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從現在起飛機上禁菸禁酒

白麪黑廝

  

..這架c919大型幹線客機上除了機組兩個駕駛員是齊一鳴從空指部招募出來的,四個乘務員都是從民航調過來的。

江華燕是一週前接到這個緊急任務的,當時還對她進行了政治審查,上數祖宗八代,還對她進行了嚴格的思想面試。作為一名加入民航三年時間,業務全優,而且長相出眾的空姐來說,極端嚴格的考察,就代表著極為高階的工作。

不出她和幾個姐妹的所料,她們被送到了一個不知道在哪的機場,全程她們乘坐有些顛簸的吉普車,黑色車玻璃從頭至尾都沒有開啟過,她們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去了哪裡。車裡的那個司機老是抽菸,弄得幾個姑娘十分不舒服,總算數個小時的煎熬後,她們來到了地方,令她們大為驚訝的是,面前出現了一架大型客機,江華燕也算見過不少世面,還飛過中美航線,十分確定這並不是任何一架她曾經看過的歐美客機。

不過這架看上去外形優美的窄體客機,與波音737倒是有幾分類似,作為一個普通空乘,她不怎麼懂飛機,能做也就是上飛機後盡心服務乘客。

幾個空姐預料不到的是,這架飛機內部顯得異常奢華和舒適,如果齊一鳴知道的話,一定會抗議,認為是以8o年代中國的水平算是可能奢華,但是放在後世就是平均標準。龐大的飛機中左右2*2的作為都被移開了,前面是工作人員的休息區,後面的艙室卻設定了辦公桌,帶有安全帶的沙,看上去像是電影銀幕般的大電視,有酒櫃有書架,甚至還有餐桌裝置和一個小型的會議室。

見識不少的江華燕立即明白了,這是一架專用的公務機。

在這個國家能有資格搭乘條件這麼好的專機的人,肯定想想也知道得是多麼大的領導。卻讓江華燕意外的是,專機上除了六個五大三粗的保鏢,主要在頭等艙室內的是一箇中年人和一個年輕人。

江華燕忍不住好奇,藉著送餐點和飲料的機會想要探聽一點什麼,可是兩個人似乎有很強的保密意識,空乘過來服務的時候只是說閒話,絕對不聊公事。不過即便如此,善於察言觀色的江華燕還是現,似乎那個穿著簡約精緻西裝的年輕人才是為者,而中年人則地位要低一些。多是年輕人在講話,然後中年人以商量或者弱勢一點的語氣接過去。

這樣更讓江華燕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姑娘好奇,到底這個年輕人是怎樣的背景,要勞動這麼豪華的專機搭乘他,而且看上去還是層層嚴密保護的重要人士。

在休息的時候,江華燕跟姐妹們聊著,問:“這個人到底是何方神聖啊,好神祕的。”

一個姐妹猜測道:“估計是哪個大領導的公子吧。”

年紀大一些的一位空乘搖頭道:“不會的,就算是大領導的孩子,也絕對沒有本事能單獨佔下這麼一架飛機的,我之前給中央領導站過一次專機,都沒有用這麼華麗的內飾佈置,我覺得應該是國外回來的大富豪資本家吧。”

江華燕不由咋舌:“有錢到擁有一架自己的飛機,那些資本家果然厲害啊。”

年紀小一些個一位姑娘不由憧憬道:“我也好想當資本家啊,有一架自己的飛機,讓別人來伺候我。”

乘務長數落她道:“你要是早幾年說這話,早被人批鬥死了。唉,不過再努力又有什麼用,歸根到底還是有錢好,你們想當大資本家是不成了,估計當一個大資本家的太太還是可以的。”

她的話引起了幾個小空姐的一片嬌笑,這些女孩子見過的世界比現時國內的人更多,遇到國外的環境不由自主就會產生一種羨慕感,而且隨著思想漸漸開放,以前的一些觀念也都慢慢開始瓦解,空姐們慢慢開始充滿傍上一位坐飛機的有權或有錢的男人,從此開啟一段幸福的生活。

八十年代甚至一直到九十年代末期,空姐這個行業基本上都是靠著在飛機上認識大款、認識年輕才俊解決的。另一個比較大的出口是找飛行員,畢竟飛行員也是高收入行業,而且是圈內人,知根知底,容易相處。

原本江華燕還沒有什麼特別的心思,可是聽乘務長這麼一說,看著這飛機裡典雅高貴的擺設,想著國外那種優渥的生活,年輕的小空姐不由暗自心動。

只是這個年代的女孩子想要倒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靦腆的江華燕壓根不知道如何接近那坐在後面的年輕男人,她也不敢經常問人家有沒有什麼需要,那樣會顯得太過殷勤。畢竟八十年代女孩子的臉皮還是很薄的。

這個時候,那個年紀大一些的中年人按了鈴,江華燕走了過去。

廖懷仁從口袋裡抽出一包煙,問道:“同志,請問飛機上有沒有火?”

