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131 事態進展

白麪黑廝

  

..99式坦克的驚豔表現讓中方和蘇方兩邊都覺得大開眼界,包括駕駛著99式的第八師裝甲兵自己,都難以想象自己原來可以這麼強力和凶猛。

坦克部隊花了大約不到一個小時的工夫,就把索林斯基部的裝甲步戰車基本上都打廢了,而索林斯基剩下的也只有一些受了驚的步兵們。

眼見中國裝甲團就要打到他們指揮部的眼前,索林斯基無奈嘆息道:“放下武器,我們投降吧。”

不同於之前農五師的心理活動,從索林斯基到他的參謀、高階軍官們此刻都沒有一個人說出抵抗到底之類的話,在他們看來輸了就是輸了,體面的投降也是一個職業軍人的一部分。

趙連喜在後方得知這一情況後,不由對身旁的劉師長嘆道:“這些毛子,見機的快,要是不投降,全把他們給收了。”

劉師長拍拍趙師長的肩膀,道:“已經很謝謝你們了,為咱們農五師報了仇。讓毛子瞧瞧看,咱們中**隊,不是孬種!”

趙連喜點點頭,道:“根據上峰指示,我們的部隊會從蘇聯境內撤回,將蘇軍俘虜送回來,另外我部受命在阿拉湖畔吸引蘇軍中亞方面的32軍的注意,並等待後續兄弟部隊的到來,劉師長,你和你農五師的同志們,現在便返回博樂市進行休整吧。”

劉師長微微嘆息:“這一場衝突已經演化到了這個地步,不知道會不會最終演變成大戰甚至核大戰,真是讓人憂心啊。”

趙連喜則顯得平靜的多,道:“不管戰爭是怎樣的規模和烈度,我們只要做好黨手中的槍,指哪打哪就行。”

“還是沒有趙師長的思想覺悟高啊,我還要多學習啊。”

————

京師的黑科技中心,齊一鳴放下了自己的耳機,帶著一股子激動之情。一個整裝的蘇聯機械化師被他就這麼吃掉了,第八師這個新組建的快反部隊都能夠做到這樣的程度,他對於後續任何可能演變的展,開始抱有比較強的樂觀心態了。

廖懷仁卻是仍舊一臉囧相,他憂慮地對齊一鳴道:“吃掉了一整個師啊,這在二戰以後,蘇聯人還沒有吃過這樣的虧吧,打掉了一百多輛坦克和近二百輛裝甲車,俘虜了過四千人的部隊,恐怕我們想跟蘇聯人善了是不可能了。”

齊一鳴平復一下心情,正色道:“為了艾比湖附近墜落的那些碎片,從蘇聯人根本不忌憚越境收集開始,就意味著不可能善了了。難道我們堂堂中華,為了一個和平,能放任蘇軍隨意進出我們的國境,想要拿什麼就拿什麼?很可惜,現在不是清政府時代和********時代,現在是我們p當家的時代,佔了便宜就走這種事在我們這裡行不通。”

廖懷仁也知道齊一鳴說的都是實話,他隱隱覺得,平太宗在之前把指揮權放給齊一鳴,就是做好了要跟蘇聯撕破臉皮的準備。現在還不知道那些碎片到底有沒有價值。最起碼從收集過來的情報分析,大部分的飛船碎片根本無法解析上面是怎樣的科技,飛船的主體中也看不出什麼蛛絲馬跡,所謂的外星生命連根毛都沒見到。

但是,廖懷仁也深知平太宗那看似矮小的身軀中蘊含著怎樣強硬的因子,即便是那些碎片沒有多少用處,可是隻要蘇聯人認為有用,他們就可能火中取栗,而事情也確實往最壞的方向展。在這個關頭,平太宗不可能容忍任何的國體和國格上的汙損,珍寶島上能打一仗,現在總不能比二十年前更差。

事情交到齊一鳴手上,廖懷仁幾乎肯定,絕對會往最激烈最讓人覺得無語的方向展。廖懷仁從第一次見到齊一鳴時,就給他打上了惹禍精的標籤,不大糞戳得開心了,他是不會停止的。現在齊一鳴一夜之間弄了二百多枚地對地導彈把中亞方向的蘇聯大半基地給打了一個遍,32軍前進的道路還被齊一鳴給破壞了,順手他們就把土耳其斯坦軍區的一個重灌機械化步兵師給吞下了。事情還能怎樣演變的比這更精彩?廖懷仁覺得腦仁都開始疼了,心底裡三個字一遍一遍地迴響著——核戰爭。

“一鳴啊,守護國家尊嚴和利益都沒問題,抵擋侵略者也都是應該的。可你知不知道,像你這樣把蘇聯徹底得罪了,很有可能造成一場難以預料的大戰,甚至是核大戰,到時候你就是好心變壞事了,數百萬生民因此受害,你難道都不會考慮這些麼?”廖懷仁哭喪著臉說道。

