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農五師

白麪黑廝

  

..艾比湖畔,博樂市。

這裡是建設兵團農五師的駐地,自從去年上面配了新的作物種子以及新的生產方式,還有定期的專家指導,僅僅一年時間農五師的各種農作物產量就有了巨大的提升。作為這個星球上可能最大規模的屯墾軍團,建設兵團雖然不屬於正規的pla編制,但也算是預備役裡面戰鬥力比較高的了。

pla的級大換裝對農五師來說影響不大,他們畢竟不是現役編制,從來也都不是拿最好的裝備的,pla內部自己6軍換裝都是靠搶的,別說他們預備役部隊了。倒是他們手裡原先的二戰時期的裝備,半自動的五六半之類已經基本上被替下來了,從pla換下來的五六式和八一槓基本上都成了民兵和預備役部隊的武器。對於這些裝備,農五師成員們都感覺十分高大上了。

農五師的駐地不僅有一片片的小麥地和燕麥地,還有一些牧場。在新疆為數不多的沿河綠洲上,造就了這一切的生機。

團站上的配種站最近很受當地牧民和農民的歡迎,因為不久前這裡送來一批特別健壯的種馬以及綿羊,經過再配種之後,會大大優化當地的牲畜的品種。特別是幾匹看上去格外健壯,皮毛錚亮又薄的高頭大馬,讓當地人喜歡得不得了。

李辰跟著京師來的專家學了一些本事,專家走後他就成了配種站的專家,年紀輕輕的小夥子是陝西人,長得白白淨淨的,怎麼晒也晒不黑。

時間已近傍晚,李辰騎著胯下駿馬在操場裡遛馬,這一批種馬來到團站之後,大家都是當寶貝的。幾個哈薩克大叔都說這事從土庫曼來的天馬,不過懂行的李辰知道所謂天馬的阿哈爾捷金馬的肩高並沒有這些馬高,這一批不知名的種馬肩高都在一百六十公分以上,而且體格也粗壯的多。

李辰遛了一會兒馬,看到不遠處一個紅裙維族少女捧著一個小簸,提著裙子走到了草場上。

“李辰大哥,”少女的普通話說得不怎麼好,有著很明顯的新疆口音。

李辰微笑道:“迪麗娜爾。”

嬌俏可人的維族少女有著一雙比月亮還有光彩的彎彎剪眸,帶著異域風情的秀麗五官讓任何一個男人都可以心動。少女是附近牧民家的女兒,一年多之前,她家的母羊難產,是李辰做了一次助產士,挽救了母羊和小羊,更讓少女對於他有了一份青睞。

“李辰大哥,這裡有羊腿和饢,快要晚上了,你吃一些。”

李辰從馬上翻身下來,歉意地道:“迪麗娜爾,我們站上是吃食堂的啊,要跟大家一起吃,這樣開小灶可是違反紀律的。”

迪麗娜爾眨著漂亮的大眼睛:“你就吃一點,嘗一嘗味道,這羊腿,是我自己烤的。”

感受到少女的殷切,李辰不忍拒絕,用小刀切了一塊噴香的羊肉下來,放入口中咀嚼。

“真香,迪麗娜爾的手藝真棒,以後誰娶到你,真是大福氣。”李辰讚美道。

少女眼睛笑得彎彎,“那李辰大哥你娶我好不好?”

李辰被少女問得一呆,臉色通紅,尷尬地說不出話來,比起維族姑娘,他一個陝西來的小夥子還是保守得多,這樣的話是怎樣都不好說出來的。

正當他不知道該怎麼迴應的時候,突然迪麗娜爾指著遠方的天空道:“李辰大哥,你快看,那是什麼?”

李辰轉身望去,那原本湛藍還帶點漸入黃昏的橙紅色的天際線上,一道顯眼的火球從天穹頂上直直地衝了下來,看方向就是在這附近的艾比湖。

迪麗娜爾瞪著大眼睛,道:“好漂亮!”

李辰卻沒來由地感到一陣危機感,他以為是隕石之類的東西,在傳統文化中,天降隕石不是什麼吉祥的兆頭。他身為年輕人並不迷信,可是那碩大的火球往艾比湖方向衝去的樣子,真是嚇人。

越來越接近地面時,李辰和迪麗娜爾看得更清楚了,在這大火球身邊似乎還裹著一群小火球,使得這次“隕石墜落”反而像是一場流星雨。只不過一種莫名的力量,或者說磁場一般的東西收束著那些小火球,使得它們如同衛隊的士兵一樣緊緊環繞著大火球,沒有四散而去。

巨大的響動隨著隕石墜地的片刻後傳來,李辰能夠感到一股衝擊波從墜落的地點朝著四周湧去,這股力量如此強大,雖然不至於震碎人的內臟,但也將柔弱的維族少女推倒。李辰連忙上去扶住了迪麗娜爾,誰知少女並不擔憂於那隕石的衝擊波,反而是大膽地靠在李辰的懷裡,雙手摟住了這位大哥哥的腰。

李辰當即頭疼起來,雖然迪麗娜爾十分可愛漂亮,但她只有十四歲,以這個時代的青年來說,即便有蘿莉控的傾向,也絕不會表現出來的。

正當李辰想要勸服少女鬆開的時候,配種站的大喇叭烏拉烏拉地響了起來:“喂,喂,注意啦,注意啦,各位同志立即到操場上集合,準備分武器,整理行裝。團站進入戰備狀態,重複一次,團站進入戰備狀態。這不是演習,重複,這不是演習!”

