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重傷返場

白麪黑廝

  

..群豹追擊兩架哭著喊著找媽媽的側衛時很爽,可是樂極生悲絕不是一句玩笑話。因為太過突前,所以豹b們深入了蘇聯的領空,而不僅僅是兔子對毛熊提防,毛熊同樣也提防兔子,他們直接闖入了一片綿密的防空網之中。

部署在哈薩克境內的國土防空軍的導彈營數量絕對比部署在新疆境內的導彈營還要多,雖然技術層次上無論是s-2oo還是s-3oo相對於紅警版紅旗-9、紅旗-16都有一定的差距,但仍舊是這個時代數一數二的防空利器。

只不過從一開始的地對地導彈突襲中,一部分蘇聯國土防空軍的導彈營就遭受了打擊,另外s-3oo等系統令人詬病的較長反應時間,使得他們直到豹b們將所有攔截的蘇聯戰機全部擊落後,才終於將導彈對準了天空,向中國空軍動了反攻。

在雷達告警器蜂鳴大作的時候,這些飛行員們就知道不好了,不過因為他們是為作戰而生的,天賦中就帶著各種對敵的經驗,所以並沒有產生過分的慌亂,按部就班、沉著冷靜地對抗敵人地空導彈和高炮群的攻擊。

“壓制系統最大功率輸出!ecm欺騙功能啟動!”

當s-3oopmu的48n6e導彈熱射騰空而起的時候,豹b們已經採取很鬆的防禦陣型,並作出了相應的機動動作。當然最主力逃脫這些防空導彈捕捉的反制手段,就是各機所攜帶的電戰系統。

因為48n6e導彈使用的是慣導和主動雷達制導,當這些導彈在末端時就會依靠自身的火控雷達捕捉敵方戰機的蹤跡,蘇聯人對於他們的s-3oo系統信心滿滿,可是他們今天也是第一次實戰中遇到了自帶電子欺騙的戰鬥機。

這些48n6e導彈很自然地能夠現敵機的蹤影,可是當它們義無反顧地“擊中敵人”,引爆自己的破片戰鬥部之後,操作導彈的觀察人員卻現導彈什麼都沒擊中,它們只是認為自己擊中了對手。

這個原理相當簡單,啟用ecm的豹b在瞬時先使得天上出現了數百個目標,然後將自己的位置進行隨機轉移,防空導彈在這樣的情況下是有較大可能擊中假目標的,而真正戰機出現的地方,卻又不一定顯示在導彈的火控雷達之中。

於是就出現了這一幕——所有的蘇聯防空導彈如同神經病一樣在天上砰的一聲爆炸,然後中國戰機隔得遠遠的。

除卻這些防空導彈,另外威脅豹b的就是這一防區內的蘇軍高炮群。好死不死地,他們進入的是被阻礙在群山之中的32軍的地盤,而32軍作為機械化程度相當高的部隊,擁有除了普通戰場防空導彈外,大批牽引式的、自走的高炮,彷彿讓人回到了二戰時的戰場。

一群57mm、37mm、23mm等各口徑的高炮,在豹b凌空的時候就立即打出了一片彈雨,相對於s-3oo這樣的東西還能用ecm騙一騙,高炮這些愣頭青可是沒什麼好辦法躲避。所幸飛雲豹們還沒有傻到離著明顯的32軍的部隊太近,所以這些高炮雖然很努力地在天上織起一層彈網,不過並沒有能夠真的打中一架飛豹。

“拉起高度!”對付這些高炮最好的辦法自然是出他們的射高,如57mm這類算是比較大口徑的高炮,射高一般就在**千米左右,而豹b的實用升限則高得多,此時已經不是跟蘇聯人糾纏的時候,沒有多少導彈的飛行大隊不可能再衝下去用23mm的機炮去掃射人群。

“地形匹配,座標標記!”這口氣自然也不能就這麼嚥下去,豹子們不能出手了,但別人還能動。良好的下視雷達和對地攻擊模式不僅可以為豹子本身提供攻擊的便利,藉助全軍綜合資料鏈系統,這些資訊同時傳給了數百公里之外,3o9師帶來的大批短程地對地導彈射平臺上。

而有了這些東西,被堵在坍塌損毀道路的另一側的32軍,絕對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正當飛行大隊完成了最後的使命,準備返航的時候,倒黴的事情最終還是生了。氣急敗壞地國土防空軍現自己的導彈無法擊中任何的目標,最終開始射更大量的導彈,而不是數著射了。即便是ecm使得這些導彈缺少準頭,但是黴運到來的時候,誰也擋不住。

一枚s-3oopmu射出的導彈在飛行四十多公里之後,擊中了一個假目標,釋放出了漫天的破片、鋼珠,只不過一架豹b正好離著這個假目標不遠,四處迸濺的破片正好打中了這架豹b的垂尾和左側機翼,也擊傷了一個動機。

這架戰機頓時就像喝醉了酒一樣在天上急劇起伏起來,已經不規則的氣流使得它在空中不停地震盪。

“疾風1-3,疾風1-3,迅彈射,彈射!”大隊長帶著焦急的口氣命令道。

被擊中的這架戰機飛行員卻帶著堅毅回覆:“隊長,我還能行,飛機傷損不大,已經改平了,就這樣返回機場迫降沒有問題。”

“能行麼?”

