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148 毛熊慫了

白麪黑廝

  

..因為缺乏情報,齊一鳴認為蘇聯人的突然進軍是早有預謀的,目的是壓迫談判桌上的中國外交官,以取得籌碼,如果進展順利,一鼓作氣奪取飛船殘骸那是最好。他根本不清楚蘇聯一方到底生了什麼,有多少不同的念頭集聚在這個龐大的國家中。他下意識地將戰鬥民族看得無比團結,至少在面對外部敵人時,他們會一致對外。

只是齊一鳴想錯了。

再度入侵中國國界的軍事行動在蘇聯引起了軒然大波,這次是在各個方面上的,如果說上一次欺瞞戈爾巴喬夫還屬於和風細雨、潤物無聲,這一次簡直就要變成疾風暴雨了。

戈爾巴喬夫面如烏雲蓋頂,身旁坐著他所信任的莫斯科軍區司令阿爾希波夫,在他聽聞中亞軍區的人再度自行其是之後,戈爾巴喬夫感覺這個國家中到處都是不聽號令的人,他難以確定這種行為是不是孤立的,但如果不是,那些人一定還有後手存在,而指向的極有可能是坐在大位上的總書記,也就是他自己。

“阿爾希波夫司令,之前推動這件事情的三個主謀已經被軟禁起來了,但是不遵軍令的現象仍舊生了,而且還死了一個軍區司令,現在中亞軍區一片大亂,要不是中國人無意進攻,那裡早就被佔據了。我現在很傷腦筋,到底軍隊裡還有多少缺乏榮譽感和紀律感的傢伙啊,嗯,我不是說你,阿爾希波夫司令。”戈爾巴喬夫抱怨道。

阿爾希波夫坐在沙上也表情凝重地對他道:“是啊,這一次真的是讓我們始料未及,中亞軍區已經徹底亂了,能夠戰鬥的部隊幾乎沒有了,我們的防禦處於極度的空虛當中。至於這次突然襲擊是否由那三位犯了錯的同志授意的,我覺得不太可能,他們這麼做為了什麼?在我看來,他們已經交出了權力,現在處於您的監督之下,任何不理智的行為,都可能為他們帶來大禍。”

“那你的意思是說,可能是底下人為了洩憤而起的行動?”戈爾巴喬夫瞪著眼睛問道。

“說不準,各種可能都有,但不論是什麼,中亞軍區的情況現在都需要進行立即處理,我們在那裡直面隨時可能形成威脅的中**隊,而即便是一個完整的中亞軍區,也不一定能夠對付得了中國人,別說現在一個已經殘廢了的中亞軍區了。我建議從西伯利亞軍區和烏拉爾軍區調派兵力暫時進行震懾,並派遣新的軍事主官,對軍區的情況進行整頓,而且……”說到這裡,阿爾希波夫變得欲言又止。

戈爾巴喬夫鼓勵道:“說出來吧。”

阿爾希波夫硬著頭皮講道:“跟中國人握手言和,我們完全沒有理由繼續加劇邊境的緊張局勢,單是中亞軍區和土耳其斯坦軍區這一次的所作所為,就給我們背上了沉重的負擔,您的改革大計需要調整我們的國民經濟結構,而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或者緊張的衝突局勢,都會使國家不斷地支出大筆的經費,這對於您的計劃是極為不利的,而且,悲觀一點講,我現在並沒有看到除了核武器外,以常規力量必勝中國的希望。現在應是我們消化經驗教訓的時刻,而不是為了復仇或者別的不切實際的東西,讓自己繼續留血。畢竟,我們的敵人不只是中國。”

戈爾巴喬夫在他剛開始說的時候原本還皺著眉頭,但是聽到後面,戈爾巴喬夫也不禁認同,蘇聯的主要對手是美國,現在打一箇中國都這麼費勁了,如果中國和美國同時動手,那麼蘇聯難道再面對一次衛國戰爭時那種艱苦卓絕的環境麼?戈爾巴喬夫與自己的幾個前任不同之處在於,他沒有太多對於蘇聯的自傲,不會像斯大林一樣認為蘇聯完成了**的建設,或者赫魯曉夫那樣認為蘇聯可以輕易讓美國死得很慘。

戈爾巴喬夫很清楚蘇聯對比美國差在什麼地方,雖然很多地方蘇聯不遜甚至優於美國,但是綜合國力上仍舊差距不小。他沒有妄自尊大,也沒有妄自菲薄,可以說他對於蘇聯的體認,還是比較中肯的。也正因為如此,他擔憂於局勢繼續糜爛後,引真正的大戰,而蘇聯面臨真正的毀滅,到時候就算拉上中國或美國一起完蛋又怎麼樣呢?俄羅斯母親也完蛋了。