維族少女還不懂得這一段帶著山東口音的話的意思,可是李辰卻是臉色劇變。

“進入戰備?是跟剛才的隕石墜落有關係嗎?”李辰心中驚疑不定,不過他已經顧不上迪麗娜爾了。

“迪麗娜爾,快回家,找你的父親和母親,把門閉起來,不是認識的人不要開!”

迪麗娜爾看出了李辰的緊張,也有些擔憂地問道:“李辰大哥,是出了不好的事情嗎?”

李辰搖頭:“我也不清楚,總之,我們要集合了,迪麗娜爾,要小心!”

“李辰大哥,你也要小心。”迪麗娜爾目送李辰騎上那匹神駿的馬兒,朝著配種站操場的方向去了。她低頭看看手中的羊腿和饢,暗想不知道晚上還能不能再帶給李辰吃。

整個農五師都集合了起來,甚至一部分農五師的家屬都過來了。李辰見到了平時不怎麼露面的團長,站在那裡一臉嚴肅地對大家訓話道:“各位同志,我們剛剛接到了中*央*軍*委送來的指令,一會兒我們就要進入隕石墜落區域,收集一切相關的碎片,並且保護現場。我重複,進入作業區後,所有人給我打起精神來,不準放過任何可能的威脅,不準放過任何一個碎片!”

底下的士兵們都有著各種各樣的疑問,比如為什麼進入隕石墜落區域會有危險,或者隕石是不是很寶貴,以至於大家一定要收集起來,一片不準放過。

李辰站在下面,也覺得疑竇叢生,可是沒有人敢於直接問出來自己的問題。一切都是以命令優先的,上面不解釋,下面就不能問。

團長似乎還覺得不保險,然後又加了一句:“不管你們看到了什麼,都不準議論,都不準外傳,那些都是隕石,聽到沒有,都是隕石!”

“聽到了!”所有人大聲答道。

不過李辰心裡清楚,越是強調那些是隕石,那些就越不可能是隕石。沒有人是傻子,大家都已經猜到了這次的任務的不同尋常,但建設兵團也是兵,預備役的戰士們在需要他們的時候也必須提著鋼槍走上戰場。建設兵團是結合軍事、經濟、社會多方面的一個特殊組織,生產和練兵都需要顧及。李辰他們也是定期進行軍事訓練,特別是近一年來,他們的訓練也不只侷限於走佇列或者訓練體能了。定期打靶和組織軍事理論學習和實踐也多了起來,一些人甚至還志得意滿想要檢驗一下自己所學的成果。

當一把八一槓分配到李辰手中的時候,這個打靶成績相當好的年輕士兵還是心跳加了許多。真正的戰鬥任務和普通任務帶給他們的氣氛絕對是不同的,如同黑雲壓城一般弄得人喘不過氣來,整個空氣中都是一種凝重的味道。

一個基數的彈藥分配在身上,大家今天也顧不上晚飯了,坐上團站新配不久的卡車,在6上大家就啃軍用口糧。

而遠在京師一處隱蔽的建築內的一眾人,也是緊張萬分的,因為沒有人知道接下來會生什麼。

“在凌空5ooo米的時候,又生了一次大規模解體,一部分碎片應該掉到蘇聯境內了,大部分都落在了艾比湖的北岸的沙漠中。”

齊一鳴卻眉頭緊皺,回頭問廖懷仁道:“新疆軍區的人這是怎麼搞的?離得最近的第八師居然還沒有輸送完成重武器,現在還在集結。南疆的第四師、第六師現在還沒有到博樂或者塔城,居然還在外圍。所以我們整個最前沿頂著的居然是預備役的農五師?他們想沒想過,無論是真的外星人入侵還是蘇聯人越境搶劫,那裡的居民怎麼辦?那裡的建設兵團能應付的了嗎?”

廖懷仁頭疼道:“我也沒想到他們是等最後一刻才命令動手的,之前情報不足,所以他們都是持謹慎態度。”

“那最起碼先把博樂當地進行一下疏散啊!明知道會砸到那裡,居然連個招呼都不提前打,這是怕什麼?還是就打算消極怠慢了?等這事兒完了,必須有人為此負責!”

廖懷仁聽著齊一鳴話中不容置疑地味道,感覺他身上的權威氣質越來越強了,與一開始認識的那個溫和、看上去總是人畜無害的年輕男子,已經再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