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146 等離子切割炮

白麪黑廝

  

..3o9師是全紅警戰士的部隊,這使得這支部隊身上有種獨特的氣質——沒有絲毫榮譽感可言,對命令無論對錯,有絕對服從性。所以齊一鳴絲毫不再考慮讓他們拼一拼的時候,他們也沒有任何心理障礙地立馬戰車原地掉頭,高從冷凍光線的射程範圍內撤出。

而在蘇軍陣地裡,一輛冰凍光線大戰車之中,費斯科夫和柯克兩人坐在車裡。費斯科夫通過車上內建的觀測螢幕看著外面的戰況,不由慨嘆道:“要是早有這個東西,我們就不會被中國人打敗了。”

柯克卻輕蔑地道:“雖然‘冰牙戰車’是我明的東西,但是我卻不會誇大它的作用。戰爭是個複雜的事情,最怕交給白痴去指揮,就算你有了冰牙,該被打敗仍舊會被打敗,這跟我的出色武器無關,跟你低的可怕的智商有關。”

費斯科夫很想衝上去揍這個冬瓜臉一拳,可是他沒膽,自己身體裡那種莫名的毒藥完全靠柯克給他的緩解藥劑壓制著,一旦停了供應,費斯科夫就可能步尼古拉耶維奇的後塵,變成一具行屍走肉。他難以想象自己在跟著子孫共享天倫之樂的時候,自己突然變成了一個怪物,將他的親人給生吃了。

於是費斯科夫在柯克面前表現的十分乖巧,如同曾經的切布里科夫等人一樣。

費斯科夫沒話找話說道:“如果蘇維埃的裝甲部隊都能裝備冰牙,那麼我們將會所向披靡。”

柯克卻像看白痴一樣地瞥了一眼費斯科夫,道:“呵呵,你知道麼,將軍,這一輛冰牙戰車的造價就等於你們一個32軍一年的花費,養護它更是一筆天價,你覺得蘇維埃現在這個越來越困頓的經濟形勢,能全面裝備得起這東西嗎?”

費斯科夫聽後不由咋舌,道:“好貴啊,不過裝備精銳的主力部隊應該不成問題的吧。”

隨後他有些狐疑地問道:“可是如果是這麼一大筆錢,那麼柯克博士是從哪裡得到的經費呢?上頭開給您的學術經費這麼多嗎?”

柯克隨意地道:“呵呵,編預算的那些人跟我有些交情,嗯,實際上他們的狀態跟你現在差不多,我為了研究科學,多花一點錢,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費斯科夫心中震駭,他沒想到柯克的觸角竟然也深入了負責聯盟財政的地方,而以柯克這樣的科學狂人扔錢的度,費斯科夫沒法想象這麼多年柯克這一隻隱形的蛀蟲趴在蘇維埃的軀體上,吸走了多少的鮮血。

柯克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幕,看到如退潮般,中國的裝甲兵部隊秩序井然地開始撤退,他們的炮兵再度起了一波火力覆蓋,為前面裝甲兵的撤退進行掩護。巨大的炮彈猛地擊中了他倆乘坐的這輛戰車的右側,衝擊波捲過,卻沒有對這輛厚實裝甲的戰車造成什麼太大的威脅。

費斯科夫讚歎道:“這輛戰車的裝甲真是厲害,連155的重炮敲都敲不開,就像一顆難以捶開的硬核桃一樣。”

柯克頗為自傲地解釋道:“冰牙使用的複合裝甲採用了我全新設計的技術,防禦力大約相當於27oo均質裝甲,而且車內自帶的抗震盪系統,可以保證內部成員在被直接擊中後,震動不會嚴重損傷他們的內腑。”

費斯科夫激動地說:“這種技術應該被用於每一輛蘇聯的坦克!”

柯克攤攤手道:“你想得太美了,這可以輕而易舉地讓蘇維埃破產。”

他又看了看外面的局勢,說道:“明顯中修的指揮官比你帶腦子多了,這個時候選擇果斷撤退,而不是像你和你的下屬一樣,除了盲目的前進就是盲目的撤退。我敢打賭,中國人肯定在開始部署自己的導彈或者那種暴風雪火箭炮,最近明顯覺得闊起來的中國人,這是打算讓出空間,利用縱深,然後用火力堆死我們。”

費斯科夫連忙恭維道:“有您在,中國人的詭計一定不會得逞的!”

可是柯克卻光棍,道:“如果他們真搞個上千枚重型火箭彈突襲,我還真沒有什麼辦法,不過好在只要我們跟緊了他們撤退的部隊,他們就不敢冒太大風險,而且我們的目標不是擊敗中修,而是奪取飛船!”雖然這麼說,柯克卻一點沒有擔心的意思。

3o9師裝甲旅開始後撤,蘇軍也開始前進,這個時候又體現出中國裝備的優秀性了,他們從坦克到步戰車,各類裝備的機動度都比蘇軍的同類裝備迅得多。在裝甲旅一開始撤退,冰牙戰車的冰凍光線就用不上了,不是它沒法攻擊運動的物體,而是已經出了它的射程。

裝甲旅一路逃,蘇軍一路追,雙方在抵達艾比湖的時候生了交錯。按照齊一鳴的命令,裝甲旅順著艾比湖的左側,向博樂方向機動後撤,而蘇軍卻一往無前地沿著狹窄的地帶過艾比湖的北岸,原因很簡單,因為那裡有柯克此行的目的——飛船。