“可是還留在中國國境內的東西……”他又微微猶豫道

阿爾希波夫搖著腦袋道:“總書記,那些東西到底有什麼作用還難以預判,而且很可能本身就是壞掉的,或許裡面還蘊藏著危機,追尋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倒不如腳踏實地地經營好我們的國家和軍隊。”

戈爾巴喬夫點點頭,承認道:“阿爾希波夫司令你說的非常有道理!不過,就這樣跟中國妥協,會顯得我們太過弱勢,被美國和中國認為我們予取予求,所以外交上的努力還是不能放鬆,我們仍要擺出一副隨時有可能動手的模樣。”

阿爾希波夫頗為擔憂地道:“我們之前已經跟中國方面達成了停火的默契,現在底下人的私自行動使我們顯得更加無信,重啟談判的難度本身就有,而且萬一中國人的神經不夠粗大,採取了更激烈的應對措施,那我們就是玩火了。”

戈爾巴喬夫頗為懊惱,如果所有人都是聽他的招呼的,局勢不至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現在不僅他在戰場上被動,談判桌上同樣被動。此時他能做的事情也不過是恫嚇而已,更多卻做不了。只要有一點情報能力肯定就能探聽出現在中亞軍區的虛實,當中國人知道他是在恫嚇,只是一個虛胖的巨人時,更不會對他的訴求有什麼交代了。相反,戈爾巴喬夫和蘇聯還不得不承受明顯戰力更高的中**隊在邊境對他們施加的壓力。

阿爾希波夫又道:“總書記,這件事情還是隱藏在桌面之下,最好趁它還在桌子底下的時候就解決掉,如果拖得太久,總會有被放到桌面上的那一天,到時候對我們就更加不利了。”

戈爾巴喬夫沉吟片刻,心中也有了決斷,作為蘇聯的最高領導人,他現在還無法完全掌握起這個偉大的國家,陰奉陽違之眾還有很多,給他找麻煩的、希望他倒臺的也不少,戈爾巴喬夫想要表現得更加強勢,可是他卻現自己根本不具備展現強勢的資本。

“哼,那就先放中國人一馬吧,等我整頓完了國內的情勢,處理了那些缺乏忠誠和榮譽心的傢伙們,再來算這筆帳!”戈爾巴喬夫心中想著,雖然破位不甘,但也沒有什麼好辦法。

……

中美蘇三方磋商會談的會議室中,駐蘇聯大使李澤望義正言辭地提出了抗議:“蘇方悍然不顧我們已經達成的停火協議,再次攻擊併入侵我國,對我國造成了巨大損失,我方表示強烈譴責和嚴重抗議,蘇方必須對我方的損失進行賠償。”

他這話說的聽得美國人和蘇聯人都是一陣牙疼,是蘇軍先攻擊的他們不假,可是那一批蘇軍已經被p1a送入了戰俘營,到底是誰損失大這個還需要再討論。而中方代表拿出受害者的姿態來抗議和要求賠償,這個真的是讓人很無語。

不過今天的謝瓦爾德納澤身上肩負的是一個求和的命令,即便是中國代表的說法讓他直不爽,但是他也不能亂來,於是避重就輕道:“這場衝突責任究竟在那一方還值得商榷,不過我相信無論是我方還是中方都已經對不斷的衝突感到厭倦了,這樣的衝突對於世界和平來說沒有絲毫好處,對於兩國人民更沒有好處。所以我方建議,盡簽訂一個具有持續效力的停戰條約,雙方退出爭鬥並握手言和。”

這個說法倒是晃了氣勢洶洶地李澤望一下,他壓根沒想到蘇聯人居然慫了,而且慫得這麼沒有徵兆。他身居莫斯科,自然能夠看出一點蛛絲馬跡,卻是尚不能一窺全豹,仍舊覺得朦朧,但他本能地感覺,蘇聯內部生了什麼,以至於戈爾巴喬夫和他的執政團隊不得不尋求與中國的和解,停止戰鬥。

並且為了停戰,謝瓦爾德納澤連飛船碎片這一茬都沒有提,貌似是一個沒有附加條件的停戰和約,這個讓李澤望反而有些躊躇了。他帶著與蘇聯打外交戰的命令,繼續糾纏蘇聯人,但是卻沒有簽署和約的命令,於是他只能道:“我很滿意於蘇聯方面的態度變化,這種變化是有利於局勢平息和兩國關係的,我也會把蘇聯方面的建議傳達回國內,具體的決策需要我國高層進行進一步的研究。”

謝瓦爾德納澤道:“好的,不過我們希望能夠儘快。”

愣了半天的美國國務卿舒爾茨這才反應過來,打得腦漿撒了一地的中蘇兩國,居然突然要和解了?這還怎麼在其中謀利,而且裡面到底有什麼深層的因素推動了這一切?舒爾茨不能站出來說“你們繼續打,我們繼續談吧”,只能悶著頭說幾句喜聞樂見之類的話,不過美國的情報組織在這次會面之後加大了對蘇聯和中國情報的蒐集和分析工作。.