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132 打漁翁得利主意的美國

白麪黑廝

  

..中蘇交火稍停的半小時後,外交部就緊急向美方私下照會,中蘇邊境衝突事涉敏感,不宜見報,望美方自重,一切以人類和平為最終考量。

作為航天技術比此時中國還要強得多的老美,在飛船墜落之前就已經觀測到了,只不過沒有出聲,抱著膀子在看中國和蘇聯會怎麼處理。不過就連一向唯恐天下不亂的美國佬都沒有想到,為了這個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中國人和蘇聯人居然打了一場邊境戰爭。

現在的白宮、五角大樓、nasa總部等地,都已經徹底的變成了一鍋粥的狀態,有人在收集情報,有人在做評估,還有人在喊電話,總之誰也不清楚這場鬧劇最終會演變成什麼樣子,為美利堅和其盟友們,甚至全世界帶來怎樣的變數。

橢圓辦公室中,總統里根和他的內閣成員,外加數名幕僚又一次因為中國坐在了一起,只不過現在如同陰雨烏雲罩住了每個人,誰也沒有慶幸中國跟蘇聯開戰了,美國徹底爭取到了一個重量級的戰略性盟友。

國務卿舒爾茨拿著一張紙,對眾人說道:“……根據中國外交部來的資訊顯示,是蘇聯人先非法越境,入侵中國領土,並對他們當地的屯墾預備役部隊造成了嚴重損失。臨近駐紮的中**隊在導彈部隊和空軍的配合下,動了一次卓有成效的****,最終在孤立戰場的情況下,全殲了這支深入中國境內的蘇聯部隊,具體情況並沒有透露,不過我們估計,規模不會很小。”

國防部長溫伯格則道:“很明顯,要麼中國人一開始沒有做好準備,或者他們是演了一場苦肉計,故意讓羸弱的屯墾部隊在前方,讓蘇聯人更肆無忌憚。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中國人已經達到了他們所期待的效果。而且,這也能夠解釋,為什麼中**隊能夠這麼輕易的吃掉一支蘇聯至少是旅級規模的部隊,他們這是造了一個陷阱,等著蘇聯人進入。蘇聯人自以為得計,實際上卻吃了大虧。”

里根點頭,然後有些懷疑地問:“即便是一個詭計,但中**隊如此成功地就摧毀了一個蘇聯的大建制部隊,軍方對於中**力有著怎樣第二批評估?”

參聯會主席克洛不久之前才見證了環太平洋軍演,對中國海軍的表現還記憶猶新,他道:“從各個環節展現出來的蛛絲馬跡我們越來越可以推斷,中國的軍力正在以一種匪夷所思的度突飛猛進著,從去年韓國事變可以看出他們的空軍作戰實力,環太軍演能夠表現他們的海軍水平,而現在的中蘇邊境衝突,更讓他們的6軍也放到了大家的顯微鏡下。我們一直在擔心蘇聯所建立的那支鋼鐵洪流般的可怕6軍,但現在中國人打造6軍的能力,看來不遜於蘇聯人,甚至在某些方面還勝過蘇聯。”

里根又問:“跟我們的小夥子們相比呢?”

克洛還是比較謹慎地回答道:“這個沒有實戰過,怎樣比都是理論性的。不過,三十多年前,在朝鮮戰場上我們曾經跟中**隊照過面,也留下了比較深刻的印象。他們出奇的堅韌和不畏犧牲,良好的訓練和紀律性,都證明他們可以成為一個可怕的對手。”

溫伯格部長又補充道:“也可以成為一個可靠的盟友。”

里根還是決定放下討論中**隊實力的問題,因為這種事情他們討論過很多次了,每一次討論完,過上一段日子,中國人還會給他們新的驚喜,以至於里根覺得這樣的事情是浪費時間。所以,足夠重視中**力,謹慎對待,就是里根政府現階段的指導思想了。

里根又道:“中國人想要讓我們噤聲,不要把這件事情公之於眾,各位先生,你們怎麼看。”

舒爾茨先表達了贊同的意思:“這毫無疑問是中國人深思熟慮的結果,我也認同這樣的事件不要這麼快的公佈出來,特別是在還有轉寰餘地的時候,公佈出來可能會造成雙方不得不直面對方,以至於促成一場核大戰,而這並不是我們所樂見的東西。另外,這次事件的肇始,來自於那神祕的天外來客,中方還沒有透露任何訊息,不排除這又是一次羅斯維爾事件。”