遠遠摻雜著白色鹽粒而顯得一片銀色的沙地上,一個如同巨大寶石一樣飛船倒栽在那裡,柯克雙目中露出了貪婪的神色,事實上這也是他非常罕見的直白表達個人感情的時候。一艘來自不知道哪裡的地外文明飛船,也許裡面還躲著羞澀的外星人,柯克迫不及待地想把這東西給帶回神祕宮,好好地拆開研究一下,也許能現一些生命體,柯克不介意將他們切片了,或者之前搞搞雜交什麼的。

就在柯克開始自己的狂野暢想時,突然來到這片沙地上的蘇軍感覺到腳底下產生了一陣微弱但是卻明顯的震動。還沒等有人喊出地震這個字眼的時候,就見到一輛冰牙戰車履帶下的地面突然暴起一陣紅紫色的浮動光芒,這光芒不同於它們射出的幽藍色冰凍射線,反而像是一個刃面。

這刃面恰好位於這輛冰牙戰車的身下,那跳躍著的紅紫色刃面從地底下垂直切過,劃出了一個完美的18o度半圓弧,正好經過這輛冰牙戰車的車身。

然後如同被水果忍者切過的鳳梨,這輛之前還大出風頭的冰牙戰車,居然被這紫紅色刃面一刀兩斷,因為重心分離,兩截車身各自倒了向兩邊,然後是巨大的爆炸,直把附近掩護它的數量蘇聯坦克、步戰車直接摧毀。

柯克剛才根本沒有注意到什麼,等他聽到爆炸聲的時候一切已經太晚,號稱一輛造價就等於一個32軍的冰牙戰車,就這麼被切開報廢。更糟糕的是,柯克為這種冰牙坦克設計的動力系統,實際上是一個朝小型化的核裂變反應堆,或者叫做核電池也沒錯,驟然的毀滅雖然不可能引原子彈那樣的爆炸,但是也造成了一定的核輻射,而近處的蘇軍就是受害者。

當一開始打得中**隊“屁滾尿流”的冰牙戰車被摧毀時,原本對勝利有了一點希望的蘇軍再度陷入恐慌之中。緊接著就看到又是一道紫紅色的刃面從地底劈出,又一次把一輛冰牙戰車給切碎了,這一次切的位置看來不錯,沒有造成爆炸,只是報廢了這輛戰車。

而遠處冰牙戰車裡的柯克將這一幕都看在了眼中,不同於費斯科夫和其他車組人員的恐慌和驚駭,柯克反而很平靜,他一拍手掌,叫道:“等離子切割光束,居然能這麼容易就切開我的冰牙,而且還藏得這麼隱祕,果然,關於中國研究前科技的傳聞不是假的啊!”

費斯科夫連滾帶爬跪在柯克跟前,大叫道:“柯克博士,現在我們怎麼辦?快想想辦法啊!”

柯克冷漠地橫了他一眼,站起身打開了這輛戰車車頂的車門,從裡面跳了出來,拍拍身上可能不存在的塵土,在一片慌亂的蘇制戰車中間如同在小公園散步一樣離開。也就在他剛走出沒多少步的工夫內,那可怕的紫紅色刃面再次閃現而出,瞬間將剛才柯克乘坐的那輛冰牙戰車給切碎了。最悽慘的莫過於費斯科夫了,他是緊隨柯克爬出戰車的人,可是他不夠走運,刃面切過的時候,正巧在他身上掠過,於是跟戰車一起,這位蘇聯軍長沒有變成一具行屍走肉,而被切成了兩瓣。

達裡諾爾基地,看著一個個被切開的冰牙坦克,齊一鳴也不禁想要跳起來歡呼幾聲。常規力量對付不了,那就出動黑科技。齊一鳴的撤退本身就是給蘇軍的前進設下了一個陷阱。藏在沙地裡的存在不是別的,而是一輛經過魔改的鑽地採礦車。

這輛採礦車的不同之處在於它摒棄了自己挖礦運礦的用途,而將自己完全變成了一個戰爭武器。那紫紅色的刃面就是它最大的法寶——等離子切割炮。這玩意兒來自於紅警3中昇陽帝國坦克破壞者的招牌武器,由於其基本技術實際上已經成型了,也用於工業之中,所以軍用版的等離子切割炮並沒有被基地限制。

坦克破壞者本身就是藏身在底下埋伏坦克的,不過現實裡想讓一個人在地下埋伏几十個小時,有點過於荒謬。而且那些帶著昇陽軍旗大斗笠的士兵,讓齊一鳴半點好感都欠奉。但齊一鳴很快想到了他手裡還有一個東西本身就是在地底下活動的,那就是鑽地採礦車。

於是齊一鳴甘願少一輛不能自行生產的採礦車進行魔改,也弄出了這個裝備著更強功率的等離子切割炮,能夠暢行於地下,對於任何鋼筋鐵骨的裝甲部隊都是嚴重威脅的級怪物,齊一鳴將其稱為“斬鬼坦克”。

也許它被冰牙戰車擊中後會立即失去戰鬥力,變成一坨冰疙瘩。但是奈何柯克設計冰牙戰車時,考慮了對空全方位轉向,可就是沒考慮攻擊地下的敵人的局面。所以在地底下不露出身形的斬鬼坦克,如同土遁的刺客,能夠在別人根本無法應對的局面中,恣意斬殺自己的對手。

“真是可惜,如果能自行製造斬鬼坦克,99式甚至都不需要了。”齊一鳴還不忘貪心不足地慨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