齊一鳴不動如山地坐在那裡,還在看著平板電腦上反饋過來的各種實時戰場情報,隨口道:“如果當權的是赫魯曉夫、勃列日涅夫那些人,我倒是還會擔心一下,如果是戈爾巴喬夫那個地圖腦袋,嗯,人家天生就是為了世界和平而存在的,只要我們不動核武器,他們也不敢動。”

他這話也不是空穴來風,因為從一切跡象表明,戈爾巴喬夫正在複製他在另一個位面中所做的事情,根本也沒有什麼精力跟天朝浪費,莫名其妙的一場戰爭也絕對是一心想著營造“人道的社會主義”的戈爾巴喬夫所不願意看到的東西。

齊一鳴甚至暗想過,從一切公開不公開他能得到的情報顯示,戈爾巴喬夫這段日子行動如常,沒有做出任何公開的指示,私下裡他進行監聽的線路中也沒有任何的調動,反而是蘇聯國防部和軍方這些日子有著不少指示。這讓齊一鳴不得不懷疑,其中一定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內情。

透過現象看本質,齊一鳴已經漸漸猜出了這件事根本就沒有過地圖腦袋那一層,而是下面有人在自行其是。

他捏了捏自己的下巴,這些天沒顧得上刮鬍子,已經長了一層密密的鬍子渣,他暗道:“如果真的是一些人瞞過戈爾巴喬夫行動的話,那麼裡面的水就更深了,展的方向則更不容易判斷,唉,為什麼作戰實驗室還不能建造,我還等著佈設紅警版的間諜網呢!”

不過他私心中也有些竊喜,把仗在儘可能可控的範圍內擴大,消滅更多的蘇聯部隊,有利於他積累經驗值,繼而促使基地升級。現在這場仗雖然已經開打,但齊一鳴除了派出二十來架豹b積攢了一些經驗值,真正的大場面都是農五師和新疆軍區第八師打的。沒有紅警戰士的參與,他也沒經驗值可拿,所以他才緊趕慢趕地催3o9師立即進入戰區,抱著的念頭就是搶功。唔,更確切地說是搶怪。

廖懷仁看齊一鳴似乎打定主意要好好欺負毛熊家了,急得嘴上都快要出泡了,他苦口婆心地勸道:“一鳴啊,咱們還是見好就收吧,咱們自己境內的碎片是絕大多數,現在把蘇聯人趕跑了,只要守住邊界拒敵於國門之外就成了,沒必要再把問題擴大化、複雜化了。”

齊一鳴還不至於說出他想把蘇聯人帶走的那些碎片也帶回來,只是悶著頭假裝沒聽見廖懷仁說話。

廖懷仁只能再勸道:“一鳴啊,我平時覺得你最有戰略眼光,最能夠用全面有效的方式解決問題,你之前解決的連通三國換f-14的事情,處理韓國叛亂的事件,都顯示出了你是很有政治手腕的人才啊。軍事和外交兩個拳頭你都很硬,這個時候你已經教訓過蘇聯人了,不如立即丟擲橄欖枝,跟蘇聯停火,我相信蘇聯人也不願意看到戰局擴大。”

這時候,突然旁邊一直在“偷聽”的黑科技中心人員,趙院士的女弟子孫靜女說話了:“廖大校,你也太不瞭解蘇聯人了,這些戰鬥民族的灰色牲口,是典型的不吃虧的,咱們已經佔了他們的便宜了,碎片到手了,全殲了他們一整個機步師,如果傳出去,蘇聯以後在世界上不要混了,他們的那些社會主義小弟們都要質疑這位老大哥能不能繼續保護他們了。所以不管是為了碎片,還是為了面子和氣勢,我覺得蘇聯人只能繼續進兵,直到他們認為佔到了足夠的便宜,讓我們受到教訓了,才會中止自己的行動。”

齊一鳴有些訝異地看了一眼孫靜女,沒想到她一個漂漂亮亮的女技術宅,還有著這樣一番不錯的見解,不由暗暗點頭。

“孫博士說得對,這場競逐本質上是誰願意吃虧的問題,現在我們咬住了,就是不願吃虧,就看蘇聯人會不會咽得下這口氣。雖然我們搞的場面大了一些,不過從現在看,雙邊對於情報都是高度管制的,大多數人都沒有現這場衝突,也就是說我們還有處理的空間。嗯,回頭要跟外交口通個氣兒,美國人這會兒大概應該有資訊到了,一定要壓住美國人,這事兒不能捅出來,捅出來只能把事情惡化。呃,原話給美國大使館,說他們想打核戰爭,就讓n、華爾街日報什麼的報出來,還想過日子就把嘴給我閉緊一點。”齊一鳴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