的載具在空中生了爆炸。它的爆炸不像是任何地球上的爆炸,沒有沖天的火光,只有一陣衝擊波從其中心爆出,而它猛烈震盪後,一塊塊“寶石碎片”從這艘飛船上脫落下來,就如同被不斷拔毛的孔雀,沒有一會兒就失去了剛才那美麗的外形。

孫靜女喃喃道:“真是可惜,嗯,不過他們是完蛋了吧,應該造不成什麼威脅了吧。”

隨著她的說話,這艘不斷脫落零件的飛船已經穿過了中間層,跟大氣圈內的空氣產生摩擦時,終於它也像人類熟知的飛行器那樣開始著火,如同一瞬之間變成了一個大火球。

齊一鳴問趙院士道:“它會完全被燒灼乾淨嗎?”

趙院士一眨眼也不眨地盯著畫面,道:“按照這個度不太可能,看來是他們的飛船有著不錯的抗高溫材料,大部分零件應該不會直接燒燬,但肯定也不能再用了,可惜。”

齊一鳴道:“等我們得到手再說可惜吧,測繪組,再給我計算一次它的降落位置!”

“三角定位確定,降落地點位於北緯45。1,東經83。o到北緯45。1,東經。9,至北緯45。6到北緯45。6,東經。9的區域內。”

齊一鳴無需看圖,就有了個大致概念,他不由罵道:“這一塊區域快有一萬平方公里那麼大了,還跨著中蘇邊境,不能再定位準確一點嗎?”

趙院士為他們辯解道:“目標在不停地變動方位,能得出一個大致的地點已經是不容易了。”

齊一鳴也知道,但一種緊迫感油然而生。如果這艘飛船掉進蘇聯的國境內,他到底要不要把這東西搶奪回來呢?

沉吟再三,齊一鳴的眼中露出了一絲精光,他的答案是,絕對不能讓蘇聯人得到這個東西。如果能夠從這艘飛船上弄出一星半點的黑科技,就足以搞一次技術革命了。到時候即便紅警基地力量強悍,有不少勝算,也可能造成重大損失,齊一鳴絕不能坐視毛熊獲得可以改天換命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