眾人聽到羅斯維爾這個詞,都默契地沉默,沒有再敘述任何有關的內容。

里根有些可惜地道:“只是如果這事情見諸報端,就是徹底把中國推到蘇聯的對立面了,而中國為了對抗蘇聯,一定可以向我們進一步保持靠近,我們將會在遠東和亞太地區,得到一支數量過歐洲軍隊總和的現代化軍隊,能夠讓蘇聯人東西兩線同時面對巨大的威脅。”

克洛搖搖頭勸導里根道:“總統先生,我們與蘇聯進行冷戰的目的是勝利,且是沒有核大戰的勝利,如果這時候將事情公開化,挑唆中蘇之間更激烈的衝突,極有可能會造成一場核戰爭,而核戰爭明顯不是我們所求的東西。”

溫伯格也附和道:“我也贊同主席先生的看法,我們是要的一場沒有核武器參與的勝利,將事態複雜化,只能讓我們面對更危險的局面。”

舒爾茨這時候則建議道:“這種情況下,是進行祕密外交的最好時機。戈爾巴喬夫繼任蘇共領導人之後,開始推行他的那個新思維,我們冷戰的勝利已經越來越可以看到了,這個時候把這大好的事情展方向破壞了,無疑是愚蠢的抉擇。我相信戈爾巴喬夫和他的擁護者們一定不願意跟愈來愈強的中國進行一場全面戰爭,更不願意打一場核戰爭,可雙方都是利益攸關方,更可能打出火氣,所以需要一個調解者、一個和事佬。”

里根坐在自己的長長辦公桌之後,原本背部靠著椅背,聽到了舒爾茨的話不由眼神一亮,從椅背上起來,說道:“我們可以充當這樣一個調解者!”

舒爾茨繼續著自己的構想,道:“沒錯,通過這樣一個機會,解決一場衝突,既能夠維護我們維護得不容易的和平局面,也能夠展現出我們美國的外交手腕,更能從一定程度上增進我們跟現蘇聯政府和中國之間的聯絡。靠著這個機會,我們可以加大對蘇聯的滲透,藉著戈爾巴喬夫開啟的大門,將一切****、反蘇維埃的、針對他們體制和人心的東西灌輸入這個國家,加他們的崩解,同時也可以進一步籠絡住中國,讓他們進一步認清只有跟著我們混,才是有前途和安全地。”

溫伯格讚道:“如果事情可以談成,達到國務卿先生所說的結果,無疑是最有利的了!”

舒爾茨自信地微笑道:“同時,我們還可以提出一些附帶的條件,比如那個神祕的隕石或者其他的什麼東西,美中蘇可以坐下來大家一起來研究。”

這就屬於把本來沒自己份的東西劃拉到自己手裡了,里根連連點頭,道:“不過,他們不會那麼容易答應的吧。”

“是很困難,但都是可以談的事情。”

眾人討論了一會兒,大概做出了一個方案的雛形,里根拍拍手道:“好啦,就按照這個思路,我們迅開始這個危機外交,儘可能在中蘇的危機中獲取到最有利於我們合眾國的東西。”

里根又道:“不過最壞的打算我們也要做好,三軍的核部隊取消全部休假,進入一級戰備狀態,我們需要在中蘇開始互丟原子彈的下一秒就把我們的核武器送出去。”

國防部長溫伯格嚴肅地道:“一定會如您所願的,總統先生。”

要是說這些美國的高層完全不緊張,是絕對不可能的,這次的中蘇衝突一如六十年代那場差點引爆核大戰的古巴導彈危機一樣,總有一方需要後退一步,美國希望重演導彈危機的結局,事實上這件事也有些類似。都是蘇聯人啟動了進攻的一步,然後對方強勢反彈,最後蘇聯不得不黯然收場。

起碼美國人是希望蘇聯再把手收回去一次的。

至少現在前線的中國部隊和蘇聯部隊都沒有拿出他們的核武器來威嚇對方,而不是像古巴導彈危機中那樣,蘇聯的潛艇都裝載著核魚雷,也許只要基層指揮人員的一念之差,就可能把世界推入深淵。

這一次的危機中,美國人處在了第二線,也給了他們更多的空間去操作一些事情,緊張感也降下來了。甚至一部分美國高層人士覺得,放中國在前面對抗蘇聯,然後自己出來收場明顯要比之前直面蘇聯來的輕鬆得多,也方便得多。這當然也更加劇了一部分人想要拉攏中國進入西方陣營的想法。

為了不過度刺激蘇聯,營造中美聯手對付蘇聯的表象,美軍雖然核部隊進行了一級戰備,但是其他部隊並沒有進行什麼過度的反應,特別是駐歐洲的美軍和北約力量。甚至美國人都沒有那個閒心把事情告訴他的北約盟友們。

只是事情也絕對不會像美國人想象中那樣進行,各種不可控的變數使得這一場衝突只會繼續,而不會那麼容易和平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