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三代機之間的較量

白麪黑廝

  

..從一開始,齊一鳴派出的豹b就以高難度的低空突防和選擇在地形複雜的山區飛行,而儘可能地避免被蘇聯的防空雷達過早現。豹b與豹a相比在低空低的效能上沒有什麼提高,似乎還變差了一些,反而在空中格鬥等方面提高顯著。以低空突防的形式進入戰區,本來就是相當冒險的決策,不過齊一鳴仍舊是願意承擔這個風險。這也是他絕對信任紅警飛行員們精湛出色的技術的表現。

直到豹b將ar-2導彈投在一群t-64的頭頂上時,蘇聯人才現了這群大膽的戰機。

“疾風大隊、風大隊、火風大隊,請注意,請注意。敵軍已於奇爾奇克空軍基地起飛6架su-27戰機,zhaneysmey空軍基地起飛8架mig-31戰機,以上基地被我短程地對地導彈襲擊,短時間內不會再形成攻勢,將來犯的敵機直接擊落,允許進入蘇聯境內進行攻擊!”

“疾風收到。”

“風收到。”

“火風收到。”

因為這些戰機並沒有歸屬空軍,甚至連基地編制都沒有,所以他們臨時被分配成了三個飛行大隊統一進行指揮。衝突的一開始雖然因為部署不力,農五師在第一線遭受了嚴重的損失,不過在齊一鳴接過指揮棒之後,更大批的物資和軍力源源不絕地向邊境地區運輸去,而他控制的還基本上就是自己基地所屬的力量。

遠在京師的齊一鳴也有些緊張加激動,因為豹b這一陣要對抗的是蘇聯主力的三代戰機了,不再是米格-23、f-4這一類的二代機,真正考驗基地生產戰機在同代產品中效能如何的時刻已經到來了。

雖然齊一鳴對於西飛設計、基地生產的豹b有著不小的信心,身為重型機的豹b面對同為重型機的su-27和mig-31也不吃虧。但豹b的任務掛載是以反裝甲為主的,對空武器每架飛機只有兩枚pl-12加兩枚pl-8,比起專心搞截擊的su-27和mig-31相比,火力上差了些。

“拋棄副油箱!”各飛行大隊的大隊長果斷在接敵前下達了指令,他們帶著的兩個重重的副油箱在對地攻擊時沒有什麼妨礙,但空戰時就是大麻煩了,所以在與蘇聯戰機見面之前,他們就需要把這礙事的東西拋棄掉。

因為豹b那巨大的身子外加進氣道兩側的保形油箱,掛著兩個副油箱的豹b轉場距離可以過4ooo公里,趕得上一些重型轟炸機。扔掉累贅的副油箱後,飛行員們都感覺飛機霎時一輕,人人都調整心理狀態,隨時準備面對敵人。

“敵機進入射程,疾風2-4進行射擊!”套路什麼的所有的天朝飛行員都玩得精熟了,無非就是靠著比別人射程遠得多、也精準得多的pl-12主動中距攔射彈,搶先現敵人,搶先攻擊,一頓胖揍之後,如果還有漏網之魚,就群起而攻之,直到把敵人從天上都掃下去。

平心而論,豹b使用的雷達比起海航的f-14所用的ag-9還是有一段差距的,不過明顯su-27和mig-31們的雷達更不可能比豹b的航電好到哪裡去。更何況即便是他們現了六七十公里之外的中國戰機,卻找不到能夠攻擊他們的辦法,只能告訴接近。

從不同方位和角度,一群豹b們徹底揚了以技術優勢和數量優勢欺負人的真諦,全部三個飛行大隊共四十多枚pl-12不要錢一樣地扔向了六七十公里之外的蘇聯戰機。這些導彈以4馬赫的高沒用多長時間就“看”到了一心想要給中國空軍好看的蘇聯戰機,最先遭殃的是那些堪稱飛行火箭,機動過載只有5g的mig-31,迎頭而來的pl-12毫不費力地將以接近3馬赫飛行的這些戰機一架不剩的地擊落下來。

mig-31所自傲的度,比起大多數戰鬥機自然是快得多,可是碰上空空導彈恐怕還是追不上。更悲催的是這些mig-31明知道自己被鎖定住了,想要從pl-12的火控雷達中逃脫出來,可是拙劣的機動效能使得他們在最大過載38g的pl-12面前,如同慢動作回放一樣,以至於沒有一架mig-31足夠幸運能夠免於這樣不講理、撲頭蓋臉、就怕不知道自家導彈多的攻勢。

相比之下su-27的表現稍好一些,但是也沒有好到哪裡去,這些在另一個位面同樣效力於pla的三代重型戰機在面對pl-12的時候同樣顯得脆弱如兒童。被鎖定後,嫻熟的蘇聯飛行員立即開始進行了自己的戰術規避動作,或急降,或側向翻滾,奈何有幾架靠前的戰機正處在pl-12的不可逃逸區範圍之內,外加對於中國空空導彈的重視程度有限,做出的機動動作過載拉得不夠大。