“沒問題!”

誰都知道這是十分勉強的做法,jh-7b採用的靜不穩定確實會對這樣的傷損情況有一定幫助,但仍需要飛行員全神貫注下,不斷地調整飛行的姿態,他的左翼跟尾翼不斷地進著風,使得這裡氣流紊亂,再加上一個動機已經報廢,憑藉一個動機雖然飛行無虞,但仍舊是冒險。

大隊長知道改變疾風1-3的想法是不可能了,於是留下了一架飛機伴飛,其他戰機開全返回場站。由於被擊中後度降得厲害,如果全部以這樣的度飛,肯定仍舊會給三個飛行大隊帶來危險。

ecm雖然好,但是不能迷信,這個系統還需要進行不斷地提升和完善,最起碼這次的經驗教訓就是,假目標不要離著本機太近。

國土防空軍的好運自然沒有持續下去,疾風1-3也最終完成了在重傷情況下的返場,這次任務雖然沒有做到無損,但是也保下了一架造價數千萬人民幣的飛機。即便基地生產成本不計,事情本身的完成價值也是可以肯定的。

話分兩頭,空軍完成了自己的任務之後,終於從烏蘇火趕來的新疆軍區第八師已經接應上了被重創的農五師。

劉師長激動地握住了8師師長趙連喜的雙手:“你們終於來了,終於來了,給我們農五師犧牲的同志們報仇啊!”

趙師長有些頗為不自在,歉意地道:“都是我們來晚了啊。”

“只要到了,就沒有晚不晚,空軍已經打掉了蘇聯人大部分的坦克,但是他們撤走時,捲走了一些我們任務中要收集的碎片,請你們一定要奪回來!”

趙師長重重地點頭道:“好的,交給我們了!”

雖然這麼說,但是趙師長頭上也有著很重的壓力,索林斯基在被拔掉自己的裝甲團之後,立即腳底抹油往後撤了,也管不上收拾已經基本被打廢了的農五師了。此時他們已經撤到了國境線的另一邊,趙連喜揮軍去打,就是深入敵人國境作戰,那裡是他們不熟悉的地方,有可能遇到各種各樣的危險。

兩個師長身旁,是隆隆前進的第八師的裝甲團,第八師作為摩步化的快反部隊,也有一個專門用於攻堅的裝甲團,下屬2個坦克營、1個機步營和1個炮兵營。裝備有7o輛99式主戰坦克、4o輛o9式步戰車、18門plz-o5式155mm自行火炮。

這個裝甲團可謂是趙連喜手中最大的法寶,他自從換裝之後,所有的訓練基本上都是圍繞著自己的“精銳”裝甲團展開的。只不過趙連喜的第八師中紅警士兵沒幾個,所以對新裝備的掌握並不怎麼樣,剛開始三天兩頭玩壞,還得到軍分割槽那裡找人來修。

經過一段時間磨合,趙連喜覺得自己的部隊已經可以拿出來與對手較量了。所以此刻他也是志得意滿,想要給蘇聯人一個大大的教訓,正如索林斯基一開始想的那樣。

從一個已經不成樣子的塹壕中爬出,李辰滿臉黑灰,在這次激烈的戰鬥中,他失去了很多戰友,可是他自己居然因為膽怯,而沒有打出一槍一彈。不知是不是迪麗娜爾的祈禱幫助了他,他躲在壕溝中,直到空襲到來,將蘇聯人驚走。

直到此刻,李辰也沒有完全從失魂落魄中走出來。他身邊的戰友活著的抱著死了的痛哭,還能走路的則開始搶救傷員和收斂戰友的屍身,只有他一個人,在沙地上如同行屍走肉。

“李辰,你什麼呆呢!去搬運傷員!”一個粗暴但是卻顯得有些虛弱的聲音傳來。

李辰回過頭去看,現正是自己的團長,只不過此時他跟自己印象中的團長已經不像了。因為面前這個滿身血跡的男人,一根左胳膊不知道到了哪裡去,已經纏上了厚厚的繃帶。

看著傷殘的團長,李辰如同的淚水像火山爆一樣湧了出來,他跪倒在團長的身旁,抱著團長的大腿,哽咽著道:“團長,我好沒用,我好沒用,大家都……都沒有了……”

團長大力地抽了一下李辰的後腦勺,卻又搖搖頭,嘆息道:“傻小子。”

團長看著哭得不成樣子的李辰,說道:“你真的不適合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