還沒等江華燕回答,旁邊的年輕人卻跳了起來,一把躲過了廖懷仁手中的香菸,遞給江華燕,扭頭對那中年人道:“老廖啊,吸菸可不是好習慣,慢性自殺不說,你還要讓這個密閉空間裡的人跟你一塊吸二手菸。回頭跟國內的航班都打個招呼,飛機上全面禁菸。”

廖懷仁不由驚詫,道:“怎麼你還要管到抽菸上了,嘿,用你的話這不是打壓人們的合理要求嗎?”

“什麼合理要求,對人有害,對己有害,那句話怎麼說來著,自由就是不妨礙他人的情況下做自己願意做的事情,你現在是在妨礙他人了,喂,空姐同志,你說飛機上抽菸討不討厭。”齊一鳴穿越了一段時間,又把同志這樣的稱呼給拾起來了,不過他老是用後世和現在的稱呼結合著用,於是出現了空姐同志這麼不倫不類的稱呼。

江華燕臉上微微一紅,顯得嬌豔欲滴,她正缺機會取悅這個年輕人呢,便道:“我也覺得飛機上抽菸是不好的,會產生危險。”

廖懷仁氣餒道:“人家小姑娘肯定是看你順眼才這麼說的。”

齊一鳴哈哈一笑,道:“我回頭就給平老提個意見,以後各級公務員在公共場合禁止吸菸。”

江華燕聽了他的話,嚇了一跳,沒想到這個年輕人手眼通天到可以直接跟平主席提意見的層次,不由呆在那裡。

廖懷仁也不擔心江華燕知道些什麼,只是跟齊一鳴置氣,道:“不可能,平老自己就是菸民,你讓他開會的時候不吸菸,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有煙癮的幹部到處都是,禁是禁不了的。”

齊一鳴又道:“走著瞧好了,這事情我還真要把他當大事情去抓,回頭我就讓人把吸菸的危害做成紀錄片,把吸菸後得肺癌的照片弄到電視上,弄到城市廣告和報紙上,宣傳吸菸危害,我不指望全中國人都不吸菸,但菸民的比例絕對不應該過百分之二。”

他又惡意地笑笑,道:“你再當著我的面抽菸,我就弄那些抽菸得癌症,弄得自己小孩生大病的噁心照片給你看,你抽一次我就給你看一次,看你什麼時候條件反射抽不下去。”

廖懷仁對這個臭小子只能舉雙手投降了,道:“好好好,我不抽就是,你這人就是容易較真,什麼事情想起來非得要把人搞得下不來臺。”

齊一鳴拍拍他,道:“我這是為你好啊,你不要不識好人心啊。”

“你為我好,我知道了。唉,你這人。算了,不抽菸我喝點酒總行了吧,給我拿瓶茅臺過來。”

八十年代的飛機上有茅臺還是真事,實際上那個時候坐一次飛機有時茅臺酒都會作為禮品送給乘客,江華燕剛想去拿,又被齊一鳴阻止了,他大剌剌的道:“我又想到給民航的第二條建議了,飛機上不允許提供酒精飲料。”

廖懷仁急了,道:“我怎麼想要做點什麼你都要找麻煩啊,我是招你惹你了?”

齊一鳴哈哈大笑,道:“你想啊,那些喝了酒的人本身會在身上揮酒精味道,影響到旁邊的人,酒品不好的如果喝醉了,耍起了酒瘋,是不是更加討人厭。你也不必擔心,等我那個‘國民副食品生產大計劃’開始實施了,飛機上最少能提供幾十種飲料給你喝。”

“幾十種飲料,可是我現在就在坐飛機啊!”廖懷仁真的是無奈了。

齊一鳴塞給他一個平板電腦,這個東西是主基地現在的特供產品,絕不外銷給任何人,只有在主基地工作的人才能享用。

“看電影吧,這也可是特殊待遇啊,平常人就算為咱們的工程做事,也看不了這些東西,你知知足吧。”齊一鳴呵呵笑道。

最終廖懷仁還是妥協了,而江華燕卻十分震撼地看著這人拿著小木板大小的東西,居然像是彩色電視機一樣放棄了電視節目,只不過廖懷仁帶著耳機,江華燕也聽不到什麼東西。

說起來廖懷仁口味也獨特,不喜歡看大片卻喜歡看介紹共和國成就或者有科普性質的紀錄片,現在他就在看一部名為《大國重器》的紀錄片。

其實他這種行為等於變相意淫,將自己代入到後世那種工業進步巨大的時代,感受那種民族自豪感,其實本質上跟那種穿越之後狂掃異界沒有任何區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