於是這樣的飛行員就悲劇了,當他們滿以為自己將飛機拉得足夠遠的時候,就看到那些如同惡毒的眼鏡蛇一樣的導彈毫不費力地將自己的方向一個調轉,死死地咬住這些su-27的軌跡,然後在毛子飛行員驚恐地叫聲中,一頭擊中這些戰機。

而只有兩名su-27的飛行員足夠幸運也足夠狡猾,在這一輪“箭雨”面前玩了命的逃避,最終沒有被擊落。

坐在駕駛艙中的毛子飛行員臉上是一種見了鬼的表情,他從來沒有想過空戰會有這樣的進行模式。戰機們不再進行富有藝術感和旋律性的空中格鬥,自己的對手只需要現自己的蹤影,然後圖森破地按動武器射按鈕,隨後他的戰友就跟中了特效殺蟲劑的蚊子群一樣,嘩啦啦地從天上往下掉。

自己這邊還剩兩架,對手還有二十多架,無一損失,就算是他們堅信自己水平比中國飛行員更好,1:1o這樣的數量比絕對不是沒有天賦外掛的飛行員能夠處理的了的情況。嗯,不是每個人都是從異界龍騎士穿過來的!

“塔臺,塔臺,我部損失慘重,請求撤退,請求撤退!”

通訊器裡是一片滋啦啦的聲音,那頭能聽到地面指揮的人正在說些什麼,可是倖存的兩個毛子飛行員卻聽不太清楚,終於有一個人驚恐地道:“是電子戰,是電子戰,中國人的電子壓制!”

他猜得倒是一點沒錯,雖然身子骨和內在跟飛豹a已經是天差地別了,但注重相容性仍舊是飛豹系列最大的特點。基地製造的這一批飛豹不僅能夠加掛各種電子戰吊艙,成為一架專職的電子戰飛機,而且在它寬大的機頭中,還內建了一套電子戰武器系統,能夠對敵人的通訊進行一定的干擾,比不上專門的干擾吊艙,但也很有作用,勝在節省掛架空間。第二代的豹b用的電子戰吊艙,專門對一些功能吊艙進行了小型化和整合化,如現在其中幾架戰機掛在進氣道前端掛架的吊艙,就是小型的電子干擾吊艙,能夠在兼顧空戰和對地任務時,具備一定的電子戰能力。

自從蘇聯人自作主張想要在越南測試換裝新戰機的中國空軍的事件以後,蘇聯對於電子戰這個字眼可謂是記憶猶新。不僅投入了大量經費用於研自己的電磁干擾和反干擾的武器,而且還教導全軍的飛行員對付電子戰飛機小心謹慎,以及如何處理被電子壓制後的作戰。

只是這樣的再三教導也同時帶來了反效果,只是被比較低階的電子干擾之後,兩名su-27的飛行員已經處於瀕臨崩潰狀了。戰友被幹淨利落地打下長天,而後方的資訊也無法及時傳遞過來,他們基本上等於孤軍奮戰了。

所以,想也沒想,兩名毛子飛行員默契地調轉機頭,開啟加力打算逃離戰區,也顧不上之後是否會接受上級的審查和處分。

只是他們想要逃跑,也稍稍晚了一些。一群豹b跟他們的側衛是同等層級的選手,豹a的度只有1。75馬赫,但是這些進化為多用途戰機的豹b極可以達到2。2馬赫,更優秀的s-1o系列動機,加效能也比al-31優秀不少。

還沒等兩架su-27逃出多遠,黑壓壓一片如同獵食的鷹鷲一樣的豹b已經圍了上來,毛子飛行員心神巨震,恨不得自己飛機上再多兩個動機,推著他們趕快逃命。一群如同群貓捉鼠的豹b一進入15公里的間隔內,就有性急的飛行員率先打出了數枚pl-8短程格鬥彈。這個距離差不多在射程內外的邊界上,一般是作戰手冊中避免射導彈的距離,不過也許是因為太自信,所以仍舊射了。

好運的是,一枚導彈追上了一架稍稍落後一個機位的機尾,破片式的戰鬥部瞬間引爆後,半徑十幾米內充斥著25oo顆鋼珠,頓時就將這架su-27重創。因為攻擊的是他動機噴口的部位,等於直接廢掉了他逃生的希望,雖然這架被擊中的su-27沒有凌空爆炸,但是卻也不可避免地向地面墜去。飛行員也不遲疑,立即彈射,抱住了一條性命。

最後一架su-27瘋一樣地逃命,可是聚攏過來的豹子們不會給他這個機會的。在經過了一小會兒的追逐後,他們終於湊到了足夠近的位置上,數枚pl-8同時擊,不給這架su-27任何機會。

當掃清全部天上礙眼地存在後,突然火風大隊的一架戰機的雷達告警器蜂鳴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