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139 78坦克師覆滅

白麪黑廝

  

..距離78坦克師有五十來公里遠的費斯科夫得到了78坦克師遇襲的訊息,不由遍體生寒。

“這些中國佬,到底有多麼大的胃口!”費斯科夫氣得咬牙切齒,原本他以為自己放棄了攻入中國境內,獲取那些飛船碎片,整件事就差不多結束了,可是他的對手卻沒有那麼容易放過他。打死他都想不到齊一鳴屢屢出擊,不是出於戰略上的考量,而是要收割經驗值。

“必須把亞馬科夫救出來!”費斯科夫已經對於損失看得淡然了,可是丟掉78坦克師的後果是他所不能想象和承擔的。整個32軍就成為了“邊防部隊”,而絕不可能寸進,對中國人形成的威懾作用,以至於場面的上均勢影響到談判桌上的佈局,他不可能就這樣放棄的。

費斯科夫冷著一張老臉下令道:“集中我們的防空戰力和反裝甲的戰力,我們到前線去接應亞馬科夫回來!”

這樣的決策自然是令他的下屬既是欣慰又是擔憂,欣慰的是隻有不輕易放棄每一個作戰單位才能使得三軍用命,擔憂的是為了救出78坦克軍使得這些現在暫時處於安全中的摩步師們再次面臨敵人可怕而冷酷的打擊。

費斯科夫再度道:“給我找國土防空軍的人,我們的6軍在承受著本不應該承受的空襲打擊,他們這時候應該把自己的設施、跑道和油庫什麼的修繕好了吧,馬上給我們派來戰鬥機,攔截中國空軍的空襲部隊!”

事實上他猜得一點也不錯,國土防空軍遭受了兩次嚴重的打擊之後,變得“一蹶不振”起來。損失了近五十架各型戰機,被打掉了防空導彈幾十套,國土防空軍雖然不至於在中亞地區力量形成真空,但也是遭受了重創。所以國土防空軍拒絕再度出擊,與中國空軍進行決戰。當然明面上不能把這話說出來,幾個空軍基地的指揮官推託他們遭受了中國人的導彈襲擊,設施破壞嚴重,正在整修之中,無法派出戰機。或者找什麼受到中國空軍的電磁壓制,戰機導航不利,無法順利出航等等。

另外,蘇軍的各單位都被一種焦躁的情緒籠罩著,與他們的對手不同,齊一鳴得到了來自高層的支援,並且統籌指揮整個戰場的形式,能夠調動的資源也是常人難以想象的。但從開始蘇軍就屬於“私自行動”,他們的軍區司令都戰戰兢兢地在觀望,蘇共中央得知之後會有怎樣的處理,下級的那些軍兵種的指揮官們,更不會在這個時候一心想著作戰。打贏了還好說,現在人人知道這仗已經打爛了,出去就是被人猛削,損失全都算在自己頭上,到時候不僅是個政治錯誤,連業務都被評判個無能,以後大家不要混了。

這些各種複雜因素綜合起來,就造成了現在被擱在前面的32軍面臨著不亞於蘇聯衛國戰爭時期那樣的悽慘境遇。

在達裡諾爾基地,齊一鳴第一時間也掌握到了蘇軍的動向,“這個時候想起把自己的人救回來了?當初不讓他們跑得那麼快不久沒這事兒了?”

帶著戲謔的口氣調侃著敵人,齊一鳴仍舊對蘇軍的表現輕蔑。他手裡的籌碼太多,多到隨便扔幾個就把32軍壓死了,要是他此時面對的是眾志成城的整個中亞軍區和土耳其斯坦軍區,絕不可能這麼輕鬆。

“炮兵旅再次展開,火箭炮團目標32軍主力部,給我築起一道火牆,將戰場遮斷!”3o9師裝甲旅和78坦克師已經是短兵相接,炮兵自然用不太上了,但是後面五十公里外還有32軍趕來救援的摩步師。這個時候自然便可以利用上了。

空軍的一翻轟炸之後已經返航,留在天上的只有一架j-2oo和兩架dz-8f進行戰場指揮和電子情報的支援,所以戰場遮斷這活兒也只能交給堪比短程地對地導彈機群的火箭炮部隊了。

達裡諾爾基地的王牌3o9師編制比較奇怪和混亂。實際上將其定位為一個軍甚至一個集團軍都不為過。其基本的編制單位是旅、營為主要戰鬥單位的。火箭炮團是一個比較奇特的單位。炮兵旅其他的次級單位都是由營組成。

之所以設定火箭炮團,是為了集中這個實際上都已經帶有戰略性的小兵種作戰潛力和指揮力。當162門s-2火箭炮再度展開並完成裝填,座標引數裝定後,向著又是近百公里之外的敵人射出了近千枚火箭彈。

這次的火箭炮擊,基本上更注重於將火力建構在32軍支援78坦克師的前路上,而不是追求全面覆蓋。

“軍長,又是‘暴風雪’!”隨軍參謀恐懼地大叫著,已經顧不上什麼儀態了。中**隊的火箭炮無疑是給了6軍巨大的心理壓力跟恐懼,如果說國土防空軍怕p1-12,那麼6軍的宿敵一定就是s-2了。

費斯科夫沒有多麼驚慌地像其他人一樣躲閃,而是臉色灰敗地道:“78坦克師完蛋了……”

不用費斯科夫指揮,一見到敵人的火箭炮襲來,他的部下們自覺地就開始狂奔後撤,希望不讓這些火箭炮成為自己前往地獄的喪鐘。即便蘇聯人才是現代火箭炮的鼻祖,當初他們的喀秋莎打得德國人將其稱之為鬼炮,可事到如今,風水輪流轉後,蘇聯人也體會到了當初德國人的絕望。

僅僅是被打了兩次,“暴風雪”就成為了s-2的諢號,這場戰鬥中活下去並回到軍中的士兵們總是會給後來的新兵蛋子,繪聲繪色地講述這種可怕武器的厲害。因為轟在目標上往往會捲起滔天的火光,掀起一個個蘑菇雲,所以更多的毛子兵將s-2稱為“熔岩暴風雪”。

“面對這種可怕的武器,你應該想的不是奮勇衝過去把敵人的炮兵陣地毀掉,因為他們是在數百公里之外揍你的屁股的,你唯一能做的事情只有祈禱。”這種說法在後來流傳了很久,也直接滋生了蘇聯人跟風研究遠端重型火箭炮的**。

衛士火箭炮築起的火牆之外,則是另一面的屠殺景象。空軍的對地攻擊表演結束之後,殺入戰團的就是裝甲旅的坦克們了,同樣是裝備的99式主戰坦克,但比起之前的新疆軍區第八師,3o9師的裝甲兵操控起來就更加嫻熟了。

利用99坦出色地越野機動性和優秀的獵殲火控系統,這些近6o噸的大傢伙們如同中古時代的弓騎兵一樣,飛馳在地面上,炮口隨時都指向著敵人,然後砰的一聲125炮彈鑽膛而出,直接擊中敵方坦克的正面裝甲或者裙板上,絕對不需要第二炮,直接將敵人報廢。

陷入絕境的蘇聯裝甲兵們也在誓死抵抗中國同行們的攻擊,他們也都開動戰車,試圖跟上99坦的腳步。一輛t-64和一輛99式並列而行,相隔大約一公里多一點,t-64的位置不錯,搶先炮,只不過他這一炮並未擊中自己的對手,而99式緊接著打出的穿甲彈卻輕而易舉地洞穿了這輛蘇聯坦克。

如同冷酷而高效的殺戮機器,在擊潰一輛坦克後,這輛99式再度尋找下一個目標。只見它炮口的方向不動,但地盤在原地打了一個36o度的倒車,完成了一個令所有蘇聯裝甲兵瞠目結舌的原地轉向動作。

蘇聯裝甲兵們難以想象,這輛中國坦克的地盤到底是怎麼做的,這樣的動作都能夠做出來。調轉槍頭的99坦,再度瞄上了一輛t-8o坦克,也是少數78坦克師中的新一代坦克。蘇聯裝甲兵瘋一樣地想要圍殺這輛99式,兩輛t-8o和一輛t-64在不同方向衝出來,搶先對著剛完成轉向的99坦開炮。

三炮之中僅有一命中了99式的正面裝甲,同口徑的蘇制坦克滑膛炮比起99式的主炮威力差距明顯,而99式的正面裝甲的抗穿能力足以達到17oo的均質裝甲,光這一下還做不到洞穿99式堅硬的外殼。

現無法將中國坦克擊毀,t-8o只能寄希望於多命中幾,可是99式不會給他太多機會。當被命中後,連停頓都沒見停頓一下,這輛坦克瞄準剛才打中自己的那輛t-8o,轟的一聲射出一枚穿甲彈。穿甲彈也是打中了t-8o的正面裝甲,卻毫無阻礙地穿了進去,順便還引起了二次毀傷。

除了主炮就足夠見神殺神、見佛殺佛以外,一些坦克甚至還裝了ad-9反坦克導彈,這些反裝甲利器同樣給蘇軍的坦克帶來了極大的損傷。

6航部隊在空中也恣意享受著屠戮的快感,特別是雙刃重型直升機的反裝甲型,它龐大的機艙也沒有浪費,裝備了大量的23機炮炮彈,敞開艙門後,固定在門邊上的機組成員,扛起肩射式的反坦克導彈,對著敵人一一點名。

這場二戰之後絕無僅有的級裝甲大戰最終持續了一個小時多一點,亞馬科夫在損失了百分之八十的坦克之後,爬出了他的戰車,揮舞白旗向中方投降。

整場戰鬥中,3o9師裝甲旅共有21輛99坦被擊傷,無一被擊毀,卻擊毀了蘇軍坦克二百多輛。海灣戰爭中,美軍1號稱創造了17oo多比o的戰績,但實際上大多都是由a-1o等攻擊機完成的擊毀。1也不是完全沒有損傷,出現了不少的“非戰鬥損傷”。總之美國人那點德行,人盡皆知,滿嘴裡沒個實話。

可3o9師所取得的戰績那真是實打實的,亞馬科夫被俘虜後要求道:“我要站在你們的坦克之前,給我照一張相,讓我永遠記住我是被怎樣的傢伙給擊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